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31章 五雷咒

十七、五雷咒(修订)

高悦然和赵风华彻底吓懵了,巨大的黑底白花蛇支楞起头颅时差不多有两层楼那么高,三角形的蛇头显示着它的剧毒属性,如同红宝石一般的瞳仁里则闪烁着冰冷又璀璨的光彩,被这么双眼睛盯上简直让人有一种从背心一路寒到脚底心的感觉,而蛇头上如同选美小姐皇冠一般的肉冠似乎更显示了佘七幺与众不同的身份。

“天、天呐,这是什么啊……”赵风华喃喃自语,高悦然则死死盯着地面,想着如果现在用头狠狠撞地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晕过去。

只有廖天骄满眼星星在惊叹:“哗,好大个!”原来他之前在家里看到的黑素贞只是迷你版而已,这么巨无霸的身材才是佘七幺的真面目,这看起来还真是……威风啊!廖天骄显然得出了十分之不同于赵风华和高悦然两人的评价。

“怎样,知道怕了吗?”蛇头吐着赤红的信子,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地面上微不足道的两个人,陈斌和周亮亮不由自主地同时往后退开了两步。

陈斌面色阴沉,表情变化不定,似乎在琢磨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

“遇到佘爷也算你们倒霉,就凭你们这点本事,被佘爷干掉是分分钟的事,怎样,认不认罪?”

陈斌突然冷冷一笑,他足尖一点,身体猛然往后跃去,与此同时,他的双手却开始在胸前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快速弹动,手法精妙,像是魔术师,但是又比魔术师的轻盈多一份古老的韵味。

“结印师?”佘七幺歪着蛇头看了一眼得出结论,他的蛇尾轻轻一摆,尾巴尖就如同一道凌厉的鞭子狠狠抽向陈斌的所在,还在中途结印的陈斌不得不赶紧停下手,用力侧身跳过避让,狼狈地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爬起来。

“你和苍印山冯家有关系?不像啊……”佘七幺好整以暇地问着,巨大的身躯使得他根本不用移动就能轻易捕捉到陈斌的所在,后者拼命跑半天,他只要摆摆脑袋就好了。

陈斌不答话,换单手掐了个手印,又从怀里掏出一把黄色符纸来,口中念念有声,也不知怎么弄的,念完张嘴用力一喷,一团火焰就冲口而出,霎时燃着了那些符纸,他抬手一扬,就将那些符纸统统都撒向了空中。

“哟,符箓派,你这是不想暴露自己的师门啊!”佘七幺继续点评着,蛇尾巴一动一动地拍打着地面,像在玩儿一样,把雪沫沫拍得到处都是,廖天骄一不留神被他在脸上糊了一团雪,赶紧“呸呸呸”地吐出来。

“喂,别玩了,速战速决!”廖天骄在下边喊了一声。

在廖天骄看来,佘七幺和陈斌对打,甭管陈斌到底是什么来历,必然是轻易获胜的结局,那就不要拖延了,拖久了,万一有什么变化呢?再说,他还担心着周亮亮那一摊事呢!

廖天骄想着,回头一看,周亮亮还卡在那里,脑袋来回左右地摆动,陷入了不知道该干什么事好的状态。

这样也好!廖天骄心想,虽然不知道周亮亮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又为什么会不惜一切地帮王鹏飞报仇,他还是希望周亮亮能尽可能地全身而退,毕竟她有家庭,还是个母亲。

参加个同学聚会却发生那么多事,廖天骄不是没有情绪波动的,只是这会似乎还没到可以放下心来悲伤嗟叹、感慨惆怅的时候而已,但是想到周亮亮和赵嘉悦,廖天骄还是能马上感到难受,对前者又难受得更多些。

不知道周亮亮这妖化的状态还能不能解除,廖天骄心想,幸运的话,也许她以后会变成半妖?廖天骄拼命摇了摇脑袋,自己都觉得这回脑洞是开得有点大了。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惊得廖天骄猛然从地上蹿了起来。

“什么玩意?”他抬头看去,只见他这一分神的工夫,这虚幻空间的空中骤然乌云密布,电光闪闪,隐隐有雷声在云层之后隆隆作响。

玄武抬头看了一眼:“雷咒,你运气真好。”

“你以为我会怕这个?”佘七幺轻蔑道。妖物怕雷是天理,因为天雷属至阳至刚之物,代表着天上地下威严无比的刑罚象征,不少妖怪修行之时都要渡天劫,就是要借这天地至阳至刚之物洗去妖气,荡尽前尘,干干净净地踏上成仙之路,但是佘七幺是妖神,妖神跟普通的小妖怪那可是两码事——后面那个神字,可不是白多的!

