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07章 二十六下

第107章 二十六下

陈斌说:“没错,你说的都对。后来戚佳妍被单宁救了,单宁便使用三生石碎片的能量和他本人的力量修复了戚佳妍的人生轨迹。但他是个胆小鬼,他没敢动用三生石真正的力量来改变六道轮回、天命运转,他所谓的修复只是表面上的复原而已,只有在有他和三生石在的范围里才能够起到作用,所以他才不准戚佳妍离开老肖家村。但是你看看这里……”

陈斌指向周围,一座荒芜的宅子,外头则是密密麻麻的森林,偌大的空间看不到除了宅子主人以外的活物,何况这里还有一口诡异的井。

“你觉得戚佳妍那种从大城市出来的有钱女人,能够忍受一辈子孤零零地生活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成天对着个戴面具的妖不妖鬼不鬼的东西?”

“不可能。”廖天骄不用犹豫任何一秒就能得出这个结论,戚佳妍不是那种性格的人,假使她是,陈斌也会想方设法让她变得不是。

陈斌冷笑一声:“不过一开始,她还真的听了单宁的话,成天缩在这宅子里不出去,所以我只好趁着单宁不注意,将那两个死了的幽魂送进来,将她引了出来。”

廖天骄想到了《山鬼》剧本中男主角半夜看到窗外有人,发现是跟自己同乘的导游后,被引入林中的事情。后来导游和司机变成的两鬼追杀男主角,年轻僧侣及时出现,救了他。

“然后我救了戚佳妍。”果然,陈斌这么说道。

“等等。”廖天骄喊道,“你那个时候应该已经不能进入到这个空间了吧,莫非是你身上那个东西帮你进来的?”

陈斌微微眯了眯眼说:“它的力量也只能帮助我到达外头的那片林子里而已,所以才需要将戚佳妍引出来,没想到第一次没成功。或许是因为接触过三生石碎片的关系,戚佳妍变得能够看到一些本不该看到的东西。”

廖天骄想起男主角在山鬼庙中看到的年轻僧侣的影子,人的外形,影子里却是一只蜘蛛。

“所以她逃离了我,后来单宁将她带了回去。”陈斌说,“不过没过多久,她自己憋不住了,于是趁着单宁不在逃回了城市。”

“然后戚佳妍迅速毁容,哪怕是跑遍最好的整容医院也无济于事。”廖天骄说,“这时候,你再次出现,找上戚佳妍说要帮她的忙,但是需要她回到老肖家村,将单宁骗出来,而她答应了。”

陈斌看着廖天骄:“对。”

廖天骄说:“你打算杀了单宁,而要对付单宁光靠你一个人是不够的,所以你找了盟友。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连杀了自己双亲的仇人都能同意与他们结盟!”

陈斌轻描淡写地说:“这世上本就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用得到肖家村那群杂碎的时候,我是不会为一些不必要的执着绑住手脚的。”

廖天骄心想,说是这么说,但你并不像是这么不执着的人。他说:“你们双方都想除掉单宁,目的应该是为了三生石碎片,还有你那迁怒于单宁不肯救治你母亲的复仇。”

这句话说得陈斌皱起了眉头,但是廖天骄却没发觉到。他想了想又继续说道:“佘七幺跟我说,当初你们杀了单宁却没有毁掉他的魂魄是因为他手里还有别的碎片你们没找到,其实你们根本就没有从单宁手里得到过任何一片碎片对吗?”

陈斌的眼神微微闪烁,显然廖天骄说中了。

廖天骄似是自言自语道:“这就对了。单宁虽然死了,但是他留下的结界还在,你们根本进不来这个村子,这也是你们故意折磨单宁的原因,你们要他解除老肖家村外的禁制,但是他不答应!”廖天骄想到单宁那时被折断山鬼角、割了舌头缝了嘴的惨状,一股掺杂着悲凉的怒意慢慢从身体里升了起来。廖天骄跟单宁其实还不能算朋友,但是单宁却救了他的命不止一次,不仅如此,单宁还救过陈斌、戚佳妍或许还有其他许多人……

对了,是肖家村的人!廖天骄想起了刚刚小陈斌才说过的话,小陈斌说单宁来了以后,就将老肖家村的人赶出了他们世代居住的村子,当时他给出的理由是,这个村子里有东西,人住久了会出事。

如果要说到这个村子里有什么不好的东西的话,廖天骄看向就在自己脚底下的那口井。是的,就是这口井,还有这口井里的石油怪!

廖天骄记得当陈嫂被砍成重伤的时候,小陈斌曾经被一个声音所呼唤,狂性大发,导致天象异变;当陈嫂死亡的时候,小陈斌再次被那个声音所呼唤,靠近井边因而被寄生。这些都是廖天骄靠自己莫名其妙来的能力呼唤出来的过去,所以一定是事实。这样一来,就可以推测,这口井里的怪物是个很不好的大东西,不好到,肖家村的人久居此处后……也变成了怪物!

