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95章 十七

第95章 十七

“接下来去哪儿?”廖天骄看着手里的地图问,“老肖家村和新肖家村都在森林公园的外面,两边的距离都差不多。”

佘七幺看了下地图,对姜世翀说:“肖家村的人懂巫蛊之术又十分排外,不好对付,我带着廖天骄去恐怕会有意外,你有警察职务在身大概能行得方便,所以我们俩去老肖家村,小姜你去新肖家村怎么样?”

姜世翀说:“可以,我和当地的兄弟再联系一下,顺便也打听一下另一座山鬼神庙的事。”

佘七幺说:“那就有劳你了。”

三人于是分道扬镳。姜世翀走后,佘七幺和廖天骄往老肖家村去。走了一会,廖天骄就憋不住地嘀咕道:“佘七幺,你……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叫jsking小姜的啊。”

佘七幺翘起唇角说:“怎么,这你都吃醋咝?”

廖天骄活像被人踩了尾巴,当场蹦起来说:“胡胡胡说,我我我……我只是觉得这样没礼貌,人家都好几百岁了呢!”

佘七幺说:“佘爷也七百多岁了,不会比他小的咝。”

廖天骄嘴巴张了张,又闭了起来。这么一说确实也是,哪怕是颗蛋,佘七幺其实也是一颗七百多年的老蛋,自己嫁给他还真是老夫少妻呢……啊呸呸呸!廖天骄打了个哆嗦,总觉得自己变小以后,思路越来越离奇,都快上升到脑残儿童欢乐多的阶段了。

佘七幺颇有兴味地看着小廖天骄在那一会跺脚一会皱眉一会呸呸呸,觉得他这样真是太好玩了。虽然从小就知道这家伙是个二货,不过成年以后刚见面的时候,他看起来倒是挺像模像样的。佘七幺一直没告诉廖天骄,他们童年分开以后的第一次重逢并不是去年也不是在廖天骄现在的家里,而是在廖天骄还就读大学的时候,那是一次非常不愉快的重逢,不愉快到佘七幺现在想起来都有气,气到他回去以后就默认了戚佳妍在外头故意捅出来的两人有暧昧关系的消息,也因此戚佳妍才会成了他的前任女友。

“佘七幺?”

“嗯?”

“你老实跟我说,为什么要小方家的祖传宝刀?”廖天骄终于逮到机会问这个敏感问题。

佘七幺顿了顿说:“拔骨乃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神兵,是这个圈子里的人都会想要的咝。”

廖天骄不信,说:“你不是这种人,你要拔骨一定有理由,是不是和三生石有关?”

佘七幺看了仰起脸蛋的廖天骄一眼,笑了笑:“想不到你还挺聪明的咝。”

廖天骄终于放下心来。方晴晚是他朋友,佘七幺则是他的未婚夫,结果他未婚夫开口就管他朋友要祖传宝物,简直尴尬死个人好嘛!其实廖天骄都仔细想过了,如果佘七幺确实想借拔骨来用,他完全可以用朋友的身份去找方晴晚商量,不管怎么说,他和佘七幺才是一家人,站肯定站他那边,可是站队归站队,总也要讲究方法嘛。艾玛,说到未婚夫什么的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啊,廖天骄捧脸,跟着就绊了一下,差点把脑袋磕地上去。

佘七幺无奈地一把揪住廖天骄的后衣领说:“想什么呢,蠢萌萌咝!”

廖天骄说:“对不起啊,我走神了,咦?”他低头看刚刚绊到自己的东西,本来以为是凸起的树根之类,结果竟然是一截高3、4公分的断石块。廖天骄仔细看了下,发现这很可能是块石碑的残骸,上头还有字。

“碑?”

“这里是碑林。”佘七幺看了眼廖天骄脖子上挂着的导游器说,上头的小红点正跳在印山地震碑林这个景点处,旁边还有配套的一个景点叫升龙湖。

廖天骄的耳机里适时传出了事先录好的导游解说词,浑厚的男声悠悠说道:“印山地震碑林位于印山国家森林公园升龙湖景区升龙湖西畔,现存石碑六十三通。石碑上记载了印山地区历史上多次发生大地震的情形。其中历史最久远的一块石碑记录着公元1216年x月x日印山地区震级m7的一场地震,碑上称“是年,印山东西地大震三日。”、“次年,又震。山崩四十里,江水堰塞成湖”,民间传闻是时见地龙破土而出,升天化形,故取名升龙湖……”

廖天骄听了会问佘七幺:“真的有这种地龙升天的事吗?”以前廖天骄听到传说都不怎么放在心上,现在认识了佘七幺就免不了对妖、妖神的世界产生了好奇,就想着多了解点,也可以更接近佘七幺一点。

