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56章 烦人的日子

第五十六章烦人的日子

一个男人到底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评价另一个男人为水性杨花呢?廖天骄皱着眉、闷着头,翻来覆去地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佘七幺大神的人类语言课程中汉语言文学分课程的成语支课程没有学好!

他猜测,佘七幺本意可能是看到他和单宁这样一个今天才认识的人就能聊得比较热络,所以想说他在人际交往上如鱼得水?浑水摸鱼?又或者是……水、水、水`乳`交融?不过他气呼呼地把零食扔回来又是什么意思呢?廖天骄弯腰捡起那一大口袋吃的,里面有一包两斤装的麻辣鸭脖已经被吃掉了三分之一,看来佘七幺是边啃鸭脖子边过来找他的,所以,显然佘七幺非常清楚这些零食是他买的,当然也就知道了他刚才可能偷听到了自己和戚佳妍谈情说爱的事。

想到这里,廖天骄一下子恍然大悟,该不会佘七幺本来是想来兴师问罪的,这口袋零食也是要拿来做证据的?那他为什么中途又跑了呢,是因为怕自己去跟单宁说些什么,有损戚佳妍在剧团里的形象?这样一想,廖天骄一下子都不知道该为佘七幺气跑了这件事喜或忧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他想找佘七幺求救这件事恐怕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吧。

下午发生了自己被山鬼引诱进湖水的事件后,廖天骄第一时间就想找佘七幺求助,结果却因为之后戚佳妍和佘七幺成双成对地出现,搞得他把这事给气忘了,再后来查理朱一出来,更是重心偏移了太多。但,廖天骄此刻却有些庆幸自己没有找佘七幺说那事。如果说了以后,那位大神不置一词甚至表现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的话,他该怎么办?

在电梯遇怪手事件结束后,廖天骄一直认为这件事已经与自己无关了,因为怎么看那只怪手也好、山鬼也好都是来找戚佳妍的,他只是个被无意卷入的路人罢了。廖天骄是不知道其中到底有什么内幕,他也不想知道,反正那和他没有关系,尤其戚佳妍身边现在已经有了佘七幺保护,自可安枕无忧,可谁会想到那只白痴山鬼莫名其妙改盯上他了呢?廖天骄想,要是佘七幺知道这件事的话,搞不好会高兴吧,毕竟他的女朋友不用再时时刻刻陷入危险之中了。能保戚佳妍安全和不让戚佳妍受惊吓又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了,说他没出息也行,廖天骄就是害怕,失恋也就算了,他怕佘七幺听说山鬼盯上他以后给出积极的反应!

廖天骄失落无比,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了手机,他最后的救兵大概真的只剩小方姑娘方晴晚了。廖天骄一直是很不愿意向小方姑娘求助的,一来peter事件后,小方姑娘就对佘七幺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一想到自古天师和妖不两立,虽然灰夜公馆事件中,佘七幺似乎有说跟人类的什么修行联盟会有接触,也不怕他们的样子,他却还是有些担心这两人碰头会闹出点什么事来;二来么,廖天骄虽然长得斯文清秀,脾气也挺好,但他其实是有些大男子主义的。在廖天骄看来,男人当然是要保护女人的,怎么可以让一个女孩子反过来为自己涉险卖命呢?加上小方姑娘一直在外地出差,廖天骄也就不敢去打扰她,只是现在不打扰恐怕也不行了。

廖天骄调出方晴晚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听筒中传出“嘟嘟”的电话铃声,但是响了很久都没听到有人接起,廖天骄想方晴晚可能是在忙别的事情所以没听到,于是补了一条简讯过去,告诉小方姑娘自己遇到了麻烦,希望她可以回个电话过来。发完消息,廖天骄将手机揣进了口袋,想着要不还是去tony那儿看看有没有什么自己能帮忙的,耳朵里却听到了一阵熟悉的音乐。

“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啊啊~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啊啊~”

廖天骄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佘七幺在远处接起了电话,说了几句话后,那头也拿着手机的戚佳妍就出现了。戚佳妍走到佘七幺跟前关了手机,两人旁若无人地窃窃私语,戚佳妍还转过头来有意无意地看了廖天骄一眼。

廖天骄忍不住打起精神挺起脊梁瞪了回去,结果戚佳妍又说了什么,佘七幺就回头皱眉看了他一眼,然后两人就一起并肩离开了。廖天骄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人锤了一拳似的,一下子闷得要命!虽然不值钱,但那是他用年终奖买的手机,那是他挑选的号码,是他挑选的铃声,是他送出去的礼物,是……廖天骄深深吸了口气,混蛋啊,他想,他一定要把佘七幺吃喝玩乐住用的钱都收回来,反正戚佳妍有的是钱,等收回了钱,就把他们俩都赶出去,管他去死!

