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7章 冲突

四、冲突(修订)

第一眼看到灰夜公馆的老板,廖天骄就觉得佘七幺要是变成人脸就该是长这样的。

帅!帅得没法形容!可是第二眼再看,他又觉得佘七幺可能不完全是这样的,佘七幺可能还要再艳一点、冷一点,不会帅得这么有亲和力,再看了第三眼、第四眼……廖天骄越来越觉得,佘七幺应该会比这个帅哥老板更出挑、更吸引人注意!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老板的的确确是个大帅哥,而且是属于富含氧气型的。这么帅一个老板却用了这么丑一个服务生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不过廖天骄脑子兜个圈子又想回来了,老板既然都这么帅了,再帅的服务生也一样会被他比下去,况且帅一点的难管,服务态度也未必好。

“蠢材,你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好吧,丑的也未必服务态度好,所以还是用帅的比较好吧……不对,应该是用美女才比较好啊。廖天骄有些苦恼地想,自己果然是哪里不对了吧。

那个灰夜公馆的帅哥老板被这么盯着看了很久也不生气,似乎已经很习惯接受来自男男女女的各种注视,他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是这家店的老板,你们叫我阿旭就好了,今天我会和小七、小菊一起为大家服务。”

“小七?”廖天骄重复了一遍。

“嗯,他叫小七。”帅哥老板阿旭指了指一旁脸臭臭的丑男,又指指那边被几个人围在当中的女孩子,“那个是小菊。”

后者好像听到了这边的声音,马上转过头来,冲着这里招了招手。

好可爱!廖天骄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有点乱了,真是好像路边的小雏菊那样可爱的女孩子呢!

“啪!”

“喂你……怎么回事啊!”

“有臭虫。”小七说,摊开手掌,上面还真的有只被拍死的虫子。

“臭死了!”张哲捂住鼻子,让到旁边,“老板你们这服务生怎么回事啊,不大正……”他大概本来是想说不大正常的,结果话才说了一半就吞了回去,因为被小七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还真是没见过这么有气场的服务生,丑归丑,这王霸之气却挡也挡不住,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阿旭赶紧赔礼道歉:“对不起,他今天状态不太好,我会教育的,等下我做东,免费送大家一份纪念品当补偿。”

赵嘉悦连忙打圆场道:“不用了老板,小七也没怎么样。”

“没事,我这正准备要搞圣诞活动呢,就当是提前送出的圣诞礼物吧。”阿旭说着,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还有两个小酒窝,就连赵嘉悦都有点被煞到了。

“那我就代替大家先谢谢老板了。”

“不客气,先进去坐吧。”

廖天骄跟着赵嘉悦他们进去,回头一看,叫阿旭的老板果然是在跟那个叫小七的服务生说话,但小七斜靠着吧台,两条腿交叠着,态度似乎不是很好。

“请了这么个服务生也真是够呛啊!”廖天骄心想。

到最后来参加聚会的一共是十四个人,男女各七个,还算是出席率不错,不过赵嘉悦她们几个组织者还是有点失落。本来是打算给大家一个惊喜,所以才没有事先核对情况,现在发现到的人还没有到班级总人数的一半,就有点自责。

“可能大家都有事,这个年纪成家立业的也不少,上有老下有小的,被绊住也是常事。”廖天骄试着宽慰赵嘉悦。

“就是啊,也就我们这种光棍跑得积极哈哈哈!”大嗓门的陆海涛说道。

“喂喂,说自己就说自己,别把别人也放进去,我可是名草有主了。”长得斯斯文文的陶毅纠正陆海涛,他刚刚才说过,明年十月打算结婚,也提前邀请了大家到时候都去参加。

“唉,真是时光荏苒啊。”不知道是谁感慨了一声,“进大学校门好像就在昨天,一晃都已经毕业这么多年了。”

“何止,不少人都做爸爸妈妈了呢!”

闻言,孩子刚满周岁的周亮亮羞涩地朝大家笑了笑,她比以前胖了些,但是样子看起来却比以前漂亮了,那是一种属于做了母亲的女人才特有的温婉,看得出虽然生活条件不太好,她的日子还是过得很幸福的。

大家喝着饮料吃着零食聊天,说的多数都是些过去的趣事,至于现在的生活,涉及得就不是特别多,只是稍微带过一下。在城市里打拼,谁都会有很多无奈也会有挫折,这个聚会就是个让自己放松的机会,没必要把那些东西也带进来。只有张哲,或许是听了一圈,觉得自己混得最有出息,所以开口闭口就是:“我们做CEO的人……”

“CEO你妹啊,你公司又没有董事会!”廖天骄在心里腹诽,并且知道其他人肯定也对张哲很不耐烦,因为好几个人一听张哲说话就开始打岔,或是跟身边的人交谈,都不去接这家伙的话。只有赵嘉悦,可能是因为教养的关系,勉强还算在听着,但也只会给出“嗯啊哦”的回应。

