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29章 幕后

十五、还有幕后(修订)

杀手,果然有两个!

辗转得到了廖天骄的讯息后,佘七幺也终于明白了这一点。他的指认没有错,但是他没有想到,赵嘉悦被她的同伴杀了。当那个同盟者举起杀人的“武器”时,赵嘉悦突然明白了一点——她为什么会被杀。因为她对于王鹏飞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以为自己和人结成联盟一同找寻凶手,为王鹏飞复仇,最后却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就是凶手之一。

最后,她感慨、她惆怅、她平静、她认命,但是她终究没有给出凶手的名字,她要那个人将这个仇报完!

这次聚会的组织者一共有三个人,赵嘉悦、陈梅音、周亮亮,刚刚廖天骄跟着出现的队伍里也有三个人,赵嘉悦、陈梅音、周亮亮,赵嘉悦和陈梅音都死了,只剩下了最后一个人,佘七幺毫不犹豫地指向了周亮亮!

从一开始就应该想到的,明着说是寄出了邀请全班的邀请函,但最后到的几乎都是和王鹏飞有多多少少关系的人,这是一场目的何其明确的谋划,只是因为赵嘉悦的死扰乱了一切,而周亮亮又显得太没有杀手气质了,才使人们忽略了这一点。

“医生请睁眼。”

“天亮请睁眼。”

所有人睁开眼睛,看向玄武。

玄武微微一笑:“局破。”

没有一个人来得及在第一时刻对此做出反应,直到佘七幺身后的刽子手突然挥舞着利斧猛然朝他劈了下来。

“我靠!什么情况!”佘七幺一个翻身后跳,险险让过了劈来的斧子。穿着猩红衣服的刽子手即刻挥舞着寒光凛凛的巨斧,追上去冲着佘七幺一顿猛劈猛砍。佘七幺一路扭动着小腰肢,踩着如同舞蹈一般的步伐灵活地闪避着,一面也不忘急忙看向廖天骄那边,确定他那里没遭到袭击才放了心。

“喂,惹恼了佘爷,可别怪爷不客气!”佘七幺放心了,脾气就上来了,正说着,手腕一翻,竟然凭空抽出了一根通体乌黑,中间织有一条螺旋银丝脉络的长鞭来。

这是佘七幺的武器,乌银。

每一个妖神都有专属自己的武器,那是与自己一体同命,从娘胎里带出的苗,在修行中长成的树,灵性非凡。佘七幺的乌银便是他成年那年蜕出的蛇皮所化,他挥舞着鞭子,以“敢惹佘爷要你好看”的大无畏精神迅速与那刽子手战成了一团。

一旁的廖天骄在刚刚看到那柄斧子落下来的时候差点连心脏都吓停了,因为那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如果佘七幺躲不开的话,那斧子一定会将他劈成两半,幸好佘七幺躲过了,现在再看佘七幺与刽子手的对仗,似乎是占据上风的,他这才稍稍放了心,决定回头找那个人算账。

廖天骄想算账的那个人——玄武,此时正在看佘七幺的动作,而且看得很认真,并且眉头紧锁。廖天骄憋了一肚子火,站起来隔着桌子指着玄武质问:“为什么对佘七幺动手!”

“因为杀手点名杀他。”

“不是已经局破了吗?”

“杀手杀他在前。”

“可是我把医生的免死权力用在他身上了啊!”

“哦,不好意思,你的权力早在赵嘉悦那时候就已经用掉了。”

廖天骄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可是赵嘉悦也死了啊,她不是杀手之一吗,所以我的权力应该还有用啊!”

赵风华等人闻言都惊讶地“咦”了一声。

玄武却看也不看廖天骄道:“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怎么可以因为对方是杀人犯就不施以人道主义救助呢?赵嘉悦依然死了只是因为被另一个杀手所杀的她本人一心求死而已,否则一样能被救活,所以你的权力早就用掉了。”

“那、那你为什么后来每一局都让我睁眼?”廖天骄都结巴了。

玄武想了想,过了会说:“哦,我忘了,骚瑞。”

太无耻了!这么厉害的妖神也可以赖皮的吗?

