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3章 骗姻缘

十三、骗姻缘(修订)

方晴晚一掌拍出,符咒正中身后的黑影,那个露出森森利齿的影子在瞬间被拍了个粉碎,化作一片灰烬被吹了个一干二净。方晴晚“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死里逃生的念头令她花了一阵子才平复了心跳,然而看着手里断得干净利落的线头,方晴晚的心又重重沉了下去,她把廖天骄弄丢了。

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因为觉得他们碍到了她的事,所以才要对他们动手?那把他们特意分隔开来就没有这个必要,廖天骄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啊!

方晴晚想着,着急地冲着四周大喊道:“你出来!我知道你在看着我们,想跟你作对的人是我,他只是个普通人,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

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一阵野兽般粗哑的笑声,一阵风吹过,烟雾滚滚地退散开,露出了四周的景象,方晴晚的瞳孔蓦然收缩:“廖天骄!”

在方晴晚的眼前赫然出现了廖天骄的身影,他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迷茫地看着前方,而在他的视线所向有三团巨大的黑色雾气,每一团雾气的背后都露出了一双凶恶的眼睛。

“廖天骄,不要过去!”方晴晚再也顾不上名字的禁忌,大喊出声,然而明明就在不远处的廖天骄却没有半分的回应。方晴晚朝他冲过去,跑到一半却以一个古怪的姿势往后弹开,重重摔倒在地上。

有结界!

方晴晚爬起身,甩手就是一列符咒,明黄色的符纸瞬间排成一排,静止在空中。

“炎爆,炽!”方晴晚喊出敕令,所有符纸顿时炸裂开来,然而等那声息静止后,方晴晚眼前依然好好地伫立着那堵穿不过去的墙。方晴晚皱一皱眉,又甩出一列褐色的符纸:“地裂,开!”一阵钝响隆隆过后,空气墙依然健在。方晴晚急了,一连甩出了数种符纸,手上结印变化:“百法,破!”一股气流爆破,然而依然毫无进展。

方晴晚额头上的汗水都流了下来,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鬼结界,怎么就是弄不破!方晴晚只短暂犹豫了一下,便下了决定,看来只能用拔骨试试了。

方晴晚飞快地从她的背包里掏出了自己压轴的宝贝来,那是一柄剑身古朴的短刀,刀身锈蚀不说,刀刃上还有缺口,但是当那把刀出鞘的时候,谁都能看出这柄刀带出来的那一股不可侵犯的凛然之气……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刀,比方晴晚更不普通!拔骨,乃是凝聚方家近千年心血代代相传的宝物,也是只有历代方家家主才能持有的法器,可惜的是凭方晴晚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法发挥出拔骨的真正效用,运气好的时候,或许还能稍微激发出一点拔骨的力量,运气不好的话,比一把普通的宝刀都不如。

“拜托拜托,事态紧急,千万给我点面子啊!”方晴晚恳求道,单手持刀,手指尖拂过刀刃,随着一股微微的刺痛,一滴鲜血渗出她的指尖落到了锈蚀的刀身上,在那瞬间,拔骨黯淡的刀身上仿佛闪过了一丝华光。

“有了!”方晴晚欣喜若狂,她手起刀落,拔骨的刀锋与那堵看不见的空气墙两相碰撞,顿时,整个空间都微微震颤了一下。

廖天骄疑惑地回过头去,他刚刚似乎觉得整个大地震颤了一下,有股看不见的涟漪从他身后荡来,然而他回过头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眼前的三栋14幢大楼正处于不同的情景之中,一幢在剧烈燃烧,从底下看来,着火点应该在10层,然后向着两处蔓延,楼上的窗玻璃不断爆碎,似乎还能听到人们惊恐的求救声;一栋却没有一点声音,火苗很盛大但却安静地舔舐着整栋楼房,如同一只沉默进食的野兽;另外一栋则一点声息都无,也未着火,只是黑洞洞地敞着门口。

廖天骄看着自己手上的线头,三股线各自都在慢慢地绷紧,似乎都想拖他过去。

“该怎么办啊?”廖天骄嘀咕着,心想这三合一也太看不起他了吧,面前摆着三条路,一条路看起来凶险,一条路看起来诡异,还有一条相对看起来安全点,所以这是要逼他三选一而且还是逼他走第三条路的节奏了吧,问题是,为什么他一定要往前走呢?