廖天骄的眼睛一亮。对,这就说得通了!肖家村一村的人都那样的残忍和没人性,不论男女老少都可以无比轻松地讨论怎样折磨一对孤儿寡母至死,那根本不是人能说出的话,人能干出的事,他们或许早就不是人了!假设他们是受到了井里石油怪的影响,一切就可以解释得通了。井是水源,水是人活着必不可少的东西,每天饮用这种水,慢慢地累加,终于导致了变异。

单宁真的救了肖家村的人,可是他得到了什么呢?

廖天骄忍不住开始怀疑,这世间真的有平衡这种东西吗?如果有,单宁的前生或是过去到底是要做了多大的错事才会换来如此凄惨的下场?!

陈斌见廖天骄沉默不语,于是稍稍松了松手。廖天骄“啊”地惨叫一声,往下坠了坠,结果陈斌又把他给抓住了。

廖天骄愤怒道:“你他妈有毛病吧,这么玩我很有意思吗?”嘴快说完了再琢磨一下后便觉得,嗯,大概是挺有意思的,如果他也是反派BOSS,肯定也这么干……

陈斌说:“怎么,你的分析就到此为止了,你不是自诩很聪明吗?”

廖天骄说:“我可没这么说过,我智商也就一百四十多,中等偏上一点点。”

陈斌说:“谁管你智商有多少,你不是忙着做名侦探柯南么,我给你机会,后面呢?”

在心里嘀咕着这什么人啊,再想想还在外面不知道是有没有解决掉那个假熊孩子的佘七幺,廖天骄才收回心神说:“单宁死了,他的结界却难以摧毁,你们想要突破进来,就必须想个办法……”

廖天骄恍然大悟:“哦哦,所以你们打起了拔骨的主意。”佘七幺曾说过,传说中,拔骨能斩断世间一切法术,自然也包括结界。

陈斌点头:“不错,事情大致跟你分析的一样。肖家村的人想要得到拔骨,于是便要将方国梁引过来。他们很早就发现大众旅社的桑梅堂是方家的人,所以决定借用他们来请出方国梁,当然在这其中我也出了一点力。”

廖天骄惊讶地张大嘴巴,他虽然分析出了这个老肖家村发生过的事,但是却不知道桑梅堂一家是方家的人,这一块信息是他所缺失的。

“肖家村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费尽心机地控制了桑家人后,登网引来的却是方晴晚。于是肖家村的人只好继续操控桑梅堂一家,想办法拖住方晴晚,等待方晴晚向方家本家求救,请方国梁来。但他们没能发现,桑梅堂的儿子并不是人。”

“他是小鬼吧。”

陈斌摇头:“也不是小鬼,那是一个……半人半尸的怪物,我以前也从未见过,恐怕是方家的什么秘术炼出来的。那孩子表面看就是一个柔弱少年,肖家村人自然用对付人的方法来控制它,结果就被它钻了空子,险些脱离了控制,方晴晚就是因此发现了肖家村可能与桑家儿子撞邪一事有关,所以找了个借口去村子里跑了一趟。”

“因为这件事,村里人决定不能留她了,加上还要引方国梁过来,所以他们动了手。令所有人吃惊的是,拔骨居然不在现任家主方国梁手里,而在方晴晚手中。在紧急情况下,被追杀的方晴晚勉强调动了拔骨的一点灵力,离魂后误打误撞地进到了单宁的结界里,但也因此被困在此处,再也出不去。”

廖天骄听到这里微微一皱眉,他觉得陈斌说的这番话里有什么与他所认知的是不同的。对了,方晴晚只调动了拔骨的一点灵力?

廖天骄道:“等等,小方难道没有召唤出拔骨之灵?”

陈斌说:“拔骨之灵,她连怎么用那把神兵都不知道,凭什么来召唤兵主之灵?”

廖天骄心想,这不对啊,凤皮皮明明说他是在追踪佘七幺的时候,跑错了方向,误打误撞遇见的方晴晚,当时方晴晚为了追踪目标不得不离魂,她的身边还有拔骨之灵陪伴!

是凤皮皮撒谎,还是陈斌撒谎?廖天骄不觉得是后者,因为陈斌现在占据绝对优势,正犯着跟所有占了优势的坏蛋一样的毛病——秀优越感,而且拔骨这件事并不是他所操办的,他似乎对拔骨也不是特别感兴趣,他没道理撒谎。

那如果是凤皮皮撒谎……

廖天骄的心不由得一沉,凤皮皮想干什么呢?他想到这里,不由得越发焦急起来。廖天骄早就趁着刚刚摔倒的时候,将佘七幺给他的银鳞紧紧捏在了手心里。他记得以前那片命鳞只要他发生危险,佘七幺就能感受到并找到他,现在这片银鳞到底要怎么用呢,为什么他拼了命地捏着鳞片想着佘七幺,他还是没有感受到呢?还是说,佘七幺那边也遇到了危险?

