蛇亲

第12章 被困

十一、被困(修订)

Peter干脆不来上班了。

廖天骄坐的位置可以看到Peter原先的办公桌,虽然以前Peter也有很多时间是在外面跑客户或者溜号干点私事,但是像这样一个多星期都不见人影还是令他十分担忧。听人事的Chris说Peter给灭绝师太打了电话请病假,说要在家休养一段时间,但是廖天骄知道Peter恐怕不是真的病了!

虽然知道,但是廖天骄也无能为力。廖天骄真的是很普通的那种普通人,同情心、正义感都在普普标准,他能察觉到Peter也许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但是他也记得一周前那个被喊作小秋的菲菲还是思涵说过的四个字——少管闲事。

廖天骄根本没有能力去管这档闲事,他当日能从银涧嘉园回来,大概也是托了佘七幺的福,虽然那个好吃懒做傲娇别扭又花钱如流水的大神从来没承认过。

一想到佘七幺,廖天骄就感到一阵熟悉的头疼。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位佘大爷不是个人,所以才对人类货币没有概念,进而演化出了大手大脚的结果。廖天骄在那顿昂贵的晚餐后逼不得已,非常严肃地找佘七幺谈了谈,好容易才让这位爷弄明白了他目前身负大额贷款,苦哈哈过日子的情况,结果佘七幺最后只哼了一声说:“知道啦,原来你赚这么少啊咝!”

廖天骄当时简直有了种……自己正被家里的老婆埋怨没出息的错觉!不过后来佘七幺就真的没再做过那种事,当然也不用指望这位爷会在家里乖乖打扫煮饭,虽然廖天骄每天回去都能看到佘七幺顶着个蛇头在享受歌舞或是玩电脑做面膜等等,但是曾经也有过一次,廖天骄有事提前回家却发现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廖天骄觉得,佘七幺很可能在他不在的时间里在做些什么事,至于到底在做什么,就不是他能问更不是能管的了。廖天骄很感谢佘七幺曾经救过他一次,也感谢他后来用法术给他变了另一张床以免他总是睡沙发(习惯成自然,这个时候廖天骄完全已经忘了他之所以会睡沙发是被谁害的了),不过,除了同在一个屋檐下,偶尔两个人会一起吃个饭,廖天骄觉得他和佘七幺的关系也不过尔尔,绝对达不到可以拜托这尊神出马救人的地步。

人的天性就是趋利避害,尤其是在十分清楚自己毫无胜算的情况下,廖天骄只能放着Peter不管,但是眼看着曾经坐着人的位置变得空空荡荡或许还将继续空下去,廖天骄也是会心神不宁的。他已经听Chris私下透露,Peter很可能会在明年三、四月被清算掉,这还是灭绝师太念在他是多年老臣子,又是骨干的情况下,才放他过完年领个年终奖再走。总之,如果Peter再不回来,他就算不丢小命也要丢工作了。

廖天骄有点烦躁,难道真的只能这样下去了?

“小廖,你来一下。”灭绝师太拨了个内线过来,廖天骄惴惴不安地进了门,过了一阵,更加忐忑不安地出了灭绝师太的办公室。

灭绝师太吩咐廖天骄去做件事,这件事合情合理,摆在一般人那儿除了麻烦点绝对不难,不过对廖天骄来说,这事就有点微妙,因为灭绝师太要廖天骄代表公司去探望一下Peter。

灭绝师太当然不知道Peter的病还有门道,她只是在走一个公司人性化管理的流程,支点钱派行政负责人和跟生病员工关系好的人去探望一下,刚巧,廖天骄身兼这两种性质,自然成了不二人选。

本来灭绝师太让人事部也去一个,还让伍小勇也跟着一起去,结果人事的Chris家里有事下午提前走了,至于伍小勇,这衰孩子下午在茶水间被姐姐们喂糕点吃坏了肚子,上吐下泻进了医院,只剩下了廖天骄一个。

