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27章 一个一个来

十三、一个一个来(修订)

廖天骄哆嗦着闭上眼睛,心里一个劲地吐槽:“不是天黑请闭眼吗?Go、Go……Go你妹啊,又不是玩泡泡龙!”他借着这样的缓冲,让自己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然后便深呼吸着,竖起耳朵听起周围的动静。

坐在廖天骄身旁的佘七幺也在同时闭上了眼睛,他的心里正飞快地作着分析。廖天骄一行本有14人,如今谢璐瑶、陆海涛两人已死,再排除廖天骄这个医生,只剩下11人是他推测凶手的范围。佘七幺要比其它人更多了解玄武一点,虽然这个一点也没多出多少,但就这一点使他无法断定杀手为复数的结论,玄武太过狡猾,也许他正是利用了这含糊不清的一句试图误导人们的推测也不一定。

那么先假设杀手只有1人的情形好了,佘七幺想着。

第一轮,杀手杀死1人,剩10人。佘七幺在这轮只能毫无方向地胡指凶手,因为并不知道那个叫王鹏飞的人和其他人有什么具体纠葛,所以多半会指错,那么他就等于找到了1个平民,凶手的范围也相应缩小到了9人,接着其他人讨论、指认凶手并表决,如果猜对了,局破,如果猜错即冤死1人,就剩下了8人。也就是说一局工夫就可以排除3个人选,包括死者1人,被冤死者1人,佘七幺因指错而辨认出的平民1人。这样一来,一共11人的情况下,最多四局,就可以找到那个杀手了。

从这种意义上讲,玄武给他的三次机会倒也不能算太苛刻。只要佘七幺的警察权力用得越晚,准确度也就会越高,但相对的,这却是要牺牲一些人才能得来的准确度,而且是要在杀手没有对他和廖天骄动手,廖天骄也没有心软滥用权力救别人的情况下得出的理想化结局,否则与刽子手对阵又是另一关。虽然刚刚已经明确表态,但以自己现在的能力,佘七幺真是不好说自己能连破几个刽子手,何况他还想留着点力量对付最后的玄武呢,以他目前的能力要,实在是捉襟见肘!

另一方面,假设杀手不止1人呢?这要分析起来,就更有点复杂了。假设杀手有2人,如果中途猜出了一个,那么局面将演化为第一种情形,如果到最后剩下的两个存活者竟然都是杀手,那么当佘七幺指认出其中1个杀手后,局并不会破,反而造成了局成,因为他的权力用完,他也就成了一个普通人,局成之后,杀手可以杀他之外,他当然又将面对审判长玄武……听起来,似乎与廖天骄的情形相同,自保,让其他人去死吧,这才是最好的的应对方式,但如果真这么做的话,不说是否有违道义,却实在太丢九君山佘家的脸了,真是两难!

“警察请睁眼。”

只想了一下,原来已经有人死了。佘七幺听到玄武的声音,睁开了眼睛,他看了一圈周围的人。所有人此时都闭着眼,有人身体微微地颤抖,有人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还有人显得麻木,当睁眼的那一刻,他们之中将有人死去,没人能够轻易承受这样的压力,哪怕是刚刚表现很冷静的赵嘉悦此时也微微皱着眉头。

赵嘉悦?佘七幺脑子里灵光一现,这个人从一开始就表现得比大多数人都镇定,而在如此危急的环境下,她竟然还曾为了王鹏飞被冤枉虐猫的事指责过她的同学们,她会是那个杀手吗?要不要提前使用警察的权力呢?佘七幺思索了片刻,答案是要!如果最有嫌疑的赵嘉悦是杀手的话,就可以提前中止游戏,如果不是的话,至少确认了一个具有很大嫌疑的平民不是吗?佘七幺用眼神示意玄武,指认身旁的赵嘉悦。

“警察请闭眼,医生请睁眼。”

佘七幺闭起眼睛,他感觉到廖天骄抓着他的手微微紧了紧。

“医生是否需要使用权力?”

