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4章 邀请函

一、一张邀请函(修订)

廖天骄洗完澡进房,就看到佘七幺姿态优雅地躺在**,脸上蒙着两张面膜。据说今天是美白面膜,反正廖天骄怎样也无法从那个乌漆墨黑的蛇头上看出有什么需要做美白面膜的必要,不过顶着蛇头的佘七幺似乎对容貌、皮肤和衣着都十分在乎。

跟个女人似的,廖天骄心里这么想,不过可不敢说出来。

听到廖天骄的脚步声,佘七幺好像微微侧了下头,不过因为他还搞了两个黄瓜片贴在眼睛上,所以廖天骄也看不到他的眼神。廖天骄有点犹豫,不知道自己进来这么一趟到底对不对。话说回来,这原本就是他的房间啊,虽然现在被鸠占鹊巢,哦不,是蛇占鹊……人巢,还搞得豪华得不得了,他也完全有资格随便进来晃才是。

想到这里,廖天骄便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佘大爷的床前。

佘七幺从面膜缝里发出声音:“干什么咝?”声音里倒没有明显的不高兴。

廖天骄又有些犹豫了:“有件事想问问你。”

“你的事关我什么事咝。”佘七幺回答得可是毫不留情面,廖天骄就算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也不由得被小小打击了一下。

“你住我的吃我的用我的,好歹给个面子吧。”廖天骄低声嘟哝。

“佘爷吃你的住你的用你的就是看得起你了咝!”

气死人!真是气死人!廖天骄最近开始真心研究蛇羹的做法了,还有拿蛇胆泡酒的方法、用蛇皮涮火锅的方法,他盯着佘七幺裹在亵衣下的身体,默默YY料理这条大爷蛇的各种手段。

“看什么看咝!”佘七幺用两根修长的手指把两片黄瓜拿起来,盯住廖天骄,“别以为佘爷不知道你那些小心思咝!”

廖天骄悻悻地收回眼神,没办法,实力差太多了。

“你想找我说什么咝?”佘七幺倒又问起来了。

“你不是说了和你没关系吗?”廖天骄没好气地说。

“那算了,你出去吧咝。”佘七幺又要把黄瓜片放上去。

“哎别!”廖天骄很没出息地又喊住佘七幺,他哪敢真地得罪这位爷,赶紧把事情原原本本道来。

这事还是Peter那件事引起的,当时廖天骄和方晴晚一同被困在个虚幻空间里出不去,还差点被三头狰狞的猛兽袭击,结果那三头猛兽莫名其妙就被个连脸都没看到的谁击杀了,事后廖天骄看到蛇爬的痕迹,认为那是佘七幺做的,佘七幺似乎也算是间接承认了,但是方晴晚方姑娘不知道。

方姑娘那是什么人,除魔世家方家第十一代传人?那不过是身份!主要是方姑娘的性格十分固执,向来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而且还十分好强,这次莫名给人救了还抢了对手,甭管她自己打不打得过,方姑娘心里那一关过不去!她后来不知道找了廖天骄多少次,又回了Peter家无数次,试图找到当时的蛛丝马迹,以解心中困惑却都没有成功。廖天骄实在不忍心看小方姑娘再那么没头苍蝇地撞下去,口风松了下,给方晴晚知道了是自己一个朋友出手帮了忙……

“不是朋友咝!”佘七幺及时纠正道。

廖天骄挺失落的,不过还要嘴硬:“说朋友最简单了,否则说什么,你以为我稀罕?”

