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97章 十八-1

第97章 十八 1

“发现什么没有?”

廖天骄放下手中的碗碟,将橱门关好,朝佘七幺摇了摇头。

怪了,什么也没有。

他跟着佘七幺走出这栋屋子,再往下一栋去。二百多年的时光流经此处,这冬日阴翳阳光下的老肖家村,却依旧保持着昔日的模样,仿佛一座冻结在时光中的废墟,死气沉沉,旧颜不改,就连一道褶皱、一个伤疤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鞋底摩擦石板路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佘七幺和廖天骄沿着村里的小巷慢慢走着,每走一步都十分注意地观察四周,试图发现任何一点异常。

就如同传言里所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未被带走,那些如今可以算作古董的东西不仅没有跟随原主人离去,不知为何也没有被探险的驴友和考古的政府工作人员带走,全部都躺在原来的地方,蒙着厚厚的灰尘,如同陷入沉睡。或许是因为人们害怕诅咒?

廖天骄一面走一面记录着两人行经的路线,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过了会,他突然“咦”了一声喊:“佘七幺。”

“嗯?”

“你看我画的图。”廖天骄递给佘七幺看他的小本本,老肖家村并不算太大,两人按照顺时针的方向一个区块一个区块搜索,花了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已经走了差不多3/4的地方了,如今只剩下东北块还没有动。

佘七幺接过廖天骄的笔记。

廖天骄踮着脚指着本子说:“我把我们走过的地方都做了记号,你看,如果把我们刚刚走过的这些道路全连起来的话,是不是有点像一个字?这么看,左边是一个倒过来的‘圭’字,右边则是个倒过来的‘丄’,不过右边我们还缺东北角没看过,还不能完全确定,不过看起来这整个村子的结构好像是一个字。”

佘七幺想了想:“封?”

廖天骄用力点头:“对,我也这么想。这整个村子好像是按照一个做了垂直翻转的‘封’字来建造的。听说古代人开工动土都是要请风水先生的,这个村子规划成这样,肯定是故意的。你说是不是这村里封印着什么大家伙啊,像是上古神龙天界神兽魔界大魔王之类的?”越说越是兴奋。

佘七幺看了廖天骄一眼,合拢本子说:“你想多了咝。”

廖天骄说:“啊,我怎么想多了?”

佘七幺说:“你说得那些老家伙都是个顶个的精明,哪个都不会把自己玩儿到被困在一个穷村子里数千年那么惨,就算有,我也不会不知道。”

廖天骄不死心地说:“这也不一定啊,也许有些野生大神连你也没见过呢,武侠小说里不是常有这种避世而居的世外高人吗?”

佘七幺说:“你今年三岁吗?”

廖天骄:“……”

佘七幺说:“妖协和人类修行者协会从很早以前就存在了,只是你们普通人不知道而已,人类防备我们,我们也防备着人类,如此成千上万年,彼此有些什么人手,两边早就门清,你们抓住我们的人是要移交给我们处理的,而我们这里抓到你们的罪犯也会交接给你们……”

佘七幺这么一说,廖天骄马上想起来了灰夜公馆那时候,陈斌一开始是在妖族的夜牢中作恶,最后倒确实是被移交给了人类修行者协会。

“所以退一万步来说,如果真有这么个厉害的家伙在,还被你们人类封印住了,不可能不交给我们,两边也不可能没有记录留下。”

廖天骄有些失望地说:“这样啊。”

佘七幺说:“而且单宁在这里生活了两百多年,他看守着那五分之一的三生石碎片,真有这么个危险的东西在的话,他不会住下来,也不会在最后的讯息里不告诉我们。”

廖天骄说:“好吧,我知道了。”他不高兴地想,现实可真不浪漫啊。

“到了。”佘七幺忽然说。

“这么快?”廖天骄抬起头,不由得大吃一惊。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栋十分巨大的建筑,高大的门头和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的围墙使得这栋建筑就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十分的出挑。看起来,搞不好就这一栋建筑就占据了两人最后一整块未探索的区域。

“这里是不是祠堂啊?”廖天骄猜想着。

佘七幺说:“有可能,进去看看吧。”他说着,刚要往前走,又想起来什么,对廖天骄说,“手。”

廖天骄以为佘七幺又要牵他,心里嘀咕着我真的不是小孩子啦,不过还是乖乖伸出手去,结果这次佘七幺是往他手里塞了个东西。

“什么玩意?”廖天骄摊开手掌一看,发现自己的掌心中央又多了一片鳞片,但这次是银色的。

佘七幺说:“上次那块丢了,再给你一块。”

廖天骄攥着那块亮晶晶的鳞片,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以前跟佘七幺不熟,所以没有感觉,现在想想,从自己身上揭一块鳞片下来该有多疼啊,那又不是头发,说拔一根就拔一根了。廖天骄仰起脸,诚恳地说:“谢谢你,这次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真的。”他说着,小心翼翼地将那片鳞片收进了自己放全部身家的银行卡包里。

佘七幺伸手摸了摸廖天骄的头发:“好了,进去吧。”

