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52章 遇上个宿敌

第五十二章遇上个宿敌

廖天骄一直在注意坐在另一桌的查理朱,看他在烟雾腾腾中慢慢悠悠地涮着蔬菜,再慢慢悠悠地沾了料,慢慢悠悠地撩起来吃,吃相十分斯文和讲究。

“切,矫情!”大概是发现廖天骄在看那边,一旁坐着的tony伸头看了一眼后发出了这样的批判。

今天一下午,为了灯光设计方案实际操作中的事,tony跟查理朱不大不小地吵了好几架,没有真的大吵是因为这整个case到底还是查理朱的公司占大头,tony的权限到底有限。话又说回来,有限归有限,但廖天骄他们所负责的那一小部分确实要比戚佳妍在上午会议上描述得要重要得多。

如同单宁所说,《新山鬼》将是对《山鬼》这出话剧的一次补完和升华,如果说老《山鬼》还是传统意义上小范围的室内话剧,那么《新山鬼》从形式上来说就是一次彻底的颠覆,因为搜灵将舞台整个搬到了室外,并且将这部话剧改编成了一出盛大的舞台剧,同时,还大胆地引入了虚拟成像技术。届时,环湖而设的六百多个观众坐席将不再孤立于舞台之外,而是将被一起纳入虚拟大环境之中,观众们将亲身感受与主角同在一个空间的真实体验,甚至亲眼见证某一幕中演员们踏水而来,走近自己身边穿梭表演的梦幻场景。廖天骄他们公司所负责的,正是这个部分。

看起来,这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部分,因为在剧情上来说,这一幕并不对剧情本身产生直接的推动作用,但是从技术革新上来说,这又恰恰是营造真实感很重要的一个环节,绝不似戚佳妍所描述的那样无足轻重。三百五十万,十天之内要搞定这一切,其实十分紧张!

廖天骄一面在心里计算时间一面直犯嘀咕,想着到底还是着了戚佳妍这个白富美的道,原来她的钱并不好赚。虽说这一幕到底要不要,戚佳妍还没最终拍板,但廖天骄相信这个精明的女人不会舍弃这样具有创新效果的一幕。至于《新山鬼》的补完内容,其实就是对老《山鬼》剧情的一次接续。

与剧本最开始真实与创作互相掺杂的剧情带给廖天骄的震惊不同,《山鬼》在进入肖家村后就没有太多令人惊奇咋舌的部分,概括起来讲就是编剧男主角在肖家村养伤的时候,遇到了许多离奇事件和一个神秘女子,他在追查真相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与女子陷入爱河,然后解开谜题并逃出生天的故事。女子当然就是山鬼,所以去掉修饰,这也就是个类似人鬼情未了的老梗爱情故事,只是在其中掺杂了一些悬疑性的元素,更吸引人去看罢了。原先老版本的结尾只到男主角在山鬼的帮助下,超度了肖家村所有亡魂,并准备离开肖家村为止。最后一幕结束在半明媚半阴暗、半废墟半繁华的村落中,在真实人间生存着的男主角和并不属人类生活在阴间的山鬼对面而立,男主角郑重地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你愿意跟我一起离开吗?”而身处在纷纷离去的亡魂群中的女主角却并没有给出回答。这一个令人无限唏嘘的开放式结局,将在《新山鬼》中得到解答,此外,新版本也修正了老版本中一些不够完善合理的情节,并适当填补了一些内容,以使得剧情更丰富、更精彩。

廖天骄听完单宁的陈述之后其实是比较失望的,尤其在单宁告诉他那些消失的帖子不过是他们花钱找人删除的,那些离奇传闻也只是以讹传讹的时候,至于那张神奇的“山鬼现身”照,只不过是剧团最开始在做情节设计时候的一张概念设计照不知怎么流传到了网上而已。本来,网络上的那些回帖和传言已经令廖天骄对《山鬼》这出剧产生了既害怕又期待的情绪,结果听了这么一出后,真是令他有种……“你们这是在做《走近科学》节目吗”的感觉。但是这毕竟不是《走近科学》节目,因为廖天骄刚刚才见过真正的“山鬼”。也算是经历过几次动真格的世面的廖天骄,现在多少算是个见鬼小能手了,他认为自己之前的直觉和判断都没有出错,这就令他对自己所见的“山鬼”产生了疑惑。

这个山鬼到底和搜灵剧团,和戚佳妍有什么关系?搜灵剧团的人难道不知道在他们的剧组里真的存在这样一个鬼吗?那个山鬼之前为什么要狙击戚佳妍,现在又为什么找上自己?又是谁缝上了他的嘴,他又到底想要告诉自己什么呢?

廖天骄试探着对单宁旁敲侧击,但单宁的反应看起来十分正常,并没有哪里流露出曾经真见过山鬼的样子。至于看似最大的疑点——戚佳妍失踪的那两个月,单宁说,当时出了车祸以后,戚佳妍的确是与剧中的男主角一样被山里某个村落的人救了,但由于头部受到了撞击,导致她有段比较长时间的失忆期,不得不一直在村中静养,直到伤势好转,才出山辗转联系到了家人和朋友。

“所以,《山鬼》还是有一部分建筑在真实上的。”单宁说,“当然,绝对没有故事里那些离奇的部分,现实中那个村子也叫肖家村,村里人是一群非常淳朴好客的山民,可不像我们的剧里那么吓人,如果有机会,建议小廖哥也去那里看看。”

