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89章 十一

第89章 十一

廖天骄一晚上都没睡好觉,做了一堆乱梦。

先是梦到自己被不停地抛起、落下、抛起、落下,他还以为自己又被佘七幺那个蛇精病当成小屁孩玩举高高了,结果他趁着飞起来的当儿努力翻身往下一看,顿时傻眼了。是,佘七幺是在下头没错,但是这情景是不是不太对啊。为啥佘七幺会穿着一身白色丝绸料子的厨师服,手里还拿着个平底锅呢?

廖天骄眼看着厨师佘七幺在一蓬熊熊烈火上一送一送地掂锅,口里还嚷嚷着:“七分熟,才能吃,七分熟,才能吃光光!”然后他就“啊”地惨叫着,“啪”地掉下去,“滋”地烫到屁股,“啊”地再次尖叫着又被掂到空中,如此往复。

廖天骄捂着屁股在空中泪流满面。上次做梦梦到佘七幺把他当手卷浇了美乃滋舔也就算了,这次竟然直接上牛排,不,猪排……不不,人排了吗?而且佘七幺那无比灿烂的笑容是怎么回事啊!

“混蛋啊,有你这么对自己媳妇的嘛!”

然后就像是听到了廖天骄的抱怨一样,梦境又一下子变了。廖天骄发现自己这次被放入了一个圆锥状的东西里,一点都动弹不得。他抬起头,然后看到了佘七幺放大的脸。佘七幺先是挤了一大坨白乎乎软绵绵的东西到廖天骄身上,廖天骄抽空尝了一口,发现那是奶油,跟着又一抖手从空中洒下来一堆亮晶晶有弹性的东西,廖天骄再尝了一口,辨别出那是蒟蒻,最后,佘七幺递给廖天骄一把伞说:“你拿好咝。”

廖天骄就稀里糊涂地把那柄只有佘七幺一根指头长短,在他看来却是正常尺寸的红色画梅花小纸伞接过来拿好了,然后就看佘七幺左右端详了一番,露出了一个笑脸。佘七幺说:“甜筒还是要放蒟蒻和奶油才好吃咝,这样最好吃咝咝~”说着吐出信子就在他的脸上狠狠舔了一长条。

“我靠,我不是甜筒,我不是人排,我不能吃,我真不能吃啊啊!!!”廖天骄惨叫着从梦里醒过来的时候,天刚刚亮。有微热的鼻息打在他的脖颈上,他回头一看,正对上一张实在不能算好看但是睡得很满足的脸。廖天骄吸了口气,他还是不习惯啊,不过甜筒什么的还好只是做梦而已。

廖天骄想要起身,结果动了一下便发现手脚似乎都被什么制住了。利用“腹肌”勉抢抬起身体来看了一下后,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一条长长的黑色蛇尾巴盘在**,将他连人带被子当甜筒一样捆了好几圈,难怪他动都不能动。

廖天骄躺回去的时候居然在想佘七幺这回总算是有点蛇妖的自觉性了,人家哪个蛇妖不是变个人首蛇身的样子,既妩媚又性`感,就他倒好,留个人的身体,变个蛇头出来,简直非主流,而且谁会把小时候的事情记得那么清楚啦。廖天骄想着,忍不住侧头去看佘七幺,看一阵子说:“傻瓜。”话音才落,就被一双红色清澈的眼眸对上了。

“愚蠢的人类说什么咝?”佘七幺看着廖天骄,大概是因为刚刚醒来的缘故,廖天骄愣是从那双小细眼睛里读出了媚眼如丝和风情万种两个形容词。佘七幺无限慵懒地拨了一下自己从耳后滑过来的长长黑发,廖天骄才发现佘七幺居然没有……没有穿衣服。

“你……你……你怎么……”廖天骄面红耳赤,眼神游移,不敢去看佘七幺那副白`皙却柔韧结实的好身材。

佘七幺把脸凑过来仔细看了一阵说:“你脸红个毛啊咝,佘爷的衣服还不是被你给扯掉的咝!”