佘七幺伸手推门,那巨大的门扉或许是因为常年没人使用过了,所以活动起来十分不灵便,随着“嘎吱嘎吱”的摩擦声,过了许久,终于向后打开了一定距离,露出了可容一人通过的空间。在那一瞬间,一股冷风从门里吹了出来,有种奇特的感觉同时侵袭了佘七幺和廖天骄,使得两人不约而同地都皱了皱眉。

”好像……有点怪。”廖天骄说。

“嗯,小心。”佘七幺说,他现在开始怀疑也许带廖天骄去新肖家村反而危险会小一点。

“你也一样。”廖天骄说,拿出了方晴晚曾经送给他的桃木匕首。

两人依次迈入了那道高高的门槛。

“两位贵客,这边请。”矮小的村长在前头带路,将姜世翀与刘昆引入村中。

“这村子我还是第一次真真正正进来。”刚刚被弄醒的刘昆轻声道,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已经自己消化掉了,大概是因为在这片土地上本来神神怪怪的事情就多的缘故,只不过他当然不知道姜世翀是具僵尸还是僵尸王,他只是以为姜世翀懂道术什么的。

“这不是你的辖区吗,怎么你没来过?”姜世翀诧异地问。

“来是来过,但是不给进啊。”刘昆说,“刚刚村口不是可以看到个独立的小房子么,那是他们专门接待外部来客的会客室,每次我们过来,都让我们在那儿呆着,不给进里头。”

姜世翀皱起眉头:“这样工作会做不好。”

刘昆说:“没办法啊,肖家村的人,上边也是知道的,不让管。”

姜世翀对此显然很不满,刘昆就没敢再说下去,才认识那么一会,他也已经摸到了这位同行的脾气了,顶真!两人跟着那个村长七兜八弯地绕了很长一段路,沿途两边都是各种各样的民宅。果然这村里至今还保持着过去的古老建筑风格,看不到钢筋水泥的痕迹,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同时也拉起了电线、网线之类,看起来又不算太封闭,真是奇怪的矛盾。

一路上两人见到了不少肖家村村人,那些男男女女都穿着和村长一样造型古怪的衣服,见到村长过来,人们便纷纷起立,先向村长行礼,随后又笑眯眯地向姜世翀与刘昆行礼,两件事都做过后才继续做自己手里的事情。姜世翀留神看了一下,有人在洗衣服,有人在喂鸡,有人在扫地,有人在抽旱烟,还有人在给一只不知什么猎物扒皮放血……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刘昆说:“嘿,原来这村里的人看起来不难相处啊。”他冲着给他行礼的两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挥了挥手,小女孩们便腼腆地笑了笑,又低下头做功课了。

姜世翀没有回答刘昆的话,与刘昆不同,有一种难以用言语解释清楚的直觉使得他不仅没有与刘昆一样的感觉,反而更绷紧了浑身的肌肉。他感到了威胁。

“到了。”前头引路的村长说,在他的身后是台阶和一扇十分巨大的大门,一栋与之前民宅完全不同的大型建筑出现在姜世翀和刘昆眼前。

村长说:“长生、长寿,你们俩引贵客进去,我去安排筵席。”

一旁的两名健壮后生立刻道:“是。”

姜世翀说:“等等!”

村长笑眯眯道:“贵客还有什么吩咐?”

姜世翀说:“我们人民警察是不能随便拿老百姓东西的,你不用吩咐什么筵席,我们就坐一下,了解点情况就走。”

刘昆马上也道:“对对对,不用麻烦了。”

村长说:“这怎么行,说好了用招待贵客的礼节来招待二位,哪有食言的道理!”

刘昆说:“村长,这真不行,这是违反纪律的,要不你给我们俩泡两杯茶,就当是谢过了吧。”

现场静默了一会,随后村长说:“那长生、长寿,你们先带贵客进去坐着,我去准备茶水。”说着就走了。

刘昆松了口气,在旁边轻声说:“多亏你想到了,这里的人都会蛊,天知道会给咱们吃什么!”

两个后生似乎听到了,瞥了刘昆一眼,吓得他一缩脖子。随后这两个人便一声不吭地跨上台阶,走到门前,同时把手贴到了两扇门扇上。

“他们这是要干嘛啊?”刘昆纳闷地问。

接着就见两名后生同时一使劲,嘴里发出“喝”的一声,肌肉绷紧,脚尖点地。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声音,过了片刻将两扇大门推开了个仅容一人过的缝,然后比了个“请”的手势。

刘昆刚拿出根烟叼在嘴里,打算点着,这会连烟都掉了,目瞪口呆说:“这他么是什么招待贵客的礼节?就……开这么一道门缝?”

姜世翀走过去,对长生和长寿两人说:“你们先请吧。”

两人却摇了摇头,又对姜世翀比了个“请”的手势。

姜世翀从门缝里看进去,由于视野有限,只能看到里面一大片空旷的空地,最远的地方则似乎另有一栋内屋。

刘昆上来说:“要不我们别进去了吧,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肖长生和肖长寿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脸上扯出了个难看的笑容,蠕动了半天嘴唇,说了一个字:“经……”好像三岁小孩子学讲话一样,口音十分奇怪。

姜世翀想了想说:“还是进去吧。”不进去,就查不到案。说着,率先迈过了那道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