廖天骄慢慢地往后退了半步,下一秒他手上的三股线居然同时绷紧,拽得他硬是向前跨了一大步,好容易才稳住了脚跟,而本来拽在他手中的线头居然自动自发地绕到了他的手腕上来,紧紧抓住了他。

靠,果然是不许人跑啊!廖天骄无奈地想着,伸手到口袋里摸出手机。

如同先前已经看过多次的那样,他的手机上依然没有信号,时间显示则是晚间七点十七分,平时他六点钟下班,顺利的话到家在六点四十分左右,如果超过时间还不回去的话,大概……大概佘七幺也不会注意到吧。廖天骄被自己的想法弄得沮丧起来了,佘七幺真的会来救他吗?会不会他是真的会错意了呢?

“哎呀我去!”廖天骄猛然扇了自己一耳刮子。好歹他也是个大男人吧,巴巴地等着另一个男人来救是几个意思啊!

廖天骄深呼吸,想着行了,那就自己来吧,小方现在多半也困在这幻境的某个地方,他就算帮不上忙,也不能拖人家后腿吧,所以他决定——站着不走了!他不选,他也不退,他就在原地等小方来不行吗?

廖天骄左右看着,张嘴喊:“小方,我在这里!”

方晴晚在空气墙后头眼睛都红了,拔骨砍结界有用是有用,可是把她心疼坏了。这把宝刀她平时根本舍不得用,都是当护身符一样带在身边,生怕磕着碰着了,这次被她拿出来硬碰硬地砍墙,能不心疼吗?怪只怪她能力有限,拔骨至今也只是稍微散发出了一点点的灵气而已,根本就没有发挥出本来该有的力量。

“祖宗啊老大啊,我求你了啊,等着你救命呢!”方晴晚哀求,刚刚廖天骄的举动她在这边也都看到了,所不同的是她看到的是那黑雾中伸出了三只阴森森的爪子,各自一点点地拽着那三股线,想要拖廖天骄过去。所幸廖天骄IQ过关,这会干脆站在原地不动了,方晴晚赶紧拼命砍墙,要抢出时间去救他。

话说回来,那个三合一除了之前用黑影伪装廖天骄攻击过她一次,似乎把所有的攻击力都放在廖天骄那了,这是为什么?方晴晚边砍边想,难道廖天骄跟她还有别的仇吗?突然,方晴晚感到周围的气氛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她迅速环视了四周一圈,发现自己这里并没有变化,糟了,那起变化的就是廖天骄那里!

果然,或许是因为廖天骄的打死不动政策激怒了对方,三团黑色的雾气在同时发力,拽着廖天骄往前。廖天骄摔在地上,死命想要拽住点什么,好止住自己被拖往前面的身体,可惜身边什么也没有。

“救、救命!”廖天骄喊,爬起来努力往后坐。那三团力量看来也一直在暗中较劲,一开始由于它们彼此之间的拉扯而造成了一种相对的平衡,现在这种平衡已经被打破,最靠右的那股也就是黑漆漆的那栋14幢那边的力量显然更强,廖天骄已经止不住往那边偏了过去,而他手腕上的线头也已经爬到了他的肘部。

“给我开!”方晴晚大喝,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到了拔骨上,原本黯淡无光的古刀顿时光华暴涨,随之方晴晚只觉得有只看不见的冰凉的手抓住她的手腕。拔骨被举起,冰凉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耳后,而后,拔骨重重挥下。随着清脆的玻璃破裂声,方晴晚眼前的结界壁四分五裂。

“廖天骄!”方晴晚才喊了一声,只觉得一股腥风扑面,一团黑雾猛然冲她扑了过来,而另一边廖天骄正被飞速拖往第三团黑雾里的同时,第二团黑雾也朝着他扑了过去。

“小心,小方!”廖天骄喊。就在刚才,他所在的世界突然发生了扭曲,三栋楼房猛然化成了三只张着嘴的巨大野兽,其中两只攻击了他,另一只则袭向突然出现的方晴晚。

“灵剑!火神!”方晴晚一面掐出剑诀,遥遥指向廖天骄,另一面扬起一把火符射向冲自己而来的黑雾,然而她的剑诀落了个空,她的火符穿过了黑雾的身体,都没有发挥出一点作用。

这是怎么回事?方晴晚惊呆了,森冷的利爪冲着她的脑袋狠狠抓来,方晴晚拔刀抵抗,却被那大力一压,刀背狠狠拍在胸口,差点背过气去,而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张丑陋的脸孔连同一副尖锐的利齿已经近在眼前了。

“完了!”方晴晚想着,闭上了眼睛。

“还、还没完!”廖天骄手脚并用,抵死不让自己被拽到那张充满腥臭味的大张的兽嘴里,一面还抽空把兜里的香蕉往外扔。第二团黑影似乎以为那些是暗器,所以在一旁跳来跳去,一时没敢冲过来,但是香蕉马上就要扔完了,接下去该怎么办呢?

