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20章 诡异的视频

七、诡异的视频(修订)

廖天骄倒没发现佘七幺把自己坑了,只是好奇道:“刚刚那是什么,就那个房间里的?”知道有佘七幺撑腰以后,胆子简直比刚才肥了三圈不止。

“你少管。”佘七幺难得一本正经地回答不带“咝”,廖天骄也就知道了那房间里的东西大概是很难惹的了,不过到底是什么东西会连佘七幺都不敢惹呢?

虽然其实一次也没看到过佘七幺发威的过程,但是在廖天骄心里已经成功地树立起了佘七幺强啊佘七幺厉害,佘七幺他无所不能啊的招牌,让这么厉害的佘七幺都要谨慎对待的家伙,该是有多么、多么、多么厉害啊!

于是廖天骄又回想起刚才他在那间神秘房间里匆匆一瞥间看到的东西。那间房里几乎可以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床摆在空荡荡的屋子正中,而那**就这么大喇喇地交叠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应该就是之前发出□□□□声被做的那个,廖天骄没能看到他的脸,因为那一眼中他背着身子还有大半个身体被遮挡在阴影里,所以只能知道对方后背皮肤白皙,摆个姿势都妖娆得要命,至于另一个……

那一团黑影到底是什么啊?廖天骄想,看着跟个……嗯……汉堡似的……

“汉堡也能成精吗?”他想着,不自觉地问出了声。

佘七幺瞪着眼睛看廖天骄,变成人脸以后的细长小眼睛越发显得难看了。

“呃,当我没说。”廖天骄总算还识相。

“总之这件事你不要管咝。”佘七幺语重心长。

“我没有想管,只是找电脑房的时候迷路了而已。”廖天骄解释,“你刚刚有没有看到,那些走廊和房间都是歪七扭八的,我怎么走都走不完,然后就听到了他们的声音,我就想去问个路,结果就……对了,我还没谢谢你呢,多谢你救了我啊,佘七幺。”廖天骄双手合十。

佘七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不用谢,反正也是我欠你的咝。”

“咦?”

“没什么咝!”佘七幺飞快地结束话题,样子看起来十分可疑,“总之我要去干活了,你乖乖待着咝。”

“干活?”廖天骄这会才反应过来,对啊,佘七幺竟然在这家灰夜公馆里做服务生,而且看来干了不止一天了,这么说来自己之前某次中途回家发现佘七幺不在家里果然是因为他在外头做事啊,可是为什么妖神也要干活呢?而且……

“你会干活?”廖天骄简直无法想象这么一尊神也会干活,好吧,自己其实也已经亲身体验过了,佘七幺那副样子的确没有胜任服务行业的天赋。

“怎样咝!”佘七幺又不高兴了,他是不爱、不屑干活,绝对不是不会干活!

“呃,我只是觉得有点意外而已,哎嘿嘿。”廖天骄打着哈哈糊弄过去,才不敢告诉佘七幺他觉得阿旭请他做服务生是脑子被门夹过了,而且不止夹了一下呢。

“对了,阿旭!”廖天骄后知后觉地想到,“我靠,这公馆里有妖怪,阿旭和小菊他们不会有事吧?”

佘七幺大概站累了,忍不住扭了扭屁股轻描淡写道:“会有什么事,反正都不是人咝。”

廖天骄点点头:“这样啊,原来都不是人哦,那就不用怕了哈哈。”停了片刻,终于惨叫起来,“我擦,不是吧,全部都不是人?!”

“吵死了咝!”佘七幺皱起眉头,“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愚蠢的人类咝!”

“可可可是,妖怪怎么会在人间啊?不对,你也在。那我们怎么会到妖怪住的地方来啊,这太危险了,我要去告诉他们!”廖天骄转身就想跑,被佘七幺一把揪住后领。

“叫你少管闲事了,你怎么就说不听啊咝!你脑袋里装的是豆腐花还是杏仁豆腐西米露啊咝!”佘七幺不屑道,“这公馆可不是想来就能来的,既然你们来得了,就说明你们当中至少有一个人想要来,恐怕委托等级还不低,否则阿旭也不会开业,那个老家伙也不会出来咝!”

廖天骄似懂非懂。

佘七幺懒得跟他解释:“总之你不要随便乱跑就是了,其他事情佘爷会搞定的咝!”说着就往门外走去,背影看起来超威武的。

“佘、佘七幺!”廖天骄看着他忍不住就结巴了,还莫名红了脸,他说,“那什么……”

“什么什么咝?”佘七幺半侧过身,老酷地看着廖天骄。

“我想问一下,你……你是为了……为了保护我才来这里干活的吗?”

