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22章 变故

九、变故(修订)

老实说,这事倒也不能完全怪廖天骄,事情是这样的。把时间倒回十五分钟前,当时佘七幺刚刚下到大厅和阿旭聊天的时候,那一头,廖天骄也差不多是草草看完了视频和帖子,吓出了一身冷汗,瘫在椅子上。

廖天骄觉得,看了这帖子以后,他的脑子好像都坏了,因为王鹏飞的死实在是太诡异、太诡异了!

大雪天,大年三十,离王鹏飞家那么远的一条马路,他竟然会莫名其妙地跑去并且白白丢了条命,而这其中最恐怖的当然就是他在马路上与空气争吵这回事了。下面的很多回帖分析中都提到,那个角度根本不可能是在与远处的人吵,换言之,王鹏飞当时是与身边的人在吵,那么问题来了,从视频来看,当时王鹏飞的身边根本一个人也没有!

一个人也没有,王鹏飞跟谁说话?跟谁吵架?他又想揍谁?

也有人提出异议,说这段视频拍得那么完整,哪里有这么巧啊?会不会是某些人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比如网上流传的那些什么地铁自杀啊、实验室上吊之类的恐怖视频,但是这个推断马上就被人掀翻了。大家纷纷回复,拜托,大哥,这人可是已经死了,正规媒体都已经报道过,而且死得惨得要命,连具全尸都保不住,这怎么作假,又有谁会拿自己的命来演戏啊!

而令廖天骄更觉得难以相信的是,顺着王鹏飞死亡视频这根藤摸下去,他居然还发现了其他令他感到震惊的事,比如王薇,作为某个论坛的网络女主播,竟然在王鹏飞意外死亡事发后赶到现场播报了这则新闻。当然网络上她没有用真名,她用的网名叫蔷薇之月,不过只要认得她本人的人,一看视频就知道。还有高悦然,居然也出现在新闻台的采访名单里,原来当时她正巧路过附近,目击了王鹏飞死亡的后半程,然后吓晕给送进了医院。新闻里当然也没有给出她的真名,甚至隐去了她的真容,但是廖天骄一听那个声音和结结巴巴说话的方式,打结的手指,十有八九就是高悦然了。此外还有陈斌,他是在后续报道中出现的,因为他是负责这起案件的保险调查员。王鹏飞在死前一年曾经在陈斌所在的保险公司投了一笔数目不小的人身伤害综合险,如果这次被证实是交通意外,保险公司将支付一大笔赔偿金……

廖天骄越看越觉得匪夷所思,王鹏飞死得离奇不算,今天出现在这个聚会上的许多人竟然也以着这样那样的方式出现在了王鹏飞的死亡事件之中,虽然目前看还不到半数,但廖天骄越看越觉得,该不会……到最后所有人都曾被卷进这起事件之中吧?想到这里,他又觉得不对,因为至少还有他自己可是跟王鹏飞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虽然大学里两人在同一个社团,所以还有点接触,但是大学毕业后两人可是各奔东西,连王鹏飞的死讯他都是直到今天才知道,显然不会跟他的死有任何关系。这么想着,廖天骄总算是略略松了口气,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敲门声。

“笃笃笃”,有人在敲廖天骄所在的电脑室的门。

“谁啊?”廖天骄问了一声,冷不丁听到敲门声多少还是吓了一跳,不过门外很快传来了“是我”的应答。

那是一个足以令廖天骄放松警惕的声音。想着佘七幺嘱咐他不要出门乱跑可没嘱咐他不能开门,所以廖天骄起身去开了门,后来的事情,廖天骄自己就不知道了,知道的人是现在正两眼冒火的佘七幺。

“这个愚蠢没用不听劝自作主张满脑子都是灯影牛肉丝的白痴人类咝!”佘七幺骂着就想要冲过去把廖天骄的生魂从那支队伍里揪出来,然后痛打一顿。

“不能动。”阿旭却拉住他,“小廖现在也落在审判局之中,如果将他的魂魄强行撕裂出队伍,很有可能导致魂魄受创,到时候他就算不死搞不好也会弄成残疾智障之类!”