“就凭现在的你?难说。”玄武闲闲说着,手搭凉棚,看向空中。看起来如果边上有袋瓜子,他也会十分乐意地边嗑边看戏。

“现在的我现在的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佘七幺说道,突然仰脸望向空中。

“糟糕!”廖天骄只来得及喊了一声,但见一道粗壮的白色闪电猛然自天空笔直划向地面,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隆声,在佘七幺待着的地方炸开了一团火光。

“佘……七幺……”廖天骄一下子连声音都卡住了,他眼睁睁地看着那团火光熊熊燃烧,将佘七幺完完全全包裹在里面。这一刻,廖天骄想起了以前网上看到过的那些奇闻异事,什么中缅边境发现了一条被雷击死的巨大白蛇,什么渡天劫失败……

“还不错啊!”火光中,有人悠闲地点评了一句,廖天骄的眼睛睁大了。在那团火光退去后的空地上留着一圈辐射状的焦黑痕迹,而佘七幺却盘在圆心纹丝不动,看样子根本是一点伤害都没受到。

“怎么,你就只有这点本事而已?”佘七幺嘲讽道。

廖天骄长长地出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竟然怕到连呼吸都忘了,差点憋死。真是的,佘七幺是很厉害的呀,怎么被玄武说了几句,就连他都对佘七幺的实力失去信心了呢?

陈斌面色阴沉,这次倒是不变换方法了,他从西装内袋里掏出了厚厚一沓符纸,掐了诀,直接抬手一扬,抛散向空中。这一次所有的符纸在离手前都是没有点着的,但是说也奇怪,当轻飘飘的符纸飞扬到空中一定位置后,竟然统统停了下来。就像是被空气黏住了一般,每张符纸都站得笔挺,跟着符纸上的花纹一一亮了起来,这许许多多闪亮漂浮在空中的符纸看起来就如同是一大片的孔明灯!在昏暗的天色下,它们闪烁着光芒,开始规律地、快速地运动起来,很快就如同一条由低至高的螺旋状光链,旋转着笼罩了佘七幺的上空。

佘七幺状似冷静地看向空中,心里却很没风度地在骂娘。佘七幺这个人,因为身份背景和性格的关系,平时是自视甚高的,一般不太爱用问候别人家长的方式来表达郁闷的情绪,但是现在他是真的很郁闷了——陈斌居然会五雷咒!

召唤天雷、地雷、水雷、神雷、妖雷的雷法统称五雷大法咒,是一个十分高级的咒语,一般一道下来就够轰平普通妖怪好几次了。佘七幺现在觉得自己是有点托大了,其实他原本不用变出真身来对付陈斌,更加不用实打实承受刚刚那个掉下来的落雷,他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真的对陈斌有多轻视也不是他有多爱表现自己吓唬人,恰恰是因为,他心里没底!让佘七幺没底的那个人当然不会是陈斌,而是一直立在一旁,被那些冰雪怪物护卫着的玄武。

佘七幺很害怕,怕玄武知晓了他的底细!

被关在夜牢七百多年的玄武常理上应当是不知道他身上的特殊状况的,但是从玄武之前说的话和行为来分析,他又确乎是知道点什么的,这就让佘七幺十分的忐忑。佘七幺告诉廖天骄佘家祖上和玄武有仇,那是实话,确切地说,玄武今天会被关在夜牢就是托了佘七幺祖父佘玄麟的福,因为佘玄麟就是妖协在损兵折将无可奈何之时,请出山将玄武抓获,并将之扔进夜牢的那个人。

这个流传甚广的故事是许多小妖怪诞生英雄理想的源泉,但那其中其实有一段很模糊的内容。玄武是旧妖神中十分老资历与战功赫赫的一位,虽然九君山佘家也很厉害,但从没有人认为佘玄麟能够轻易抓获玄武,比较好的情况预估也是两败俱伤。中途,佘玄麟那一方也的确曾险些全军覆没,但是最终,孤身与玄武相斗的佘玄麟却活了下来,并且抓到了玄武。奇怪的是,佘玄麟本人对自己立下的这件大功并不感到高兴,事后甚至谢绝了妖协送来的谢礼闭门不出,此后五十年常常沉醉于烈酒之中,之后又五十年,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佘玄麟忽然出门,就此失踪,再也无人见过,就连佘家人也失去了这位当家人的消息。