这下,廖天骄心慌了,甚至连呼吸都乱了,引起了陈斌的注意。

“你怎么了,该不是现在才害怕起死来了吧。”

廖天骄尽量装作平静地“呵呵”笑道:“换成是你,马上要死了,你不害怕?”

陈斌却摇摇头:“不害怕。”

廖天骄一愣,随即才想起来,陈斌现在已经……

他试探着说:“你真的……死了?”

陈斌说:“死?我只是脱掉了一件没用的衣服而已。”

廖天骄说:“这样啊,那你是自己死的还是……”说到一半,看陈斌表情不对,自觉改口说,“那你那衣服是自己脱的,还是别人给你脱的呀?”说完了再回味一下,觉得好像更不对了。

陈斌本来也老酷的一副反派BOSS样,被廖天骄这么一说,自己琢磨着也挺不是个味,不得不摒弃了刚刚那个很中二的比喻说:“是肖家村的人动的手。”

廖天骄说:“啊?”他想过陈斌是被井里的怪物干掉的,或者是被其他什么大BOSS,可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肖家村的人。对了,陈斌不是那个什么次妖神冯衢的人吗,冯衢呢?

陈斌说:“啊什么啊,他们早就想杀我了,虽然他们现在已经不再住在这个有生命之井的村子里,但是几代人下来,肖家村的人早已经没法回归正常人的生活。我们家是因为我母亲是外乡人,我父亲从小身体不好,所以受到的影响小,跟他们不同,否则也不过是那种怪物之一。单宁可不知道,他一厢情愿的帮忙非但没有肖家村人领情,反而使他们更恨他。”

廖天骄小心翼翼地把一只脚尖放到井沿上,看看陈斌没有发现,又慢慢往后伸了伸另一条腿说:“那你是什么时候死的,我看你好像挺……淡定的,你是早就计划好了要死?”原本这是廖天骄随便扯了分散陈斌注意力的,因为他已经没什么要分析和想问的了,但是这句话问出口后,他忽然觉得这的确是个大问题。

陈斌为什么要死呢?事实上,在山鬼事件里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吧,因为他当时使用的是单宁的身体!

陈斌这次却一反常态地说:“这件事与你无关。”

廖天骄说:“怎么无关啊,你为什么死就决定了我为什么死啊。”廖天骄继续慢慢地调整姿态说,“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故意要让肖家村人杀的,而且你刚刚还说了死亡对你来说就是去掉一个无用的躯壳对吧。你这个躯壳……”廖天骄看了一阵子后说,“唯一的问题在于,那一半。”

陈斌猛然一震。

廖天骄看着那半张石油的脸说:“你被寄生后获得了一些力量,但是对方寄生在你身上一定是有目的的,他希望靠你去达成一些目的,而你大概不甘心被对方奴役,所以必然是想要有朝一日既得到他的力量又摆脱它,而那东西的本体还在这口井里……”

廖天骄说到这里顿了顿说:“我去,这口井里东西够多,有那个石油怪还有三生石。”他想,难道这井里既有石油怪还有三生石?单宁用三生石封住了石油怪,又用结界封住了三生石,而陈斌想把他扔进去大概是因为他的魂魄中有三生石魄,他想要他将三生石碎片找到后取出来?

突然,整座宅子都震动起来,砖瓦“噼里啪啦”地掉落下来,从大门口到廖天骄两人所在的地上裂开了一道不算细的深深的裂缝。

陈斌一愣:“怎么回事?”

廖天骄说:“你问我我问谁啊大哥!”

陈斌说:“结界开了。”

廖天骄说:“肖家村人有拔骨,打开结界不是迟早的事吗?”他说得轻松,心里却在想,难道方家二叔已经落到了肖家村人的手里?

陈斌说:“不止是肖家村的结界,还有……”他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本来夜凉如水的空间里忽然升起了燥热的风,一股腥臭味慢慢传播开来,而与此同时,从廖天骄脚下的井底发出了极为响亮的“咕咚咕咚”的声音。

和刚刚听到的那种好像泉水冒泡的声音不同,这“咕咚咕咚”之声简直好似海眼里海水倒灌,不刻海水就将奔腾而至。

陈斌的脸色彻底变了,他说:“单宁……单宁的本体被毁了!”

廖天骄说:“什么?”

