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05章 二十五

第105章二十五

当时不过是六点刚过,肖家村人用拔骨破除单宁宅的结界,这头森林公园升龙湖景区的工作人员则刚刚下班,也因此只有留下值班的两个门房看到了那令人震惊的一幕。

六点十三分,原本就下着雨的天空中开始阴云翻滚,狂风大作;六点十七分,雷电层层叠叠密集交错在升龙湖上空,犹如高压电线集中放电一般形成了数圈不间断闪烁的光弧;六点三十一分,一道崩雷响过,从雷电圈中忽而垂下一根龙卷风柱,直达湖面;六点三十三分,原本清澈的湖水被剧烈搅动,飞快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整个升龙湖的湖水没有一滴外溢,统统围绕着这唯一的中心旋转起来。这时候,大地震动,四野却一片寂静,不见动物慌张迁徙之声,唯有风声、雷暴咆哮不止。六点四十八分,湖水越升越高,逐渐扩张开来,最终铺成了一个透明而坚固的漏斗。失去了水,河床**,露出底下一片荒芜,没有鱼、没有虾、没有螃蟹各种活物,但却有无数藤条,织成一张密不透风、不见空隙犹如钢板的网,遮盖了湖底的真实面貌,抵御着龙卷风柱的入侵。

旋动着的龙卷风柱有如一个钻头,不停地对着藤网的一点进攻,四围的狂风也来帮忙,呼啸着撕扯藤枝,试图将之折断,天空中时不时一道雷电劈下,烫出一列火花,就连水漏斗也开始喷射水柱砸向藤网。在风柱、风、雷、水的围攻之下,藤网终于露出弱相,伴随着“噼噼啪啪”的声音,一些细瘦的藤条断裂开来,露出了里头柔软的“藤肉”,绿色的汁液从里面流淌而出,如同活物受伤后流出来的血。

两个工人都震惊了,手里的电筒摔在了地上,雨衣被刮开,浑身都淋了个透湿,但他们俩谁都没想到逃走,就这么站在湖边,傻傻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越来越多的藤条被扯断发出“哔哔啵啵”不绝于耳的声音,火苗一簇簇燃起,小火变成了大火,看起来就像是一场光的舞蹈。七点零七分,终于,一个小小的洞出现在了藤条网的中间,所有的力量都向着那个洞集中过去,水穿风钻火烧雷劈,一开始只有孩童拳头大小的洞变得越来越大,逐渐形成了一个直径达七、八米的大窟窿,窟窿的下方不知有什么东西,竟然反射出灿金色的光芒来。

两个工人对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咽了口口水。是宝物吗?这个时候,山鬼传说、化龙传说等等各种传奇滚过两人脑海,其中自然免不了财宝的讯息。自古人为财死,可能有的宝藏使壮了他们的胆。工人a和工人b交换了一下意见,一起小心翼翼地靠近了升龙湖边。

湖水全部浮起组成了屏障,所以下到河床底已经不是难事了。两人试探着冲着底下的藤网丢了一颗石子,石头平静地弹了开去,没有惊动任何一方力量,再试了几次确认没问题后,他们互相帮助着爬下了河床,站到了藤网上。

什么事都没有嘛!站在网上的两人同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而其中一个的笑容很快就被惊恐所代替,彼此相距不过十几公分的另一个忽然在同伴的眼中看到了惊恐、慌乱和绝望,意识到了不对,然而,下一瞬,便听“噗噗噗噗噗”的数声响起,这个人的身体被无数藤条细枝所贯穿,枝条扬起,如同海怪的触手一般一下子将他举到了空中。

“救命……”

这个人大声呼救,但是他已经等不到救赎,因为就在他发出这两个重要音节的同时,贯穿他身体的枝条骤然间鼓胀开来,如同进了水的水管一般,鼓起的小包迅速移动起来。从工人到藤网,血液、肌肉、内脏、脑浆等等被马上吸干,他就如同一只飞快漏气的气球那样,短短十几秒间就变成了扁扁的一片人皮。

另一个人已经完全吓呆了,人皮被丢到他脚边的时候,他终于发出“哇”的一声,转身就跑,然而藤条的速度又岂是他能够相比的,转眼间,他就被两根藤条贯穿了两边肩膀牢牢固定住,接下去又是三根藤条呈品字形穿透了他的胸膛。

看过刚才同事的下场,这个人知道自己也完了,于是他难以控制地大小便失禁,淌了一身的尿。

忽然一道灰色的光芒闪过,如同利刃出鞘,将那许多藤条斩断。藤条疯狂地**,由于吸饱了鲜血变成了奇怪的黄色的汁液“滴滴答答”地淌落下来,显然受伤不轻。更多的藤条围拢过来想要困住这突然出现的程咬金,然而这个人显然不是先前那两个工人那样的小角色,在经过一番打斗后终于还是将那个工人救了出去。

落到岸边的一块高石上,她将那个人丢在了石头上,嫌弃地避开了,好像在说好臭!

温和笑着的青年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递给她:“辛苦了。”后者便飞快地接过那颗糖果嚼也不嚼,贪婪地吞了下去,吃完后,还眼巴巴地看着青年,似乎想要得到更多。

“这次就这么多。”温文尔雅的青年虽然看起来毫无威胁性,却浑身散发着威压。他伸手拍拍她丑陋的头颅,让她站到旁边去,而她虽然不甘愿,但也真的乖乖听话地蹲到一边,双手双脚放在一起,如同一只狗那样,只是应该是眼睛的两个窟窿里散发出了哀求的光芒。

青年笑道:“再忍忍,谁让你把我好不容易给你找的身体弄没了?”

