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84章 六

第84章六

佘七幺停顿了片刻,似乎在想从什么地方说起,然后他问:“廖天骄,在你看来,三生石是什么?”

“在我看来?你是指我知道的三生石是什么样的吗?”小小的廖天骄坐在**,用与外貌不相符合的成人的口吻说着话,那样子看起来着实有些滑稽。

“对。”

“我们好像在灰夜公馆就讨论过这个问题了,我所知道的就是被你们否认过的那个定义,旅游景点供游人拍照的石头而已。至于传说的话,唔,我听说三生石上头刻着天下男女三生三世的情缘,是一块奠定姻缘的灵石。”廖天骄疑惑地问,“你怎么想到问我这个,当时你和玄武不都说这块石头可不如我们人类所知道的那么简单。”

佘七幺说:“没错,你记性还不错,不愧是要做佘爷媳妇的人咝!”说着又伸手摸了摸廖天骄的小脸蛋,他现在似乎很热衷于摸廖天骄滑嫩白`皙的小脸蛋。

廖天骄的脸红了一下,不自然地低下头。廖天骄长这么大从没谈过恋爱,不过他还是觉得自己和佘七幺的发展好像是有哪里不太对劲。别人似乎都是经过这样那样的进展然后一步步到位,怎么他和佘七幺的进展就这么怪异?昨天他才告完白,今天就已经是,呃……媳妇了?而且佘七幺这种看到童年版的自己更欣喜的情绪是怎么回事啦!正这么想着,佘七幺的手指又伸了过来,在廖天骄的下巴上挠了几下,廖天骄的脸都绿了,好吧,佘七幺其实是把他当宠物了吧!

佘七幺边挠边说:“廖天骄,我会出现在这里不只是为了你我二人的婚约,还有其他几个原因,第一是因为……别动!”

廖天骄郁闷地把想逃离的脑袋摆回了原位,任佘七幺继续跟逗猫狗似地挠他的下巴。

佘七幺心满意足地继续边挠边说:“我来这里第一是因为我的祖父佘玄麟,他曾给我留了一句话,希望我在二十七岁这一年来s市的夜牢见一下玄武。”

“所以你才去了灰夜公馆做服务生?”

“当然。”佘七幺改捏了捏廖天骄的耳朵说,“否则以佘爷的身份怎么会需要打工咝?”

廖天骄心想:“是啊,你不打工就等着我养呗。”

佘七幺像是知道廖天骄在想什么一样,看了他一眼,吓得廖天骄赶忙把被子拉过来,盖到了脖子的部位,好像这样就能安全一点似的。

佘七幺说:“虽然我一点都不知道祖父为什么想我去见一个他亲手抓住的死囚一面,但我还是去了,然而,一开始的时候,玄武一直在沉睡,事实上在你们搞那个同学聚会之前,他根本没有醒来过,这几乎让我开始怀疑祖父的留言是不是出了什么差错。”

“你是说,玄武是在我们来了以后才醒的?”廖天骄惊讶。

“他是在你们来之前两天醒的。”佘七幺说。

廖天骄思索着:“你说过我保管着一件和三生石有关的东西,而玄武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

佘七幺说:“没错,你还记得我跟你提起过过去曾有人试图违逆因果宿命,篡改天命却失败的事吗?”

廖天骄之前已有过猜测,这时候便觉得这个结论再明显不过:“那个人是不是玄武?”

佘七幺点头。

廖天骄说:“这么看来你祖父让你去见玄武就是为了三生石和他曾经做过的那件事,而玄武会在这个时候醒过来,很可能与我和你的出现都有关系。”

佘七幺欣赏地看着廖天骄,“愚蠢的人类”这个称谓发展到现在更像是他对廖天骄的一种昵称了,在他眼里,廖天骄其实一点都不愚蠢。

“那么后来呢?”廖天骄问,“你祖父让你见玄武的原因是什么,玄武又对你说了什么?”