佘七幺“咝”了一下,似乎对廖天骄的反应觉得很有趣。

总之,方姑娘在知道廖天骄认识一个能人后——当然,廖天骄可没有告诉她佘七幺是一条蛇妖……那个,蛇妖神,就天天打电话或是跑到廖天骄公司来堵他,要求见高人一面切磋切磋。廖天骄简直被这姑娘缠得没办法了,公司里的人甚至还以为他马上要结婚了。

这不是断他的路嘛!廖天骄想来想去,还是只能硬着头皮来找佘七幺商量,希望他可以摆平这件事。

“你要我去见那个母人类咝?”佘七幺把刚刚还贴在眼皮上的黄瓜丢进了嘴里。

“那叫女性人类。”廖天骄纠正他,不过他自己讲的好像也哪里不对,“只要见个一面就行,她就想跟你交流交流而已。”廖天骄哪敢说方晴晚想跟佘七幺打架啊,不过没准这俩见面真会打起来……廖天骄一想到方姑娘一个除魔师和这条毒舌蛇妖神的世纪大会面,自己都觉得这是作死的节奏啊!

“不见。”佘七幺回答得干脆利落,这次连“咝”都不带,伸手扯下两张面膜,扔到一边。

“哎,你怎么乱扔垃圾啊!”廖天骄话还没讲完,就见地上一道光一闪,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叼住了那个面膜滑到一边,扔进了垃圾桶里。这位爷还真是个爷!

佘七幺用手指弹钢琴一般轻轻拍打着他的蛇脸,好像在帮助精华吸收。廖天骄则痛苦地扭过头去,虽然好容易习惯了蛇头,但是看条公……雄蛇在那里美容,还是太有视觉冲击力了!

“真的不见吗?”

“不见咝。”

“哦,那算了。”廖天骄说,“我回房了。”

“你那个母人类……”佘七幺突然喊住廖天骄。

“女性人类。”

“总之以后少见咝!”

“为什么?”廖天骄惊讶,难道是佘七幺感觉到方晴晚对他有威胁?

“因为佘爷讨、厌、她,咝~~~~~”

廖天骄嘴角抽搐了一下,转身出了佘大爷的房,总觉得最近不管是自己的人生还是精神状态都有种在慢慢扭曲的感觉呢!

一阵欢快的音乐响起来,廖天骄赶紧奔回房将手机拿起来,那边果然又是小方姑娘打来的。

“小廖小廖,上次拜托你的事怎么样啦?”方姑娘一开口就是飞快的语速,好像永远在赶时间。

“呃……我那个……朋友,他有点事离开本市了。”

“啊?!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廖天骄都听到方姑娘在那头捶桌子的声音了,他咽了口口水:“不知道,他好像有……重要的事要办,可能短期内都不会回本市了。”

“我擦!”方晴晚大叹一声,“看来是缘悭一面了,不过我最近也要出门一趟,估摸着一时半会回不来。”

“旅游吗?”

“公事。”

“哦,学校考察吧,一路顺风啊!”

“不是那个,接了个CASE。”方晴晚说。

廖天骄这才弄明白方晴晚可能是指除魔抓鬼之类的事情:“那你多加小心啊。”

“小CASE啦,很容易处理的,回来给你带手信……”

廖天骄还没来得及高兴呢,方姑娘又接下去说了:“到时候你朋友要是回来了,记得给我引见引见啊。”她爽快地说完,马上挂了电话。

握着听筒,廖天骄又失落了,他觉得这姑娘现在颇有点当自己哥们的意思了。廖天骄其实还是不死心,很想跟小方姑娘发展一下那个关系的,虽然小方姑娘不是很有女人味,但是接触久了,就觉得她性格开朗直爽也很够义气。

“唉……”廖天骄又叹了口气,最近都没有相亲,好忧桑啦,要是有建校纪念、同学聚会之类的就好了,没准能碰到个把看上眼的学弟学妹老同学什么的。

廖天骄可看不到,那头有双红彤彤的眼睛还是盯着他在看呢。

“相什么亲咝!”佘大爷冷冷哼了一声,吐了吐信子,抱着被子睡觉了。

还真是说什么什么到,第二天,廖天骄在他积了灰的邮箱里发现了一封邮寄来的邀请函,打开一看,正是邀请他去参加同学聚会的。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