赵风华和陶毅等人站了起来,他们终于反应过来刚刚玄武所说的话:局破。局破了,他们活下来了,但是还有一个杀手存在在他们几人之中,玄武没来得及告诉他们。

“另一个杀手是谁?”赵风华着急地问。

玄武根本看都不看几人,只是盯着佘七幺看个不停,他的眉头越蹙越紧,连连摇着头,似乎很不满意。

“不够!还不够!”他说着,轻轻打了个响指,剩下的六个刽子手突然齐齐掉转头,挥舞着手里的武器冲上,和先前那个刽子手一起将佘七幺围在当中,屋子里顿时一片刀光剑影。

“你、你不要脸!”廖天骄眼看着佘七幺陷入重围,心里急得要命,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在外围急得团团乱转。

赵风华一看伺候自己的刽子手去追佘七幺了,立刻下了决定:“先跑再说。”他向着一个方向猛然冲出去,陶毅也跟了上去。

“别跟着我!”赵风华说,“分散跑比较安全。”但是从赵风华的眼神中,陶毅看出了他的本意,他害怕自己是另一个杀手。

“我不是……”陶毅很想替自己辩驳,却又自己住了嘴。因为在杀手游戏开始前的幻境中,他为了自保曾和赵风华互相敌对,他相信不是自己一个人遇到了幻境。

合作了那么多年,看起来像是好朋友,但他与赵风华之间其实有很深的嫌隙,他们两个彼此握着对方的把柄,所以绝无可能同心同德,赵风华现在的态度也证明了这一点,更不用说之前他还帮着赵嘉悦挤兑自己了。

赵嘉悦是杀手,难道赵风华就不会是杀手?

陶毅心里一惊,跟着赵风华跑出的步子便停了下来。

周亮亮突然从另一边赶了过来:“我、我和你们一起。”

“别跟着我!”陶毅厌烦地看了周亮亮一眼,什么也没说,朝另一边跑了出去。周亮亮似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追着陶毅而去。

“速度呢?力度呢?精准度呢?”玄武一边看佘七幺和七个刽子手打斗,一边在旁边狠命挑刺,“你是没吃饱饭,还是至今未成年?”

“佘爷怎么样管你什么事啊!”佘七幺侧身躲开由上至下劈过来的一斧子,反手格挡,随后一个下腰又闪过了左右交叉刺来的一柄画戟和一柄剑,跟着似要摔落地上,却忽然单手一撑,借手掌为支点,就势伸腿横扫一圈,击退数个包围他的刽子手。跟着才要起身,又突然躬身反手一抽,鞭子如同活的一般,甩向身后,荡开一个安全空间,紧接着转身一掌,将一个灰袍刽子手利落地轰飞了出去。

“不够!不够!完全不够看!”玄武这么说着,忽而伸出单手朝天一指,下一刻,风起云涌,自他身后突然涌起一股压迫人至极的气浪。如潮水一般的阴气滚滚涌来,刹时将近处的筹鬼统统卷入其中,一直龟缩一旁的筹鬼们发出嘶哑的惨叫声拼命挣扎,却统统被属于玄武的阴冷之潮吞噬干净。一时间,整个屋子就像是被放入了冰箱冷冻室一般,寒风呼啸,霜花蔓延!

廖天骄冻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一个劲地摩擦着双臂。

北帝玄武,代表阴瞑,属水,执掌冥间诸事,帅哥,和朱雀是基友,可攻略。靠,都这时候了,脑子里冒出来的都是什么东西啊!廖天骄一边跳脚一边骂。陶毅、赵风华等人分成两路已经跑得很远了,这个本来只是个小小屋子的空间在玄武的法力之下竟然成了一片前后茫茫的白雪原,一旦踏出这个原点,或许便要失去踪迹,不知所踪。

“太差劲了!”玄武说,再度抬起单手,手掌一握,突然雪地里发出连串爆破声,漫天雪泥溅射之中,地底猛然钻出了一排十二个身影,它们可不像笨拙的刽子手,它们甚至没有人的形状,但每一个的身形都轻灵无比,如同优雅的雪豹。它们以不可捉摸的移动轨迹,或走或奔或飞或射向佘七幺。

“我操!”佘七幺周身闪过一圈黑色的光芒,他的动作更快了,但是廖天骄看得出他应付得已经有些乱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你这个样子有多久了?”玄武问。

战阵中心的佘七幺心里“咯噔”一声,最坏的情形发生了,原来这混账王八蛋不走果然是要试自己的水深,绝对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否则就露馅了!