佘七幺听到玄武问,心里希望那家伙不要随便心软,以免错过了自保的机会。不过第一轮往往是最难判断的,面对着那么多人,他想廖天骄也应该不至于巧合到随便一指就认对被害者。正因为不确定的几率太高,所以他认为廖天骄此时也应该是会选择自保才对。如果他不是被害人,权力就不算用过了,如果他是,那他至少保住了自己的一条命。

“天亮请睁眼。”

佘七幺睁开了眼睛,廖天骄也睁开了眼睛,然而其他人居然都没有睁开眼睛。他们俩对望了一眼,不能随意交谈,两人用眼神交换着担忧的情绪。

死亡前的最后一点点时间,每个人都想着尽力拖延。

“刽子手。”玄武这时候就不再展露审判正式开始前的耐心了,他喊了一声,立时,所有刽子手都往前走了一步,所有人都清楚地感受到了自自己背后涌过来的阴冷气息。有人低声呜咽,有人额头青筋乱跳,有人像是快要瘫在椅子上……又是赵嘉悦,第一个睁开了眼睛,然后是陈梅音、赵风华、高悦然……每个人都睁开了眼睛,但是谁也没有闲工夫去看其他人,有人低下了头,有人则用怨毒的眼神看向玄武,似乎在心里诅咒着这个主持行刑的大法官!

“结果宣布,杀手得手,死者……”玄武看了在座每个人一圈,“赵嘉悦!”

随着玄武的话音落下,赵嘉悦突然惨叫一声,猛然从椅子上翻了下去,原本站在她身后的灰衣刽子手消失不见了,大团浓重的灰烟将她拖曳在地,包围着她,吞没了她大半个身体,只有她的小腿以下部位还露在外面。赵嘉悦拼命踢蹬着桌子,高跟鞋的鞋跟断了,脚趾也出了血,她浑然不觉,只是翻滚着、挣扎着,一下下狠命踢着桌子,“乓乓……”、“乓乓乓……”似乎有人在那灰烟之中掐住了她的脖子,使得她逐渐窒息,终于,赵嘉悦的腿不再动弹,灰烟消散,现场再也没有了赵嘉悦的踪迹。

赵嘉悦,被杀死了!

“啊!”一声尖锐的惊叫声猛然从坐在玄武左手边的高悦然嘴里发出,晶莹的眼泪扑簌簌地滚落下来,她哭得不能自抑,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赵嘉悦的死,还是因为担心自己未来的命运。满桌的人都陷入了恐惧之中,一个又一个,压抑不住的倒气声如海潮一般传来。

刚刚陆海涛的死发生得太过突然,大家没能完全进入状态,而现在,经过审判官玄武一而再的渲染,当所有人都明确知道了自己将面临的是怎样一个局面的时候,当他们在绝望中面前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精神领袖的时候,这个领袖却死在了他们的眼前。

那个刚刚还冷静地说着要齐心协力找出凶手的赵嘉悦竟然第一个被拿来开刀!这是杀手的示威吗?这一波的冲击远远大于之前陆海涛莫名其妙的死亡,恐惧、威胁、绝望,这次是再真实不过并且是被放大了数倍地摆到了每一个人的眼前!

寂静的屋子里忽然传出了“滴滴答答”的水声,一股尿骚气随之扩散在了空气中,不知是谁被吓到失禁了!

“被审判者:赵嘉悦,享年:26岁,罪名:间接致死王鹏飞。”

满屋子的人再度倒吸一口凉气。

间接致死?这算什么意思?佘七幺还没来得及思考,却感到一旁的廖天骄紧紧抓了抓他的手,他回过头去,看到廖天骄惊诧至极的眼神:“怎么……怎么会……”他结结巴巴地似乎很想说什么,却苦于脑子短路,组织不起言语。

刀光蓦然一闪,佘七幺眼皮一跳,抬起手腕一翻一拂,一道闪光划过,挡住了砍向廖天骄的刽子手之剑。

“请勿随意交谈。”玄武微笑道,但无论是声音还是那个笑却都是冷冰冰的。

佘七幺在心里“啐”了一声,收回手。

“死者留遗言。”