她发出了好像呜咽的声音。

青年说:“玄武早就是强弩之末了,是你自己不争气。”他说完便不再理睬她,蹲下`身看那个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工人。

半死不活的工人睁开眼睛,艰难地对他说:“谢……谢……”

“不用谢。”青年和蔼地说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他伸手似乎摸向了工人的胸口。

“不……不知道……”工人虚弱地说道,“我感觉不到疼痛。”

“感觉不到?那就对了。”青年说着,收回手覆盖到工人的头顶,跟着慢慢移到他的脑后,将他的脑袋扶了起来,“你看,你都这样了,当然感觉不到疼痛。”

工人的眼睛猛然睁大,脸上的表情就如同翻书一般快速变化,先是震惊、接着是恶心,跟着是不敢置信,然后是恐惧,最后是绝望!青年抓着他的脖子,就这样将工人慢慢地从地上提了起来。要提起一个成年男子本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不过工人如今已经只剩下半截身体,从他的胸`部往下,什么都没剩下,只有一些粘糊糊的皮肉组织一条条地垂着,像布幔。

“不……不……”工人虚弱地呢喃着,不敢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一切。他死了?他死了吗?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的身体大部分被那些藤条吃了,人也早就死了,现在只不过是我让手下将你的魂魄留了下来而已。”

“怎、怎么会!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工人歇斯底里地吼叫,但他崩溃了的声音冲出口就像一只孱弱的奶猫叫唤。

“因为还有用。”青年说着,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果,单手剥开了糖纸。

“你、你要干什么!”工人的脑袋拼命摇动,凭着本能逃避危机,但显然毫无作用。

“请你吃糖。”血红色的糖果被整个塞进工人的嘴里,工人发出“唔唔”的声音,却被青年强硬地堵住嘴,抬起下颚。糖果滑了下去,简直是瞬间,工人的脸色就变成了奇怪的紫色,半截身体如同气球一样这里那里不规则地鼓胀了起来。

“小菊。”青年喊道,一直蹲坐在一旁的她马上站起身来。灰色的影子一样的雾气中,两点幽光对住了青年。

“把他送进去。”

小菊听令,立刻扑了上来,雾气缠裹住工人,跟着化作一团光,扑向了藤网。那些藤条很快发现了入侵者,追了上去,但奇怪的是,它们似乎始终没有发现小菊,所以一直只试图攻击那个工人。灰雾却如同一只灵巧的鸟,在空中左右闪避,好几次遭遇危险,最终却还是躲开那些藤条,来到了之前被风、雷和水撕开的窟窿面前。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四十五分了。藤网上本来被扯大的窟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修补得只剩下十多公分宽,而正在修补窟窿的赫然正是刚才那些吸干了一个工人的藤条。窟窿处藤肉蠕动,宛如生长一般一点点缩小空洞。

灰色雾气中的两点幽光看了看已经绝望的工人,随后又看向岸边,发出奇怪的鸣叫声,未几,那头传来了声音:“可以!”

灰雾得令,立刻变成一只大手,“噗”的一声,就捏扁了工人的头颅。缩小了的头颅连同干瘪的半截身体顺利被扔进了那变小了的窟窿中,随后灰雾飞快地逃回岸上,重新变回了雾狗的样子。

“做得很好。”又一颗糖果丢了过去,她立刻一仰脖子接住,吞到肚子里,雾气波动,渐渐勾勒出一个粗糙的人形。

“谢……谢……”粗哑的声音含混不清地传来,“谢……冯……衢……衢……大……人……”

“嘭!”一声轻微的爆裂声传来,顿时万籁俱寂,风停雨住水落雷哑,下一刻大地猛然一阵颤动,从藤网窟窿的底下爆出了一团紫色的浆汁。浆汁如同喷泉,猛然溅射向四面八方,随之大片大片的藤萝迅速枯萎。如同传染病一样,那些紫色浆汁污染了的藤萝先死亡,跟着这疾病又从死亡的藤萝传播向隔壁、四面八方,直至整片藤网都枯萎碎裂,“扑簌簌”地掉落到地上,化为一层厚灰。在灰烬之中,却见一条深而狭窄的古老河道,河道的一头不知通往何方,而另一头则赫然被一棵直径差不多有5米的老藤根所阻断,细看之下便会发现,之前所见到的所有织成藤网的藤萝居然都出自这一颗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藤身上。

冯衢道:“带我过去。”小菊便再次化为一团雾气,将他托起,飞向藤根之处。

冯衢停在老藤的正上方,他轻声笑了笑,随后对着自己的手腕一口咬了下去。尖齿撕开了皮肉,鲜血马上顺着手腕流淌出来。

“虽然你下了足够多的本钱,不过这次是你们输了。”他笑着说道,“永别了,单宁。”

鲜血滴落,正落在那颗藤根之上,“嘶”的一声,如同海水滴入海绵,血滴迅速渗透而入。毒药已经注射,藤根迅速石化,化作片片飞沙。

然后,地动了!山摇了!

藤根消失了的地下露出了一个比藤根直径小半圈,不知多深的孔洞,不久伴随着汩汩的水声,有黑色的水从那个孔洞里涌了出来,顺着古老的河道,不知流往何处。

失血过多似乎让冯衢身体变弱,他微微摇晃了一下,跌坐在小菊化为的雾气身上。

“行了,两边的结界都破了,接下来就让我看看你这位九君山现任当家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吧。”他说道,“小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