佘七幺很担心玄武出现在这里,就是要来找他九君山佘家的麻烦,报当年的一剑之仇。他并不知道对方通过什么方式,获悉了他的状况或许还有九君山的状况,也不知道他知道了多少,但显然就是因为还无法确认,玄武才会屡次试探却不敢轻易动手。那么一旦被玄武看破,必然就是自己的死期和九君山的末日到的时候了,佘七幺就是为此故意变真身,刚刚又硬扛了那一下雷试图糊弄过去,结果陈斌这家伙还真有两把刷子……

五雷大法咒,一般人可使不出来这高级咒语!

佘七幺在心里叹了口气,赌一把吧!

佘七幺刚刚下了决定,但见天上飞旋的那条光链也突然整个解体,从每个环节也就是每张符咒中同时迸射出一道无比耀眼的光柱,那些光柱互相连接、汇聚、融合、吞噬、扩大,迅速构成了一张复杂的光网,跟着无声无息地罩了下来。

大音希声!

廖天骄几乎眼花缭乱,他只看到一道又一道的光束挟带着杀气,飞快地、密集地落向了佘七幺,将他整条蛇都笼罩在其中。该怎么形容这一刻的场景呢?说是刀光剑影,却夹带着不断迸裂炸起的土沫,有种粗野的暴力感;说是枪林弹雨,那光束掉落的节奏和姿态却又是如此的轻盈动人,有时候看起来简直像是一场……流星雨!

佘七幺就这么被完全笼罩在那一大片白光之中,透过光芒看过去,他整条蛇的形态都在扭曲,就像是遇到了高温,快要融化了一般。

“不……不可能……”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廖天骄忍不住喃喃自语。佘七幺不可能抵挡不住这什么攻击?佘七幺是妖神啊,怎么会被陈斌得手?

廖天骄看向不远处的陈斌,此刻后者正紧抿着嘴角,看向被五雷咒包围起来的佘七幺。绚丽的光影在他的脸上映出了一道又一道影子,衬得他脸上的表情格外阴郁无情!

廖天骄决定做些什么了。他左右看了看,然后跑向某处。刚刚玄武召唤出来又被佘七幺干掉的某个雪怪掉了把冰刀在地上,廖天骄就将那把刀捡了起来,拿在手里掂了掂,然后偷偷摸摸地绕到了陈斌的背后!

“去死吧!”廖天骄在心里骂道,然后猛然跃起,挥刀砍向陈斌的肩头。饶是他自己也没想到,活了二十六年,他这么一个文质彬彬的人,人生中第一次对人动武,竟然是对自己的大学同学,而且一出手就是想要杀人!但是陈斌该杀,因为他害了佘七幺!

然而陈斌反应极快,廖天骄刀还没砍到,他就已经察觉了杀气并迅速转身,手指弹动,只听“唰”的一声,陈斌不知道甩了什么东西出来。

廖天骄哪里懂得结印师是个什么玩意,只知道陈斌动了一下手指,跟着他就双腿一沉,像是坠了个千斤顶在俩脚踝上,“咚”地狠狠栽到了地上,刀也脱手飞了出去。

陈斌走过来,伸脚尖一勾,踢起了那柄刀抓在自己手里,指向廖天骄。

“有种你砍死我!”知道大势已去,廖天骄恨恨骂道,他想不到自己这个同学潜如此之深,一身好功夫从来未在人前露过真相。

陈斌勾起嘴角笑了笑,一扬手一刀干脆利落地砍入廖天骄的肩膀上。廖天骄闷哼一声,痛得差点连舌头都咬破了!妈的,不是魂魄吗?魂魄怎么也会痛!啊啊,好痛!

陈斌拔出卡在廖天骄身体里的刀,接着准备挥出第二下。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股冲力从陈斌的侧后方猛然撞向了他,陈斌被这股力道带着登时摔了出去,狼狈地在地上翻了几个滚。

“亮亮?”廖天骄吃惊地看向救他的人,周亮亮的眼睛里多了一点清明,却也因此多了一份浓重的哀愁和愤怒。

“骗子!”周亮亮说,“他是骗子!他告诉我王鹏飞是被那些人联合起来害死的,他会帮我一起报仇。”周亮亮这时候的嗓音粗嘎又难听,如同野兽一般,双眼中燃烧着仇恨的怒火,几乎快要把人烧着,“原来他才是真正的凶手!”“

“亮亮……”

“一年前,小武出轨抛弃我的时候,是鹏飞拉了我一把,我才能死里逃生,和肚子里的宝宝一起活下来,今天我却帮着害死鹏飞的人在害别人,我绝对不能原谅!”