“他还能比现在更蠢吗咝,他已经够蠢了咝咝!”佘七幺气呼呼地说。

说是这么说,他却真的没有再动作,只是瞪着眼睛看廖天骄亦步亦趋地跟在赵嘉悦身后下了楼、转了弯,然后也钻进了那堵墙当中不见。那张脸看起来茫然懵懂,居然还翘着唇角,有点傻笑的意思,真是把佘七幺给气坏了!这家伙是故意的吗?啊?是故意的吧!

“所以现在必须把局破了才行是吗?”佘七幺勉强平息了自己的怒气问,显然已经打定了主意。

“是,但不能随便破,至少要走完一局。”阿旭也知道自己拦不住他,“你要插手的话,务必小心点。”

“区区一个审判局,我还不放在眼里!”佘七幺倨傲无比。

“我知道你不担心审判局,但你至少担心下楼上那个。”阿旭说,“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被惊动过了,这次会突然醒来,我总觉得可能有什么原因。”

佘七幺愣了一下,这回没有跟阿旭犟。是他疏忽了,其实他也是知道的,那个人被拘禁在这里数百年,其中有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哪怕这家灰夜公馆每过一阵子就会发生禁制的松动,筹鬼的狂欢,他却极少醒来。这次的确是有些问题了。

“我明白,外头就靠你和小菊了,如果撑不住的话,给我个信号。”

“行,你也多加小心。”

佘七幺点点头,抬步也朝那间所谓的审判室走去,他不用钻墙,是直接打开了门进去。那些隔绝内外的透明壁垒对佘七幺来说,不值一提。

佘七幺走了以后,阿旭自己也陷入了沉思。灰夜公馆作为关押重犯的大牢交到他手里已经有七百多年,他很努力地回想在这七百多年里还有哪几次是惊动了“他”的,又都是因为什么原因惊动的,想以此来判断这次“他”的醒来究竟是个意外还是有别的原因。

“阿旭。”

阿旭转过头,看到小菊站在他的面前,怀里拖抱着似乎晕过去了的谢璐瑶:“怎么了?”

“她好像有点不对,身体死了,魂魄也找不到了。”

阿旭的脸色变了,他想起来刚刚走过的人里面确实没有这个大嘴巴女人的灵魂。难道她突然间死了?可是在灰夜公馆里的人,就算死了,魂魄也根本不会被拘走,此刻筹鬼们也应该还不敢直接动手吃掉那些魂灵。

“让我看看。”阿旭弯下腰,想要看清楚谢璐瑶的状况。他伸手摸上对方的颈动脉,那里的确是一点起伏也没有,冰凉的肌肤甚至也不像是一个刚死之人该有的温度。

怎么回事?阿旭想,难道她已经死了很久了?难道……

阿旭在得出结论的一刹猛地想要往后跳出,然而有人比他动作更快。原本应该是具尸体的谢璐瑶突然睁大了眼睛,两手如同铁钳一般牢牢抓住了阿旭的手腕。阿旭反应迅速,手被制住的同时,心念一转,改变了跳跃方向,伸腿便是一蹬狠狠踏向谢璐遥的胸口。谢璐瑶的身体里顿时发出“夸嚓”一声,显然是被阿旭踢断了肋骨,阿旭借着这一下,一个漂亮的后空翻,猛然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跟着手腕一抖,不知从何处拔出一柄寒光四射的短剑来。

“小菊,快过来!”阿旭喊道。花属的小妖怪慌慌张张地扔下谢璐瑶赶紧逃了过来。

谢璐瑶此时已完全可以看出是具活尸的样子了,她的眼睛泛白,嘴巴斜咧,口水顺着嘴角“滴滴答答”地往下淌,嗓子里还发出“咴咴”的声音。

“一定有个操控者在附近!“阿旭将小菊护到身后,”你先站到一边,但不要离我太远,保护好自己。“小菊虽然也是个妖,但是战斗方面却不怎么行,她的能力在于维护构成这座牢笼的那些禁制。

