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06章 二十六上

第106章二十六上

廖天骄觉得陈斌很可怜。他看着他和自己的母亲孤独地生活在一个处处排挤他们的村落里,苦苦等候他的父亲回来,看着他被村里的孩子殴打、欺负,看着那些同姓的村人说着怎么杀了他的父亲,又怎么想用各种恶毒的法子杀掉他们母子,看着他以弱小的身躯拼了命地救出了自己的母亲一路逃亡到老肖家村寻求单宁的帮助,看着他被单宁拒绝,看着他无声地注视着自己母亲死去,感觉她的身体变冷,脸上总是和蔼的神情凝固在恐惧黑暗的最后一刻,看着他跪在地上,无声地哭泣,拳头捏得死紧……

“他帮不了你,只有我能帮你。”有个声音响起来。

廖天骄和小陈斌同时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来源,声音来自另一个“单宁”的身后,就在那口井里。与此同时,廖天骄听到了“咕咚咕咚”仿佛泉水喷涌的声音。

奇怪,那口井里不是没有水吗?

廖天骄很吃惊自己怎么会有这个印象,老肖家村的井里是没有水的,因为他曾经和另一个人一起下去过,那个最重要、最重要的人,是谁?一定要快点想起来!廖天骄用力拍打着自己的额头,还差一点,还差一点点就能想起来了!

陈斌站起身来,一步一步朝着那口井走去。

他说:“你真的能帮我吗?”

那口井里传来飘渺的声音:“对,我能帮你。你想要复活你的母亲、复活你的父亲、杀死那些讨厌的村人,甚至是改变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的命运,我都能帮你,来,过来,快过来……”如同海妖的歌声,在那个声音的召唤下,陈斌向着那口井一步步走近。

“不、不能过去!”廖天骄直觉地反应,他想要拦住小陈斌,但是当他忍着头疼抢到小陈斌跟前伸出手时,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抓不住陈斌。

“怎么回事?”廖天骄眼睁睁地看着小陈斌的身体忽然如同投影机打出来的虚像一般穿过他的身体,摇摇摆摆地向那口井继续走去。

“站住!”廖天骄拼命大喊,但是小陈斌根本听不见他的声音,他已经来到了井边。

“对,我就在井里。”那个声音继续说着,带着一丝黏腻的甜美,“来,到我这里来,你只要帮我一个小忙,我就会帮你更大的忙。”

小陈斌弯下腰,探头向着井里看去,突然,他的身体猛然一震,发出“啊”的短促一声,随后便僵在了那里。

廖天骄急道:“陈斌,你怎么了!”

小陈斌艰难地抬起头来,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廖天骄赫然发现他的半个脸到脖子都被一种好像石油一样的东西所覆盖了。那东西从井里冒出来,像活的一样缠住了小陈斌,并且直往他的七窍里钻。

廖天骄急了,正想试试看用自己手里的手杖驱赶那股黑水,却听到身边的人大喊了一声:“够了!”

廖天骄吃惊地回过头,因为声音正是从另一个“单宁”嘴里发出来的。

“够了!”“单宁”大叫,似乎怒不可遏,但是他的声音却发生了变化。

廖天骄飞快地判断出来,这不是单宁的声音,这是……陈斌的声音?成年陈斌的声音?廖天骄手杖上伸出的藤萝缠住了“单宁”,所以对方离他本来就很近,于是他猛地伸手一把揭掉了“单宁”脸上的面具,下一刻,一张狰狞的脸孔暴露在了廖天骄的眼前。

“你是……陈斌?!”廖天骄震惊,眼前出现的正是成年陈斌的脸孔,然而人的脸孔只有一半,另一半则是一片黑乎乎蠕动着的黑水。廖天骄赶紧又回过头去,那头的小陈斌的身影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但大致还能看出黑水从他的七窍钻入后,腐化了他的半边脸孔。如同照镜一般,在廖天骄眼前现在同时存在着两个陈斌,一个幼年的,一个成年的,但是两个都只有一般人脸,另一半则是蠕动着的黑水。