廖天骄一身杀意太盛,吓得周围经过的工作人员都绕开他五米以上,尤其是刚才被他砸了一肘子的那位。正在这时,廖天骄兜里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一个粗犷的男声在夜幕中吼着“西湖美景三月天哎,春雨如酒柳如烟哎~”廖天骄以为是方晴晚回电了,连屏幕都没看,接起来就喊:“小方!”

那头却传来了一个充满磁性但凉薄过甚的男声:“你弄错了,我是姜世翀。”

廖天骄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赶紧道:“哦哦,是你啊,我在等一个电话,弄错了,不好意思啊。”

姜世翀是廖天骄的一个网友,两年前,廖天骄开始玩一款西方魔幻背景的mmorpg,在那款游戏里,廖天骄是一个人族牧师,姜世翀则是一个死亡骑士,两人因为都是上班族,时间有限,所以都没有加公会,平时练级刷副本都是混野队。一次认识后,两人加了好友,就经常一起行动了。话虽这么说,两人的交情却没延伸到三次元,始终维持着不近不远的网络联系,直到今年年初,姜世翀突然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廖天骄有点担心他现实生活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所以留了个言,结果似乎是把姜世翀打动了。后来,姜世翀回来后就告诉了廖天骄自己的身份。姜世翀是个刑警,前一阵子去出了个重要任务,所以没能上游戏,然后两人就顺理成章地互相交换了三次元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不过自那以后,廖天骄一直没有使用过这个现实联络手段,直到今天。

廖天骄希望通过姜世翀查查小翠的事情。救了自己一命的女鬼小翠,如果因为变成孤魂野鬼而魂飞魄散的话,廖天骄会觉得很难受,所以他想尽自己之力,至少帮小翠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姜世翀说:“我看到你消息了,具体说一下。”姜世翀说话向来简洁到甚至有些无机质的冰冷,但廖天骄接触下来觉得这个人其实还是比较肯帮自己人的,所以才斗胆试一把。

“嗯,我想了解一下近一年,不,两、三年内失踪的年轻女性的资料,不知道可不可以。”廖天骄思索着,如果姜世翀问他为什么需要,他该怎么回答,反正是不可能说他要帮助一个女鬼的,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难道要说自己无意中找到了陌生年轻女性留下的求救信息?

“两年还是三年?年轻是指哪个年龄范畴?未婚已婚?”

“嗯……可能两年以内的概率大点……”廖天骄也不知道一个孤魂野鬼魂飞魄散需要多久,看小说总之是不能太久的,“年纪的话,18-25岁之间可以吗,婚姻状况……”这个是更不知道了啊!廖天骄直抓脑袋,他现在觉得自己太冲动了,这种语焉不详含糊其辞的表述该不会让姜世翀以为他干了什么坏事吧。

“jsking,我、我就是帮朋友问问的,我没做什么哦。”廖天骄喊的是姜世翀的游戏id,他很没出息地说着还补了一句,“如果违反纪律的话就算了。”

“有照片没?”姜世翀问。

“啊……”廖天骄愣了一下,意识到姜世翀肯帮忙,马上兴奋起来,可是在理解了姜世翀话里的意思后就又为难了,他上哪里去搞一个女鬼的照片啊,不知道用相机拍小翠能不能拍下来。

“现在暂时没有,我去要要看好吗?”廖天骄试探着问道。

“如果没有照片,画像也可以。”姜世翀说,声音四平八稳的廖天骄简直要以为这个人什么都知道了,廖天骄觉得自己这想象力也太发达了。

“好的好的,那我要到了再和你联系?”

“最近我有点别的事情要忙。”

“哦哦,我懂,年末嘛,你们的任务比较重。”

“元旦我有空,上午8点联系你。”姜世翀说,说完就道了别,挂了电话。

廖天骄松了口气,最近生活中发生那么多事,好歹有件事还有点希望,他随即又看了看手机,方晴晚依然没有回电。再等等吧,廖天骄想。

然而,时间就这么“哗哗”地过去,廖天骄却一直没有收到方晴晚的电话,也再也没有被山鬼狙击。佘七幺还是和戚佳妍在表演场地同出共进,不过戚佳妍至少是没有再来过廖天骄家里了。佘七幺似乎用法术把廖天骄的房间还原了,要不是这样,廖天骄都不想回家。即便如此,他还是忍不住把家里狠狠打扫了一遍,要把被人入侵过的痕迹统统清除掉,而佘七幺除了干了这么件好事,在那晚之后就再没有和廖天骄说过话。

冷战?