佘七幺看着廖天骄,眼神专注而认真,看得廖天骄一颗小心脏莫名其妙地“怦怦”乱跳,而且还越跳越快、越跳越快,然后在廖天骄快要胡思乱想的时候,佘七幺翻了个白眼说:“看不出哦,原来你脑子里装的是屎啊咝!”

廖天骄痛苦地扭过脸去:“我就知道……”

佘七幺走了以后,不安的感觉又回来了一些。廖天骄左看右看,横竖不敢再出门,生怕还要碰到刚才那些怪事,好在这间电脑房里有零食、躺椅也有卫生间,在这里消磨大段时间应该没什么问题。到时候等佘七幺说可以走了再出门就好了。

“他应该会叫自己一起回家的吧。”廖天骄这么想着,放下心来打开了一台电脑。

灰夜公馆的设备配置都非常不错,电脑开机迅速,屏幕清晰,键盘摸起来也很舒服。廖天骄打开的电脑桌面上是一张实景图,看起来很眼熟,廖天骄一想,这不就是灰夜公馆底楼大厅的照片么,不过不是拍的整个大厅,而是特别对着大厅正中那盏吊灯给了个特写。

廖天骄之前上楼时也曾觉得这大厅的灯有些特别,但是又说不上是特别在哪里,这会对着屏幕放大了细节看才发现问题所在,那盏水晶吊灯的每一片水晶上都有纹路,单看只会以为是装饰花纹,但是一旦整体来看就会觉得那一圈圈环绕起来的纹路是互相关联的,更确切点说,像是符文!

吊灯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廖天骄不明白,也拒绝去想,总觉得想明白了会更给自己添堵的样子。他无聊地滑动着鼠标点看桌面上那些图标。有聊天工具、单机游戏、网络游戏、音视频播放器、浏览器等等,这点倒跟普通网吧没什么区别。干什么好呢?廖天骄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打开网络浏览器,键入搜索引擎地址,然后在打开的页面输入框里输入了“王鹏飞”、“意外死亡”两个词组,按下搜索键后,廖天骄还有些心虚地往左右看了几眼,生恐刚刚佘七幺所说的“王鹏飞”会出现在他身边。

如果说之前还是持半信半疑的态度,那么在证实丑男就是佘七幺后,连带他说的话,廖天骄也一起上了心。佘七幺虽然平时挺傲娇难搞的,但却从来没撒过谎,比如那顿天价晚餐,事后回想起来,那位爷的确从没有说过菜是他做的,也从没说过让廖天骄不要洗碗是因为他会洗……呃,对了,他刚刚怎么骂自己来着?廖天骄很没出息地努力回想,豆腐花、杏仁豆腐西米露,廖天骄习惯成自然地默默记下来,想着回头要去买才行。

搜索引擎很快跳出了搜索结果,廖天骄记完采购清单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关于王鹏飞之死的搜索结果竟然有好几万条,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怎么搞的这是?”廖天骄首先打开了最上面一条新闻搜索结果,里面是标准的新闻通讯写法,廖天骄快速浏览了一遍,内容不出意料的中规中矩,大意就是说今年大年三十傍晚五点左右,某王姓男青年在XX路XX路段遭遇意外身亡。事发现场是条僻静的老马路,因为当天下雪,路况不佳,交警判断王某是因意外滑倒被撞以后倒卧马路中央,后续来车因没能及时看见,所以导致多车连续碾压,致使王某最终死亡。随新闻还刊发了当时的现场照片图,虽然照片已经经过处理,但是依然不难想象事故的惨烈程度。

廖天骄看得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来这里之前,他只是从张哲那里听说王鹏飞已经死了,却不知道他竟然死得如此惨烈。事故现场轮胎印杂乱无章,地上大滩大滩的血迹斑驳绵延老长一段,简直叫人毛骨悚然。

王鹏飞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合家团圆的节日的傍晚独自跑到这么一条偏僻的马路上去呢?他因为小儿麻痹症,一条腿是十分不好的,下雪天还出门,该有多么危险!

但是这还不算完,廖天骄再看其他搜索结果更是大吃一惊,因为那些标题都写得十分惊悚和耸动,什么“XX路死亡真相,胆小勿点”、“祖传天师执业为你分析XX路死亡事件背后的黑暗世界”等等。在误点了N个以王鹏飞事件做噱头的网页游戏、□□网站的链接后,廖天骄打开了本市非常有名的一个灵异论坛,名字叫八位零点,有个精华热帖正等着他。

在正式看之前,廖天骄又犹豫了一下。死者已矣,八卦其生前可不是美德,可是对于他的那些同学们对于王鹏飞之死统一表现出来的奇异过激的反应,以及佘七幺所说王鹏飞跟着张哲的事情,廖天骄多少也有些好奇——难道王鹏飞的死真的有问题?所以最后他还是看起了那张帖子。帖子刚上来就是一段视频,据说是某个路人无意中录下的王鹏飞死亡时的录像。廖天骄胆战心惊地准备了很久才敢点了播放键,结果一阵阴森森很有气氛的笑声后弹出来个窗口:“请购买VIP充值观看。”

