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6章 与女神重逢

三、与女神重逢(修订)

廖天骄和张哲找不到灰夜公馆,确切地说,是找不到奥仑路77号。

一条路从头走到尾,最小门牌号是1号,最大门牌号是76号,偏偏到77号之前一位断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没有啊,没有这么个地方。”街边卖烟的大爷回答。

“好像没听说过。”便利店的店员也是这么说。

“奥仑路77号?没有这个门牌号吧,这条路最高也就到76号,会不会在隔壁吉祥路上?奥仑路路以前改过一次门牌号,可能有的建筑被划到那边去了,你们去那里看看吧。”当地的协管员这么说。

廖天骄和张哲不得不又从头到尾走了一遍。隔壁的吉祥路是条比奥仑路更冷清的道路,街道很狭窄,两边都是居民区,也没有看到灰夜公馆的招牌。

这是怎么回事?廖天骄想不明白。

“甜椒,你……哈……哈……有没有觉得这事……不太……对劲啊?”张哲因为人胖,反反复复走了一大段路就喘得不行了,他示意廖天骄停下来,自己撑着大腿,弯着腰气喘吁吁地说着。

“不对劲?”

“这次同学聚……聚会是谁组织的,你知道吗?”

像是被人在耳边打了个响指,廖天骄顿时愣了一下。

一般来说,同学聚会总会有个组织者或是组织团体,组织聚会的流程也多数是先打电话挨个询问被邀请者情况,然后敲定时间地点费用,再一一用电话或是短信通知,而这次这个聚会,非但一点前兆都没有,不声不响就寄了封邀请函过来,事后更没有人来确认出席情况,好像是一副你爱来就来,不来拉倒的态度,甚至连个联系电话都没留。

“我没注意,不过邀请函上也许有?”廖天骄还有点不死心,说着伸手去兜里摸邀请函。

“上面要是有,我哪还用问你啊!”张哲抱怨道,“我早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了,不过这到底是唱得哪一出啊,难道是非法传销?”

“非法传销为什么只盯上我们班的人?”廖天骄问,这可说不通。如果是一栋楼里挨个塞个XX讲座来了就有礼品送的邀请函也就算了,这可是指名道姓寄给他们04级行管三班的邀请函啊。

“也许是因为他们觉得我们班有经济实力的成功人士多吧。”

廖天骄没搭理张哲这句话,都这时候了,他还不忘变着法夸自己。两人正愁着,突然张哲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匆匆忙忙地到那个硕大的名牌公文包里摸手机,摸到第三个才是,看了看屏幕,马上精神抖擞地接起来:“喂,是我呀,我到奥仑路了,哎哟,找不到呀,我和甜椒在一起呢!这样吗,我明白了,我们在吉祥路3号门口的梧桐树下,旁边有家全家便利店。”跟那边聊了一会才挂了电话。

“好了好了,有救了。”张哲说,“赵嘉悦打来的电话。”

赵嘉悦的名字廖天骄可是记得清楚,那是他们班以前的班长也是班花。念行管的女生向来多,环肥燕瘦,美女不会少,可赵嘉悦仍然是其中特别出挑的一位,她不仅是个高个的大美女,头脑也好,还是廖天骄曾经心心念念的小清新女神。

没错,说爱笑的女孩子运气不会差的那位就是她了。

听张哲和赵嘉悦通电话,廖天骄心里很有点不是个味,问:“她怎么……”

“我们时常联系来着,”张哲挑了挑眉毛,样子很贱,“实话说吧,她是我前、前、前女友,因为我后来找到个更好的,就把她甩了。”

远处传来“隆隆隆”水泥搅拌机的声音,可能是哪里在造房铺路,廖天骄寻思,如果他现在速度跑去捡块板砖回来拍张哲后脑勺上会有什么后果。报警、拘留、罚款、可能坐牢、失业、找不到老婆……想想还是承担不起啊,廖天骄最后“哦”了一声。

“她说什么了?”