谢璐瑶张开大嘴猛然扑了过来,她的牙齿已经完全变成了活尸才有的尖锐长粗,被她这么咬上一口,恐怕一块肉都要被撕下来,阿旭抬手格挡,剑锋与之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谢璐瑶牙齿被卡住,突然一伸脖子,“扑”地吐了一口腥气出来。知道这口腥气肯定有古怪,阿旭赶紧往旁边一让,侧身踩前半步,抬肘狠击谢璐瑶的下颌,但听得“咔哒”一声,谢璐瑶的下颌骨被击碎,连脸都跟着变了形状。

活尸并不知道疼痛,但还是会因为这股冲击力道而暂缓了动作,趁着谢璐瑶还没站稳,阿旭又是一剑递出,直插谢璐瑶的印堂。谢璐瑶的操控者显然也知道不能硬吃这一击,赶紧操纵着她挥舞尖锐的指爪去阻挡阿旭的攻击。那副指甲已经长到了好几寸长,如果去美甲店做保养,一定会被店员恨死浪费材料,当然阿旭可没空想这个,他一面与这活尸周旋,一面试图寻找操控者在何处。不是不能直接打垮这具活尸,但这样就会丧失了找到幕后主使的线索。

到底是谁?潜伏在灰夜公馆的什么地方?

阿旭边打边想,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座公馆里所有的人,除了那十三个生魂,眼前这一具活尸,也就只有佘七幺、他和小菊而已,如果还有别的人偷偷潜伏进来,有他和佘七幺两人在,不可能注意不到,如果说对方的段数高到连他们两人都无法感知的话,那么也就大可不必栖身幕后,靠操纵一具活尸来与他打斗。如果……如果操控的人就在这些人里面的话……

阿旭蓦然一惊,也就是在这时候,他突然感到腰上被什么东西重重撞了一下,整个人往前一个踉跄,差点双膝跪地。阿旭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在阴影中,看到的正是手里拿着一柄匕首捅进他身体里的小菊,此刻她脸上的表情冷酷而残忍。

“终于找到机会了。”她说,拔出匕首,阿旭身上的血便跟着喷了出来。

阿旭不知道小菊是用什么匕首捅了他,但他肯定不会是普通的兵器,因为一般的兵器根本伤不了他。阿旭只觉得自己的力量随着血液的飙飞迅速流失,意识也跟着很快模糊起来。他摇摇晃晃,被人从后头踢了一脚,双膝一软顿时跪在了地上,跟着毫无悬念地倒在了地上的血泊里。这一刻,阿旭的脑子还是清醒的,他很想通知别人这里出了事,至少也要通知佘七幺快点走,但是很可惜,这个时候他已经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了。

躺在大理石地板上,阿旭忽然想通了一件事,也许协会不是不想派人来处理这里禁制的加固,因为当时按照约定派出去迎接维护人员的就是小菊,说没有接到人的也是小菊……怎么没有想到呢?也许,也许那一队人马都死在了小菊的手上。

“你到底是谁……”阿旭很想问,但他用尽全力也只来得及轻微蠕动了一下嘴唇,他的世界就已然被黑暗和静寂所笼罩。

兔起鹘落,看起来变故很多,但只不过是短短几十秒里发生的事而已。“小菊”将阿旭踢到一边,另一头谢璐瑶因为失去了操控,木然地立在原地,呈现出了一具尸体该有的状态。

这时,红色的地毯上响起了轻微的摩擦声,有个人慢慢地从那旋转梯子上走了下来。小菊眼神一变,立刻转过身,恭敬地低下头去,她说:“大人,让您久等了,我们来接您了。”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