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21章 九君山的少爷

八、九君山的少爷(修订)

“你回来啦。”正在摆弄调酒器具的阿旭说着,往吧台上放了一杯颜色诡异的鸡尾酒,“新品种,尝尝看。”

“不会喝,谢谢。”佘七幺把刚刚端上去的盘子放回原位。

“没多少酒精含量。”

“家规。”

“好吧。”阿旭把酒杯放到一边,很八卦地问,“你刚刚惊动了那位吧?”他唇角上扬,看起来十分亲切且没有威胁性,只有跟他打过交道的人才知道这个表面温柔可亲的家伙有多难缠。

“不是故意的,我也已经解释过了。”佘七幺显然是了解阿旭的那一群。

“他没说什么?”

“当然没,我佘家罩的人,有谁敢碰?”

“哦?原来那小伙子就是你媳妇啊,长得还挺……”阿旭回想着,咂咂嘴下了结论,“挺好吃的。”

佘七幺愣了一愣,随即立马咆哮:“媳妇你妹啊!”人脸刹那变成了蛇脸,一张血盆大口,老长一根猩红的信子弹出来,几乎要粘到阿旭的脸上。后者却一点也不紧张,伸出手挥了挥,跟赶苍蝇似的。

“哎,我说你这是干嘛,开个玩笑而已,我又不会真吃了他!”

佘七幺的信子吐得更激动了:“谁管你这个,谁承认他是我媳妇了,你听不听得懂人话啊!”

“哦,那我吃了他也没事咯?”

佘七幺马上更更激动了,说:“佘爷罩的人谁敢碰咝~~~~”

阿旭笑着摆手:“你瞧你,哎哟,形象,注意一下形象好吧,我听懂了还不行?不说也不吃了,行了不?”

佘七幺这才忿忿地收回信子说:“佘爷形象好得很咝!”

阿旭笑得眼睛弯弯的,伸手摸摸下巴说:“其实你现在这样是也还行,但是跟你本来的样貌比可是差得远了。”

“所以本大爷迟早是要退婚的,哼!”佘七幺干脆也不变回去了,顶着个蛇头说道。

“你不觉得可惜?那个姓廖的不是挺好……”阿旭把后面那个疑似是“玩”还是“吃”的汉字及时吞了回去,“挺好一小青年吗,干嘛不要人家?”

“不要就是不要咝!又不是本大爷自己挑的,凭什么要本大爷接收咝咝!”

“可是我看你对他还挺上心的啊,换个人你会出面去得罪那位?”阿旭说到一半,利索地往旁边一让,抹把脸,“把舌头收回去,喷人一脸口水。”

佘七幺气鼓鼓地:“你再胡说,佘爷真的翻脸了咝!”

“好好好,不说不说,七少,七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计较了啊。”要真打起来的确是讨不了什么好,所以阿旭干脆利落地举双手投降。

“请问一下,桌游室在哪里?”突然有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来,佘七幺和阿旭同时转头,看到的是脸色苍白的高悦然。这姑娘虽然之前就已经看出胆子很小,此时却是明显状态不对,因为她除了脸色苍白,还双目茫然,声音飘渺,看着简直就像游魂一样,虽然在问人,却根本没有看阿旭和佘七幺,只是一个劲对着空气说话。

“我们想玩桌游了。”高悦然一字一顿慢慢吞吞地说。

“哦,在那里左手边第一间。”阿旭指了指一侧走廊。

“谢、谢。”高悦然声音木然地道谢,回过头对着后面缓缓招手,“来,快来,在那边,我们去,做游戏。”

然后王薇、方芳、陈斌、陆海涛就一个跟着一个动作迟缓地走了过来,几人排成一列,秩序严谨却神态同样木然地向着高悦然行走的方向前进。但是高悦然走得其实不对,因为阿旭斜对着那间游戏室,所以他手指的方向其实是游戏室的墙,一般人自然不可能会弄错,可高悦然不知道怎么的,竟然笔直地朝着那堵墙走了过去,眼看着她就要撞墙了,结果只见其身形一闪,就如同会消融的泡沫一般,忽然融入了那堵墙消失不见,而后面跟着的方芳等人也居然一一如法炮制,用这种诡异的方式消失在了同一堵墙后。

“已经生魂化了。”阿旭转过头来说。

“有点快啊。”佘七幺说。

“供养人订的是高级套餐,你说快不快?”阿旭执着地继续推销他那杯酒,“你真的不试试吗?”

“我还不想死谢谢。”佘七幺这回总算是说了句真话。两人丝毫不受这怪异局面的影响,很正常地对着话,不过在这种诡异的状况下,反应太正常显然是最不正常的事。

阿旭默默地蹲到一旁去为了自己推销不出去的新作品哭了,佘七幺才没空理他,他只顾着赶紧抬头看不知何时已然弥散进整座灰夜公馆中的不明烟雾。

这些烟雾大多是灰色的,也有黑色、棕色、红色,它们在空中翻滚涌动,自发构成了一张张狰狞无比的脸孔,刚刚进入游戏室的那几个人的生魂身上其实都有这样一张脸孔,就是这些挤眉弄眼的家伙将那些木然的生魂带进了审判室。

是的,审判室!