“我不想死啊!”廖天骄心想,斗争到这份上,他皮夹子里的蛇鳞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看来佘七幺不是没发现就是不打算来救他了。廖天骄心想,自己果然不是做主角的命啊,要不等变成厉鬼再来找这些东西算账好了……

可是,他真的不想死啊!廖天骄看着近在咫尺的血盆大口,只要稍稍想一下自己被咬碎的样子就慌了。

“佘七幺,你真的不来救我吗?”廖天骄都快哭出来了,可是心里却好像有个声音在反驳他,佘七幺凭什么要来救你啊。

是啊,凭什么呢?

“凭房租、鸭脖和巧克力威化行不行?”廖天骄大喊。

话音刚落,突然横刺里不知怎地蹿出又一道黑影来,与之前不同,那是一道曲线形的影子,体积比起之前三团都要大上许多,它张开巨大如同黑洞的大嘴,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三团黑雾一起吞没了,与此同时,周围的环境迅速变化,廖天骄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了Peter家中,他和小方还坐在沙发上,只不过面前的桌子上积着薄薄的一层灰。

方晴晚和廖天骄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方姑娘抓狂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她揪着自己的头发在Peter家的客厅里转圈圈,再也没有什么比死到临头、万念俱灰的时候突然间莫名其妙地化险为夷更令人崩溃的事了,好容易提起来的这口气怎么放得下去啊!

廖天骄小心翼翼地走到之前进入的那扇门前看了看,门虚掩着,一推就开。

“小方你快来!”廖天骄大喊,任谁也不会想到,那间房里竟然有那么多的灰,不仅有灰,还有许多的蜘蛛网,层层盘结在房中,Peter睡在**,被包围在那些蛛丝之中,就像是睡在盘丝洞里一样。

方晴晚用她的拔骨砍掉了那些蛛丝,伸手一探:“还活着!”

救护车很快来了,把Peter拉进了医院。

从Peter的卧室离开前,廖天骄弯了两次腰,一次看了看地上,另一次,捡起了个什么东西放在了口袋里。

“我回来了。”廖天骄主动打招呼。

“哦咝。”佘七幺正蒙着面膜坐在沙发上看书,两个穿着晚礼服的侍女在旁边给他捶腿捏肩。因为一张面膜不够盖他那张蛇脸的,所以佘七幺每次要用两张面膜。

廖天骄说:“谢谢你啊。”他把手里拎的一大袋麻辣鸭脖子讨好地放到了桌上。

佘七幺的眼皮弹动了一下,不过还是装作很不在乎的样子。廖天骄又把好不容易买到的光明牌巧克力威化放在桌上,这次佘七幺一挥手,美女不见了,成了张电影杂志海报。

“总算买对了咝。”佘七幺站起身来。

“当然了,谢人要诚心嘛。”廖天骄自己都觉得口气太讨好这位大爷了,不过还是值得的,“谢谢你救了我和小方啊。”之前廖天骄看到Peter卧室地板上的灰尘被抹开了一道S形的痕迹,宛如有条蛇曾经在此游过。

佘七幺拆开巧克力威化,吃得挺来劲,却不肯接廖天骄的话。还是那样,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廖天骄忽然觉得有些失落,不知道为什么佘七幺帮了他却不肯认,还是说是他自作多情了,救他的根本就不是佘七幺?呃?自作多情?

廖天骄的脸色有点异样,他在想什么啊。廖天骄给了自己一巴掌。

佘七幺有些莫名地看着廖天骄,然后嫌弃地一皱眉说:“脏死了,还不快去洗洗咝。”

廖天骄看了自己身上一眼,满身都是灰尘,裤子上、手肘上都磨破了洞,的确很不像样。廖天骄说:“哦。”

“等等咝。”佘七幺突然又喊住他,把手一伸说,“拿来咝。”

“什么?”

“你知道的咝。”

“啊?”廖天骄想了一下,马上从口袋里掏出那朵像是从雕刻品上掉下来的石头小梅花,“这个?”

“嗯咝。”佘七幺说,从廖天骄手里拿过来,往自己宽大的袖子里一揣。

“这是什么?”

“石头咝。”

“我知道是石头,但这是干什么用的?”

佘七幺抬眼看了廖天骄一眼:“不干什么用的咝。”

“那个三合一是石头精?”

“不是咝。”

“喂,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佘七幺转身就走。

“哎,你等等呀!”廖天骄知道佘七幺这是不想告诉他,急忙拦住他问,“你至少告诉我Peter哥现在算是没事了吗?”

佘七幺一开始没说话,就在廖天骄猜测他是不是又要装不知道的时候,佘七幺却开了口:“有事的不是他,是拿这块破石头骗姻缘的那个。”

“啊?”