廖天骄拿着公司支的一千元现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他觉得自己实在没法面对Peter,同时还有些怕碰到那小秋·菲菲·思涵。最后,廖天骄还是硬着头皮提前下班去买了个水果篮子,然后把剩下的钱包了个红包,写了卡片坐上了去Peter家的公车。

说起来,跟Peter认识了多年,廖天骄还从来没有去过Peter家里。他只知道Peter也不是本地人,家庭背景搞不好还比他差点,不过早早就已经在本市买了套不错的三室一厅房子,算是混出了名堂。人比人总是气死人的,好在廖天骄很少纠结这些。

下了车后,廖天骄正沿着门牌号找Peter小区的大门,途中路过一所学校时,突然听到个中气十足的熟悉声音。

“跑慢点!死小子,回去记得认真做作业,否则明天给我统统走廊罚站去!”

“知道了啦,小晴晴再见!哈哈哈哈!”

“晴晴你妹,叫老师喂!”

人生就是这么巧,廖天骄停下脚步,刚好撞上方晴晚从学校里大步走出来。

方姑娘压根没看到廖天骄,还在那儿吼她几个学生,虽然看起来挺没个老师样,但是一看就知道她的学生都很服她。半大不小的初中男生,骑着单车嘻嘻哈哈地跟她挥手说再见。

廖天骄脑子里的灯泡登时亮了一下:“小方!”

匆忙奔出来的方晴晚一个急刹车,板鞋在地上拖出两道印子。转过脸,方姑娘看到廖天骄呆了呆,跟着立马低头绕开他走,一面走一面嘴里还咕哝:“啊哈哈那啥,您认错人了、认错人了啊!”

“小方!方晴晚!”廖天骄赶紧绕到方晴晚跟前拦住她。小方姑娘几个学生和同事路过,都投来了无比暧昧和好奇的目光,以为他们演琼瑶呢。

方晴晚没办法了,胡乱抓了抓今天梳成马尾的头发,完全不管把发型抓得有多乱,压低声音说:“不是说了从此以后大路通天,各走一边嘛,你还来干什么!”

廖天骄也觉得自己脸皮有点厚,不过他也不是故意来堵人家的,只是碰巧遇上了,也算天意了。

“我不是故意来找你,只是刚好遇上了。”廖天骄解释。

方晴晚大概也终于想起来,自己根本没告诉过廖天骄在哪所学校工作,于是说:“哦,真巧啊,你好,再见!”

廖天骄急了:“就耽误你一会,我想问你点事。”

方晴晚把眼睛一翻:“哎哟祖宗啊,你家那位我真的得罪不起啊,你别害我行不行,姑奶奶我还想多活几年找个高富帅做少奶奶呢!”

廖天骄被方姑娘逗乐了说:“不是为了那事,我想请教你另外一件事。”

学校门口刚好有个紫藤架,这会人走完了,清静得很。廖天骄看了眼表,觉得时间还来得及,就跟方晴晚在那里把Peter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还能求助谁,想到方晴晚会看手相,搞不好懂点什么,所以就趁机咨询看看,也没抱什么希望,但至少,方晴晚不会把他当成精神病。

“就是这么回事。”廖天骄说,“我怀疑Peter哥可能是被什么不好的东西缠上了,但是他恐怕听不进我说的话,所以我想请教你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

方晴晚这会的表情就严肃多了,她说:“按照你说的这种情况,是鬼是妖都有可能,不见到本尊是无法确认的,不过你同事肯定是危险了,他很可能是被那妖鬼迷惑心智吸了阳气,所谓油尽灯枯,长此以往,肯定是会嗝屁的。”

虽然早有猜测,方姑娘这么一说,廖天骄还是急了,问:“那有什么办法帮他吗,这市里有没有那种降妖除魔的道士高人之类,我去请一个?”

廖天骄想着让方晴晚给介绍一个靠谱点的,方晴晚却看了看表,把包包往背上一甩说:“这不现成有一个?我陪你去!”