说着说着,不知道是谁先提到了大学里暗恋的事情,虽然很多已是时过境迁,但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没事搞搞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对。虽然很多当事人不在现场或是只来了一个,聊起那时候的糗事也多是津津有味,那些和青春联系在一起的宝贵而单纯的记忆,没有掺杂功利,显得如此美好和闪耀,当然,它们统统属于过去。

“那时候追求咱们班长的人可多啊,她偶然说一句想吃学校桃李园食堂的豆腐花,排队买豆腐花的人就从食堂一路排到三教楼,那可得有百来号人呢!”陈斌摇头晃脑,说得大家哈哈大笑,“这不在座也有几位?”顿时就有几个人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廖天骄那时候倒是没有干过这事,不是他不想干,而是他太喜欢睡懒觉,每次打定主意开了闹钟要给赵嘉悦买早饭,结果最后还是会睡过去,也亏得赵嘉悦不仅和他在一个班还在一个社团,否则两人要有交集也很困难。

“唉,真好啊,我也想有这么多男人追呢!”谢璐瑶感叹道。

“被很多人追也未必都是好事,也会有困扰的。”周亮亮说。

“这倒是,被恶心的家伙追是挺麻烦的,那个时候我记得追嘉悦的人里就有王鹏飞吧。”谢璐瑶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这么一说,本来还挺火热的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本来还在笑着的人里也有不少人收敛起了笑容。

周亮亮推了推谢璐瑶,意思是让她不要说了,谢璐瑶却还是那副嘴巴大也臭的德行,完全没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还以为她说的话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反而更加亢奋了。

“王鹏飞那个人,长得不怎么样不说还是个变态呢,我听说那时候学校后面那窝小猫就是被他虐残的,被这种人喜欢真是倒霉死了!”

“瑶瑶!”旁边的陆梅音拔高了声音,“死者为大。”她本来大概是想让谢璐瑶不要再胡说了,但是却不知道谢璐瑶并不知道王鹏飞死了的事情。

谢璐瑶闻言,把眼睛一瞪:“咦,那个变态已经死啦?”

周围的空气仿佛刹那间一窒,顿时所有人都不再说话了,低头看表的看表,看外头的看外头。

“是啊,死了!”不被人搭理的张哲这时候可算是找到存在感了,“听说是今年上半年死的,死得还很蹊跷呢!”

“怎么个蹊跷法?”

关于王鹏飞的死,张哲之前在地铁上也跟廖天骄提过一次,但是那个时候他最后还是闭上了嘴,似乎觉得提王鹏飞的死会给自己带来晦气,但是这时候他就憋不住了。在大学里因为长相身材和性格不讨人喜欢,好不容易在社会上勉强找回点自尊,现在同学聚会开始没多久又被打回原形,张老板的自尊心严重受挫,急于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他呀……”

“闭嘴!”突然有人冷冷说了一声,大家愣了愣才发现开口的人竟然是那个很丑的服务生小七。

“妈的,你怎么回事!”张哲一拍桌子跳起来,指着那个服务生的鼻子骂,“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敢管老子的事!”

小七似乎根本懒得搭理张哲,他把盘子里的爆米花、蜜饯之类的东西一一摆到桌子上后,第一次开口说了一句对得起职业的话。他说:“慢用。”说完,转身就走。

“混蛋,你给我站住!”张哲气得跳脚,他平生最恨被人看不起,比被人看不起更恨是被人无视,小七两条都犯了,还敢对他不客气。一旁的小菊见状赶紧上来劝阻。

“这位先生,小七他刚来没多久,不懂规矩,我替他给您赔不是,有什么您多多担待!”被漂亮姑娘拉着连声安抚,张哲的怒气才消了一点点。

“妈的,看在小姑娘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以后给我招子放亮点,嘴巴放干净点!”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没想到小七听到了张哲的话,竟然又转过身来闲闲说了句:“你才应该把招子放亮点,嘴巴放干净点,你这是嫌自己死得还不够快呀!”

张哲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吼道:“你说什么?!”说着就要冲上去。

小菊赶紧拉住张哲,店长阿旭也快步过来拦在两人中间。

“你先进去。”阿旭对小七说。

“赶着送死真是拦不住。”小七摇摇头,“大限到了。”

“你说什么?”张哲面色难看,但是却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因为这个小七的话听起来实在有点玄乎。

“小七!”阿旭面色一沉。

小七咧开嘴笑了笑,指指张哲:“你身边有个人,一米六不,一米五出头点的一个男人吧,一直跟着你呢!”

他这话一出,张哲脸色遽变,周围的人也都呆住了。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