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83章 五

第83章 五

“你干嘛啦,快放、放开我!”变小了的廖天骄拼命挣扎着,双手挥舞,两脚乱蹬,然后只听到轻飘飘的“啪”的一声,无论是提人的那个还是被提的那个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廖天骄和佘七幺同时看向地上,然后又同时互看了彼此一眼。在一地狼藉中躺着一条成年男子的牛仔裤,还有一条,成年男子的内裤。佘七幺沉默良久,然后看向了……廖天骄的下半*身,廖天骄也在同一时刻低头看向那儿,未几,两人脸上露出了不同的表情。

廖天骄的是“好险,幸亏身上的衣服长”,佘七幺却“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紧跟着是丧心病狂的仰天大笑,他笑得连把廖天骄扔回了地上都没发现。

“笑死佘爷了哇哈哈哈咝咝咝……”边笑还边摇动信子。

“混蛋,有什么可笑的!”另一个当事人廖天骄很愤怒。他愤怒地将地上的内裤长裤捡起来,又愤怒地想套回身上,结果长裤根本没法穿,就连内裤,由于他现在人变小了,所以腰围也变小了,裤子套上去就往下掉,套上去就往下掉……最后,廖天骄只好将裤腰折了几折,找了个别针别上,又将身上变大了的毛衣用力拽了几下,勉强遮到了膝盖上头。

佘七幺一直在旁边抱着肚子看廖天骄捯饬新造型,好不容易止住笑的脸又崩了,抱着肚子猛蹬腿,毫无形象到就差满地打滚了。

“你穿超……超短裙啊哈哈哈哈咝……”

“笑笑笑、笑你妹啊,有种你把我变回来啊!”廖天骄彻底愤怒了,冲上去就想踹佘七幺一脚,佘七幺轻松伸手一捞,就把那只脚抓在了手里。

“唔,连脚都变得这么小了啊咝。”佘七幺边说边似乎觉得很好玩似地捏了捏那只胖嘟嘟的小脚。变大了的袜子已经被廖天骄踢掉了,所以现在佘七幺手里抓着的是一只又小又肉的脚板,整只脚丫子都还没他的手掌大。

“真好玩啊咝。”佘七幺摸摸捏捏那只小脚丫子,颇有些爱不释手的味道。

廖天骄整个人都像过了电一样,脸都憋红了,他这么金鸡独立地站着已经很累了好吗,佘七幺这是要做啥啊!混蛋,佘七幺再这样下去,他简直要……要……

“唔……放、放开我!”廖天骄在自己做出更羞耻的行为前,拼命把脚抽了回来,他这么一用力,佘七幺没抓住,结果自己踉跄了好几步,一屁股重重摔在了地上,没穿外裤的屁股蛋登时结结实实地坐到了一地冰屑上,又凉又疼。

靠啊!

廖天骄简直委屈死了,边龇牙咧嘴地揉屁股边用清脆细嫩的童音骂:“佘七幺你这个王八蛋,我都变成这样了,你还要欺负我!”

佘七幺一板脸孔说:“你现在不得了了,连佘爷都敢骂了咝!”

廖天骄干脆豁出去了:“就骂你就骂你我就骂你!”

佘七幺笑道:“愚蠢的人类还真是喜欢佘爷,居然连佘爷说话的方式都学会了咝。”

廖天骄跳起来,踩到冰屑,边跳边骂:“混蛋,谁学你啊,谁……谁喜欢你!”

佘七幺勾勾手指,廖天骄就被看不见的力量拉了过来,扔在**。

“愚蠢的人类就是愚蠢,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就想装忘了咝?”佘七幺顺手捏了廖天骄嫩嫩的脸蛋儿一把,然后挺吃惊地看了看手指,马上又左右开弓猛捏了好几把,似乎对那种滑嫩的触感上瘾了。

廖天骄两边嘴角都被扯开,含糊不清地骂:“晃、晃手!里别……耶……耶我!我……我要生……气啦!”

佘七幺总算是笑嘻嘻地松手,上下打量着廖天骄说:“果然你还是这个样子更讨人喜欢点咝。”说着还揉了揉廖天骄的头发。

廖天骄揉着自己的脸孔说:“谁喜欢这个样子啊,我又不是个没生命的玩具!”

佘七幺看着他,忽而长臂一舒,将廖天骄整个人都抱进了怀里。

“喂你、你干嘛!”佘七幺抱得很用力,廖天骄又变小了,所以根本是整个人都埋进了佘七幺的胸膛里。或许是因为变小了,那副胸膛比以前廖天骄所看到的都更为宽阔和令人可依赖,以至于让廖天骄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鼻子里闻着佘七幺身上那带着点山野青草的熟悉气味,廖天骄一时竟然迷糊起来,乖乖放弃了挣扎,还紧紧抓住了佘七幺的衣服。

过了好一会,佘七幺才松开手,看着脸蛋红彤彤的廖天骄说:“是啊,你不是个玩具,身体变小了不是问题,只要人没事就好。”

“咦?”