说走就走。由于方晴晚很熟悉这一带,带着廖天骄,两人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小区和那栋楼。廖天骄在楼下犹豫着按了门铃,过了很久,通话器里才传来接起来的声音。

“哪位?”是个女人的声音,娇娇弱弱的,听着令人怜惜。

廖天骄差点“哎呀”一声叫出口,虽然有过心理准备,但是因为几次都是晚上才见到那个古怪的女人,他怎么也想不到那女人现在就在Peter家里。

方晴晚看他反应,用眼神示意:“怎么了?”

廖天骄比划了一下,告诉她:“可能是那个女的。”

方晴晚眼睛一亮,抓住有点想转身就跑的廖天骄的胳膊,对着通话器说:“我们是李庆的同事,听说他病了,代表公司来看看他。”

“哦。”上头挂断了电话,门发出“咔哒”一声,自动打开了。

“跟着我,一会没事不要离开我身边。”方晴晚说着,就要往里走。

“等等!”廖天骄喊住她,“你就这么进去?”

方晴晚挑眉:“那你想怎样?”

廖天骄说:“你、你就不用画个符准备个圣水加个BUFF什么的?”

方晴晚翻了个白眼:“你游戏玩多了吧!”

廖天骄委屈死了,他这不是担心他们两个人的安危嘛,谁知道那个三合一美女是个什么东西呢,不过看方晴晚的表情,似乎是略有些底,廖天骄此时临阵脱逃当然也来不及了,他总不能放着方晴晚一个人上去吧。

怕归怕,扔下姑娘一个人走这种事,廖天骄还是做不出来的,所以他也只能一面在心里念着“阿弥陀佛”,一面戒备着和方晴晚一起上楼。

Peter家在十六楼,两人出了电梯,顺着走廊走了几步就找到了门牌号,还没来得及按门铃,那头门已经开了,三合一美女果然站在门口。今天她是一身居家贤惠女子的打扮,长发在身后绑了个蝴蝶结,穿个羊毛长裙套罩衫,要多文静有多文静。

廖天骄没敢开口,也不知道这会这女的又叫什么了,还是方晴晚走上一步说:“你好,我们来看李庆,我是小红,他是小明。”

廖天骄汗极了,压低声音抓狂道:“小红小明是个什么啊喂!”

方晴晚很老道地说:“人的名字与八字都是类似雷达定位坐标的东西,如果对方是妖鬼就绝不能让她知道,否则很容易出事的。”

廖天骄心想,那你说我是小廖就可以了啊,不过说起来,这女的其实早知道他姓廖了。

“进来吧。”三合一美女轻声说,让开身去。廖天骄注意到方晴晚进门换鞋的时候,似乎不小心趔趄了下,撞到了那女的身上,抓了她一把才站稳了脚跟,然后又道着歉直起身来,他猜方晴晚是故意的。

果然那女的一转身,方晴晚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皱了皱眉。

“怎么了?”

“好像没问题啊。”方晴晚疑惑,“你确定是她?”

“是啊,这张脸,还有眉心那朵小梅花,再确定不过了!”

方晴晚说:“嗯,那进去看看。”

廖天骄抓住她:“要不算了,你别进去了,危险。”廖天骄有一种直觉,他现在觉得自己不该把方晴晚拖下水了,结果方晴晚白了他一眼。

“不要小看我,我可是方氏第十一代传人!”

“十、十一代?那是什么?”

“除魔世家啦,笨!”

“Peter在里屋睡觉,你们进来坐啊。”三合一美女回头催促两人,然后往厨房走去。廖天骄和方晴晚互相使了个眼色,终于还是进到客厅里,不过两个人都蹑手蹑脚地活像在趟雷区一样,方晴晚还取出一个罗盘放在手掌上,左右试了试,最后点了点某扇门,廖天骄也跟着点点头,两个人算是确定了目标Peter在那间屋子里。