“不是吧!”廖天骄嘟囔着,本来打算不看了,结果看下面的回帖好像讨论得十分热烈,最后还是只好划了钱过去,虽然收得不多,但还是让人感到很不舒服。不过交了钱后,视频果然快速缓冲并开始播放。

可能是用手机拍摄的视频吧,镜头一开始是对着天空的,似乎是机主在拍雪景,可以看得到纷纷扬扬的雪花和暗色的天空,随后镜头下移,一个瘦小的人影一瘸一拐地出现了。

王鹏飞比廖天骄印象中记得的更瘦了,他穿着单薄,看起来简直像在飘一样。他从屏幕右下角出现,往屏幕正中走,似乎想要横穿这条马路,突然之间,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站住了脚跟,接着,他居然转了个身,然后站在路中间不动了。一开始廖天骄还以为他是掉了什么东西在找,后来就发现不对。虽然视频不太清晰,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王鹏飞在做手势,头则一直对着某个方向,嘴巴一张一合,他是……

在跟某个人说话?

王鹏飞在和谁说话?

廖天骄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来王鹏飞说话的对象,因为屏幕上根本只有王鹏飞一个人而已!难道是某个在马路对面摄像头死角中的人。廖天骄正在猜测的时候,王鹏飞又做了个匪夷所思的举动,他居然挥舞着拳头,对着某个方向做出要打的样子,但看起来只是虚张声势。瘦小的王鹏飞在雪地上走了几步,然后猛然挥拳,接着滑倒。廖天骄看到王鹏飞挣扎着似乎想要爬起来,结果视频一黑一亮,跟着……廖天骄是慢了几秒才想起来那就是第一辆撞到王鹏飞的车,后来的就没法看了……廖天骄手指颤抖地按了停止键,好一阵子都没缓过劲来。

太惨了!也太……蹊跷了!

帖主在下面还写到,死者王某随身还曾留下一首内容诡异的诗歌,类同遗书,内容如下:

“我深深地爱着你,

爱着你的眼睛、嘴唇和秀发,

爱着你的头颅、身躯和四肢,

爱着你的骨骼、血肉和肌肤,

我爱着你的一切的一切,

所以我愿意,

我愿意将我一切的一切都给你,

我的眼睛、嘴唇和头发,

我的头颅、身躯和四肢,

我的骨骼、血肉和肌肤,

连同我所拥有的外在的一切。

我将我的一切给你,

心爱的你,

千万不要害怕呀,

虽然丑陋,

那黑色使者,

他带来的是我最真挚的馈赠,

请笑一笑,收下吧,

拿起你的刀来吧,

用力地挥下,

划开、割裂、撕裂吧,

我会在盒中看着你,

永远……”

廖天骄倒没有像其他看帖人那么大惊小怪,他这会觉得,这果然是王鹏飞才能写出来的诗,就像大学时一样。

“王鹏飞到底是怎么死的?”赵嘉悦问。

陈梅音愣了愣:“怎么死的?你问这个做什么,不就是报上报的那样吗,那样晦气的新闻,我可不敢仔细看。”

“那么那首诗呢?”

“谁知道啊,那个人从以前开始就是神神怪怪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陈梅音说,“我们搞社团活动那会,他写的东西有多瘆人你也是看到过的。”

是的,虽然参加了诗歌协会,王鹏飞依然不是个让人想要与之亲近的人,哪怕一开始因为辅导员的嘱托,几个大学生不情不愿地和王鹏飞打了招呼拉了家常,但是在看了王鹏飞写的诗歌以后,大多数人都落荒而逃,因为他的作品里充斥着阴郁、诡奇、令人毛骨悚然的意象。

“我倒觉得这没什么,”赵嘉悦说,“他的诗歌里有种张力,可能你们是不太习惯那个风格,其实我老是怀疑王鹏飞是看得到另一个世界的,他笔下所描绘的很可能正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周亮亮和陈梅音对看了一眼,前者颤抖着开口道:“悦悦,我们能不聊这些了吗,我好害怕。”

陈梅音也跟着附和:“是啊悦悦,人都已经走了,死者为大,还是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了。”

赵嘉悦倒也痛快,点点头:“那好吧,我们聊别的。”

陈梅音和周亮亮如释重负,两人都悄悄松了口气。陈梅音不由得摩挲了下自己的双手,而周亮亮则是扭头看向了窗外。

这个时候赵嘉悦却突然又开口了:“梅音,你是怎么知道王鹏飞当天出门是去卖祖传宝物的?”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