“她已经到灰夜公馆了,听说我们找不到地方,所以决定来接我们。”才说着,那头就听到一声喊。

“张哲,天骄!”

廖天骄一回头,差点心脏都跳崩了!事隔四年再见赵嘉悦,大美人还是大美人,年纪虽长了些,气质还是那么清纯舒服,好像这个复杂的社会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影响,她依然是那个在校园里捧着书安安静静的女孩。

“赵嘉悦这种女神,怎么可能找张哲做男朋友呢!”廖天骄暗暗好笑,觉得自己刚刚恐怕是被张哲忽悠了,这才算是放下心来。这心情一好,就想起来现在可是他和女神宿命重逢的时刻啊!赶紧调试自己的面部表情准备了一下,要对赵嘉悦露出一个最好看的笑容,一抬头……

“艾玛!”廖天骄惨叫一声,倒退三步,绊到路旁的消防栓上,一头往后栽了下去,危急时刻,幸亏有人拉了他一把,廖天骄撞到对方怀里,这才勉强立住了脚跟。

“噗。”美女笑出声来,“天骄,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冒冒失失的!”

“我哪有冒冒失失,是这个人他突然冒出来啊!”廖天骄丢脸丢得哭都哭不出来,却只能在心里哭泣着反驳,一抬头又看见那张丑脸,鼻歪嘴斜眼细牙突,拉了廖天骄一把的竟然就是刚刚地铁里看见过的那个“背影美男”。

对方见他站稳了才松开手。

廖天骄努力想要圆场:“我其实是看到美女太激动了,哈哈。”他干笑了两声,又不太情愿地对那人说,“谢谢你啊。”虽然是你害我差点摔死也害我在美女面前丢脸。

那个丑男不知道是不是从廖天骄的神情里看出什么来了,听了道谢却不发一言,反而很是鄙视地瞥了他一眼。廖天骄有些纳闷,这眼神怎么那么熟悉呢?

“这位是灰夜公馆的服务人员,怕我迷路,所以陪我一起过来的。”赵嘉悦说,“这次真是弄巧成拙了,因为想给大家一个惊喜所以没有事先通知,结果竟然忘了在邀请函上留联系电话,还好我还有你的电话。”最后那句话显然是对张哲说的。

廖天骄心里愈发不是个味了,讪讪地说:“班长,我都没你的联系方式……”

赵嘉悦抱歉地笑了笑:“哎呀,这还真是,我是跟张哲在工作上有过合作,所以才留了彼此的号码,你现在手机号多少,我打给你吧。”说着,摸出手机来。

廖天骄本来只是小孩子一样抱怨两声,没想到美女这么大方,赶紧把自己那个其实从大学至今都没变过的号码报了一遍,过了一会儿果然听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赵嘉悦眼睛一亮:“你还是用这首歌做手机铃声啊!”这首歌正是以前赵嘉悦最喜欢的Sting的《Desert Rose》,廖天骄自从某次听赵嘉悦说喜欢这歌以后,就特意去网上搜索下载了下来,还设成了自己的铃声,然后因为他懒,还因为那一点小小的情怀,一直用到今天从未变过。

“因为我很喜欢这首歌,”廖天骄还是懂得把握机会的,“我觉得吧,还是以前的老歌比较经典,可能年纪大了,现在很多年轻人喜欢的歌实在不合口味。”

赵嘉悦惊喜地附议:“是啊,我也常常这么觉得,怎么说来着?岁月不饶人啊!”说着,两个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好像都想起了过去在大学里无忧无虑的日子。

“哎哟!”廖天骄笑到一半却戛然而止,还差点把自己舌头咬了,因为有人突然在他后脑勺上狠狠拍了一下,回头一看,那个丑八怪服务员正在拍手,“你……”

“有只蚊子。”

“冬天哪里来的蚊子!”

