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25章 readygo!

第二十五章 ReadyGo!

玄武话音方落,所有浑浑噩噩坐在位置上的生魂统统一震,然后慢慢恢复了鲜活的表情,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十分惊讶。刚刚还陷落在可怕幻境之中的王方林、张哲几个人,更是在看到彼此后,露出了仿佛见到了鬼的表情。

“怎么回事?”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审判局。”玄武回答。

坐得离玄武最近的高悦然听声看了他一眼,然后惊叫一声,差点晕过去,显然是被玄武的长相吓到了。

“你、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陆海涛抓着桌子边缘戒备地喊。

“啊——”又是高分贝的尖叫声,不过这次是好几声汇聚到一起。其他人这时候也终于注意到了周围的状况。他们现在莫名其妙都聚集在一间屋子里,整间屋子四面都被灰色、棕色、黄色、红色的烟雾团团围绕,密不透风,仿佛大火现场,只有屋子正中有这么一张圆桌,上方亮着盏黯淡的灯,他们就围绕着那张圆桌坐着,而在他们每个人的身后现在都站着一个静默不动的“人”,那些“人”都被一件罩衣从头罩到脚,看不清相貌,如同幽魂一般地肃立不动,而原本附身在这些生魂身上的筹鬼也慑于这些“人”的威势而推到了外圈,混搅进了那些烟雾之中。

“救命啊,这些、这些是什么!!!”惨叫声此起彼伏,人们的情感剧烈喷发,惊慌、害怕、茫然、不知所措。这其中陆海涛是第一个动的人,他猛然站起身就像着某个方向冲去。说是某个方向,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冲,这个密闭的空间,让人找不到逃跑的方向,他只能硬着头皮,试图闯出一条道路来,然后……

当陆海涛冲到与那烟雾相碰的边界,在所有人面前,一道红光闪过,跟着陆海涛的身上就着了火。一团熊熊的大火在瞬间整个包裹住了陆海涛的身体,他在火中玩命地转过身来,似乎想要喊叫、呼救,可是却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堵住了嘴巴一样,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屋子的人隔着火光都能看到此时他脸上痛苦绝望的表情。陆海涛的身体在火中佝偻、挣扎,他的皮肤很快被燎得焦灼,血管爆裂,关节变形,最终,他的颅骨因内外压强不同,发出“砰”的一声炸开……陆海涛倒下并很快被那无名大火吞没了全部,而那团火在将一切都舔尽之后却骤然化作为一个穿着红色罩衣的身影。

“被审判者:陆海涛,享年:27岁,罪名:2007年11月23日夜23:15分,虐杀野猫并嫁祸同学王鹏飞。”玄武清晰的声音回荡在室内,随之那红色的身影似乎完成了任务一般,竟然鞠了一躬,蓦然消失。

整个室内一片静默。

赵嘉悦先开了口:“当年的虐猫事件是陆海涛做的?”

其他人都没有抬头,陶毅和张哲的眼神都在避退,显然是知道这件事的。

赵嘉悦不敢相信地看向他们俩:“当初你们出来作证说他那天晚上曾经溜出寝室不知道去做什么,还说他手上的伤是被猫抓的,又说从他床铺下面搜出了汽油,这是你们故意冤枉他的?”赵嘉悦语气有点激动了,赵风华咳嗽了一声。

“嘉悦,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赵嘉悦同样看向赵风华:“当年因为这件事,王鹏飞记了大过没能保研,而你却顺利地获得了唯一的名额……你有没有份?”

赵风华的表情微微一变:“你这可是诽谤了,老同学。”

“那你们呢?诬陷!嫁祸!”

陈梅音在旁边拉了拉赵嘉悦:“悦悦,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赵风华看向玄武:“你说这里是审判局,审判什么?”

“审判你们每个人的罪行,如同刚刚已死的陆海涛一样。”玄武扫了桌边围坐的所有人一圈,只有在廖天骄那里稍稍做了下停留。

廖天骄呢?正在下边捏佘七幺的手呢。他刚刚一直处在一个半梦半醒的状态,说是做梦,又有点意识。廖天骄是看到自己的魂魄从身体里走出来,走出房门,跟着赵嘉悦等人下楼,然后进到这间屋里来的。刚刚他好像也依稀听到了点佘七幺和那个审判长的说话,但是他那个时候不能理解,就好像思维冻结了一样,他无法解构那些信号,但是他至少能感觉到对面那个人的强大,也能感觉到佘七幺在保护他!