陈斌说:“单宁曾经说过升龙湖底有地穴,井里这个怪物就是从那个地穴里来的,单宁用自己的本体和三生石合为一体,把地穴封住了,才绝了这个怪物的生路,把他留在了这口井里,现在……现在结界开了,他妈的,到底是谁干的!”

廖天骄说:“不是你和你们老大吗?”

这次换陈斌惊讶说:“什么老大?”

“冯衢啊!”廖天骄说,“你不是次妖神冯衢的人吗?”

又一阵剧烈的波动传来,这一次仿佛连空间都扭曲了,哪怕陈斌现在是个亡魂都被扯得往后倒了一下,廖天骄趁机赶紧一只脚狠力往井边上一踏,另一只一直在偷偷往后撩的腿猛地就往前踢去,“嘭”的一声,踹飞了陈斌。

看着那团白色被踹飞出去,廖天骄都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往后倒了下去。

“艾玛……”话没说完,廖天骄就觉得浑身一凉,他那原本后仰摔倒的姿势就这么定在了空中。不知什么时候从那口井里冒出了许多黑色的石油触手,当初袭击陈斌的只是一小股,但是现在它们已经有了许多同伴,那些触手们纷纷对着廖天骄的四肢身躯脖子头颅缠了过去,试图入侵他的身体。

“唔唔……”廖天骄拼命挣扎,在被限制住了的极小的范围内躲闪着黑色的石油往自己的嘴巴眼睛鼻子上盖。

“靠!”廖天骄在心里暗骂,虽然他现在是个魂魄不需要呼吸,但他知道被那种石油钻入七窍那就完了,对方显然是想寄生!

这次是彻底的!

于是廖天骄拼命拉扯着自己身上的东西,又抓又蹬又扭,他不时看向不远处落在地上的单宁的手杖,期望着能再次有奇迹发生,但这一次单宁的手杖一动不动,非但如此,来到这个空间后被单宁留下的灵场充满了灵力的手杖上,那些新发出的绿色藤叶正在枯萎。

单宁的手杖正在死去,大概是因为,单宁的本体已经死去。

眼看着自己就要落入石油之中,廖天骄终于挣扎着大吼出声:“佘七……”才吼了两个字,就被人捂住了嘴。

“吼什么咝!”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廖天骄稍微抬起点下巴就看到了佘七幺那张无比熟悉的鼻歪嘴斜眼细牙突的丑脸倒着出现在他眼前,廖天骄激动哭了。

“呜呜佘七幺!”

佘七幺二话不说,双手优美划过,顿时自他指尖迸出两道银色光芒,如同圆月弯刀之刃切割过那些石油触手,砍断了它们。佘七幺将廖天骄抢了下来,一把抱起后远远跳开。

井里石油涌动,那东西似乎发现猎物跑了,但智商还跟不上,所以有些茫然失措。

陈斌爬起身,死死地盯着佘七幺说:“你、你怎么会在这,就算肖五没骗过你,肖家村的人也应该拖着你才对,你的身体明明也还在外头,你到底什么时候进来的?”

佘七幺撩开一头银色的长发,笑道:“笑话,你以为佘爷是什么人?”

廖天骄在那儿托着佘七幺的银色长发说:“咦咦,佘七幺你的头发怎么变白了?我去,难道我已经被困在这里几千年了?”

佘七幺伸手就狠狠捏了廖天骄一把说:“千年你个头啊咝,你这个巧克力威化脑壳柠檬爱玉冰脑仁的愚蠢的人类不会动动脑子啊咝咝,过了几千年,肖家村人还打个屁啊咝咝咝!”

廖天骄都不知道魂魄也能被捏,龇牙咧嘴地说:“我……我现在是成年人的样子,你别捏我啊,丢脸啊喂!”

佘七幺瞪了他一眼说:“佘爷都没嫌弃你这个蠢媳妇丢脸,你嫌弃个毛啊咝!”

陈斌阴沉着脸色看了佘七幺一阵说:“你不是实体,也不是普通的魂魄!”

佘七幺说:“废话,这个结界在没破之前,不是魂体是进不来的,所以佘爷自然不是实体。至于其他的……你知道佘爷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吗?”佘七幺抓起廖天骄的手,掰开给陈斌看,银色的鳞片静静地躺在廖天骄的掌心。

陈斌依然没明白,他迷惑地看着佘七幺。廖天骄也没明白,也迷惑地看着佘七幺。

佘七幺得意地一笑说:“佘爷一直都在,从一开始!”他伸手一指,廖天骄掌心里那枚鳞片便消失不见了。

佘七幺说:“这你没料到吧,佘爷早就发现你也搀和在里面了,所以特地分了自己魂魄中最重要的神魂跟着蠢媳妇一起进来的,外面的那个是不完全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