佘七幺却没忙着解答,反而说道:“先把这事放一下,你再听我说下去。”

廖天骄只好按捺下好奇心道:“哦,你说。”

佘七幺说:“我来s市的第二个原因是去年下半年的十一月,妖牢的死牢之中逃走了一名重犯。”

“灰夜公馆逃走了一名死囚?”廖天骄吃惊地叫起来。

“并不是灰夜公馆。妖族在各处共设有十一处重牢,其中有七处是死牢,除了灰夜公馆所在的夜牢,还有渊牢、尽牢、叵牢、病牢、尸牢和空牢。这七座死牢各有不同,位处各地,就连我也不知道所有位置,而触犯了妖族重纪的妖乃至妖神,在接受审判后,就会依照不同罪责和刑罚,关押入不同的牢狱之中。”佘七幺说,“这一次逃出去的重犯是个次妖神……”

“次妖神是?”

“次于妖神的存在。首先,妖神和妖是完全不同的种族。”佘七幺解释道,在这一刻,他神态庄重,仪态从容,又一次散发出清净不可亵渎的神采来,“你之前或许听过查理朱的话,但是他搞错了最基本的一件事,妖并不是动物修炼后的异形,而是自古以来就存在,甚至比人类出现得更早的高贵的种族,那些通过修炼成为妖的,我们一般称之为新妖族,而原先就有的古老的妖族,则称之为旧妖族。”

廖天骄若有所悟:“那所谓旧妖神……”

佘七幺看向廖天骄:“关于妖神,你们人类写的《西游记》这部小说里面有孙悟空护送唐僧到西天取经,最后被册封为斗战胜佛这么个情节,看起来好像他是从一个猴妖被你们人类尊奉的佛与神赐予了一个身份然后成了佛或者神,但那种认识是不正确的。就如同你们人类有人神一样,妖神,并不是修炼成神的妖或是被你们人类的人神册封为神的妖,妖神,是妖族供奉的神!”

廖天骄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这么说妖神其实是守护天下众妖的神?老天,佘七幺居然这么拉风!

拉风的佘七幺似乎很满意廖天骄给出的反应,于是他伸出手再次兴味盎然地挠了挠廖天骄的小下巴。廖天骄无语地抽搐了脸孔,好吧,妖神什么的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

廖天骄尽量忽视那只挠着他下巴的手问:“那么妖神也分旧妖神和新妖神吗?”

佘七幺点头:“不过新妖神十分少,而次妖神相对略多些,他们大多数是妖族中的佼佼者,是没能达到妖神高度的较为接近于妖神的存在,但是说略多,只是相对而言,在数万妖族之中他们也仅仅只有千分之一不到的比例。”

“你是说,除了玄武,还有个次妖神也被关在了死牢里?”廖天骄尽量装作不经意地抓住佘七幺那只不安分的手问,“你们的死牢里尽关着这么厉害的人物?”

“不厉害就不用关进死牢了,但我妖族十一处重牢七处死牢并非处处都有在押囚犯,也不是个个都有次妖神乃至妖神的实力。”

廖天骄想了想说:“你的意思是,那个次妖神和玄武有关系?”

佘七幺点头:“那个被抓进去的次妖神听说曾是玄武的下属。”

廖天骄道:“他是当年和玄武一起犯事被抓进去的吗?”

“不,是在玄武被抓进去后一百多年才被抓进去的,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当时我算是还没出生。”七百多年前,九君山佘玄麟只身涉险,抓获玄武,不久,佘七幺出生,却始终无法化形,而以一枚卵的形式直到七百年后才降临人世。

“那他现在逃了?”廖天骄思索着,“他想做什么,救玄武?还是跟三生石有关?”

“有很大的可能性。”佘七幺说,“因为就在那个次妖神逃出来没多久后,你们人类的市面上就开始出现了赝品三生石……”

廖天骄想起了peter和amy的事情:“你怀疑那是他做的?”

“对。”

廖天骄想了想问:“那个人,会不会就是陈斌背后的黑手?”