“哦,那就是长得像蚊子的臭虫。”那个服务员不咸不淡地回答着,难看的脸上还扭曲出了一个笑容。廖天骄不知道那是不是笑容,看起来有点像,但是因为那张脸实在太扭曲了,真是不大好分辨。说起来,这个人的声音也有点奇怪,像是特意拔高的,听起来有点尖锐。

“赵小姐,请问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哦,马上马上。”赵嘉悦忙说,“瞧我,老同学相见一兴奋就把正事忘了,咱们到了公馆再慢慢聊吧。”

原来,灰夜公馆的确不在奥仑路上,它在奥仑路和吉祥路的交界处,而且不是在街面上,是在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里。小巷子口并没有招牌,只是在墙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贴了张A4纸,上面印着“灰夜公馆由此入内500米”,不注意看,百分之八、九十会被人漏过去。

廖天骄边走边想,这家店的老板也太不会做生意了吧,这不是把客人往门外推吗?再看看前头走路扭着小屁股的“背影美男”,廖天骄就更郁闷了,请这种服务员,那更是不想混了,长得难看不说,性格还古里古怪的,也就个背影能看看了。等到发现进了小巷根本不是直走500米,而是要拐好几个弯才能看到“灰夜公馆”的招牌时,廖天骄已经对这位老板彻底无语了,这人到底会不会做生意啊?不过,好在灰夜公馆本身看来还是挺不错的。

那是一栋上世纪三十年代风格的小洋楼,被掩映在常绿树中,因为周围都是老公房,反而更有了种鹤立鸡群的感觉。进了雕花铁门,先是个小小庭院,然后才是栋二层的洋房,文化石外墙,红色坡形屋顶,西班牙风格的建筑,处处看来都挺精致,想必以前是什么人的私人宅邸。

“你们倒是挑了个好地方啊。”廖天骄感叹,不过心里就在想,今天聚会的费用该不会很贵吧。

赵嘉悦倒像是看出了廖天骄在想什么一样说道:“是啊,我们也是无意中发现这里的,环境清静不说,价格还很实惠呢,吃用全包一共才收六百元。”

“这么便宜?”廖天骄心想,他们班一共35人,这平均下来这可比去茶馆咖啡厅都便宜多了啊,而且这是主题场子,应该有不少设备可以使用。

“是啊,包了基本的饮料、水果和小吃,可以玩桌游看电影,还可以打游戏,可划算了!一开始价格还要更高点,多亏了亮亮跟老板讨价还价,我们都说亮亮现在当了妈妈果然会持家多了。”

“咦?周亮亮结婚了?”自从廖天骄发声后,就一直呈现透明人状态的张哲终于逮到机会说话了,“她还是嫁给那个……那个什么工人了?那个人很穷的,难怪她现在这么会省钱,所以说女人嫁人,一定要睁大眼睛啊,长得帅有什么用,没有经济实力,以后苦的还不是自己?”

“钱再多对人不好才是无用,卓风对亮亮很好,人也很上进。”赵嘉悦面上看不出太多的不悦,但是显然并不赞同张哲的说法。

廖天骄点点头:“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才知道。再说了,光奔着钱去的人,也不是什么适合结婚的对象吧。”他微微一笑,特意拿出职场面具慢吞吞地说道,“老张啊,你才应该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呢!”

张哲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廖天骄在心里:“噢耶,终于被我反击到了!”

“哼。”忽然有人冷笑一声,廖天骄转过头,果然看到那个丑男扭曲了一下脸孔。

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啦,好像跟自己有仇似的……

丑男一把推开门:“进来吧。”口气干巴巴的,很不客气。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廖天骄有点不高兴了。

“怎么了?”突然有个男人的声音插入进来,比起那个丑男可是要温柔热情多了。

“欢迎几位来灰夜公馆,我是这里的老板。”说着,一个穿着套头毛衣亚麻裤子,围了个围裙的帅哥就迎了上来。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