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08章 二十七

第108章二十七

陈斌的脸色顿时变了,转身拔腿就跑。

“想跑?”佘七幺冷哼一声,单手一挥一指,一股劲风顺着他的手掌猛然拍向陈斌的脊背,陈斌吃了这一下,向前踉跄了几步,单手撑地稳住身形后,马上爬起来又继续跑。眼看着那扇大门就在他眼前,他仍然不回头。

廖天骄说:“门……”话还没说完,就看陈斌身形一闪,像影子一样穿过那道门不见了。

廖天骄说:“他怎么跑出去了?”

佘七幺一皱眉:“难道他也分了魂,对了,外面还有个他。”

廖天骄马上想起来:“小方!”他急道,“我们快出去,小方还在外面!”

佘七幺说:“跟我来。”很自然地把手一伸。

廖天骄下意识地伸手拉住了佘七幺伸过来的手,拉完了才想起来这动作不太对。大概是做小孩子的时候太习惯了,可现在他是魂魄状态所以又回复了大人的样子,两个成年男子光天化日之下手拉着手,就有点羞耻play的意思了,所以廖天骄又想偷偷地把手收回来,结果被佘七幺察觉了。

佘七幺问:“你干嘛咝?”

廖天骄说:“没、没什么。”眼睛看向两人交握的手,佘七幺抓得还挺紧的。廖天骄咽了口口水,决定装作没看见。

佘七幺说:“走吧。”话音刚落,整座宅子又更加剧烈地震动起来,这一次根本没有震动的间歇可言,而是不停地、不停地震颤,地面就像是变成了一条塑胶的龙,起起伏伏不停晃动,跟着是“噗”的一声水流喷溅声。

廖天骄回头去看那口井,惊叫道:“佘七幺!”

佘七幺也回过头去看,只见从那口井中向上喷射出了一大股浓稠的黑色**,黑色的**在空中如同挣扎的手臂一样向着四方伸展,似乎想要突破一张无形的网。

廖天骄说:“糟了,那井里有个怪物本来是被单宁用自己的力量和三生石封住的,现在要出来了!”跟着他忽然“啊”的一声,看向自己的身体里面。之前发生过的情形又出现了,廖天骄的丹田处又出现了那个打着旋的光螺旋,但这一次那个螺旋转得愈加迅速,并且发出了更加璀璨的光芒。似乎受了这光芒的吸引,黑色的石油触手开始向着同一个方向——廖天骄的所在冲击起来。

“你魂魄里的三生石魄和关住它的碎片起反应了,”佘七幺道,“再这样下去,封住那东西的三生石碎片就要被你收回来了,我先带你出去!”他说着,一把抄起廖天骄就往外跑。

廖天骄一边在佘七幺的手上颠簸着,一边脑子里却在飞快地转动,他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廖天骄本来以为陈斌是冯衢一伙的,帮着冯衢用同学的身份来接近自己和王鹏飞,以取得三生石碎片,但是从刚才的对话来看,陈斌显然不认识冯衢,这样一来就等于当时灰夜公馆的内部审判室里和外部阿旭那发生的劫狱是两起事件。假设外部指使小菊的是冯衢,目的是带走玄武,那么陈斌那部分的目的会是什么?

廖天骄将自己代入到陈斌的位置换位思考。他清楚地记得当时陈斌想要找到的是一个接收了王鹏飞遗物的人,而因为戚佳妍,陈斌那时已经知道王鹏飞是有巫族的人了,那么他自然也已经知道了王鹏飞持有的并非什么三生石的碎片,反而是克制三生石碎片的宝贝。如果说,陈斌需要的是能够克制三生石碎片的宝贝,那他的目的就要掉个个,他显然不是想摆脱石油怪,而是想要……放出石油怪!

廖天骄猛然一惊,对了,这才是陈斌的真正目的!