“暂时还不能确定,但是可能性很大。”佘七幺说,“还有,当我们在进行杀人游戏的时候,灰夜公馆里曾有人试图劫狱,带走玄武,但却被玄武拒绝了,阿旭在那次事件中也受了不轻的伤,到现在还没完全复原。”

“也就是说,一方面那个黑手派了陈斌来寻找王鹏飞将三生石碎片留给的人,另一方面又派人在外头捣乱打算劫走玄武……”

佘七幺道:“还有试图试探我。”

“试探你?”

“对,他们并不知道那件和三生石有关的东西已经不在我们佘家手上,而是到了你那里。”

廖天骄说:“那到底是什么,怎么会到了我那里?”

佘七幺说:“这要跟七百年前玄武叛离,私自动用三生石篡改天命的事情连起来说。”

佘七幺说到这里不由微微一皱眉,他如今要说的东西已经和他自己所了解到的有了不少区别,尤其是在玄武那夜找他私谈了一通以后。一边是从小听到大的公认版本内容,一边则是玄武所说的东西,本来应该信任谁毫无疑问,偏偏玄武所说的内容听起来更符合逻辑,而且这也就能够解释祖父佘玄麟特地让他去见玄武一面的原因,更不用说玄武曾经明明有逃脱的机会却不仅没走,反而帮着他们对付了陈斌这件事了。

廖天骄立刻摆出一副好学生的样子,认认真真地坐好了听佘七幺说。

佘七幺叹了口气,下了决定:“好吧,我下面要说的东西虽然是公论,但老实说,由于事情都发生在我出生之前,我也无法确认那是不是当年的实情,所以你可以先把这当成是一种传言,自己来判断内容的真假。”

廖天骄说:“没问题,我懂。”

佘七幺这才点点头,开始述说那段七百年前的过往。

“七百多年前,在玄武还没叛逃,我祖父佘玄麟也还没失踪前……”

“等等,你祖父失踪了?”廖天骄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个问题,他还以为那位长者已经不在了,佘七幺才不能直接向本人问清楚事情的原委,原来竟是失踪了?

“祖父他在六百多年前突然离家而去,至今再没出现过,没人知道他去了何方,也没人知道他为何而去。”佘七幺说到这里,不由露出了忧伤的神情。他的手背却在这时候忽然一暖,佘七幺低下头去,看到的是廖天骄的小手搭在他的手背上。

“你祖父那么厉害,一定没事的!”廖天骄紧紧抓着佘七幺的手,仰着脸说,“他肯定有自己的安排才会离开家,你看他不是还给你留了言让你去找玄武吗,我想老人家或许一早就知道了许多事所以才做了妥善安排,你应该相信他!”

“一早就知道了许多事?”佘七幺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啊,你们不是神吗,神可以看到未来吧。”

是的,看到未来!佘七幺心神微微一荡,廖天骄的话令他有了某个触动。

“嗯,没错,也许祖父有他自己的安排。”佘七幺说,收敛了心神道,“我们继续说吧。七百多年前,我祖父、玄武还有另外一位妖神,我们暂且叫他x先生吧……”

廖天骄嘴角抽搐了一下,心想你这画风不太对啊,把那么充满神秘色彩的中国古神祇名字和xyz什么的放在一起真的好吗,又不是演《名侦探柯南》!这么一想,再看看自己变小了的身体,廖天骄的嘴角又忍不住抽了抽,还真是有点名侦探柯南的味道啊。

佘七幺自顾自说了下去道:“他们三个人曾经是非常好的朋友,后来玄武和x先生有了超越友谊的感情,简单来说,他们俩搞上了,而按照因果宿命的既定轨道,他们两个人是注定不可能在一起的,因为x先生马上就要死了。”

廖天骄没来得及吐槽那个“搞上了”,赶紧问:“死?”