“够了!”陈斌阴冷地说道,没被困住的那只手狠狠一扬,廖天骄便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猛地撞上了他的下颌,将他狠狠掀了出去。

“咳咳……”廖天骄重重摔在地上,石屑飞溅,疼得他咳嗽不止,本来拿在他手上的手杖也被陈斌夺去,落在了地上。

“谁准你窥探我的记忆!”陈斌怒不可遏。

“咳咳……什么……什么记忆……”廖天骄喘着气爬起身来,刚刚那一下子摔得他够呛,但或许是禁制被彻底解除了的缘故,下一刻,廖天骄的回忆全都回来了。他记起了自己和佘七幺、姜世翀等人一起来到肖家村查探方晴晚的消息,记起他和佘七幺进入了老肖家村的井里,记起自己被人莫名其妙逼出了躯壳,然后来到了那个过去的新肖家村……

廖天骄终于明白了一切原委,从方晴晚被一个有问题的委托困住到他被这个老肖家村困住,这整件事里恐怕包含着两方力量,新肖家村那边也许对他并没有兴趣,但是这个老肖家村的幻境却正是为他特地准备的陷阱。他的魂魄在被人逼出躯壳后,又被陈斌引到了这里,陈斌恐怕是想利用他来完成一件事,而没有想到的是,他不知怎么有能力在这里再现了陈斌真正的过去,也导致了两根时间线的重合!

看着那个站在井边的幻影小陈斌,再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单宁衣服的成年陈斌,廖天骄在刹那间多少有了一点感慨,但那只是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下一刻,他大喊一声:“佘七幺!”趁着陈斌转头的功夫,猛地爬起身来就往外跑。

“想跑?”陈斌很快发现上当,在廖天骄身后不知吟诵了一串什么咒语。

廖天骄脚下的道路立刻变得扭曲起来,路面如同地龙一般起伏不定,颠得廖天骄踉踉跄跄,根本没法前进。

“靠!”廖天骄骂道,干脆趴在地上往外爬。难不难看没所谓,他一定要逃出去,天知道陈斌想拿他干什么,塞井?

陈斌如同飘的一样飞到了廖天骄跟前,廖天骄吃惊地看着自己眼前这个突然多出来的人。白袍离地足足有十几公分,而廖天骄看不到陈斌的脚。下一刻,冰冷的手伸了出来,猛地掐住廖天骄的脖子,将他一把举了起来。

“咳咳,放、放手……”廖天骄拼命挣扎,陈斌的手冰凉湿润,还有些腥味,仿佛在水里泡久了的一具尸体。廖天骄有种直觉,眼前的陈斌已经不是他曾在灰夜公馆里见过的那个陈斌了,当时的那个陈斌虽然是个坏人,但应该还是他曾经一起生活过四年的大学同学,而现在这个陈斌很可能已经——死了。

陈斌冷冷道:“你老实点,否则我就在这里把你撕了。”他说着,掐住廖天骄的脖子,再次用飘的将他提到了井边。

井里不间断地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廖天骄往下看去,但见深不见底的一个黑窟窿,寒气夹杂着腥气一阵阵地往上冒,看不清底下到底是什么。

“这里面是什么?”廖天骄问,“是不是刚刚那种寄生在你身上的怪物?”

陈斌眉头一皱:“死到临头,话还这么多。”

廖天骄说:“那你就当我话痨好了,你也说我死到临头了,为什么不让我死个明白?”一面说一面眼睛却偷偷地瞟来瞟去,试图找到解救自己的办法。

陈斌冷笑一声:“那你怎么不问我接下去要干什么?”

廖天骄说:“你要扔我下去啊,从刚才把我拉进来开始,你就是想把我扔下去,我干嘛要问我已经知道的东西!”