虽然正是因为石油怪,肖家村的人才变成了冷酷无情的怪物,害死了他的父母;但是另一方面,陈斌又是因为石油怪才活了下来,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才能杀死单宁。这样的陈斌会想要摆脱石油怪吗?

等等!廖天骄又想到一个新的疑点,陈斌曾经说过,哪怕是借助了石油怪的力量,他原本也只能在外面那片林子里活动,那么当廖天骄被一股神秘力量拖进这个宅子的时候,为什么陈斌的魂魄已经在这个宅子里了。这不合逻辑,除非……廖天骄不由得拼命扭过脖子去看地上的某件东西。

单宁的手杖!

姜世翀曾说过,山鬼事件中当他赶来的时候,陈斌附身的“单宁”和戚佳妍正想要杀掉朱海晏,于是他上前阻止,那时候陈斌很快溜掉了,留下了“单宁”的尸体,而廖天骄那时候刚好取得了单宁的手杖,浮上岸去,如果两者的时间是一致的话……

陈斌将魂魄附到了单宁的手杖上!

廖天骄哑口无言,所以,陈斌搞出戚佳妍的事情,一方面是为了确认三生石魄是否在他身体里,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潜伏到他和佘七幺的身边。这样一想的话就能解释为什么陈斌要舍弃自己的肉`体了,为了行动方便。是廖天骄将他带进了这座宅子里,因为他身体中的三生石魄和封印了那个怪物的三生石碎片起了反应,才有了突破单宁结界的力量。想不到自己在无意中竟然被人狠狠摆了一道!

那么陈斌为什么要放出那个怪物?陈斌一直都想报仇雪恨,但他报仇雪恨的目标是谁,单宁?肖家村的人?如果是单宁,他现在已经死了,死得还十分凄惨;如果是肖家村的人的话,以陈斌之前在灰夜公馆里展示出来的实力,要对付这一村子的人并不算太难的事情,根本不需要石油怪出手。他却一面装死,一面借助肖家村人打拔骨主意的这座桥梁,把廖天骄和佘七幺引来了这里……

佘七幺!

廖天骄倒吸一口冷气,所有的选择项都排除了,只剩下两个选择项,不是他就是佘七幺,但是他能跟陈斌有什么深仇大恨,陈斌刚刚抓住他也都只是说非常非常讨厌他而已,那么就只可能是佘七幺!

“靠!”佘七幺突然低低骂了一声。

廖天骄回过神来问:“怎么了?”

佘七幺再度往前撞去,“嘭”的一声,紧闭的大门上如同蓄着一团看不见的厚实的屏障,阻碍了两人的去路。佘七幺退后两步,放下廖天骄,双手飞快地划动,一团光芒自他指尖燃起,如同暗夜中的一道光芒,他道:“破!”光芒如同箭矢“嗖嗖嗖”地射向前方,然而那里却像是有个无底的黑洞一般吞噬了佘七幺的神力。他又试着到围墙那想要翻出去,同样的结界阻拦了两人。

“嚓嚓!”身后传来如同布料被撕扯开的声音,黑色的石油从一个看不见的口子里慢慢地钻了出来,试探着向地面坠落。

廖天骄忽然觉得腹部一疼,“嗷”地叫了一声。

佘七幺紧张地看向他:“你怎么了。”

廖天骄说:“我……我肚子疼……”他松开手,看向自己的身体,清楚地看到丹田处的光螺旋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怎么回事?

“三生石碎片的结界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和你魂魄里的三生石魄产生了呼应,”佘七幺说,“妈的,三生石魄跟你魂魄结合的程度比我想象中还要紧密!”他伸手抚上廖天骄的肚子,很快从手上传递过去一股温暖的力量。

廖天骄惊讶地发现当那股力量被导入身体后,在自己丹田处的光螺旋四周荡漾开了一圈圈的涟漪,有一些光芒渐渐升腾起来,在光螺旋周围织成了一张网,他感觉好些了。

“这是?”