脸孔四处乱窜,兴奋无比,把整座公馆当成了自己的餐桌,而他们之所以那么兴奋,是因为它们很久、很久都没有看到过那么多上供的食粮了。

“居然有这么多筹鬼,”看了一阵,佘七幺也有些不放心了,“光靠你和小菊还有那盏灯能行?”

“这不还有你吗?”阿旭轻描淡写地说道,伸手点了支烟叼在嘴上,“反正每过几年都要闹腾下,这次还算是运气好了。不过协会这两年是有些懈怠,按照以往的规矩早两个月就该派人回来重新加固禁制,今年竟然到现在还没来,你是不是也给你二叔说说啊?”

“我听说那边也出了点事。”佘七幺小心辨别着那些烟雾走向,看到暂时还是在一楼流窜,便放下心来。一楼有谁来着,刚刚走过去的那谁那谁谁那谁谁谁,哦对,还有那个指着自己鼻子骂的死胖子……跟他有什么关系?

“出事?”

“嗯,你猜我前一阵子遇到什么了?”

“什么?”

“有人拿了假三生石在外头搞小动作,刚好撞我手里了。”

“哦?是哪个小妖怪还是小鬼的骗人伎俩?”

“能入命、能唤起三生梦,你说哪个小妖怪、小鬼有这能耐?”佘七幺慢悠悠地说着:“还能召唤出三生石镇石兽的幻影,差一点就困死一个人,虽然最后没死,但是这个人的命数也被间接影响了。”

阿旭愣了愣:“不是吧?你怀疑……”

“是啊,我怀疑。”

阿旭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那还真是大事了。”他说,“如果是……那个……的话,看来我们这也要做好准备才是。”

“不过也可能是我想多了,有些老妖怪偶尔也会误打误撞做出点东西来。”佘七幺说,“对了,你想过退休吗?一直被困在这里不好受吧?”

“也没什么不好受,习惯了,而且,”阿旭吐了个烟圈,“你可别搞错了,留在这里是我自己的决定,不是被任何人逼的。只要你亲戚他一天不死,我就一天不会离开,我发过誓。”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

佘七幺郁闷了:“先声明一下,那不是爷的亲戚。”

“好歹算个远亲吧,你们不是长得挺像?”

“靠!”佘七幺怒了,“品种都不同怎么能算远亲啦咝~~~”屁股一扭,赫然伸出来一截巨大的蛇尾,一甩,差点就把桌子给掀了。

“我艹,祖宗,你给我留点神啊!”阿旭伸指一弹烟蒂,佘七幺的尾巴拍下去,就撞到了一堵看不见的透明墙上,虽然没有直接把桌子给翻了,却在落下去的时候抽得下面的地板裂了一条大裂痕,破口处碎末飞溅,弹得到处都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地震了呢!不过到底这儿是灰夜公馆,地也是特殊的地,被打坏了的大理石地板就像是有自主意识一般,自己“咯吱咯吱”地吞着那些碎片石灰又拼合到了一起,很快又变得基本平整了,只是在面上留了一条疤,跟人脸似的。

没错,就是跟人脸似的,直观的。因为那地上的马赛克格子突然就飞快地移动走位,组成了一张大大的哭丧着的人脸:“好疼……”不知道哪里发出来的声音,粗糙地敲打着阿旭和佘七幺的耳膜。

“你这孩子,怎么脾气就那么暴躁啊!”阿旭心疼极了,这坏了的东西可都要算他头上,他工资也就这么点,哪经得起佘七幺这么折腾。他这会都觉得自己守了N年后花园的那个杀人不眨眼……不对,杀妖杀神都不眨眼的魔头都要比佘七幺可爱多了!

“你把佘爷跟那种败类比,佘爷不抽打你几下还真当佘爷是病蛇了咝!”佘七幺说道,话音里有着天生的傲气,不过措辞已经勉强算是客气了。

阿旭也知道自己刚才那玩笑是开过了,这位九君山佘家的小少爷的确是有资格对刚才自己的比喻表示抗议的,毕竟,他看着的那可是个重犯!

“对不住,是我失言了。”阿旭爽快地道歉。

“知道就好咝。”佘七幺又变回了之前的丑男服务生的样子,对阿旭,他还是可以网开一面的。

“不过现在的局面多少还是有点危险,你不担心楼上那个?”

“那小子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一般不会有事。”佘七幺说,“除非他自己找上门去。”

“哦。”阿旭应着,随意看了一眼楼上,愣了一愣后无奈地道,“那我看你是要处理一下这个问题了。”说着,抬手一指。

佘七幺疑惑不解地看向阿旭手指的方向,也是一愣,跟着低低骂了声:“靠!”

因为那旋转梯子上此刻也走下来了一堆人,特征跟高悦然刚刚那队一模一样,只不过人换成了赵嘉悦、陈梅音、周亮亮三个,而后头,还跟着个混混噩噩的廖天骄!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