廖天骄说:“啊?”他压根没有这个记忆啊。

佘七幺却已经十分自然而然地在廖天骄的嘴巴上“吧唧”亲了一口说:“算了,佘爷早就知道你这个满脑子酒心巧克力的愚蠢的人类肖想佘爷的身体很久了咝,不过我们现在还有别的事要做,即使愚蠢的人类求佘爷,佘爷暂时也不会碰你咝。”

廖天骄说:“我、我、我、没、没、没有……”

佘七幺说:“好了好了,快点起来洗漱,懒死你算了咝。”然后把他的蛇尾巴收了回来,遛着大鸟,光着两条大长腿在那里穿衣服。

廖天骄直到把早饭吃完都还没想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扯掉了佘七幺的衣服。难道是梦里?天呐,一想到自己做的那些梦,廖天骄真是羞耻得不行了!虽然他和佘七幺不知怎么有了婚约没错,虽然他是喜欢佘七幺没错,可是……可是……纯纯的喜欢和发生肉`体关系是两回事好嘛!还是说他真的已经对佘七幺不知不觉有了邪念了,而且他喵的还是希望佘七幺上他?廖天骄捂住脑袋,拿头撞佘七幺给他准备的小背包小水壶,他怎么不死了算了!

佘七幺走出来说:“愚蠢的人类干嘛呢,已经够蠢了,还想怎么样咝!”

廖天骄抬起头来,不由得眼睛一亮。

大概是因为要出远门的关系,佘七幺今天换了一身精干的外出装备。T恤夹克加一条军绿色的冲锋裤,小细腰束根有点朋克范儿的皮带,蹬一双黑色军靴,架一副茶色墨镜,头发又恢复成了短发,看起来型得不得了,要多酷有多酷。

廖天骄脱口而出:“操,帅翻了!”

佘七幺嘴角上翘,颇有点得意洋洋的样子说:“废话。走了咝。”

廖天骄光顾着目不转睛地盯住佘七幺看,被他拉着小手拎了小背包小水壶拖到门口才想起来说:“等等。”

佘七幺看着廖天骄挣脱他的手跑回去,绕着房子又转了一圈,到处按按拧拧了一番才跑出来说:“好了,现在可以走了。”

佘七幺关了门问:“你刚刚干嘛呢咝?”

廖天骄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佘七幺说:“拉总电源关水管阀门啊,我们不知道要去多久,家里又没人照看着,万一漏电漏水怎么办。”

两人说着走到楼下,就看到方国梁背了个包已经在下面等着了,他身后不远处一左一右分别是姜世翀和凤皮皮。廖天骄他们下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姜世翀在看凤皮皮,似乎想跟他说话,但是凤皮皮却压根不理他,兀自脸黑黑地蹲在地上拿块石头拍小核桃。

“他俩怎么了?”廖天骄很敏锐地嗅出了两人之间的不对劲,问方国梁。

方国梁摇摇头:“我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好像闹了矛盾。”

佘七幺说:“管他们,他们俩没矛盾才奇怪呢咝!”

凤皮皮听到佘七幺的声音抬了一下头,居然没有马上扑上来,好像真是心情不好了,连拍个小核桃都拍得有气无力的。

姜世翀终于走过去说:“我给你拍吧。”说着去旁边捡了块板砖。

凤皮皮瞪了他一眼,然后抱着自己的小核桃躲过来,似乎对姜世翀有些畏惧的样子。姜世翀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看他的眼神,好像挺失望的。

廖天骄心想,看来待会得找机会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就过了一晚上而已,两人就闹翻了。好吧,他们俩压根也不是朋友,只是大家一起出去打怪兽,敌人没出现,自己人先闹内讧了总不是件好事吧。

方国梁大概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担忧地看了佘七幺一眼。佘七幺却好像啥也没看到一样,把手一挥说:“出发。”

他说完了,在场几个人却都没动。方国梁先开口了:“请问蛇君,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怎么去?”昨天佘七幺只告诉方国梁今早八点集合去救方晴晚,除此之外什么也没透漏,方国梁要不是当了多年家主还沉得住气,大概早就揪着佘七幺的衣领让他说说清楚了。

佘七幺说:“叫你走就走,问那么多干嘛咝!”

廖天骄赶紧说:“方叔叔,我们是要去……”被佘七幺在小手上捏了一下,马上噤口不语。廖天骄脑子转得快,联想到昨晚灰夜公馆的事情,便明白佘七幺大概是不想让妖协那些人再得到什么消息了。

廖天骄说:“方叔叔,跟佘七幺走就行。”

方国梁看了廖天骄一眼,从表情上看,似乎更加确信廖天骄是九君山什么厉害人物了,廖天骄也不想就此事解释,省得麻烦。

姜世翀很干脆说:“我跟你走。”

佘七幺说:“嗯,跟我来。”说着拉着廖天骄往外走去。几人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刚好和个骑着摩托车的快递员擦肩而过,廖天骄忍不住看了那人一眼,心里想还好最近没有网购什么东西,否则出个门还挺麻烦的。

佘七幺问:“看什么咝?”

