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03章 二十三

第103章二十三

“怎么了?”方国梁问突然间就停止不动的佘七幺。

“廖……天骄……出事……了……”佘七幺说完这句话,人便不再动弹。他本来似乎是打算去逼问那个占了廖天骄身体的东西的,现在就这么僵在了路当中,就连眼睛里的光都好像黯淡了下来。

方国梁愣了一下,赶紧走上去,正要看个分明,却见佘七幺突然又一下子跳了起来。他就跟个兔子似地蹦跶了一下,双脚抬起离地几十公分,落回地上后还顺带舒展了下筋骨,就好像一个机器人刚刚开动以后的预热那样。

“咦,干嘛离佘爷这么近?”看到方国梁,佘七幺问,脸上挂着戏谑的表情,一派轻松自在。

方国梁盯着佘七幺看了会,然后收回目光说:“没什么。”

佘七幺“哼”了一声,“咔哒咔哒”地捏着指骨说:“现在就来问问这家伙,他把廖天骄弄到哪去了好了!”

另一边,姜世翀正站在房门口看着外面暗沉沉的天色。

“怎、怎么办!”刘昆问,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颤抖。

不怪他,这场面一般人看了谁都受不了。屋子里是一张人皮,完整的,让人疑心是不是像那些小说里说的那样是从头顶敲个洞灌了水银进去剥下来的;头顶上则风云变色,天空中雷鸣霹雳,不正常的天光和狂风将这一带笼罩在一片阴森森的气氛之中,而这两样都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本来空荡荡的那个广场。

当姜世翀和刘昆检查完整间屋子,确认那似乎是一间牢房、一个祭坛、一个刑场并打算出去的时候,一开门就看到了满满当当一场子的人。

人,不可怕,很多人,就不好说了,如果这些人还带有敌意,那就更麻烦了,最后,这些人看起来还都是死的!

刘昆拿着手枪的手都在颤抖,这个老警察似乎已经被眼前的一切吓呆。雨“唰唰”地下着,密集而猛烈,时不时地就有电光闪过,映亮那一场子人狰狞恐怖的样貌。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大多穿着和刚刚外头那些人差不多的奇特服装,也有一些人是普通衣服,但那几个人看起来都不像是肖家村本村的人。他们的脸上都没有血色、胸膛没有起伏,这么冷的天气,又是大雨瓢泼,这一场子的人没有一个口中能够呼出白气,显然他们并不需要呼吸,更不用提那些暴突的眼球、僵直的身体还有长长的拖到地上的指甲。

所有人都看着姜世翀和刘昆,暂时还没有人动弹,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夹杂在雷暴声中,有“咯吱咯吱”的声音响了起来。

“咯吱”……“咯吱咯吱”……声音响成了一片。

刘昆惊慌地问:“什么?这是什么声音?”

姜世翀淡淡地回答:“磨牙声。”

刘昆说:“为……为什么磨牙?”

姜世翀说:“因为他们以为我们是食物。”

刘昆:“食……食物?”

姜世翀说:“嗯,类似这种后天性的不完全的人造僵尸都会有吃人饮血的欲`望。”

刘昆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说:“你是说这……这些是僵尸?”

姜世翀耐心地纠正他:“不是僵尸,是后天性的不完全的人造僵尸。”

刘昆结结巴巴地说:“僵尸还……还分先天后天?”

姜世翀说:“是的,先天性的僵尸很少,后天性制造的比较多,两者不是一个概念。”

刘昆若有所思地说:“原来如此。”完了发现不对说,“等等,我们不是要讨论僵尸品种啊,我们是要想办法出去,还有肖家村的人到底是想干什么?”

姜世翀说:“他们想干什么出去问问就知道。”说着,人就往外走去。

刘昆着急了说:“小姜你回来,外面危险!”

姜世翀摆摆手:“没事,你在这等着,我去跟他们谈谈。”

刘昆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姜世翀朝最近的一个僵尸走去。僵尸们看起来毫无知觉,但这时所有的目光都朝姜世翀投射了过去,可见他们还是活物。

姜世翀走到那个中年男僵尸面前,亮了一下警官证说:“警察查案,问一下,你们这是想干嘛?”