佘七幺转过身来,吐了吐信子:“不过他要是再过那种乱七八糟的生活下去,下一次就谁也救不了他了。”

廖天骄依然糊涂着:“什么?什么骗姻缘?谁骗姻缘了?”

“听不懂就算了,愚蠢的人类咝。”佘大爷扔下这么一句,大摇大摆地走了,才不管廖天骄在后头大呼小叫。

佘七幺回到自己的房里,将房门一关,把那块梅花形的小石头拿了出来。他仔细看了那块石头一阵,最后不屑地撇了撇嘴:“就这么个赝品,用得着让佘爷亲自出马?”他说着,右手的小手指轻轻勾了一下,从他的袖管里便立刻钻出了一条黑色、细细的小蛇。

“把这东西给那些老妖怪们送过去。”佘七幺嘱咐,“就说假三生石的事情佘爷已经处理完了,佘爷最近很忙,没空搭理他们,让他们少来烦佘爷。”

那条小黑蛇摇头摆尾,像是在表示听懂了,然后便张开嘴一口叼住那朵梅花,“刺溜”一下蹿了出去,消失在了空中。

佘七幺看着那条小黑蛇消失,跟着一挥手,广袖遮住了脸孔。室内突地一阵风起,围绕着佘七幺打转,他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飞扬,如同活物。佘七幺就这么闭着眼睛,任由那些长发在风中飞扬了一阵,随后,微薄的唇角扬起来冷冷一笑。

“找到你们了!”窗扇随着他的话音自动打开,佘七幺向着那扇窗走了几步,似乎想要从窗子里跃出去。

“佘七幺,吃饭了!”外头传来了廖天骄的声音。

佘七幺撑着窗台的手停了一下,很快,他利索地把窗给关上了。

“今天的汤还没喝呢,先不管那些破事了咝!”佘七幺嘟哝着,把面膜扔到垃圾桶里,广袖又是一扬,放下来后,张开蛇嘴,咝地吐了一信子。

廖天骄隔天再去上班,收到了奇怪的消息。Peter倒是没大碍,医生说他只是因许久没有进食,身体虚弱,精神状况也有点不大对而已。他之前好像一直沉浸在一个梦中,到现在还有些迷迷瞪瞪的,老是念叨着什么“说好了缘定三生,是我负了你”、“什么我对不起你,以后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能认出来”之类,让人哭笑不得。

真正有事的人是Amy,Peter的首席助理,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不见了。她没有辞职,也没有请假,但是就这么消失了,再也没来上班,人事想要联系她,却突然发现她留下的手机成了空号,再追查下去,她当时就职档案中填写的资料竟然都成了假的,紧急联系人也一个都联系不上,而且她填写的家庭住址竟然是银涧嘉园14幢1001室,那里明明年初早就已经烧没了啊,真是奇怪!

Amy的离奇失踪成了很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话内容,尤其是身为Peter的前女友之一,难免会和Peter那件奇怪的事也一起拿来讲,但也只是一阵子而已。世间新鲜的事太多太多了!

Peter出院以后着实消停了一阵子,但是很快又故态复萌,开始四处泡妞,继续过着拈花惹草的日子。

这天又下起了雨,廖天骄和Peter又是一起下楼。

“怎么样,一起吃个饭吧。”Peter说。

“不行,我要回家做饭。”廖天骄义正言辞地拒绝,佘七幺最近不知怎么心血**,非要他煲鸡汤来喝,搞得廖天骄很忙碌。

“切,交了女朋友了吧。”Peter用肩膀撞了廖天骄一下。

“没有的事。”

“不够义气……啊……”Peter突然看向对面的公交车站,廖天骄跟着看过去,他看到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立在对面等车,一身波西米亚风情的长裙衬得她气质出众,因为低着头,所以暂时还看不清长相,但是从路人的反应来看,大概是个美女没跑了。

“哎哟,兄弟,哥也不是不识相的人,咱们下回再约啊,拜拜。”Peter拍拍廖天骄的肩膀,昂首阔步地就要朝那里走去。

“Peter哥!”廖天骄忍不住喊住他,“你不是还在跟……那谁谈么,这样真的好吗?”廖天骄想到了佘七幺的话,再这么下去,谁也救不了他。

Peter却摆摆手:“分手啦,男人嘛,总是图新鲜的,每天对着一样的脸孔有什么意思啊。”

廖天骄失语,他看向那边,那个长发的女人竟然也刚好抬起头来看向这边,精致的脸孔,美丽的梅花点缀,廖天骄忍不住一惊,那张脸初看像菲菲,但是细看以后,就会发现其实也很像另一个人。廖天骄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他开始诧异自己原先怎么没有发现!

那个女人也看到了廖天骄,她对着他微微一笑,然后轻启朱唇:“少管闲事。”她说,那张脸赫然正是Amy的。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