就如以前一样,如往常一样,佘七幺又再保护他了!意识到这点,廖天骄浑浑噩噩也能感到点喜不自禁,但是他这回又很担心,因为他觉得这次佘七幺要对付的好象不是什么小角色,否则依照他一贯的嚣张,绝对不会拿出这么严肃和谨慎的态度谈判,后来,佘七幺好像对他做了什么,他就像是被按在水里的人突然被提出了水面一样,“哗”的一声,整个人都清醒了。他感觉到佘七幺抓着他的手,在他手心里写什么,然后他的身体里就好像扑入了一股清风一样的舒服,但是他那会还不能动,后来对面那个狠角色的一声令下后,他终于也能动了,然后思维好像一台CPU不够的电脑,在卡了一阵程序无响应后,迟迟慢慢地也开始转动了。

廖天骄终于想起来了那个人说的话,审判:杀人游戏。

“罪行?开玩笑!”赵风华好似冷冷地道,但是声音却在颤抖,“你有什么立场来审判我们?你是恐怖分子?”

玄武笑了笑:“你要这么想也无不可,有人支付了报酬,所以,我陪你们玩一局杀人游戏。”

陈梅音谨慎地问:“杀人游戏?”

“一个真实的杀人游戏,在审判局中被杀的人都将在现实生活中以同样的方式立即死去。”

现场顿时一片抽气声,胆小的高悦然似乎很想昏过去,但是生为一个生魂,根本没法做出昏过去这种自我保护的反应,方芳和王薇抱成一团,周亮亮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几个男人也普遍面色难看,只有赵嘉悦紧紧抿着唇,似乎在思考什么。

“你刚刚说要像对陆海涛那样审判我们的罪行,”赵嘉悦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并不是人是吗?”

“你很聪明。”

“所以我们毫无逃出去的胜算?”

“没错。”

除了赵嘉悦,几个女生都“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为什么是我们?”赵嘉悦继续问。

“因为有人委托。”

“谁?”

玄武咧开嘴,给了她一个暧昧的微笑。

赵嘉悦下意识地看向赵风华,似乎认为他是一个可以商量的人,但是在接触到对方的目光后又怔了怔,马上嫌恶地移开了目光,大约是想起了刚刚那件嫁祸的事情。

王鹏飞。

从刚才陆海涛的死来看,很显然,解谜的关键在王鹏飞。佘七幺坐在旁边,一面耐心观察着整桌人的互动,一面在内心琢磨。王鹏飞是谁呢?佘七幺回忆着最早这几人的谈话,确定那是一个已死的人,一个人缘不好的人,一个被形容为死得很蹊跷的人,并且,很可能是他之前曾经见过的那个残影。

之前佘七幺曾说过,有个鬼魂跟在张哲身边,那可以算一半在唬弄对方。张哲身旁当时的确站着个人影,但那个人除了身材,相貌之类佘七幺根本看不清楚,可见那已经不是个鬼魂,只是个残影、不全的魂魄甚至只是一团执念。这种东西要说伤害性,基本可以说无,所以不能就此做出王鹏飞是被张哲所害,跟在他身旁的结论,甚至佘七幺也不能断定,王鹏飞的残影跟着的是张哲。因为残影飘忽不定,而当时那些人都坐在一桌,只是离张哲最近而已。所以,如果王鹏飞是关键,供养人委托审判局与王鹏飞的死有关的话,倒是一时真不好说是谁。

除去他和廖天骄,还有12个人都有可能,而他就要从这12个人里面把那个委托人找出来,破了这个局。

供养人,也就是那个杀手,是不是一个与王鹏飞交好的人?

廖天骄在桌子底下轻轻拉了拉佘七幺的手,佘七幺转过头去,看他使了个眼色,便微微侧耳低头。

“佘七幺,这个是不是刚刚我在房里看到的那个妖……妖怪?”廖天骄小声问。

佘七幺纠正廖天骄:“他是妖神玄武。”不过心里在想,这家伙这次还算反应挺快嘛,能勉强跟上佘爷的步伐了。

“玄武?”廖天骄吃了一惊,怪不得佘七幺说话都不带“咝”了。

“是啊,你认识?”佘七幺被廖天骄的反应弄疑惑了。

廖天骄连连点头,很认真地问:“那白虎朱雀和青龙也在这里吗?”