那个男僵尸嘴里发出“嘟噜噜噜”的声音,好像在说话。姜世翀边听边点头说:“哦,他们让你们把我们俩杀了吃了,还有用血来祭祀?”

旁边一个女僵尸也凑过来:“噜噜噜——嘟噜——”

姜世翀说:“这样啊,那他们自己到什么地方去了?”

男僵尸又说话,有个老僵尸也一跳一跳地凑过来说:“嘘嘘——呼噜噜——”

姜世翀说:“哦,他们去老肖家村了,他们去老肖家村做什么么?”

几个僵尸七嘴八舌,“嘟噜噗噜呼噜”地说了起来。刘昆看他们说得起劲,好像对姜世翀没有敌意,于是往前迈了一步,就这一步,他迈出了那间屋子,一下子全场都安静了下来,所有的僵尸包括刚刚围着姜世翀说话的三个都一致抬头朝着他看了过去。

刘昆僵在原地,再怎么看,那些彤红的眼珠和龇出来的牙都不像是表示友好的意思吧。下一秒,几只僵尸就同时飞快地朝着刘昆扑了过去。以他们那僵硬的身板很难想象这些僵尸怎么会有那么快的速度,刘昆吓了一跳,举着枪就要开火。

姜世翀大喊:“别动手!”刘昆的手一僵,跟着就看姜世翀以远超那几只僵尸的速度瞬间闪到了他们的面前,单手一指对方眉心,那几个僵尸就都停了下来。

姜世翀拦到刘昆面前,微微喘气说:“别刺激到他们,后天性的僵尸都怕火,对人也很忌讳。”

刘昆说:“你让他们都停下来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姜世翀回过头,露出一双银灰色的眼睛,瞳仁里头银灰色的竖线闪耀着妖异的光彩,刘昆见了,不由得浑身一僵。

“小姜你……”

姜世翀说:“虽然这些是后天性的僵尸,不过也是我管辖范围,你不用怕。”他说,然后好像做了个笑的表情,露出了一口尖牙,“我也是僵尸,我能跟他们沟通。”

“啪”的一声,刘昆的枪走火了。枪口喷出火花,在空中闪烁出明亮的光芒,短暂的寂静过后,整个场子都沸腾了起来,所有的僵尸都动了,它们同时向着刘昆扑来,尖锐的爪子和獠牙充分展露了他们的意图。

姜世翀说了句:“糟糕!”冲到几个僵尸面前尝试跟他们继续沟通,但是这次所有的僵尸都不再好说话,他们甚至对着姜世翀都发出了尖锐的吼叫。姜世翀一看情况不对,跟阵龙卷风似地迅猛出击,一拳一个,一下子轰出去好几个僵尸。

僵尸们沸腾了,开始绕着姜世翀走,试图避开他抓到刘昆。然而,姜世翀却立定在刘昆跟前,他微微弓背,跟着浑身一颤,一身的肌肉在刹那鼓了起来,耳朵变尖,尖锐的指爪钻出他的皮肤,闪闪发亮,他对着天空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一下子把那些僵尸都震住了。然而,下一刻,一道古怪的笛音响起在空气之中,那些僵尸又是猛然一震,跟着脸上都露出了疯狂的表情,他们发出喑哑的叫声,挥舞着爪子,开始继续朝着姜世翀逼过来。

“他们被操纵了。”姜世翀说,“操纵者就在附近,我把你送出去,然后你自己跑。”

刘昆说:“啊?”

