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54章 喜欢啊

第五十四章喜欢啊

廖天骄躲在包房的阴影中,看着查理朱志得意满地从外头走过。经过他所在的那间包房时,似乎还扭过头,顺便给了一个微笑,然后才大步走开。廖天骄看着只觉得,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不管查理朱说的是真是假,先从姿态上,廖天骄已经对这个人产生了十分不佳的印象。他想,也无怪乎tony这样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技术宅会跟查理朱死斗这些年,如果查理朱的性格天生就是这样讨人厌,那还真是当得起那两个字——“神烦”。

连神都烦他,何况人呢?

外头传来了不缓不急的脚步声,廖天骄马上想起来佘七幺还没有离开,赶紧又往黑暗之中退了退。佘七幺的身形果然不久就出现在了门口,还是那种独特的扭胯式走法,经过廖天骄躲着的包房门口时,廖天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这会想起来自己办了件多不地道的事了,人家聊天,他在旁边偷听什么啊,还躲在屋子里,搞得要多猥琐有多猥琐,当时怎么就没能拔腿走呢?可惜已经晚了。

佘七幺走到了门口,佘七幺经过了门口,佘七幺……廖天骄正想探头去看,结果一探头,吓了一大跳。因为佘七幺并没有走,而是立定在包厢门口。包厢的门敞着,廖天骄贴着靠走廊的墙壁站着,大气都不敢出,而佘七幺就站在大门口,睁着一双红色眼睛,慢慢扫视过屋内。

不会是被发现了吧?廖天骄心想,随后想到查理朱既然能发现,以佘七幺的能耐恐怕更不在话下,所以他这是……等着自己主动认错吗?这么想着,廖天骄只得硬着头皮站出来。

“那啥……佘七幺,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廖天骄低声下气地说着,低着头往门口一点点蹭,然而等了许久却没有人回答他,他抬起头来一看,门口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佘七幺的影子。佘七幺已经走了。

没有挨骂,廖天骄的心却荡了下去。以佘七幺刚才的举动来说,他一定是发现自己了,可是他却连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就离开了,他是觉得自己这样太下作了,所以不屑和他说话了,还是因为查理朱刚才的话?廖天骄回想着刚才佘七幺与查理朱的交谈,以佘七幺一贯的脾气,连他都觉得神烦的查理朱,佘七幺根本不可能平心静气地面对,但是佘七幺偏偏一声都没吭,整个过程中几乎是一直忍耐着查理朱挑着妖类的各种刺,这实在太不正常了!

佘七幺怎么了?

廖天骄努力分析着之前查理朱的那番言论,林林总总拉拉杂杂,但说到底不过四个字——“人妖殊途”。对了,是人妖殊途!廖天骄很快想到了佘七幺和戚佳妍,如果佘七幺真的喜欢戚佳妍,那么查理朱的话一定会令他十分不好受。人妖殊途,那岂不是代表着佘七幺和戚佳妍最终也是不可能的?廖天骄想到此,马上就兴奋起来,可是紧跟着,又愣在了原地。

他到底在做什么啊?廖天骄困惑地想,佘七幺和戚佳妍在不在一起与他有什么关系呢?廖天骄很想跟自己说,对嘛,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接着他却不期然地想起了自己昨晚在金玉兰大酒店做得那个似乎很无厘头的梦,在梦里,佘七幺对他做了那种事,在梦里,佘七幺还说了:“因为我们俩订了娃娃亲……”

很多时候,梦,是一个人真实欲`望的反应。

廖天骄一个人在这黑暗里站着,慢慢地脸上红红白白的。作为一个从来没有恋爱经验的二十七岁的大男人,廖天骄在早上用“变态”来说服自己,回避了对昨晚那个梦的解答,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有点自欺欺人不下去了。他该不是……

廖天骄扶住额头,那两个字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不去,令他十分窘迫。

是喜欢。

他喜欢佘七幺!