“对,真正的死亡。”佘七幺说,“不是你们人类那样的转世轮回,妖神的寿命远比人类要长上许许多多,一世或许可以抵你们千百世,但是妖神也会死,妖神死后会去到哪里至今无人知晓,但是所有死了的妖神都不会再回来。玄武从三生石上看到了x先生的未来,因此十分忧心。”

佘七幺说:“三生石这东西,在你们人类的记载中有两种来历,一说是女娲补天计数堆沙而成,专管姻缘,一说为佛家因果轮回象征,其实这两种说法都不大确切,三生石虽然在我们可知的范围内影响着世人的姻缘,但它究竟是什么,从何而来,如何起作用,哪怕是我们这些旧妖神也不知道。”

“连你们都不知道?”廖天骄吃惊无比。

“不要以为我们是神就全知全能,哪怕是神也是会一代代新旧更替的。这一点,你玩游戏应该很清楚,以北欧神话中诸神黄昏这样的传说作为主题的游戏并不少。”

“哦对,”廖天骄说,“我听闻世间经过七次毁灭七次重建,这也是许多目前无法解释的远古文明可能的出处。”

佘七幺点头:“这世界的确经历过多次毁灭和重建,神、人、妖同样如此。就这些东西来说,我也太年轻,很多事情并不了解,总之你只需要知道三生石一早就存在,甚至比很多神的出生更早,绝不简单就行了。”

“好。”

“所以你看,三生石是十分厉害的存在,至今为止,还从没有出过差错,而三生石又明确地告诉了玄武,x先生将从此灰飞烟灭,因为属于他的后世是一片空白,于是,七百多年前,确切点说是七百三十七年前,为了打破自己和x先生一成不变的宿命……”佘七幺说到这里顿了顿,“再次声明一下,我们比你们更有能力,但并不代表我们是万能的,尤其是类似这样的改变,如果要打比方的话……”

廖天骄说:“我懂,你说过因果体系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

佘七幺满意地点点头:“对,牵一发而动全身。玄武因为想要改变自己和x先生的前路,贸然打了三生石的主意。从一件古物上,他发现通过某种方法,或许可以借用三生石的力量来篡改因果链,于是他决定去找真正的三生石。”

“真正的三生石?”

“对。我们所知道的三生石是黄泉路边,奈何桥畔的三生石镜碑,那其实只是三生石反映出来的影,真正的三生石则矗立在地府黄泉底层,为九万仞忘川水所包围,具体位置在哪,当时谁也不知道,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三生石绝不可能是一块浪漫的石头那么简单。”

“原来如此。”廖天骄说,“那么玄武找到了吗?”

“找到了。”佘七幺说,“玄武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去了忘川水底,花了九九八十一天,终于找到了三生石的所在并用某种方法使用了三生石,而且当时他并没有如外界所传言的那样失败了,相反,他成功了。”

“成功了?”

“是的。”佘七幺说,“但是这种成功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玄武付不出这么大的代价,于是他的举动造成了一系列因果链的崩毁,总之,当玄武从地府回来后,世上就发生了许多奇怪的事情,奇怪到其余的神、佛、妖神都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而玄武自己也察觉了,因为x先生最后还是死了……”

廖天骄吃惊地:“居然还是……”

佘七幺一面说着,一面轻轻地动了动手:“x先生死了,玄武要付出的代价却远没有平息,我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想的,他选择了屠戮来填平这个坑,妖协拿他没奈何,因为他实在太强了,而x先生的死也深深刺激了他,使得他狂性大发!后来,我祖父佘玄麟接下了捉拿玄武的差事。他亲自出山,带领八部妖兵追了玄武七天七夜,最后在全军覆没的情况下,孤身将玄武抓获归案,而玄武导致的因果链崩溃的情况,被我祖父用某种方式暂时封印了下来。在这过程中,他使用的某件神物流落人间,最终辗转流传到了你们家族之中。”

佘七幺一收手,廖天骄认出他这是画了个结界。

“你这是?”

佘七幺急急道:“好了,刚才告诉你的是对外宣传版本,接下去我要说的是绝对的秘密。”

廖天骄听着佘七幺的语调,不由得连呼吸都屏了起来。

“灰夜公馆事件后,玄武曾私下里找过我,据他所说,当时事情的真相并没有那么简单。”佘七幺深深吸了口气道,“玄武并没来得及擅动三生石,他是被栽赃的!”

“什么?!”