姜世翀回过头来,脸上突起的条条青筋把刘昆吓了一大跳。姜世翀说:“谢谢你刚才执意留下来陪我,不过这已经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了。”他说着,弯腰一把将刘昆提了起来,扛到自己的肩上,“出去以后就回警局,把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忘掉。”

刘昆连话都说不清楚了,说:“啊……这……什么……我不……”

又一阵古怪的笛音响起,这次传来的是“嗡嗡”、“吱吱”的声音。

“那是什么!”刘昆指向天空,一团浓重的黑云飞快地冲着两人所在飞了过来,与此同时,整个广场的围墙上都开始蔓延开黑色的“霉斑”,而僵尸们也跟着那些东西一起,飞快地朝着两人扑了过来。

“是蛊。”姜世翀说,“坐稳了。”他深深吸了口气,跟着猛地跃起,如同一只野兽咆哮着冲向密密麻麻的僵尸群和虫群。

廖天骄说:“这里是怎么回事?”他背着陈嫂,走在这死寂无声的小村子里,这里的一景一物都让他那么熟悉,因为所有屋子的样子和排布几乎都和他们才逃出来的那个肖家村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个村子里看不到一星半点灯火,反而还有一层淡淡的薄雾弥漫在村庄之中,让人看了有些害怕。

陈斌“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说:“这里是老肖家村,已经荒废了两百多年了。”

“两百年?”廖天骄问,“我们逃到这里来就能避开那些人吗?”

陈斌冷冷一笑说:“他们进不来这里。”

“为什么?”

“因为这里有山鬼。”

廖天骄吃了一惊说:“山鬼?”正在这时,被他背负在肩上的陈嫂发出一声呻吟,微微地动了动。廖天骄赶紧道:“陈嫂,你没事吧。”他能感觉到陈嫂的情况很不好,她的呼吸微弱,体温下降,血一直没止住,淌得廖天骄的手上、身上都是,他原本以为陈斌会带他母亲去附近的广登镇治疗,没想到他却把他们带来了这里。

“陈嫂,你怎么样?”廖天骄问,陈嫂没有回答他,刚刚那一声似乎只是呓语。廖天骄急了说:“陈斌,你妈妈她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我们还是快点去广登镇的医院吧。”

陈斌年纪虽小,说话的口气却很沉稳,他说:“来不及。”他伸手摸了摸自己母亲逐渐变冷的身体说,“医生也救不了她。”

“没经过检查怎么知道,也许还有希望!”廖天骄说,“听着,我们现在……”

“我们现在去找单宁。”

一听到单宁两个字,廖天骄的脑子里像是炸了个雷,震得他晕晕乎乎的,过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单宁?单宁是谁,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个名字这么熟悉?

陈斌说:“单宁就住在前面,他有神力,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如果我们去求他,我妈妈应该还有救。”说着,当先往前走去。廖天骄背着陈嫂跟在后头,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单宁?单宁还活着吗?

陈斌带着他穿过小巷,最后停在两扇大门前面。廖天骄认得这里,在另一个肖家村里,这里面是集会、祭祀,也是行刑的场所,他刚刚才从这个地方将陈斌母子好不容易带了出去。这两个村子居然真的是一模一样的,为什么呢?

“肖家人原先世代居住在这个村子里,是单宁来了以后,才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赶?”

陈斌走上台阶,看着那扇门:“对。单宁说,这个村子里有东西,人住久了会出事,所以他把所有人都赶走了。”他伸手轻轻一推,那两扇铁板一样的大门顿时发出“吱呀”一声,向后滑了开去,在暗夜之中分外吵杂。

廖天骄觉得有点奇怪,他以为这两扇门不轻,陈斌这么小个孩子是怎么把那两扇门推开的?但是他就是推开了。

陈斌说:“进去吧。”

廖天骄说:“哦。”背着陈嫂往里走,要跨过门槛的时候,他忽然顿了一下,揣在怀里的东西发出热烫的温度,好像要说什么。他想起了那片救了自己的鳞片,可是他现在背着陈嫂,腾不出手去看那东西怎么了。

“怎么?”陈斌问,矮小的身形隐没在阴影中,几乎看不清脸。

廖天骄说:“你不进去?”

陈斌说:“我跟着你,我要看着我妈。”

廖天骄想了想,觉得这似乎也说得通。他把滑下来的陈嫂又往上送了送,陈嫂好像已经不流血了,但是她也已经没声息了,廖天骄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也不敢放下来看。

廖天骄说:“那个单宁是什么?”