“神力呢?你的神力为什么不用出来?难怪你的家人将你保护得那么好,你这样也能算一个妖神,也能算九君山佘家的继承人?”

“对付这种下级使仆,佘爷根本不用费力气!”佘七幺硬着头皮回答,下一刻有人惨叫了一声。佘七幺担心廖天骄出了事,忙乱之中还是勉强找到个机会翻身跃出包围圈看去,结果看到那头陶毅正在“噼里啪啦”地往回跑。

“救命!救命!”他拼命叫着,跟在他身后的是周亮亮。

是周亮亮?

廖天骄傻眼了,因为跟在陶毅身后追杀他的人虽然有着周亮亮的外表,但是此刻却满眼血红,嘴巴裂到耳根,又长又尖锐的牙齿闪烁着寒光,而她的双手也赫然变成了如同猛兽一般的厉爪。那个“周亮亮”就这样挥舞着双手,以猛虎一般的姿态在雪地中奔跑,撵得陶毅到处乱窜。

陶毅虽然处在危急关头,脑子却转得飞快,一看到廖天骄杵在那,顿时目的明确地朝他跑了过来。佘七幺看到了,立刻大叫:“廖天骄你过来!”说着突然加快速度,“虎虎”鞭风之下,不消一会,便将三个敌人用长鞭牢牢裹住,跟着行云流水地一掌将之轰成夹着雪沫的烟雾。下一刻,佘七幺一甩鞭子,将廖天骄拦腰卷起,使力拉到自己身边。

又是一声尖叫!这次是高悦然,因为陶毅又领着周亮亮朝着高悦然奔去了。周亮亮根本看都不看高悦然一眼,经过她身旁的时候,一个弯腰将她抄起,像投掷重物一般重重扔了出去。魂魄所受的创伤要远比肉体更痛,高悦然这下痛得连声音都发不出了,却还是没法像个正常人一样昏过去。

陶毅又要跑到刚刚躲到玄武身侧的陈斌那里去,没想到中途又有人喊着“救命!救命!”从另一个方向冲过来,那是被一堆狰狞鬼脸撵在后头的赵风华。两个合作多年的小伙伴撞了个正着,齐齐跌倒在地。

周亮亮一步步走过去,喉咙里发出粗嘎声音:“你们害死了王鹏飞,今天就要你们偿命!”

“不、不是我啊,不要杀我,拍摄马路灵异视频敛财的点子是赵风华出的啊!”陶毅惨叫着,一个劲地往后缩,两条腿在雪地上拖出深深的两道沟渠——他已经吓得腿软了。

“去你妈的!那个灵异论坛是陶毅开的,见王鹏飞缺钱,找人跟王鹏飞谈条件的也是他!”赵风华也失去了冷静的面目。

“操,我原先只是想做一期他家乡的巫术视频而已!”

两人互相对喷,推卸责任,高悦然吓傻了,陈斌好像也吓傻了,两个人都没有了反应。

玄武不知发现了什么,本来对这场闹剧丝毫不感兴趣的他,突然冷冷地看向了面前的几个人。

周亮亮的喉咙里发出了低沉的吼叫:“一个都不会放过!”她在唇齿间恶狠狠地念叨着在场几个人的名字,简直就像是冤魂索命一般。

“妖化了。”佘七幺那头突然轻松下来,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是抓紧时间端详了廖天骄一番问:“有没有受伤?”他刚刚应付得狼狈至极,知道再多一刻自己或许就要吃亏,结果那些玄武的下人全都停了下来,似乎感觉到了更大的威胁一般,都掉头看向了周亮亮那一边。

“没有。”廖天骄自己绕着佘七幺看了三圈,确认他除了狼狈点也未受重伤后才放下心来,他问,“周亮亮妖化了?”