“小廖,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啊?”廖天骄回到坐席的时候,人已经走了大半了,只有tony和单宁还在等他。

“抱歉,有点拉肚子。”廖天骄撒谎道,好在他此刻的脸色实在是怪异,所以倒也没人怀疑他。

单宁赶紧道:“是吃坏了还是冻着了,我那有药。要不小廖哥你也别吃这个了,我给你买份粥,你喝粥养养吧。”

“没……没关系。”廖天骄脸皮薄,单宁这么关心他,让他怪不好意思的,“我没事了,可能一下子上来就吃辣的,肠胃有点吃不消。”

“哦,今天这火锅汤底是比较辣。”tony说,“反正晚上也没你太多事,小廖你不如回家去休息吧。”

“这怎么行!”提到工作,廖天骄还是一下子振作起了精神,“再怎么说,我名头上也挂着个项目负责人,大家都在忙,我怎么可以临阵脱逃,何况我虽然不懂技术,做做后勤,帮大家打打下手还是可行的。”

tony是不太会说话的人,刚刚那番话虽然出于好意,但其实是说得有点鲁莽了,这会也意识到了便改口道:“那小廖你看身体情况吧,觉得不舒服了就去他们的休息室歇会,有我在呢,呃,有什么事抉择不了,我再来找你。”

廖天骄挺感谢tony这么关照他的,忙对他道:“谢谢你,陈哥。”他左右环顾了一圈道,“人都已经走了?”

“嗯,说是调试时间快结束了,所以帝影那边都回去继续开工了,我们这边没那么急。”tony宽慰廖天骄,不过看他那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廖天骄就知道其实他急得很。

“行,那我们也过去吧,我吃饱了。”

“那怎么行,你都还没吃多少。”

廖天骄问服务员要了个打包盒,把半盆吃剩的印度飞饼装了说:“有这个就行了,我刚刚已经吃了不少了。”他停下来,眼光正好扫过刚才佘七幺和戚佳妍坐着的空位置,尽量自然道,“说起来,戚小姐他们呢?”

“也去舞台了,团长也要验收一下情况的。”

“哦。”廖天骄挺平静地应了,说,“我们走吧。”

几人拉起了衣领,迈出火锅城的大门。搜灵开工的地方离这个火锅城大概也就一刻钟的路程,当中还有几家便利店。廖天骄路过一家鸭脖子店的时候,停了一下,自以为很自然地道:“呀,这里有家鸭脖店呢,我给大家买点当夜宵。”

单宁说:“小廖哥,不用了,我们那儿还有不少零食呢,怎么好劳你破费。”

廖天骄赶紧道:“没事没事,我自己也要吃的。”硬是让人包了几大包的鸭脖子鸭翅,经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又进去拎了一大口袋的巧克力威化什么的。

“晚上冷,吃点甜食补充热量。”廖天骄说。

单宁感动地说:“小廖哥,你真细心。”

tony却已经急得不行了,说:“这回能走了吧。”

廖天骄不好意思地说:“哎,这就走。”

几人一赶到布置现场,tony就甩了外套,精神抖擞地冲上去了。下午他就已经勘查完场地,并且神速地做好了方案又往公司发了调货单,这会几车东西都到了,把他振作的。

廖天骄在一旁忙了一会,有意无意地问:“佘七幺呢?”他看了周围一圈都没见着人,心里就有些空落落的。

“佘七幺?”单宁转了转眼珠说,“哦,你说团长男朋友啊,刚刚还有人看到他来着,好像在那边。”

廖天骄往远处看了一眼,也看不清什么,应了一声道:“我过去看看。”然后将单宁手里拿着刚准备拆了吃的一袋鸭脖子抢回来扔进塑料袋里,拎着一大袋的零食就冲出去了。

一路上都没瞄到佘七幺的身影,廖天骄一抬头,在上方的高台上好像瞥到了佘七幺的影子。并没有看到人,只是看到了在黑暗中的一闪而过的红色水晶般的光芒,他赶紧拎了东西往上爬。

佘七幺和他有一样的爱好,也许他现在正是站在高处,俯瞰着下方迷离的灯火吧。廖天骄想到他们之前在免费公园里一起“挂”着的那幕,不由心里头暖洋洋的。他三步一阶两步一跨地冲了上去,果然看到了佘七幺的身影,开口道:“佘……”只喊了一个字,就堵在了喉咙里,因为他看到佘七幺并非一个人在那,他的身边还站着戚佳妍。在这个黑暗的、隐秘的角落里,戚佳妍紧紧靠着佘七幺,两个人静静地站在一起。

他只顾着发觉了自己情绪的兴奋,他居然把戚佳妍忘了。

廖天骄听到戚佳妍说:“佘七幺,能够再遇见你真是太好了,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真不知道自己人生会变成什么样。”