“别!千万别!亮亮你别冲动!”廖天骄赶紧阻止,他没想到,看似幸福的周亮亮背后其实隐藏着这样的不幸,他也隐隐预感到周亮亮要破釜沉舟,“真的,你别冲动,我们再……再想办法……”可是,还能有什么办法呢?连佘七幺都……

“我肚子里这颗妖魄是他让我吃下的,我已经回不去了。”周亮亮镇定地说,“廖天骄,拜托你,如果我今天不能活着从这里走出去,我的孩子小宝,请你帮我送回我老家,虽然我结婚时,父母跟我断绝了关系,小宝毕竟是他们的孙子,我想他们应该肯收留他。”

“亮亮你不要胡说!,我们……”廖天骄还来不及把话说完,周亮亮已然咆哮一声,眼中血色再起,十指指甲疯长,她压低身子,就如同一枝脱弦利箭冲向陈斌,然而她只冲到一半便身子一晃,似乎被什么阻住了,跟着她又走了几步,终于控制不住,猛然栽倒在地,抱着肚子**着打起滚来。

“亮亮你怎么了!”廖天骄顾不得自己的伤口,爬起来想要去看周亮亮。

周亮亮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她蜷缩起来不停在地上翻滚,翻滚中,尖锐的指甲划破了她自己的身体,流出绿色如同脓液的汁水来。

陈斌弹了弹裤子上的雪沫站起身,一边轻轻动着手指:“你不过是个傀儡,真以为自己能反上天去?”陈斌狠狠一弯左手大拇指,周亮亮“啊”地惨叫了一声,左手胳膊以极其不自然的姿势被一只无形的手折向反向,骨头发出了叫人牙酸的断裂声。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廖天骄又急又恨,满地乱转,想要再找出什么武器,可惜再也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他当然不会天真到以为玄武会帮他,最后无奈之下,干脆挥舞着拳头冲上前。

“放开她!”廖天骄喊,还没冲到近前,又被陈斌单手隔空一指,只觉一团看不见的胶状物猛然贴了上来,盖住了自己的鼻子和嘴巴。

窒息的感觉猛冲上来,廖天骄倒在地上拼命挣扎,但是无论他怎么扒拉自己的脸,却都抓不到那团东西,只有窒息的感觉越来越重。廖天骄憋得满脸血红,虽然没有指甲,不一会也在自己的脖子上抓出了道道血痕,与此同时,另一边,周亮亮的骨骼还在发出清脆的声音。

“右手、左腿、右腿……”陈斌轻声细语吐出叫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廖天骄痛苦得眼泪糊了一脸。不能这样下去!他告诉自己,给自己鼓劲,但是在完全超出自己的力量面前,他渺小得什么也不是。突然,在廖天骄朦胧的上下颠倒的视野里出现了奇怪的东西,那是……闪烁繁星的夜空?

五雷咒终于散去的空地中央,巨大的旋转着的蛇身慢慢放缓了速度,那无数黑色的鳞片因为角度不停地变化,折射出了如同黑曜石一般璀璨的光华,当中点缀的白色花纹则如同黑夜之中的星辰般散发着朦胧的光晕。每一寸柔韧结实的肌肉都在运动,每一寸柔韧结实的肌肉都充满了美感,以至于那整个身体盘在一起时就像是一尊充满了张力的雕塑,而那些精致的蛇鳞在互相摩擦之时还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如同一曲无韵之律。

廖天骄看到了佘七幺高高昂起的头颅,那冷红色的眼睛中比以前任何一刻都更充满光彩,看起来就像是两汪深深的湖泊!

廖天骄迷迷糊糊地想:“好……美……”

“我囧操囧你妈,老子的媳妇你也敢动!”突然从蛇嘴里发出了隆隆的声响,廖天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窒息引起的耳鸣,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很不得了的话?媳妇?谁?

佘七幺吐出一口血水,淅淅沥沥的血雨落在地上,迅速腐蚀了那一带的土地。

“我要你魂飞魄散!”这是廖天骄在昏过去前最后听到的一句话。

“原来魂魄还是可以昏过去的嘛,高悦然一定嫉妒死我了!”这是廖天骄昏过去前最后一刻浮现的念头……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