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80章 二

第80章 二

才接近自己家范围,佘七幺远远地就在空中看到了一团红光,当然也看到了让红光透出来的那个房顶的大洞。

“靠!”佘七幺“咻”地落入自己家中,只见原本古色古香的卧室里满地狼藉,砖瓦碎石掉了一地,橱倒了,床掀了,连自己做的结界都挂了。佘七幺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但他很快就感觉到了廖天骄的气息还停留在屋子里。

咦?佘七幺疑惑地皱起眉头,因为廖天骄和那混蛋的气息目前竟然是共处在这个家中,令他更意外的是,两缕气息不仅共处,而且方向一致,并且他还没感觉到廖天骄的气息有变弱或是不稳的迹象,这就代表着廖天骄没有受一丁点伤。

那个混蛋见到了廖天骄,但是两人却没有发生冲突?

佘七幺赶紧顺着找过去,其实也就几步路而已,因为两人的气息此时都是从廖天骄那间屋子里传出来的。佘七幺吸了口气,伸手轻轻一推,门开了,露出里头两个人的背影,同时,佘七幺的耳朵里也听到了“噼噼啪啪”敲击键盘的声音和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音效。

“铛铛铛!”

“叮——咻!”

“呃!呃!呃!啊——”

男人的惨叫声和星星洒落的音效结束后,敲击键盘的声音停了下来,廖天骄威风凛凛地一推键盘道:“别以为爷是个奶就可以任你虐,跟你说,凭爷这技术,就你那圣骑士是不可能杀得了爷的,最后只会被爷磨死罢了。”

“靠!”旁边椅子上蹲着的男人愤愤不平地也一把推开了键盘,懊恼地挠着自己的头发。这个男人的头发颜色居然是金色的,而且是那种天然而非后天染成的感觉,很像个外国人,但是偏偏他的外貌又十分的古典,修眉凤眼瓜子脸,看起来很是有些雌雄莫辩的味道。总之,这是个毫无疑议的美男子——虽然气质举动都有点古怪。

“伸手。”廖天骄说。

年轻男人犹豫了一下,把自己左右手来回看了看,最后认命地将左手伸了出去,手掌摊开,向上。在佘七幺吃惊的目光中,廖天骄拿起桌边一根短棍,伴随着“啪”的一声,棍子准确无误地狠狠抽打在对方的手掌上。佘七幺光听声音都觉得那一下挺疼的,而且廖天骄拿出来打人那根棍子还挺眼熟。

靠,佘七幺心想,这好像是单宁特地留下的那根吧,他明明收起来打算仔细研究一下的……

好痛!”年轻男人拼命甩着手掌说,“廖天骄你下手要不要这么狠要不要啊!哼,我还真不信邪了,咱们再来一盘!”

“来几盘都没用!”廖天骄说,“为你着想,我劝你还是别玩了。”

“不行,你说不玩就不玩,我怎么翻本,你该不是怕我吧!”

“切,爷还会怕你那点三脚猫功夫,想找死就来呗!”廖天骄一面说着,一面又伸了个手说,“东西呢?”

年轻男人无比心疼地看了一眼自己小心放在旁边的高压锅,然后飞快地掀开锅盖,从里头捞了一把爆米花出来放在廖天骄手上。

“就、就这么多了,其他的先欠着。”

廖天骄看了一眼掌心的爆米花,放到自己那一边的桌上说:“好吧,3分利。”他那边桌上已经堆了满满一堆白花花的爆米花,旁边则放着属于廖家的特产——麻辣鸭脖和巧克力威化,看来这些吃的都是当筹码用的。

年轻男人看着那堆东西,咽了口口水说:“那咱们快点开始下一盘。”

廖天骄说:“急什么,你等等,我去倒杯水。”他立起身来,然后当然看到了佘七幺。廖天骄惊喜地喊了一声:“佘七幺,你回来了?”

下一秒,只见那个年轻男人猛然就从椅子上跟弹簧一样弹了起来,一米八的修长身躯不可思议地在空中团成一团,矫捷地完成了转身、舒张躯体、张开双臂等一连串动作,最后跟个火箭炮一样射向了佘七幺。廖天骄只觉得脸颊旁一阵疾风“咻”地刮过,等再定睛看时,一切已经结束。

“唔唔……佘……”

“别动!”佘七幺说,“再动我杀了你。”只见佘七幺前后脚稳站马步,单手前伸,用力按住了那个年轻男人的脸,将他堵在了距离自己一臂距离处。

年轻男人只微微挣扎了一下,果然缓下了动作,乖乖地站好不动了。

“很好,保持住。”佘七幺说,然后一寸寸小心翼翼地把手收回来,直起身子,站好。

“佘……”

“不许说话。”佘七幺说,用眼神示意廖天骄过去。廖天骄茫然地走过去后,佘七幺迅速扫视了他全身一圈,末了还不放心地问,“有没有受伤?”

