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47章 挑逗

第四十七章挑逗

“时间还早,大卫,你先送我们回美伦路的别墅一趟吧。”戚佳妍说着,看向佘七幺,“佘七幺,你不介意吧?”

佘七幺坐在靠窗的位置,正靠着椅背眯着眼睛看向外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回答。

“佘七幺?”戚佳妍又喊了一声。

佘七幺这才懒懒地看了她一眼:“随你。”然后又掉过头去,不再理睬戚佳妍。

车子开动起来,车内陷入了一片寂静。高级加长轿车的前后座之间添了隔音玻璃,甚至还有天鹅绒的窗帘,所以这后车厢可以算是一片隐`私绝佳的私人领地,只可惜坐在后座的另一个人并不搭理身旁的软玉温香。

戚佳妍暗暗咬了咬下唇,心里其实也很窝火。她是那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主,长得漂亮人也聪明,从小到大都在艳羡的目光和人们的簇拥中成长,对她来说,从来只有她扔掉的、不要的东西,极少有她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而佘七幺曾经就是她扔掉的东西之一,可惜的是,扔的过程并不痛快,扔掉后不久又后悔了。

当年因为对民俗学和各种稀奇古怪的传说有兴趣,也有这方面的才华,所以戚佳妍在考取金融专业以后又选修了民俗学方面的课程并且加入了大学里的民俗研究社。那个社团在戚佳妍进去之前几乎处于快要关闭的状态,结果因为这位公主的出现,带来了资金也带来了人气,当时因为想接近戚佳妍而递交入社申请书的男学生一天内就达到五百人,差点连本就是民俗学专业的学生都被挤了出去。

有人差点被挤出去,而有人却根本没加入。

佘七幺一开始并没有参加这个社团,不过戚佳妍倒是也听说过有这么个人。关于佘七幺的传言很两极化,一半说民俗学专业有个丑到极点又爱装b的sb,另一半却说民俗学专业有一个超级nice的大帅哥,戚佳妍因为好奇,还特地趁着上公共课的时间去转悠了一圈,当然,她不会在面上表现出刻意性。结果第一眼看到佘七幺,戚佳妍差点没吓死,甚至当场落荒而逃。这事原本也就这么揭过了,谁想不久之后,社团里有个学生不知从哪里淘来一件不干净的古物,这件古物捅出了篓子,搞出了灵异事件,在社团里所有人都吓得抱头鼠窜的时候,是佘七幺轻轻松松地解决了这件事。

他只是路过而已,甚至只不过说了一个字:“滚。”那纠缠了社团众人好几日的老鬼就这么消失了,自此再没出现过。

戚佳妍很清楚地记得当时是个夏天的傍晚,民俗研究社所在的老旧校舍周围野草疯了一样地长,橙红色的夕阳洒下璀璨的光芒,就是在那样一个如同小说或是动画片里才有的背景下,佘七幺登场了,戚佳妍也是到那时候才知道另一半说佘七幺是个nice大帅哥的言论是从哪里来的。原来极美和极丑是可以这样轻易转化的!

后来,佘七幺似乎因为学分还是别的什么理由入了民俗研究社,成为了一个十分特别的存在。保持着仅满足考试合格的出席率,与同社社员的交流不多,对谁都礼貌客气也疏远,但知识丰富,特别懂得很多乱七八糟“跨界”的事情——许多社里的学生都曾无意撞见过佘七幺在跟看不到的东西沟通。

一个神秘的男人,还是一个救过自己而且已经令戚佳妍刷新过审美观的男人,有意无意地与其走近大概是再自然不过,加上做民俗研究常常会碰到一些古老的事物、风俗、习惯,所以也常常遇到一些意外,但有佘七幺在,多半就不动声色地解决了,因此社里的其他人也开始不自觉地依赖他。

戚佳妍开始崇拜佘七。在多次有意无意与佘七幺同出共进后,校园里传开了女神名花有主的消息,戚佳妍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佘七幺的神态,确认他对此并不反感,甚至对其他社员开的他们之间的玩笑也并不反驳,于是,便认定佘七幺是默认了他们的恋爱关系,更加与他走得近了。

遗憾的是,佘七幺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因为对戚佳妍,他的态度和对其他人差得并不多。是可以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去社团活动,但是没有亲密的接触、没有贴心的言语,更没有对恋人才有的纵容,戚佳妍在几个月后忍无可忍地向佘七幺挑明这一点,当时佘七幺的反应是:“原来你们人类找个母的**对象这么麻烦?”后来好像又说了一句,“这岂不是比听那些老头老太的话还糟糕……”

当然,戚佳妍这些年来一直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听错了,母的……**什么的……不过不管有没有听错,后来,佘七幺就越发不像个男朋友的样子了。再后来出了个家世、长相、智商都还不错的男人对她狂追不舍,戚佳妍自然干脆利落地把佘七幺甩了。

戚佳妍记得自己当时准备了很久,眼泪汪汪说:“对不起,佘七幺,我们分手吧,我觉得我们不合适。”而佘七幺则吃着辣蓬蓬的牛肉粉丝汤和油汪汪的生煎包,好容易抽了空说:“哦,那这餐的钱需要我付一半吗?”因为过去两人一起吃饭包括零食开销,都是戚佳妍出的钱。

穷鬼!没风度!sb!