“是我过去存放在你身体里的灵力。”佘七幺说,“可以帮你暂时隔绝一下和三生石碎片的呼应,但这不是长久之计,你离碎片太近了,必须得尽快让你回到身体里。”他说着,立起身来看向四周,“但是我们现在被困住了,也许要跟这个石油怪一战。”

廖天骄觉得这是最坏的结果,他们被引君入瓮了。廖天骄说:“佘七幺,你认识这个石油怪吗?”

佘七幺疑惑地看着他:“不认识,怎么了?”

廖天骄说:“那家伙可能是冲着你来的。”

“我?”佘七幺转头看向那摊蠕动着的石油,慢慢地皱起眉头,他说,“我应该是不认识它的,但是这东西身上似乎又有点我熟悉的气息。”

廖天骄也觉得那石油怪不知怎么有种让他似曾相识的感觉,不是石油怪本身,而是它周围,对,是困住石油怪的那种力量,廖天骄原本以为那是因为单宁的关系,但现在又似乎觉得不是,单宁的灵力并不是这样的,他的灵力清净有若山野草木,而这一股力量却有一种醇厚深远的感觉。

佘七幺说:“你刚刚说它是被单宁用三生石碎片和自己的能力关起来的?”

廖天骄说:“是。”他忧心忡忡地看向那些不断往外涌的石油。

佘七幺挥动双手,神力不断化作攻击武器射向那头,石油怪却像是水流一样,斩不断、捣不毁,佘七幺的神力幻化成箭矢扎穿它,它又很快聚拢起来,佘七幺的神力化成炮弹冲击它,它会瘫软一阵子,跟着又以更快的速度组合起来!

佘七幺又试了一阵子后说:“我觉得原本困住它的术法里有我佘家的气息。”

廖天骄惊讶地看向佘七幺,佘七幺也看向廖天骄,有个名字呼之欲出。

廖天骄试探着问:“你祖父?”

佘七幺严肃地一点头:“很有可能。”单宁在两百多年前来到此地,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老肖家村的人都赶走,并将这口井和井里的怪物都封锁了起来,而六百多年前,佘玄麟失踪之前似乎曾经和单宁见过面,并交代他办一些事。

难道佘玄麟真的曾经来过此处?那么将这石油怪封印起来的人就不是单宁,或者不仅是单宁,而是佘玄麟和单宁两个人。这井里的怪物到底是什么,佘玄麟当年离家又到底发现了什么?

廖天骄问:“能赢吗?”

佘七幺看了廖天骄一眼说:“能!”但是这次他没有说分分钟赢给你看这种话。

廖天骄觉得佘七幺应该不是很有信心,那可是佘家大妖神佘玄麟封印住的怪物,而佘七幺九成的能力用在自己的身体里关着三生石魄,剩下的那一成能力,又被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在外面的肉`体中,另一部分才在这里,这根本是裁军又分兵,何况佘七幺手上还没有三生石碎片。

不,有!

廖天骄问:“能不能使用我身体里的三生石魄将它再次封住?”

佘七幺眉头一皱:“你是想找死吗?”

廖天骄一愣,随后想起来佘七幺的话,三生石魄和他的魂魄紧密相连,如果现在使用他体内的三生石魄来封印那怪物的话,搞不好他就要搭命进去,可是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

廖天骄看向那口井,大地震动,石油“噗噗”地往外冒,已经在井边集聚了好大一滩,那些石油蠕动着、组合着,似乎要构筑一个什么东西出来,先是脚,然后是身体,一点点地往上……佘七幺当然不会坐视那家伙成形,当发现两人现在没法出去以后,他一直在攻击那些石油,廖天骄甚至看到佘七幺的额头已经渗出了细细的汗水,但始终没有奏效。

廖天骄急得攥紧了拳头,有什么办法,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佘七幺!他想着,三生石魄在他的身体里,难道他就不能操纵那东西而只能被它倒过来牵着走?

廖天骄不相信,他闭起眼睛,打算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