“哈?”

“他们四个不是一伙的吗?”

佘七幺差点没被廖天骄气乐了,好家伙,虽说四位妖神昔日的确齐名,不过这可是夜牢重地,只有犯了十恶不赦罪名的重刑犯才会被送进来,那几位大神要是知道自己被一个凡人莫名其妙打包丢进了灰夜公馆,以现在的他,弄十个来也扛不住众妖神之怒吧!

“不在,他们不跟玄武一伙。”

“奇怪,漫画小说里不都是写四神兽吗?”

“是四妖神咝~愚蠢的人类咝!”佘七幺总算弄明白廖天骄那个认识是怎么回事了。

“怎么会是妖啦?”

“不是妖,是妖神咝!”

“妖神到底是什么东西啦咝!”廖天骄也被传染到了佘七幺的口头禅,一急脱口而出。

“混蛋,妖神才不是东西,你这个满脑子都是屎的愚蠢人类咝!”

“不是东西是什么啦!”

“不是东西就是……混蛋,你才不是东西咝!”

两个人不知怎么就说开去了,在那里巴拉巴拉地窃窃私语。

玄武咳嗽了一声。

廖天骄还在那里说:“话说玄武不是乌龟和蛇的组合吗,那算不算你远亲?”

佘七幺:“你有没有脑子啊咝!品种根本不同好不好咝!”

廖天骄:“好奇怪哦,你形容自己为什么要用品种啊?”

佘七幺:“……”

玄武敲了敲桌子:“严肃点。”

佘七幺和廖天骄一同看向这位刚刚才被他们讨论的中心,那位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怒容,反而像是有些许的无奈。

“审判开始了。”

“咦,刚刚不是宣布过了吗?”佘七幺问,“聊了这么久,原来你还没开始?”

玄武又咳嗽了几声:“现在正式开始。”

廖天骄轻声嘟哝:“怎么搞得像领导讲话一样,我再说两句哦,然后一说说一茬。”

佘七幺忍不住点头:“原来你也这么觉得啊!”

一道亮光闪过,一柄散发着寒光的镰刀深深嵌入佘七幺和廖天骄中间的桌面,如同切割豆腐一般,在那桌子上劈出一道整齐的缝。佘七幺和廖天骄齐齐噤声。

“都是你不好咝!没有眼力见的满脑子蜜烤鳕鱼片的愚蠢人类咝!”

“你到底想吃鳕鱼片还是牛肉丝啦?”

“如果出去了,两样都可以买,不然一样都吃不到。”横插进来的竟然是玄武的声音。

廖天骄这才咽了口口水,轻声道:“我懂了。”他只是,太紧张而已。

佘七幺目不斜视地在桌子下面又拉了拉他,意思好像是:“莫怕,有佘爷在呢!”

玄武说:“七少,既然正式开始了,那我把规矩交代清楚。”

“你刚不是说了吗,按照杀人游戏的规矩,死者不再复活。”

“其他人那儿规矩我已经交代过了,你们刚刚没听。我说过了,是没什么大不同,但还是有不同的地方的。”

佘七幺看了一圈周围的脸孔,大多都是如丧考妣的神情,只有赵嘉悦似乎显得分外冷静。这真是个奇妙的母人类,他想。

“一般的杀人游戏,警察是隐蔽的,但是在我们这局里,我们玩刺激点,你就是警察是大家皆知的事情。”

“什么?那杀手不是就能干掉我了?”佘七幺惊愕。

玄武笑笑:“是啊,所以你能不能将人救下来,还要看你能不能过这些刽子手的关了。”

“操!”佘七幺在心里暗骂,玄武的话就代表着他一上来可能就要被凶手杀,要过关,自己要接受考验,还要护着廖天骄那一块……玄武这举动真是……

莫非,他真的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佘七幺不得不这么想,这……可不太妙啊。

“要是我找到凶手,这局就破了吧。”

“对。”玄武点头。

佘七幺想,还好,他可以一个个指过去。

结果玄武说:“你只有三次机会。”

“我去!杀手杀我可以无限量杀,我指认杀手就只有三次机会?这公平吗?”

“没人说过这是公平的,你以为这真的是游戏?”玄武反将一军,“Ready,Go!”

Go你妹啊,又不是泡泡龙!

佘七幺只来得及想了这么一句,就听到了脑后一阵风声,一柄斧子猛然向他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