戚佳妍在心里为自己甩掉佘七幺而叫好,可惜没过多久,那个追着自己不放的纨绔子弟就被证实是个花花公子而且不过是个市井暴发户的小儿子,又再过不久,民俗社拿了个专项研究方面的荣誉,在学校特别公开举行的颁奖典礼上,戚佳妍头一次看到了佘家的排场。俊男美女一群不算,而且各个都打扮得低调却奢华,戚佳妍虽没看到佘家的车子,但从那些人的气质谈吐上来看,也知道自己当初是看走了眼了。

她还记得那个气质雍容华贵的老太太由佘七幺搀扶着过来说:“你就是戚小姐吧?”

戚佳妍受宠若惊说:“是的,您好,老夫人。”

然后那个老太太就对佘七幺说:“看,还是我们挑得更好吧!”而佘七幺扭过脸去,从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

再后来,佘七幺打了一笔颇为丰厚的钱给戚佳妍,然后就从她的生活里消失了,明明同在一个学校却再没有碰过面,显然是有意为之,一直到现在。

车子停了下来,打断了戚佳妍的回想,她赶紧整理了一下心情,温柔道:“佘七幺,这两天你守着我也累了,我要去拿点换洗衣物和公演需要的道具,需要花点时间,请你进来喝一杯坐坐?”

佘七幺这回倒没有爱答不理,他开了车门,迈入了戚佳妍的私人别墅。

这栋别墅不算太大,也就三百多个平米,但是戚佳妍一个人住也足够奢侈。

佘七幺从跨入这栋别墅开始,就微微拧起了眉。他看着戚佳妍穿过门厅,打开餐室的门。落地玻璃门内摆着一张田园风装饰的餐桌,外头则是一个小巧精致的花园。

“我看看,应该还有咖啡。”戚佳妍说,很快找到原料十分贤惠地打了奶泡给佘七幺做了一杯拿铁,“我记得你以前就不太喜欢喝太苦的。”她这么想要唤起两人过往的记忆,佘七幺却无动于衷。

佘七幺接过“公主”的赠予,连一丝一毫的惊喜也无,只平淡地道声:“谢谢。”戚佳妍深深吸了口气,挤出一个微笑:“那我上楼去整理一下,你在这里坐会,别客气。”

佘七幺点头,目送戚佳妍上楼,倒真是一边喝咖啡一边看起景色来,悠闲得很。然而,一声尖叫很快打破了佘七幺的平静,他放下咖啡杯,飞快地冲上楼去,却见一间房间的门虚掩着,戚佳妍的声息从里传来。

佘七幺一把推开门,只见戚佳妍抱着脑袋缩在一角瑟瑟发抖。

“怎么了?”佘七幺快速打量了一圈四周,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刚刚……刚刚有……”戚佳妍啜泣着,似乎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有什么?”

“那个……那个东西……”戚佳妍“哇”的一声从床这头就扑到了床那头的佘七幺怀里,“那个……那个怪手又出现了……”说着慌里慌张地抱紧了佘七幺的腰。

扑鼻而来是女性幽雅的体香,柔软的肢体正紧紧缩在自己怀里,胸`部好似无意蹭到了下`体,而这间屋子似乎因为有段时间没使用所以大白天也下着窗帘……

“佘七幺,我好怕……”戚佳妍轻声啜泣着,“我真的好怕……”

佘七幺迟疑了一下,然后伸手揽住了怀里的女人。

戚佳妍暗道一声“着了”,嘴角微微上勾,正要再加引导,结果佘七幺出乎她意料地自己就坐到了**。

“别怕,有我在呢。”温柔的声音,还有温柔的动作,佘七幺极其自然地揉了揉戚佳妍的头发。

“可是我还是好怕,呜呜……”戚佳妍再接再厉。

“呵,真拿你没办法。”佘七幺用戚佳妍从未听过的宠溺的语气说着话,单手轻轻托起她的脸孔,低下头来。

这么快?

“男人这种东西啊……”她想着。

戚佳妍看着佘七幺的脸慢慢凑近,心中狂喜之下也不忘要羞涩地闭起眼睛,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而房间里的温度也在这时莫名变得越来越低。

戚佳妍似乎有点不安起来,温度的下降即使闭着眼也还是能多少感觉到的。

“别乱动,否则我就亲不到你咯。”佘七幺却轻佻地说着,伸手盖住了戚佳妍的眼睛。房间内在佘七幺的手覆盖上去的一瞬间刮起了阴冷的旋风,旋风中一截东西若隐若现,那是一只巨大的手指。

只差0.1公分就要吻到戚佳妍嘴唇的佘七幺停下了动作。

“哼,”佘七幺冷笑,“等了四天,终于是舍得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