“没有啊。”

“那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别急着回答,仔细感受一下。”

廖天骄愈加茫然了,也不知道佘七幺说的仔细感受是怎么个感受法,只好自己揣摩着闭上眼睛,胡乱深呼吸了几口。也是怪了,之前并不觉得什么,这会吸了这几口气后,廖天骄骤然觉得自己的身体里传来一阵奇痒。很难去定义这种痒的种类或是引起的原因,因为在他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根本从没体验过这种感觉,那就像是有个人在他的身体里拿着好多羽毛从胃部一路挠痒痒挠到喉咙口的感觉!

廖天骄反射性地张开嘴,用力咳嗽起来。紧跟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廖天骄居然从嘴里咳出了,两根草。

“怎么会有草?”廖天骄正疑惑着,突然浑身一颤,在他身体深处刹那攀爬过了一阵比之前更强大更严重也更难以形容的奇痒,廖天骄开始觉得胸口发闷,他难受地伸手想要抓挠喉咙却发现自己的手只举了一半,就无法动弹了。

“佘……”廖天骄痒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喉头发出奇怪的声音,向佘七幺投去求救的目光。

“忍一下,你现在抓喉咙会把气管抓破的。”佘七幺说,然后看向那边低着头,双手插在裤袋里的男人说,“交出来。”

男人装作不听见的样子,左右张望着说:“哟,这个房间布置得还挺温馨的呀。”

“我再说一遍,凤皮皮,快把解药交出来,”佘七幺严厉地说,声音里饱含杀气,“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在说什么呀,我什么也不……”

佘七幺一扬手,一道光芒闪过,凤皮皮的脸颊上顿时出现了一条深痕,佘七幺居然拿出了乌银。

廖天骄吓了一跳,他现在是比较难受没错,但也不是致命吧,佘七幺居然这么动怒?!这么一想,廖天骄可耻地兴*奋了,因为佘七幺现在是在帮他出头哎!

廖天骄:“佘……”结果一开口就从嘴里喷出了一大蓬的绿草,耳朵里也跟着钻出了草尖尖,唬得廖天骄抓耳挠腮,活像只大猴子。

拳精笔趣阁

佘七幺看了廖天骄一眼,一挥乌银,指着凤皮皮:“你真要找死?”

叫做凤皮皮的男子眼珠子转了几转,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嘟哝了一声说:“不过是些苴草,长得快而已,又没毒。”

佘七幺却顿时面色一沉,猛然伸手卡住了对方的喉咙:“你把他当肥料?”

“恶作剧啊,只是恶作剧而已啊!”凤皮皮举高双手喊。

佘七幺沉声道:“这也能叫恶作剧?我要来得再晚点,那些苴草种子就会全部在他的胃里发芽成长,一路顺着血液伸向内脏,吸完养料后再沿着食道从七窍顶出来,不用多久,他就会被吸光变成具干尸了。”

什么!廖天骄听得头皮发麻。虽然那个叫凤皮皮的男子出现得很突然,出场方式也不太友善,但是廖天骄完全没想到这个人会这么歹毒,事实上,廖天骄刚刚还觉得凤皮皮这人挺讲道理的,因为他只是死马当活马医地试探着说了自己只是个普通人类,要决胜负就应当设置一个相同条件来比试的话,对方就答应了,还依照他的要求,和他在游戏里认真地切磋了好几把。这种比赛中不动手脚,输了也不赖账和恼羞成怒的人,谁能想到会做这种事啊!

佘七幺冷冷地注视着凤皮皮,后者的脸上最终露出了一个有些不甘的神色,从口袋里掏出个东西扔给了廖天骄。佘七幺动了下手指,那东西就落在了廖天骄的手里,是一颗糖衣包裹的小药片。

“把药吃下去就行了。”

这次廖天骄学乖了,将信将疑地拿着药不敢动。佘七幺看了一眼说:“吃吧,药是真的,就是可能会有些不适应,你要忍一下。你现在可以动了。”

廖天骄见佘七幺都首肯了,便不再犹豫地将那颗药片吞了进去。

原本以为这粒药可能很难吞服,毕竟一般情况下吃药都得过个水,更何况廖天骄现在已经能够感觉到那个什么苴草正在迅速填满他的口腔和身体内部,那股属于植物的气息已经十分浓重。但是,那粒药片入喉后却轻松地犹如装了引擎一般,一路破开植物的障碍,自己滑了下去,很快,廖天骄感到了药片通过的地方犹如着了火一般变得滚烫。