佘七幺站起身来,伸手在空中画了一道,以廖天骄肉眼所能见的速度,整个被捣腾得乱七八糟的房间快速变化,又成了佘七幺以前住的屋子的样子,只不过这间屋子比廖天骄上次所见到的小了许多,这似乎证明着佘七幺的神力到底还是受到了点影响。

廖天骄忍不住问:“佘七幺,你真的没事吧?”

佘七幺一挑眉毛:“佘爷怎么会有事咝。”

廖天骄说:“可是你之前就受了伤,刚刚又被封了力量,还保护我……”

刚刚姜世翀的劫火突然冲破了他自己制造的冰层,铺天盖地地向廖天骄席卷而来,就在同一个时刻,单宁的手杖出现了,无数的藤萝铺天盖地地蔓延而来,将廖天骄包围了起来,然而廖天骄还没来得及庆幸,下一刻,他的身体中就传来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波涛澎湃的感觉,那感觉令他心跳过速,呼吸困难,最后如同一只野兽悍然冲出了他的身体、冲破藤萝,向外面的火墙撞击而去。廖天骄感觉自己简直如同高速公路上一架超速行驶的汽车,即将狠狠撞上金属墙壁,也就是在这一刻,佘七幺突破熊熊火光从闯了进来……廖天骄的所有记忆到此为止,漫天的火光,绿色的藤萝森林,外部压迫而来的危险,内部澎湃而出的波涛,冲撞、碰击,佘七幺脸上写满的恐惧和慌乱,还有他向自己伸出的双手……当廖天骄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一切都消失了,冰晶雪还在空中下着,他被佘七幺紧紧护在怀里,身体变成了现在这样。

廖天骄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如果说他之前一直在患得患失,不知道佘七幺怎么看他,怎么看待他的感情,不停猜测他们小时候是不是认识,是否曾经有过婚约之类,那么现在他已经根本不在乎是否能听到佘七幺亲口说出的答案,因为相处的点点滴滴早就告诉了他一切。不管有没有过婚约,是不是早就认识,那尊骄傲又别扭的神,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为了他几次三番地豁出自己的性命,在他最危险的时候总是抬眼就能看到他的存在,他用自己的身体为他阻挡一切危险,为他担心也因他害怕……这世界上或许会有值得尊敬的人因为工作,为别人献出自己的生命,却绝对不会有人,因为工作,付出这样丰富的感情。

当局者迷,如果跳出来客观地看待,很多事情或许再简单不过。

廖天骄想到此,站起身来,猛地扑向佘七幺。佘七幺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接住:“你干嘛?”

“谢谢你,佘七幺。”廖天骄说,在佘七幺开口前又道,“我喜欢你!”

佘七幺整个人都石化了,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说:“什什什么……你你你……你当然喜欢佘爷了,你这个愚蠢的巧克力威化脑壳的人类不不……不是早就说过了吗……”连咝都忘了咝。

廖天骄说:“嗯,我就是想说嘛,我喜欢你。”

佘七幺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他的声音小了下去,局促不安地甚至不敢看廖天骄的脸,“你本来就只能跟佘爷在一起,还跟那些相亲的母人类搞个什么……”

廖天骄说:“啊?”

佘七幺说:“看什么,佘爷说错了嘛,真没见过谁家的媳妇这么拈花惹草还健忘的咝!”

廖天骄的眼睛慢慢睁大了,他小心翼翼地问:“你是说……我们小时候认识?”

佘七幺看着廖天骄说:“废话咝!”

廖天骄的眼睛又瞪大了几分,咽了口口水,他小心翼翼地问:“那我们……是不是有过婚约?”

佘七幺看了廖天骄一眼说:“哦,你终于记起来了啊。”

廖天骄手一松,差点摔下去,佘七幺赶紧伸手又把他捞起来放回**。

廖天骄坐在**,痴痴傻傻地想了半天说:“你捏我一下呗!”

佘七幺就伸手狠狠捏了一把,廖天骄“嗷”地叫出声来:“原来不是做梦啊!”

“你脑子好像更坏了啊咝,”佘七幺遗憾地看着廖天骄,“算了,反正佘爷也习惯了,佘爷不嫌弃你咝。”

廖天骄无比哀怨地看着佘七幺说:“那你干嘛不早点告诉我啊!”

佘七幺说:“佘爷干嘛要告诉你啊咝!”

“你告诉我我就不会胡思乱想也不会去找那些母……啊呸呸,找那些相亲对象了啊。”

“你见到佘爷吓晕过去三次还指望佘爷告诉你咝?”