佘七幺说:“只是民间不靠谱的传说罢了,真能修成妖神、次妖

重修武仙txt下载

神的妖族,是绝不会在脱胎换骨的最后关头做这种屠害生灵的事情的,而且历来有机遇修行的生灵虽然不少,但是能够从一个种族转换为另一个种族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能成功的只在少数。”

廖天骄想了想,深以为然。类人猿变成人都要花那么久,要从一只动物变成一个妖,再变成一尊神,简直想想就觉得道阻且长。

佘七幺看了廖天骄一眼说:“所以修行,其实并不是为了让你变成另一种生灵,”他沉下声音说,“如果一个妖抱持着这种目的去强化自己,那他根本不可能成为妖神,因为他从一开始的出发点就错了,修行就是修行,是修心、是锻炼、是提升自己的方式,至于通过这种锻炼到底能收获到什么,就因人而异了。”

就在廖天骄深觉得佘七幺一番话颇有哲理,让他很有点醍醐灌顶的感觉的时候,佘七幺却又哈哈一笑,拔高嗓门说:“不过像佘爷这样一出生就是妖神,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地位崇高万妖景仰的,这个就只能说是命好了,旁人是羡慕也羡慕不来的咝咝咝咝咝!”

廖天骄踉跄了一下,心想大哥你能把伟岸的形象再保持得长久一点吗?命好也值得那么得意?然后他仔细想了一下,沮丧地发现,是的,命好确实是件挺值得得意的事,至少佘七幺就不用还房贷。

佘七幺见廖天骄陷入沉思,伸手又捏了他的脸一下。

“干嘛啦?”廖天骄不高兴地说,一想到房贷,连声音都有些没精神了。

佘七幺说:“佘爷还有后半句话没说呢咝。”

廖天骄心想你到底要自恋到哪个程度才肯停下来啊喂……

佘七幺接着说:“佘爷的命好呢,旁人是羡慕也羡慕不来的,但是,佘爷身上背负的责任,也是旁人想承担也未必承担得来的。”

廖天骄吃惊地看着佘七幺,他们已经走到了升龙湖的旁边,一汪碧绿的湖水静静呈现在两人眼前,周围林深草密,幽静安宁,颇有几分仙境的味道。一阵风过,湖面掀起涟漪,也吹起佘七幺的短发,显得他的侧面那样年轻而富有生气,而那其中,似乎,又有几分稚嫩。廖天骄忽而想起来,不算蛋时期,佘七幺其实也不过就是个27岁的青年而已,和他一样。

27岁,以现代人而言,其实并不是个成熟的年纪,很多人包括廖天骄自己在这个年纪都还过着不算压力太大的生活,他们大多数父母健康,家庭小康,不少人还未成家,除了工作,还有大把的时间挥霍青春,做自己想做的事,但佘七幺不是。这个从生下来就肩负着守护万千妖族的使命,同时也是要扛起九君山家门的少主,是要找到自己祖父的托付者,还是三生石事件逃不开的解决者,佘七幺身上的责任真是光想想就让人觉得肩膀沉重。

佘七幺回过头来,有些好笑地看着廖天骄问:“怎么,被吓到了咝?”

廖天骄摇摇头,伸手拉住佘七幺,很认真地说:“你的压力听起来是有点大,不过我们不是要结婚吗,那你的责任也就是我的责任,两个人分担总比一个人扛好点,所以我会努力做好我那一份的!”

佘七幺颇有些意外地看着廖天骄,好半晌才不好意思地嘟哝了句:“你、你还挺有志气的嘛咝。”

“当然了。”廖天骄说,“男子汉大丈夫,可以没背景,怎么能没志气!我决定了,就把这件事当成我的修行,我修行的目的可不是成神成佛,我把目标订得近一点,先做到尽量不拖你的后腿,再努力变成能帮到你一点的人,再然后……”等将来我变得比较厉害了,说不定还能让你反过来喊我声廖爷嘿嘿。当然最后一句话,廖天骄现在没敢说。

他咳嗽一声:“再然后的事,等前两个阶段的目标达成了再决定好了。好了好了,别浪费时间,我们去老肖家村,小方的事可拖不得。”说完,便背着小书包,拎着小水壶,挺起小胸脯,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廖天骄都走出去一段了,佘七幺还捂着自己的鼻子和嘴没挪地方,那张白皙的丑脸蛋不知什么时候就变得通通红了。

“艾玛太可爱了!怎么能这么可爱!”佘七幺想,“下次一定要给他把帽子也准备好,还要让他把发型也改改,再给他弄根小扁担,换身小衣裳……”

走在前面的廖天骄“阿嚏”打了个喷嚏,疑惑地吸了下鼻子,回头喊:“佘七幺,快点!”

佘七幺说:“哦!”喜孜孜地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