“喝点水。”做完这一切,那个女人刚好端着两杯水走出来,放到两人面前。

廖天骄不敢妄动,方晴晚则似模似样地拿起那杯水看了看又闻了闻,然后浅浅喝了一口,对廖天骄点点头,表示没问题。廖天骄却还是不敢喝,只是把杯子拿在手上。几个人都不开口,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来,方晴晚咳嗽了一声,廖天骄这才反应过来开口道:“哦,那个,Peter哥很久没来上班了,公司里的同仁们都很担心他,我们老总灭……王女士也很关心他的身体情况,所以特别委托我和……小红一起来看看。”廖天骄念个小红差点连舌头都咬掉了,他说着,摸出口袋里的红包,“这是一点心意。”

三合一女人接过红包,然后看着廖天骄,廖天骄就茫然地回望着她,三合一继续看着廖天骄,廖天骄继续回望,一旁的方晴晚实在看不下去了,用胳膊肘捅了廖天骄一下,轻声说:“水果!”廖天骄这才醒悟过来,连忙说:“哦哦,对,还有这个水果篮也是心意,差点忘了呵呵。”说着,依依不舍地将一直紧紧抱在怀里的水果篮子端出来。

方晴晚突然站起身来说:“哎呀,喝了点水就想上厕所了,厕所在哪儿啊!”一面这么说着,装作往厕所的方向走,一面朝廖天骄使眼色。

廖天骄心领神会,也跟着站起来说:“糟糕,被你这么一说,我也想上厕所了。”他提防着三合一女人会有什么动静,连起个身都小心翼翼的,结果那个女人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屋子本就不大,方晴晚走了几步突然大喝一声:“快跟上!”猛然往前冲刺,撞开之前看中的门后闪身进去,廖天骄马上跟着冲进去,方晴晚眼疾手快,把门一关,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堆符,手腕利落地一甩,所有的符都如飞镖一般射出,在门上贴了个品字形。方晴晚嘴里念念有词一番,最后喝声:“敕令!”一道金光闪过,那扇门仿佛在瞬间震了一震,随后回归了平静。做完这一切,方晴晚才松了口气说:“好了,这下她就进不来了,我们先把李庆保护起来。”

廖天骄目瞪口呆,好半晌才说:“小方,你好厉害!”

方晴晚得意地笑了笑说:“这下你可知道方家的厉……咦,你怎么还抱着水果篮啊?”

廖天骄被方晴晚提醒了低头一看,果然那个昂贵的水果篮子此刻竟然还在他怀里抱着。廖天骄忍不住脸一红说:“呃,我好像忘记了。”

方晴晚感叹:“老天,我真没见过大敌当前还把个水果篮子看得那么重的人!”简直比她的师父也是方家上一代掌门她二叔还要不靠谱。

廖天骄的脸更红了,喃喃着解释说:“我、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吗,这种进口水果篮子可贵了,要五百多块呢,所以一不留神就……”一副贫苦劳动人民的样子。

方晴晚泪流满面,说:“行了行了,先把李庆的事解决了,回头我请你吃好吃的。”

廖天骄说:“那怎么好……”话说到一半,突然中断了说,“门呢?”

方晴晚说:“嗯?”

廖天骄说:“刚刚那扇门呢?”

方晴晚回头一看,原先他们进来的那扇木门居然消失了,连同她贴上去的符咒都不见了踪影,方晴晚的心里登时浮起了不祥的预感。

廖天骄说:“小方,这是你弄得吗?”

方晴晚摇头,她只是做了结界,封住了对方进来的入口,却并没有把他们自己的出口给搞没的意思,再看看周围……

方晴晚脸上的神情终于慢慢起了变化,从迷惑到严肃,她说:“廖天骄,我们着了道了。”

“嗯?”廖天骄迟钝地转过身来,然后又一次张大了嘴巴。他们此时身处在门后的世界,而这门后却并不是一间卧室,而是一片开阔的室外环境。时间是黄昏时分,周围一片安静,只有天上将坠不坠的硕大夕阳悬挂在高耸的楼房旁边露出半边脸,冷冷地看着人间。

“这是哪里?”方晴晚自言自语,其实并不指望能够得到答案。

廖天骄的嘴巴却动了几动,过了片刻,轻轻地吐出四个字:“银涧嘉园。”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