“呜……”廖天骄发出呻*吟。

佘七幺不敢轻易放开凤皮皮,回头对廖天骄说:“忍一下,很快就好。”说着,另一只手单手在空中画了个什么符号,向着廖天骄一推,一股凉风迎面扑来,倒灌入廖天骄的喉咙,缓解掉了部分燥热,却也让他拼命咳嗽起来。伴随着廖天骄的咳嗽声,许许多多的绿色草叶从他的嘴里被呛了出来,一开始还是一片一片,到后来全都变成了一团一团,从一小团一小团到一大团一大大团,廖天骄简直快咳疯了,偏偏这个时候肚子还开始疼了起来,廖天骄边咳边说:“佘七幺,我、我……”

“去厕所,这里我来处理。”佘七幺显然很了解廖天骄的状况。廖天骄这时也顾不得是不是失态了,提着裤子就冲进了厕所。

到了厕所就是上吐下泻,廖天骄这辈子都没经历过这么惨痛的拉肚子事件,而且拉出来的还都是草!人家说吃下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廖天骄心想,我他妈的什么也没吃,吐出来、拉出来的全是草、全是草!好在这种惨烈的情况只维持了十分钟不到,伴随着最后一口草被廖天骄咳出,那种身体深处的奇痒和疯狂的咳嗽拉肚子同时止住了。廖天骄松了口气,虚弱地在浴缸旁边靠了好一会才没精打采地爬了出去。

佘七幺一个人站在房里,刚刚那个叫凤皮皮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佘七幺?”

“没事了?”佘七幺迅速抬起头,走到廖天骄跟前。

气氛一下子就变尴尬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回忆起了过去的事情,廖天骄现在精神松懈下来后,面对佘七幺竟然开始扭捏起来。

“……嗯。”廖天骄清了清嗓子,“那个……”

佘七幺似乎也察觉了廖天骄的不对劲,说:“你怎么了,还是有哪里不舒服吗?”竟然还伸出手试了一下廖天骄额头的温度。廖天骄想起来,佘七幺对自己这样温柔已经是第二次了,上一次是他在灰夜公馆事件中受了伤,这一次则是自己吃了那个凤皮皮的亏,再想想之前发生在那个血池空间里的事,廖天骄的脸都有点红了。他已经表白过了,他们还亲过嘴了,现在他又想起往事了……

廖天骄说:“佘……”

话还没说完,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

“有人在家吗?602的户主?”门被敲得震天响。

廖天骄没奈何地应了声,出去开门,过了一会,他兴奋也不解地跑回来说:“佘七幺,我们好像走大运了!”

佘七幺微微眯了眯眼睛说:“哦?”

廖天骄说:“嗯!刚刚来的是物业的人,他们说看到我们房顶上破了个洞,怀疑是房屋质量问题,等下要派人给我们免费修好,还说让我们受惊了,要给我们现金赔偿,另外他们还免了我们一年的物业管理费,你说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佘七幺轻声说:“这很正常。”

廖天骄疑惑地看着佘七幺,说:“啊?”

佘七幺说:“凤皮皮也是妖神,他是只凤。”

廖天骄惊讶地:“凤?凤凰?”

“是凤不是凰,他是公的。”佘七幺说,“他是个……祥瑞,所以有他在的地方都会发生好事,以他今时……今日的神力,我想你的好运大概还会持续一……到两天。”

廖天骄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呃,那个凤皮皮是你什么人来着?”

佘七幺靠着墙,好像微微顿了一下说:“他啊……是一个……仇家。”

廖天骄却皱起眉头看向佘七幺:“不是吧。”

佘七幺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说:“佘爷怎么会撒……”

“他是你仇家为什么对我下手,为什么看到你这么兴奋?”

佘七幺噎了一下,说:“烦、烦死了,反正这事跟你没……没关系咝,佘爷会摆……摆平的咝!”佘七幺也不知道是不是理亏,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还结巴重复。

廖天骄说:“可是他说我是他情敌哎!”

廖天骄说:“还有,佘七幺,我把过去的事都想起来了。”

廖天骄说:“过去的事,小时候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们小时候见过面吧,我还在你家里住过呢,那个时候你说我们……”

黑色的发丝在眼前划过,这一刻时间仿佛都被放慢,廖天骄眼睁睁地看着佘七幺闭上眼睛,整个人忽然向前倒了下去,黑色的长发在空中划出了一个美丽的动态弧度,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接,然后,佘七幺就重重倒在了他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