“是个神。”

“他肯救人?”

“如果求他,他应该肯。”陈斌说,“快进去吧。”

廖天骄的步子还是停在门口,他忽然觉得他不应该进到这个房子里,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提醒着他,他不该进去。

陈斌说:“怎么了?再不进去我妈妈就救不回来了!”

廖天骄回过神来说:“哦。”他想到陈嫂这几天对他的关照,最后还是抬起脚往里迈去,然而他这一步却没能踩进去,他的脚像是被什么东西阻拦住了一样,就这么停在了半空中。

廖天骄说:“怎么回事?”

陈斌说:“你进不去?”

廖天骄说:“好像有什么东西挡着了。”

陈斌说:“你再试试,这里没有挡着的东西啊。”

廖天骄说:“我真的……进不去……”

陈斌一皱眉说:“你的手杖呢?”

“手杖?”廖天骄脑子里飞快地蹿过了什么,手杖,单宁的手杖,单宁给他的手杖。

陈斌走过来,手里拿着那根缠绕着绿色藤蔓的手杖,此刻,杖上流窜着灵力,使得整根手杖都发出了淡绿色的光晕。

“用手杖试试看,”陈斌说话的声音不知何时变作了成熟男人的声音,他诱惑着、引导着廖天骄,“你行的,你能使用这根手杖!”

廖天骄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松开了背着陈嫂的手,伸手拿住了那根手杖,一股灵力从手杖上传递而来,似乎与他身体内部的什么东西相互呼应。廖天骄吃惊地看向自己的身体里面,丹田的部位有一点光闪烁着,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光的螺旋。

那是什么?

陈斌看了那点光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说:“对,就是这样,你能进去的。”

廖天骄感觉到那门里头有个什么力量正拉着他的手杖,又通过手杖将他慢慢地拖进去。他迈出步子,这次他前进了,就像是穿过了一罐半凝固的胶水那样,有点难受,但最终是通过了那道门。

“这是……”出现在廖天骄眼前的却不是一个广场,而是一片树林,密密麻麻的树木沐浴在一片月光之下,发出浅淡的光泽。

陈斌也跟着他走了进来,只不过他看起来走得并不轻松,小脸一片苍白。陈斌说:“往前走,单宁就住在前边。”

廖天骄茫然地背着陈嫂,跟着陈斌一步步往前。他好像已经忘了自己到底要来干什么了,只是往前、往前、往前。不久,在几人的眼前出现了一栋屋子,屋子的上头还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山鬼庙”三个字,这三个字让廖天骄觉得好眼熟。

陈斌说:“这是几百年前,肖家村的人为他们的神所建的庙,只不过后来,单宁来了。”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随后道,“现在,进去吧。”

廖天骄正要迈步进入,突然听到有人在背后大喊了一声:“廖天骄!”他吃惊地回过头去,不由得吓了一跳。不知什么时候,他身上背着的陈嫂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坨黑色的如同泥浆一样的东西,泥浆里则嵌着两颗眼珠。

廖天骄“哇”的惊叫一声,想要将那东西扔掉,但是那团东西却牢牢巴住了他的脖子,死死贴着他的背部,甩也甩不掉。

“大……兄……弟……”那东西发出阴森森的声音,“救……我……”

“天罡地火,伏魔!”清脆的声音响起,一团火光照着廖天骄背上的东西打了过来,但是那团火却被什么东西挡在了半空中。陈斌只是抬起小手,那团火便像是撞到了看不见的空气墙一样掉了下去,熄灭不见了。

“肖家村那群废物!”陈斌说着,走过去,看向那边气喘吁吁,浑身是伤的人。他的手指尖上燃起了火花,照亮了自己的也照亮了刚刚那名阻拦者的脸孔。

那是……方晴晚?

廖天骄倏然一惊,对啊,那是方晴晚。等等,方晴晚是……廖天骄忽而觉得手腕上传来一股拉力,一只手从那看不见的门之内伸出,一把拽住他,将他拖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