戚佳妍又说:“佘七幺,你相信命运吗,我总觉得我们俩兜兜转转这些年会再次重逢,还是以和初见时一样的方式,一定是命中注定了我们俩会在一起。”

佘七幺终于开口了,他说:“命中注定……”似乎是在深思的样子。

“没错。”戚佳妍说,口气里很有点兴奋,“所以,这次事件结束后,不如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廖天骄看不清楚黑暗里两人的表情,但是能看出,佘七幺转头看向了戚佳妍。他长时间地注视着戚佳妍,似乎是在和戚佳妍真情对视。

“重新开始……”佘七幺说。

廖天骄只听了这四个字就听不下去了,甩开腿就跑。

现场发出了“啪”的一声,戚佳妍转过头去疑惑道:“什么声音?佘七幺你听到什么了吗?”一副草木皆兵的样子。

佘七幺走过去,月光洒落在廖天骄刚刚离开的地方,在那里扔着一个很大的塑料袋。佘七幺把口袋捡起来,翻看着里面,然后慢慢地脸上露出了个笑容。他满面春风地转过脸去,正好看到戚佳妍期待地看着他。

“这是……”

“是给我的东西。”佘七幺说,“那家伙还挺识相的咝。”

“什么?”

“没什么。”佘七幺不动声色地把口袋扎好了,背了手拎在后头,一副不肯与人分享的样子。

戚佳妍微微皱了皱眉头说:“哦。”又道,“我刚刚说的……”

佘七幺干脆利落说:“免了吧。”

戚佳妍愣在原地,她想过佘七幺会要求时间考虑,却想不到自己一番深情却被佘七幺三个字就打发了,但是佘七幺已经转身走开了,手腕上挂着的大袋零食随着他的动作甩啊甩的。

“现在你都看到了?”

一个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吓得戚佳妍整个人都蹿了起来,她害怕地转过身去,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那个“人”站在那里,一如一年多前,她最后见到的那样。他穿着白色的衣服,拄着缠绕有藤蔓的手杖,戴着鬼面的脸孔一动不动地望着她。

恐惧在瞬间攫住了戚佳妍的咽喉,使得她连一句“救命”都喊不出口就软软地瘫坐在了地上。

“现在你相信了?”

“山鬼”用一种惋惜而又阴毒的口气说着话:“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一成不变的东西,尤其是感情这种脆弱的东西,何况是对你这种丑女人呢?”

戚佳妍的眉头猛地一跳,似乎十分想发作,最后好容易才从嗓子里憋出了一句话:“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以为你摆脱我了吗?我一直跟着你呢。”

戚佳妍下意识地握住了胸口挂着的护身符:“不、不可能,我带着护身符。”

“佘七幺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就在你身上。”“山鬼”说,“也多亏你没有说出全部的事情,你竟然那么在乎他,不过这样也好,他就推测不出,现在,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这不可能!”戚佳妍急得大叫,“我是我,你是你,你不要想欺骗我!”

“山鬼”嘿嘿地笑了起来:“你啊,当时做那件事的时候可一点都不害怕啊,现在怎么又怕起来了呢?你是那样胆小的女人吗?你不是。如果你是,你又怎么会忍心看着我被那些人用那么残酷的手段杀死呢?你是那样一个冷血的女人啊!”

“我不是!”戚佳妍大喊大叫,“是你逼我的,是你想要害死我。”

“我逼你?我想要害死你?”对方笑起来,笑声里充满了冷酷的嘲讽,“你还真是个了不得的女人啊!”

戚佳妍伸手在怀里摸到了一串佛珠,那是查理朱说找了得道高僧给她开过光的,据说拥有很大的能量。仇恨在这个时候灌满了她的心,如果不是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她就不会改变了人生轨迹,就不会遭这些罪,更不会一再地陷落黑暗,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她应该……戚佳妍猛地从地上坐起身来,冲着那个人影所在的地方甩出了佛珠,同时大喊道:“去死吧!”佛珠“啪”地穿过人影,砸在一棵树上,然后掉落到地,线散了,珠子“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

“呵呵。”“山鬼”笑着,身影扭曲四散,只有声音还在风中飘荡,“我等着你,真正陷入黑暗的那一天。”

戚佳妍无力地坐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