“对,而且不是普通的沾染了妖气的表面妖化,她的魂魄已经被种进去的妖魄吃掉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廖天骄吃惊。

“是啊,怎么会?”佘七幺左右瞻顾。

妖化的周亮亮既然说了一个都不会放过,当然就不会心慈手软。她第一个动手的是陶毅,一脚将之踩在脚下,周亮亮在陶毅“嗷嗷”的惨叫声中,低下头,张开血盆大口,冲着他的咽喉一口咬了下去。“咔嚓咔嚓”,周亮亮如同在品味美食一般,啃食吸吮着陶毅的生魂,那缕颜色脏污的魂魄很快就化作了一缕烟雾,被周亮亮硬是吞了下去。赵风华瘫在地上抖得像筛糠一样,到这时候他也知道自己大概再也跑不了了,他要交代在这里了。

佘七幺突然朝着玄武走上前去。

“让周亮亮停下来吧。”

“嗯?”玄武转过脸,佘七幺突然出手,黑中带银的长鞭笔直向他甩去。

廖天骄差点叫出声来,凌厉的鞭风一路破开冰霜,扬起漫天飞雪直冲向玄武,却好像差了几分火候,越过玄武的脸颊后冲向他后方,而后又中途变道,走向——一旁的陈斌!

这一鞭,倘若被抽中的话,陈斌的魂魄一定会被狠狠地撕裂,但是他竟然在这时候好像脚底滑了一下,往后退了半步,摔倒在地的时候,堪堪避开了那一鞭子。

“你很行嘛!”佘七幺说,顺手指了指玄武,“你别插手,咱俩的帐回头算。”

陈斌满脸吃惊至极的表情:“你……你想干什么……”他似乎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演技真不错啊!”佘七幺说,“在背后操控着周亮亮和赵嘉悦两个人,还能若无其事地坐在这个局里装无辜,这身本领都可以拿个影帝了吧。”

廖天骄也愣住了:“陈斌是幕后指使者?”

佘七幺居高临下地看着陈斌:“保险调查员这个身份真是接触所有人最好的背景不是吗?赵嘉悦和周亮亮要知道什么事件细节,那也都是从你这里开始的,也只有你,能够清楚地了解在王鹏飞之死中到底都牵扯了一些什么人,然后将这些人尽数拉入这个杀人游戏之中。”

“我不懂你的意思。”陈斌扶着眼镜,满脸的惶恐不安。

赵风华又“复活”了,并且非常识趣地跑到廖天骄身旁站好,他现在确信佘七幺是一个有力的帮手,而佘七幺不会不管廖天骄,所以廖天骄周围是个彻头彻尾的安全区。果然那边的周亮亮见赵风华动,马上跟着动了一下,但是看到他的方向后又停了下来,似乎犹豫不决起来。

“为什么我要替王鹏飞报仇?我跟他没有这么好的私交啊!”陈斌着急地说。

“我说过你是为了替他报仇吗?”佘七幺问。

廖天骄糊涂了,杀人游戏不是从头至尾都是因为想为王鹏飞报仇而起的吗?除非……

“供养人和杀手的目的不同吗?”廖天骄在一旁轻声道。

他们一直都在猜,审判局为什么要采用杀人游戏的形式,一直都在想,为什么有些人对王鹏飞的死负有直接责任,有些人只是打了个擦边球,甚至像陆海涛那种明明只是在大学里欺负过王鹏飞而已,却一样会被拉进这个杀人游戏里来?现在看来,原因很简单,杀手要为王鹏飞复仇,供养人则不。

佘七幺点头:“没错,供养人的目的和杀手明显不同,就算是两个杀手之间,目的也各不相同。以赵嘉悦来说,恐怕是想要找出王鹏飞的死亡真相多过复仇,而周亮亮,就是想要替王鹏飞报仇,她的复仇心更重,所以才会上来连赵嘉悦也一起杀了,至于供养人,要的不过就是玩这个游戏而已。”

“我要玩这个游戏做什么啊!”陈斌急了,“你谁啊你,凭什么冤枉人!”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在找一个生魂被筹鬼吞吃,也就是三魂七魄全灭之后,依然可以留下残影的人。”佘七幺说,“就像王鹏飞那样。”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