“玄武说他确实曾经动过利用三生石的念头,但是当他千辛万苦找到三生石所在的时候,却被人捷足先登。对方因为隐藏了长相与身份,所以不知道是谁,唯一知道的是,那个人很强!玄武与那个人交过手,却只能打成平手,而他们的交手引起了忘川倒灌,十殿大乱。在两人争抢之中,三生石不知如何竟然裂为了两半,一半被玄武带走,另一半被摧毁。之后,玄武尚未来得及回到妖界,就被收到消息的妖协派人追杀,不得不流亡天涯。”

“妖界、人界、仙界均认定玄武擅动三生石造成了因果紊乱,生灵涂炭,发出海捕文书缉拿玄武,玄武却发现在捉拿他的妖里面有许多妖都不对劲,他说从他拿着的那一半三生石上已经看不到那些妖的前尘后世,唯一能看到的只有……死!”

“死?”

“对,他说如果那些妖继续活下去,妖族整个三界都可能毁灭,他们就像是异变的因子,最终将导致整个身体的崩溃,他认为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其实已经有很多妖出了问题,所以他开始斩杀那些出了问题的,被他称为被污染了的妖。”

廖天骄一愣,“污染”这个词令他觉得很耳熟,下一秒他便想起来,那正是他在属于戚佳妍的回忆之中曾听王鹏飞说过的话。

“既然被污染了,你们也活不长了,就让我送你们一段吧。”当时王鹏飞就是这么对戚佳妍和小林远去的车子说着,之后两人遭遇车祸都死了。这两者之间莫非有着什么联系?

“玄武实力很强,哪怕是在所有旧妖神中,他都是无比强悍的一个!他那时斩杀了许多妖怪,有些是追杀他的妖,有些则根本与追杀他无关,在无人知道他斩妖的标准下,妖族人心惶惶,都认为玄武疯了。最后妖协派人请我祖父出山捉拿玄武。这之后……”佘七幺说,“玄武告诉我说,他杀死了八部妖众,只留下了我祖父一个,然后他告诉了我祖父他的怀疑,他怀疑有人想要利用三生石毁灭妖族乃至三界,因此他将手里那半块三生石分为了五块,分别交给了他信得过的五个人,而留在他手中最后的东西,也是他交付我祖父保管的东西是……”

“是什么?”廖天骄整颗心都吊了起来,被佘七幺的话所吸引。

“一枚钥匙,也是三生石最核心的石魄。”佘七幺说,看了廖天骄一眼,“那东西现在就在你的身体里。”

廖天骄“嚯”地一下站起来,被被子绊了一跤,又摔了回去,把两条小细腿都杵了起来,他大大的内裤里顿时露出了白白嫩嫩的小屁股,佘七幺忍不住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红着脸咳嗽了两声。

廖天骄狼狈地爬起来说:“什什什么?我不是个普通人吗?”他还以为所谓他保管着某件跟三生石有关的东西是说他的家传宝物之中有什么特殊的存在,毕竟他们这种小地方出来的人,虽然并不富有,但是拉拉杂杂的祖传东西还是有一些的,谁能想到这个保管是指保管在他的身体里面?他还以为先前是佘七幺不太精通人话,所以说错了呢!

“你……嗯,的确不能算是普通的愚蠢的人类咝。”佘七幺说,不太自然地给他把被子盖上。廖天骄虽然有点疑惑,但是盖上暖和被子这件事他还是很欢迎的。

他钻进被子里说:“我的天!你再捏我一下吧……”然后在佘七幺动手之前,马上又喊道,“啊,还是算了,你捏得太疼了!”说着自己赶紧给自己捏了一下,抽了口冷气道,“居然不是做梦!”

佘七幺无奈地:“本来就是不是咝。”

廖天骄说:“我怎么会身体里装着这么个东西啊?我活到这把岁数一点都没感觉到过啊喂!”

佘七幺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说:“嗯,这事说起来其实跟我有那么点关系。还有廖天骄,你能以普通人的身份生长到现在,没有被任何人注意过,还是要感谢佘爷才对,就是因为佘爷牺牲自己,把身上十成九的神力都拿来封印你身体里的东西了你才能安稳地活到现在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