片刻后,赵嘉悦的声音响起在室内,有些空洞的感觉,就像是在水中说话,但她的人早就不见了,不知那声音来自何方。

“原来王鹏飞真的因我而死,他何苦……”她说,停了停,“我想……杀手……我不知道……”

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赵嘉悦的声音竟然再也没有响起。

这就完了?众人面面相觑,赵嘉悦的遗言本来可以指出一个凶手,那将成为众人指认凶手的重要依据,但是赵嘉悦最后却说,她不知道……

“依序发言。”玄武说。

从玄武右手方向开始,逆时针的顺序依次是王方林、陈斌、陶毅、赵风华、空着的位置(陆海涛)、张哲、廖天骄、佘七幺、空着的位置(赵嘉悦)、陈梅音、周亮亮、方芳、王薇、高悦然。

王方林:“我认为杀手……杀手应该是……”他茫然地看了周围一圈,“是……张哲。”

“去你妈的!”张哲顿时从位置上跳了起来,如果不是他身后的刽子手冷冷挥了挥刀,他说不定还会扑上去咬王方林几口!刚刚在幻境之中,正是被砸破了脑袋的王方林的鬼魂纠缠着他,啃咬他的腿,而这会这个人竟然还有脸来冤枉自己。

“对,一定是张哲!”原本只是胡乱猜测,因为在幻境之中,用哑铃砸了自己脑袋的人就是张哲,但细想了想,王方林觉得自己的灵光一现搞不好还是有根据的,“张哲是王鹏飞的室友,他还曾经为王鹏飞的书店做过宣传,他们的关系也许不错。”

张哲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苦于还没轮到他说话,只能忍着。

陈斌:“王鹏飞在死前留有一份遗嘱,这使得他保单中的巨额赔偿有了主人……”作为王鹏飞意外死亡事故的保险调查员,陈斌是知道一些□□的。

“那是谁?”所有人都看向陈斌,他们觉得曙光似乎就在陈斌的下一句话中。一个接受了王鹏飞巨额遗产的人,难道不就是那个复仇的人吗?

“那个人是……”陈斌的眼光投向了那个空着的位置,“赵嘉悦。”

众人哗然。赵嘉悦?怎么会是赵嘉悦,她已经死了啊!

“你的发言到此为止?”玄武问。

陈斌为难地点点头:“我想不到。”

陶毅:“可能是陈梅音,大学时,她就比较照顾王鹏飞,大学毕业以后,我听说她开了家古董店,王鹏飞书店经营陷入困境的时候,她曾经接济过王鹏飞。”

赵风华什么也没说出来,他原本打算一上来就指认赵嘉悦的,在他看来,毫无疑问,维护王鹏飞的赵嘉悦就是那个杀手,可是赵嘉悦却第一个死了,这使得原本信心满满可以脱出困局的他比任何人都受到了更严重的冲击,以至于神思恍惚,无法言语。

张哲:“当然是王方林!”他指着王方林,“你们不知道吧,王鹏飞和王方林其实是远房亲戚!”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向王方林。

“不,我、我虽然是他的远亲,可我不会为他报什么仇的!你们听我说啊,我们一点都不熟。他、他那间店所在的地皮被骏捷地产看中了,明明出了挺不错的价格,但是他就是不肯搬,还是我找了人砸了他几次店面才肯转手,我还亲自揍过他啊,真的!”这个时候,王方林也顾不得其他了,他将自己过去的恶行一股脑地倒了出来,人们看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更厌恶了。

张哲着急道:“王方林还曾经追求过赵嘉悦,但是没追到,所以搞不好对赵嘉悦怀恨在心,加上赵嘉悦又跟我处过对象,所以他杀了赵嘉悦又冤枉我!”

没有什么比亲情加爱情的影响更大,张哲这番话引起强烈反响,之后,大家都把杀手的帽子扣到了王方林身上。看起来没什么可怀疑的了,为亲戚报仇也为自己报复是多么顺理成章的一件事,只有周亮亮轻声说了句:“可是我们没有证据,我……我不知道杀手是谁……”

最后投票,在场11人,去除不能参与投票的佘七幺和廖天骄,去除周亮亮的弃权、陶毅倾向的陈梅音、王方林自己投的张哲,全票通过王方林是杀手。结果出来的一瞬,王方林眼里涌上的是满满的、恶毒的、露骨的仇恨!