“可是谁见到你那样不都会……”廖天骄忽然愣了一下,在他的脑海中冷不丁响起了一把童音。

“佘七幺,我下次还来找你!”

“我们要做夫妻啊,我才不会忘了你呢!”

“你别笑我,就算你变成一条蛇来见我,我也能认出你!”

廖天骄吃惊地看向佘七幺:“你……你是不是……”

明明能够变成人形,却执着地用一条蛇的形状出现,到后来被自己逮到了人形的状态,却还是别扭地保持着以蛇头人身的形象出现,廖天骄曾经以为那是因为佘七幺怕别人觉得自己丑,但现在却发现或许并不是这样。

“你是想我……认出你吗?”廖天骄惊呆了。

他在八岁那年的九月离开老家,和父母一起搬去了镇上,虽然离爷爷家不算很远,但也不是可以再随时跑回去的距离,加上父母亲给他报了住宿的学校,以后几乎很少再回那个小村子去。

认识的人多了,视野开阔了,曾经的童年玩伴不知不觉也就忘却了,或许七岁的廖天骄还不懂婚约到底是什么,但是和佘七幺之间短短一年的友情却是真的,然而当二十年后重逢,佘七幺还记得从前的一切,他自己却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哪怕佘七幺再次出现在他眼前,他也一丝一毫想不起来过去的记忆、过去的诺言。

廖天骄顿时愧疚无比,低下头轻声说:“对不起,佘七幺。”

佘七幺“哼”了一声说:“愚蠢的人类脑子不好,佘爷早就料到了咝。”他说着,拍拍手说,“好了,别再说这些了,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再说。”

说到目前的情况,佘七幺的表情就严肃了起来,显然事情十分棘手。

廖天骄惊叫:“啊!”

佘七幺说:“啊什么啊!”

廖天骄:“说到现实的话,我明天还要上班!”小廖天骄蹦起来,着急地抓着头发打圈,“怎么办怎么办,我现在肯定不能去公司,但是不去公司就没钱,请假多的话还会被开除,我还要还房贷呢,怎么办啊啊!”

佘七幺说:“哦,我忘了告诉你,你们公司暂时停业整顿了咝。”

廖天骄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什么!”

佘七幺说:“你不会以为戚佳妍那个团队出了这么大事,你们公司一点都不受影响吧。”

的确,戚佳妍搞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无数观众被控制成傀儡,吸取了精气,而戚佳妍和单宁的躯壳又都死在了原地,查理朱似乎也受了伤,总之,怎么说,这件事都不可能云淡风轻地了结,是廖天骄之前只顾着佘七幺,忘了问其他的事情。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放心,还是妖协联络修行者协会接手了,警方里也有他们的人,对外新闻只说是由于舞台电力设施出了问题引发了火灾,所以造成了一些伤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你们明君世纪和朱海晏那家什么公司都被勒令停业整顿了。”

“啊……”廖天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佘七幺说:“你睡着的时候,我替你接了电话,保守估计到过完年之前,你都不用再工作。”

廖天骄“哦”了一声,虽然不是个好消息,但多少也让他松了口气,除了……小翠。对,小翠一个人还孤零零地留在公司的办公大楼里,廖天骄开始担心起那个孤单也单纯善良的女鬼来。

佘七幺说:“你又在想什么咝?”

廖天骄回过神来,忙说:“没有没有,我在想工作的事。”他可不敢告诉佘七幺自己这会在想一个女鬼,否则一定会被佘七幺骂死,“我担心生活费和房贷。”廖天骄说到这里真心忧伤起来,“你不是说凤皮皮是祥瑞吗,我怎么觉得见了他以后我尽遇到倒霉事了。”

佘七幺说:“凤皮皮没跟你说平衡的事?”

廖天骄说:“我觉得这事一点都不平衡!”

佘七幺说:“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个,你坐好。”

廖天骄见佘七幺态度严肃,只好乖乖坐下,佘七幺平时虽然没心没肺地别扭,但是大事上倒是从来不含糊的。

佘七幺说:“你之前不是老说我不告诉你实情吗,我现在就原原本本地告诉你。这件事,我本来是不想让你知道的,因为以你这样愚蠢的头脑要处理的话实在太难了!”

廖天骄:“……”

佘七幺说:“佘爷是想着既然愚蠢的人类处理不了,那佘爷如果能暗中处理掉就处理掉算了,不过现在看来事情比我想象中要严重得多,而且你现在又变成这样,不告诉你的话真不知道你将来还能闯什么祸。”

廖天骄小声嘀咕:“我没有闯祸……”

佘七幺说:“说什么呢咝!”

廖天骄忙道:“没没,你说。”

佘七幺冷哼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咝。”然后一正颜色,“廖天骄,我跟你说一下三生石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