廖天骄说:“没什么。”

佘七幺往后看了一眼,微微皱了皱眉,那个快递员好像有什么地方令他很在意,但是无论怎么看,对方也都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佘七幺转回头来说:“好了,现在我们搭地铁去动物园。”

李辉皱眉看了眼面前老旧的楼道,老六楼,麻烦了。他心里想着,停了车,将装满了快递件的背包背到身上,往楼上爬去。

逼仄的楼道内摆满了各种生活用品,从锅碗瓢盆到簸箕扫帚无一不全。由于背包的缘故,李辉爬得好辛苦才爬到了六楼。

居然连个电话号码都没留,真不知道那边分公司的收件员在搞什么,这不是给他添麻烦嘛!李辉叹了一声,看了眼门牌,然后敲响了602的房门。

“咚咚咚——”

“有人在吗?”李辉拔长嗓门问,“廖天骄在不在,送快递的。”

“咚咚咚——”

李辉把门敲得震天响。他特意一大早就先送这家就是怕人出门了还要再跑一次,现在看来搞不好要白跑了。就在这时候,602的房门突然静悄悄地打开了一条缝。

李辉精神一振,马上道:“你好,送快递的。”

房门虽然开了,但是却看不到主人的脸,而且始终只保持着只能伸出一条胳膊那么小的缝隙。

“你好?”李辉疑惑地又问了声好,然后他看到从那道门缝中真的伸出了一条胳膊。纤细的、瘦瘦的,好像是女人的胳膊,手掌纤长,没有留长指甲,手指还挺好看。

李辉赶紧将手里的快递件和笔一起递过去:“东西拿好,麻烦您签个字。”

那只手抓住小小的快递盒子往后缩,缩到门缝那里却因为门缝的宽度,没法就这么缩进去,硬是这么卡住了。

李辉莫名其妙地看着那只手徒劳地变换着拿盒子的角度,似乎在试图就这么把盒子硬拿进去。神经病,他又不是犯罪分子,用得着这么戒备吗?

“小姐,我只是个送快递的,青天白日,你不用这么紧张。”

“对、对不起。”终于从门里传出了一个女人柔柔的声音,门缝开大了些,露出了一张,苍白美丽的脸孔。

“哦,没事啦。”看到漂亮年轻的姑娘,李辉的火气下去了不少,“麻烦你帮我签个名吧,我还赶着送下一家呢。”

“好,好的。”年轻姑娘说着,单手翻来覆去地看那个盒子。似乎不太明白该怎么做。

“签这里。”虽然觉得如今还有人不会收快递有点奇怪,李辉还是伸手点了点签名栏的位置。

年轻姑娘犹豫了一下说:“能麻烦你,帮我拿一下吗?”

李辉愣了一下,那个盒子就被塞到了他手里。年轻姑娘迅速拿笔,在那个签名栏的地方点了下去,跟着却问:“那个,请问签什么呢?”

“签……签你的名字啊……”李辉越发觉得奇怪了,这个叫廖天骄的姑娘该不是脑子有问题吧,怎么才说过的事情又来问一遍,而且这不是常识吗?

“名字?”女孩子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单子,然后才道,“哦,是、是这个吗?”伸手指着收件人一栏的廖天骄三个字。

李辉简直快崩溃了说:“是啊是啊,签廖天骄,这不是你的名字吗,你怎么连这都不知道!”

女孩子似乎很愧疚,说:“对不起,我不太懂这个。”她拿起笔,在签收一栏工工整整地写下了廖一个字,然后又停了笔,一副为难的样子。

“又怎么了!”李辉抓狂。

“名字……是有魔力的。”她说,“我不能再签下去了。”

李辉完全崩溃了说:“好了好了就这样,签了姓就行。”说着一把扯了自己要的单据,从女孩子手里把笔抢了回来。

“再见。”

“嗯,再见。”

李辉心里嘟哝着这什么人啊,下了半层楼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关门声,跟着是一声惊叫:“我的手!”

李辉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紧跟着他看到有个长长的、棒状的东西滚落到楼梯上头,602室的门飞快地打开,一道白影蹿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那东西捡了回去。门,再次关上了。

李辉看得背心都凉了。

我靠,那是一只手吧!是一只手吧!只手吧!吧!

想明白的李辉顿时撒开四蹄,猛冲向楼下。太可怕了!晨星小区13幢602室廖天骄,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来给这家送快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