廖天骄被这一系列事情搞得是稀里糊涂,脑子都乱了,结果现在又跑出来个好像很有背景的查理朱。单宁告诉廖天骄,他是被查理朱从湖里拉回来的,再联想到查理朱之前说的话,廖天骄认为这个人很可能也是一个如同方晴晚一般脚踏两个世界的特殊者,但是廖天骄在以前却从未听闻业界名声赫赫的知名舞美灯光设计师朱海晏还有那一手。看着那张架着金丝边眼镜穿着笔挺西装的精英脸,廖天骄实在很难想象出这个人穿着道袍挥舞着桃木剑,一边摇铃一边口里喷着火降魔除妖的样子。

唉,智商真是不够用了啊!廖天骄感叹,看来自己果然如佘七幺所说,是个愚蠢的人类。

这么一想到佘七幺,廖天骄又不高兴了,想象着那个人现在可能在他家里和戚佳妍烛光晚餐的样子,廖天骄就忍不住愤愤地将面前一大坨牛肉全都搛到了自己嘴里,像啖吃敌人一般死命咬嚼,全然没发现举着自己瞬间空了的勺子呆呆望着他的tony。

“大家都在这儿了呀。”

廖天骄正边嚼肉边在脑子里yy着自己拳打佘七幺的梦幻小剧场呢,结果耳朵里就听到了戚佳妍的声音,他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但是身边的tony推了推他说:“小廖,戚小姐来了。”

廖天骄“pia”地转过头去,就看到戚佳妍花枝招展地一边朝众人打着招呼一边摇曳生姿地走来,佘七幺则寸步不离地跟在她的身后,好像保护公主的骑士一样。

“哇,那个就是团长以前大学时期的男友吗?”单宁显然已经得到了消息,在旁边感叹,廖天骄只觉得这话刺耳极了。

“哼!”他反射性地掉回头来,装作看不见、听不见,一门心思地扒拉自己碗里的肉丸,可廖天骄越是不想搭理戚佳妍,戚佳妍就偏偏要来招惹他。

“廖先生、陈先生,晚上好。”戚佳妍打着招呼笑吟吟地走过来,单宁赶紧就起身给戚佳妍和佘七幺搬凳子加位置。

tony也跟着站起身来:“晚上好啊,戚小姐。”一边说一边在背后拍拍廖天骄,示意他打个招呼,见廖天骄一动不动,纳闷得很。

戚佳妍等单宁摆好位置,往廖天骄身旁一坐道:“廖先生,招呼不周,还请多多见谅啊。”

人都在旁边了,廖天骄也只好招呼。他深呼吸了口气,转过头来的同时已经堆出了一个无比灿烂且职业化的笑容:“哪里哪里,是戚小姐你太客气了。”

他这儿客套着呢,旁边却响起来个声音:“假死了咝。”

廖天骄脸上一僵,回过头就看到身边莫名其妙多出来个佘七幺,他这一边本来应该是tony才对,可现在tony已经被挤远了。

廖天骄低声问:“谁让你坐在这儿的?”

佘七幺也学他压低声音,用只有廖天骄才听得到的音量答:“呵呵,佘爷想坐哪儿就坐哪儿咝。”一面说着还一伸手,以飞快的速度把廖天骄筷子上夹着的撒尿牛丸抢了过来,利索地扔进了嘴里。

“靠!”廖天骄怒了,“君子不夺人口中之食!”

佘七幺嚼都不嚼就把那丸子吞下去了,还要懒洋洋地回廖天骄:“你又没放在嘴里咝。”

廖天骄捏筷子:“混蛋,那是比喻,比喻你懂不懂!”

佘七幺闲闲说:“比喻是用跟甲事物有相似之点的乙事物来描写或说明甲事物,是一种修辞手法,不是你这个意思咝,而且那个成语叫虎口夺食咝,你这个愚蠢的人类居然连愚蠢的人类语言都没佘爷学得好,还不如改跟佘爷学蛇语咝咝咝~~”

廖天骄气坏了,握紧拳头说:“你他妈就是故意来找我茬的是不是?”

佘七幺抬着个下巴,轻蔑地看廖天骄一眼道:“你又弄错词义了咝。人贵有自知之明,陈述事实和找茬完全是两码事咝。”顿一顿又补充道,“你听得懂人类的俗语吗咝?”

廖天骄霍地站起身来,正想跟佘七幺吵架,却发现周围所有人都看着他,顿时僵在了那里。

“我……呃……我去上厕所。”随便找了个借口,廖天骄就跑开了。

戚佳妍递了漏勺过来,对佘七幺说:“你喜欢吃撒尿牛丸吗,我这里有刚煮熟的,都给你。”

“谢谢。”佘七幺说,“我自己来就可以,你多吃点。”

戚佳妍闻言忍不住脸色一暗,佘七幺却压根没往她脸上去看,只是慢慢悠悠地在转动着眼珠,扫射着饭桌上的人们。当眼光触及到坐在另一桌的朱海晏时,却是眉头忍不住一皱,而对方却也正用一种带着厌恶情绪的犀利眼神上下扫视着佘七幺。

“我也去上厕所。”佘七幺说,站起身来,大步往外走去。他当然并没有去厕所,而是顺着通道走到了门口一处僻静的角落,没过多久,那个人果然也跟了上来。

朱海晏再次打量了佘七幺一番后说:“九君山的妖蛇佘七幺?”

佘七幺冷冷道:“是妖神。”

朱海晏冷哼一声道:“妖是妖,神是神,妖为恶,神为善,我从来不信有妖神这种不三不四的东西。”

佘七幺只耸了耸肩膀,没什么所谓的样子道:“真不愧是承继了法海那个老和尚衣钵的人,说吧,你来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