“结果宣布,王方林,死。”

玄武话音刚落,王方林身后的刽子手突然化成了一片棕色的烟雾,将他高大魁梧的身体卷起,然后重重摔在地上,烟雾中,人们只听到了王方林的一句咒骂:“你们都会不得好死!”然后就是“砰砰砰”的响亮捶打声,中间只穿插了两声王方林凄厉的惨叫。王方林身后站着的刽子手手里拿的是锤子……

廖天骄紧紧抓住佘七幺的手,佘七幺紧紧闭着嘴,打量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

期待、喜悦、得意、不知所措……

烟雾散去,王方林也不见踪影,所有人都看向玄武,每个人的心都吊到了嗓子口。

玄武发言:“天黑请闭眼。”

希望在瞬间破灭,所有人都面如土色,他们刚刚冤死了自己的同学。

高悦然发出干呕的声音,精神濒临崩溃的临界点,张哲不停念叨着:“我没错、我没有错,是他自己不好,他先冤枉我的,没错,是他自己不好……”周亮亮悲伤地摇了摇头,赵风华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警察请睁眼。”玄武喊道,佘七幺摇了摇头,哪怕被认为是违背道义,他现在必须要珍惜手中仅剩的两次指认机会了。

“警察请闭眼,医生请睁眼。”

佘七幺从握着的廖天骄的那只手上感觉到了他这一刻的震动,不知道廖天骄这时候在想什么。

玄武的声音传来:“天亮请睁眼。”

人们木然地睁开眼睛,绝望地看着玄武。

“结果宣布,杀手得手,死者……”玄武又看了在座每个人一圈,“王薇。”

一瞬间,除了王薇以外,竟然有许多人都长长出了口气,放松下来。

“哐当”一声,王薇连人带椅子摔倒在地。在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她仿佛便失去了求生的意志。

玄武一字一字冰冷地宣布:“被审判者:王薇,享年:27岁,罪名:2013年2月9日晚17:35分,于北阴山路路口,对濒死的王鹏飞见死不救,并拍摄其死亡前的最后场景于网络新闻台播放,博取网络点击率与名声。”

王薇死了。玄武最大的慈悲也许是不让人看到那些被杀者是如何死的,但是光听声音依然能令人联想到许多。王薇死的时候连一句叫喊都发不出来,只有“吭哧吭哧”野兽一般的声响,好像有人拔掉了她的舌头。她声线清亮,普通话标准,她曾在校广播台出尽风头,也曾用欢快的言语播报同学的死亡,现在她再也说不清话了。王薇的遗言也因此含混不清,好在只有两个字,她说:“张哲。”

张哲,又是张哲!

王方林指认张哲,他死了。王薇死了,所以指认张哲!无论如何,张哲被指认了两次。

张哲面色惨白,但他最后的辩解是那么无力:“我早年为王鹏飞的书店做宣传是因为他给了我费用,妈的,我是开公关公司的,给了钱怎么可能不干活!骏捷让王方林去砸王鹏飞的书店,也雇过我们公司啊,之前在网上做公关说王鹏飞过去在大学里虐猫,人品有问题,还懂巫术会害人的就是我啊,如果不是我,他的生意怎么会出问题。王薇会指认我是因为她跟我谈过恋爱,我甩了她,她恨我……”

投票,全票通过,这一次,就连周亮亮都举起了手。张哲死了,是被凌迟,一刀一刀处死的。他以言语为攻击手段,一点点毁损他人的名声、他人的事业,于是,他也一点点地被杀死,感受着那种求生不得、求死无能的无力感,最终在痛苦中死去。

张哲没有留下遗言,赵嘉悦死了似乎已经很久了,她留下的有一说一、同心协力的话语也已失去了效力,张哲的不留遗言,似乎是想让那些人,那些冤死了他的人一个、一个在黑暗中死去,步上他的后尘!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