陈斌深深吸了口气(虽然他似乎已经不用吸气了)说:“廖天骄,从念大学认识你那天起,我就觉得你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的讨厌!”

廖天骄说:“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从来没抢过你女朋友!”

陈斌说:“跟女朋友无关,有没有抢过,我都觉得你非常非常非常讨厌,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廖天骄想了想说:“其实你是想转移话题不告诉我井里是什么吗?”

陈斌噎了一下,再度吸了口气说:“你以为自己真那么聪明?就你那点小聪明,你以为真能拖延时间,我告诉你,佘七幺、姜世翀他们都没空来救你,因为肖家村的人在外头等着他们呢!”

廖天骄眼珠子“咕噜噜”转了一圈说:“所以,你和肖家村的人果然不是一伙的,你们只有在戚佳妍那件事的时候短暂结盟对吗?因为你们都想除掉单宁,而单宁用两重结界把自己和三生石封闭起来了,所以你们必须把他引出来。

我们在外头看到的老肖家村只是一个幻境,想到达真正的老肖家村必须经过幻境中的阵眼,也就是那口井下到地底,再通过单宁设置的那些石头阵术,最后再通过结界壁,才能进入到这个真正的老肖家村。你在幼年时分曾经进入过老肖家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契机,但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后来却被单宁取消了进入资格,但你知道单宁的弱点,所以你故意找上了戚佳妍,利用她采风的机会,把她送到单宁面前。我猜你当年进入老肖家村的契机很可能就是受伤,你知道单宁不会见死不救,所以当年才会背着母亲进到这里,也才会在前年对戚佳妍动了手脚,安排了一场车祸,把她当成一个间谍安插到了单宁身边是吗?”

廖天骄不等陈斌回答,又飞快地接下去说道:“对,肯定是这样。戚佳妍本来就不该死,是你改变了她的命运,害得她中途夭折,所以以单宁的性格肯定会救她。而且她出车祸的时候,李青鱼也在那辆车上,她也起到了一个说客的作用。李青鱼本来是听了关于单宁的不实传闻,想来收服他的,结果却被单宁所打动,成了他的朋友,如果我没猜错,散播关于单宁的不利传言,招来李青鱼姐弟的肯定也是你和肖家村的人。”

陈斌阴沉着脸色,却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似乎真的在听廖天骄说话,只是他另一半黑石油脸上那点猩红色的光芒,总是透着满满的杀气。

廖天骄努力忽略那只邪恶的眼睛说:“你可能故意透漏了一点关于老肖家村的真实信息给戚佳妍,而李青鱼听到戚佳妍说想去老肖家村采风又知道老肖家村的秘密后,开始担心她有来头,会对单宁不利,所以故意搭她的车,想要就近监视,结果王鹏飞出现了……”说到这里,廖天骄顿了顿说,“他也是你们引来的吗?”

陈斌说:“不,我是从那件事开始才发现王鹏飞是有巫族的人,在那之前,他一直隐藏得很好。在大学里面,我曾经有过一点怀疑,也故事煽动过赵风华他们对付他,但是他无论怎么被欺负都没有暴露过一点自己是这一脉后裔的讯息,他隐藏得很深。”

廖天骄不得不感叹,原来世事真是互为因果。戚佳妍的“死”由王鹏飞动手,王鹏飞的死又由戚佳妍的车祸所引发,而戚佳妍在的山鬼事件,又恰是在王鹏飞的三生石碎片事件后出现在他的眼前。

廖天骄说:“我想如果王鹏飞没有干掉戚佳妍的话,你也会动手,这就是你故意也坐上那辆车的原因。”廖天骄说到这里也顺便确认了另一件事,那就是《山鬼》剧本恐怕是由李青鱼和戚佳妍共同合作写出来的,两人的意识同时在剧本中占有一席之地,因此剧本中的陈斌才会是那个妖怪僧侣的形象,因为他虽然看起来救了主人公,其实反而是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披着人皮的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