大概可以用这个词吧。以前这位爷生气,廖天骄会上去哄,这次他是坚持到底,坚决不向恶势力低头!结果就是,廖天骄觉得自己无论在干什么的时候,背后好像总有一双眼睛在恶狠狠地盯着他,别的时候也就算了,但是明明一个人在浴室里洗澡也觉得被全程盯着算怎么回事啦!还有一回,廖天骄加班到半夜回来,结果发现佘七幺不知怎么变出原形在客厅睡着了——他最近显得气色不太好,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然后廖天骄发现睡着的佘七幺竟然微微张着嘴巴,一根猩红的信子一吐一吐的,还在说梦话。

佘七幺说:“呼呼……粗掉你咝……早晚粗掉你咝咝咝……”把廖天骄吓死了。

让廖天骄烦心的事还不止这些,给小翠拍照的计划失败了。也不知道是谁说相机常常能够拍到一些人眼看不到的好兄弟,他特地从工地溜出来鬼鬼祟祟地拿着公司的单反一个人在楼道里对着小翠拍了半天,结果什么也没拍到不算还被灭绝师太看到,拎到办公室骂了半天公器私用好逸恶劳无组织无纪律又罚他写了一次检讨书……然后,廖天骄只好买了本素描书来学习,想试着把小翠的样子画下来,这让廖天骄进一步认识到了自己的缺点,他就是个手残!更让廖天骄心烦的是,他担心方晴晚的安危。

在小方姑娘最后一次和他的电话联络中,她曾略微提起自己接的case出了些问题。廖天骄不知道造成小方姑娘如今失去音讯的原因是否是这个case,到了最后,他不得不厚着脸皮去向介绍人克里斯蒂娜阿姨要了小方姑娘的家庭电话拨了过去。接电话的可能是方晴晚的母亲,倒是没有对廖天骄贸然来电感到不快,先感谢了他的关心,然后说小方姑娘没出什么事,只是在外头旅游,可能没信号,改天回来会让她联系廖天骄。

廖天骄挂断电话后琢磨了半天觉得方晴晚的娘要不是不知道她女儿在做什么那就是在装傻,既然方晴晚说她们家是除魔世家,那就是方妈妈不想让廖天骄这个外人知道内幕的可能性更大点,不过,既然方妈妈这么镇定,大概小方姑娘至少是没有大碍吧。廖天骄这才略略松了口气。

时间来到了12月30日,明天就要公演了,今晚将是最后一次彩排。

廖天骄和tony没日没夜忙了这十多天,总算是快到松口气的时候了,这晚他们穿着厚厚的外套来到表演现场进行最后一次彩排。搜灵的演员们都已经画完了妆,裹着羽绒服哆哆嗦嗦地在露天候场。廖天骄和tony站在场边,十分感慨。看着自己亲手打造的流光溢彩,虽然只是一部分也足够令他们自豪。特别是廖天骄,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充斥他的胸间,虽然他这个项目负责人并没有发挥关键作用,但却也做了不少细致琐碎的事,廖天骄第一次觉得,做行政与做这样的case相比,确实是枯燥了些,也许他以后应该尝试着多学点东西,往这方面发展。

单宁小跑步过来说:“小廖哥,陈大哥!”手里抱着一堆东西。

“怎么,有什么地方出差错了吗?”廖天骄一下子紧张起来。

“不是不是。”单宁说,“我们团长说想请你们帮个忙。”

“帮忙?”

“嗯,最后一幕戏不是山鬼成亲嘛,会有抬轿子送亲的场景,可是我们请的一个临时演员来不了了,不知道能不能请你们当中一个顶一下?”

“我……我们?”廖天骄和tony对望一眼,“这不太合适吧,我们俩又不懂演戏。”

“那个位置不用演什么也不用抬轿子,就是跟在后面一起走一下台就行的。”单宁恳求道,“小廖哥,不用很久的,最多就十来分钟罢了。”

tony说:“我得盯场控,你去吧。”

廖天骄赶紧摇手:“不行不行,我也要在场边看着,既然不重要,你们找谁都行啊。”

“不是这样啦。”单宁说,“这里面还是有点讲究的,小廖哥你看这个衣服。”单宁抖落手里的那团东西,原来是伪装山鬼手下的演出服,那是一套类似紧身衣类型的衣服,面料是肉色的,只在腰间围了一圈绿叶,跟孙悟空当年占山为王的时候差不多。

“这个size是做死的,只有小廖哥你能穿啦!”单宁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廖天骄心想,搞了半天就是冲着他来的啊,可他真是不想穿这种羞耻的衣服上台去,所以任凭单宁好说歹说,他就是不松口。结果单宁跑回去没一会,兜里的手机就响了,廖天骄看到屏幕上灭绝师太的名字就有了不祥预感,果然才接通电话就听到高分贝的骂声:“廖天骄,平时我是怎么教你的,客户就是上帝,上帝说什么咱们就做什么,你怎么能拒绝客户的要求,何况是这种小小小到没边的要求,你是不是又想写检讨书了?”

廖天骄好容易把电话挂断后,就看到tony在同情地看他。

“只好去了。”他说,回过头,却在灯火之中看到远处站着的戚佳妍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甜美却也恶毒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