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09章 二十八

第109章二十八

廖天骄闭上眼睛,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丹田处那个打着旋的光螺旋上。所有武打和玄幻小说里都有类似的桥段,天赋异禀的主角当面临危机的时候,只要集中注意力就能爆发出潜能,于是廖天骄默默地照着那些记忆里的描述,一样一样地尝试。

气运丹田,然后轮转大小周天……大小周天是什么哦!

放空思绪,然后试着打开天眼……开、开不了……

集中念力,不断重复自己想要得到的结果。

“我要变身我要变身,我要帮佘七幺!”

“你脑子没事吧?”

“啊?”廖天骄睁开眼睛,就看到佘七幺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你脑子没事吧,从刚才开始就不大正常哦。”难得没有带上口头禅和零食的话似乎证明佘七幺真的有点担心廖天骄脑子坏了。

廖天骄挫败地撇了撇嘴,为什么不行啦!

佘七幺说:“行了,我阻止不了他成形,你到旁边去躲着,别给我添麻烦!”

廖天骄只好乖乖地跑到旁边的墙根下蹲下,反正周围都是一片空地,也没其他更好的地方了。廖天骄不开心,要不要这么废柴,之前他不是还重现了陈斌的陈年历史吗,哦,是啊,他的能力是进化了,只不过进化的依旧是个鸡肋——从进入因果空间看过去,进化到了在现实空间具现过去。

“爷又不是个投影机!”廖天骄烦躁地盯着佘七幺那边看,想帮忙却帮不上忙还每每需要佘七幺来保护他真的让他大受打击,难道他真的不行吗,只要能帮上佘七幺,现在就算让他穿个水手服喊“月棱镜威力变身”他也干啊!

佘七幺飞快地看了旁边一脸郁卒的廖天骄一眼,又把注意力拉了回来。石油怪正在成形,许许多多的石油从那口井里漫了出来,一点点地包裹到那具躯体上头,但是很奇怪,那具躯体至今还不能看出个大概来,就像是一堆半凝固状态的石油堆。

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呢?他祖父和单宁为什么要将之用三生石封印起来,而这口井里的石油又是从哪里来的?

“廖天骄!”佘七幺突然喊道。

“到!”廖天骄下意识地回答。

佘七幺说:“交给你个任务。”

刚刚还郁闷得不得了的廖天骄立刻精神一振说:“你说!”

佘七幺说:“找出封印这东西的三生石碎片的位置,然后告诉我!”

廖天骄马上道:“好!”想了想说,“我离它远,现在感觉不到,一会你t住他,我靠近点感觉一下。”

佘七幺说:“什么?什么t?”

廖天骄说:“tanktank,你近战扛boss,拉住他的仇恨值!”

话才说完,脚下的大地又是一阵猛然颤动,从那口井里一下子像喷泉一样,喷出了一堆石油,飙射向四面八方。那些石油落到地上以后,石砖地立刻发出了“嘶嘶”的声音,好像遇到了强酸一样,一下融化了。

廖天骄说:“艾玛……”

“嘶嘶”声中,那只石油怪就着牛奶红豆冰的造型,在尖锥顶端突然张开了嘴,它对着天空好像咆哮了一声,发出“咕嘟嘟”的声音,跟着整滩东西上下晃动了一下,从里面突地蹦出了个什么来。

廖天骄说:“它吐东西出来了,是不是三生石……”话说到一半就愣住了,因为石油怪又化出了两只手,把它吐出来的东西捡起来,“啪”地安在了面上。

那是一张面具。

不,应该说是一张脸。

一张现在是蜡黄的、死气沉沉的,但是如果还活着想必是英俊的、令人倾慕的年轻男人的脸。当看到那张脸的时候,佘七幺也一下子愣住了。

“操!”他忍不住骂了一声,声音里有些颤抖。

廖天骄敏锐地发现了问:“怎么了?”

佘七幺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玩意继续的变化,整个人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那张脸……那张脸是阴黎的!”

廖天骄茫然地问:“阴黎是谁?很厉害?”

佘七幺看向廖天骄:“就是x,玄武曾经的恋人!”

廖天骄卡了一下,明白过来的时候顿时也呆住了:“什、什么?你不是说他早就死了吗?”

佘七幺说:“我……我也不知道。”心里一片稀里糊涂。

是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姜世翀到达升龙湖边的时候,已经做好了与敌人恶战的准备。今天下午他没来升龙湖景区,但是他肯定今天下午这附近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一片黑雾笼罩了整个景区,方圆几公里的树木花草都已经枯死,更不用提有任何动物存在,“咕嘟咕嘟”的水声却十分响亮,好像是这片地区唯一的巨型活物。死气,还有血腥气弥漫在四周,虽然血腥气已经很淡了,除此之外,是邪气。

难以形容、从未接触过的邪气。

姜世翀看了一眼周围,由于那种奇怪雾气加上天晚了的原因,肉眼的可视距离大幅度缩短,就算是他使用了僵尸王的“视魂之眼”仍然不能够收获超过十五米的可见度,不过这样也足够了。

姜世翀小心翼翼地向着发出“咕嘟咕嘟”水声的地方靠近。此地的磁场已经发生了奇怪的扭曲,在姜世翀的感知中,前方两百米左右有一个扭曲点,周围的磁场都是围绕着那个点来发生畸变,所以那里肯定有什么东西。

忽然,姜世翀脚底踩到了什么,他敏锐地缩回脚,先观察了一圈四周,然后才低头去看,他发现了许多类似干枯断裂的藤条的东西。姜世翀想要将之捡起来细看,但是手指才碰到便发现,那只是看起来像干枯断裂藤条的沙。姜世翀捻起一点沙,放到鼻子底下,轻轻嗅了嗅,有妖的气息,很淡。

这里似乎刚刚死了一个很有年岁的妖。

姜世翀起身,继续往前走,突然,他的眼角捕捉到了一道飞快闪过的身影。

“什么人!”姜世翀喊道,下一刻便有数道火光冲着他飞来。姜世翀一个骨碌躲开了那批密集的火箭,舞动肌肉贲张的手臂,狠狠一拳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姜世翀感到自己砸到了一团温暖的东西上,有个声音骂了一声:“靠!”

姜世翀顿时一僵,手都来不及收回来说:“凤凌云?”

凤皮皮的身形在浓雾中慢慢显出来,他还是人的形态,但是这个时候却露出了后背的一对翅膀。姜世翀忽然愣住了,他发现自己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凤皮皮身后的翅膀,然后他发现凤皮皮的那对翅膀有点问题。

凤皮皮右边的翅膀美丽而巨大,火色的羽毛即便是收拢着都看起来充满了气势,但是左边的那只翅膀却小得有点奇怪,甚至仔细看,骨架还是畸形的。这是先天缺陷?

凤皮皮似乎注意到姜世翀在看他的翅膀,不由得眉毛一竖:“看什么看!”

姜世翀愣了一下,开口道:“对不起。”顿了顿又说,“刚刚也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

凤皮皮打量着姜世翀的僵尸造型,报复般地说:“真恶心。”

姜世翀意识到他是在说自己的样子以后,微微有些失望,不过还是很好脾气地道:“你怎么在这?”

凤皮皮说:“你呢,你怎么在这?”

姜世翀说:“我刚从新肖家村出来,发现这里不对劲,所以过来看看是什么原因。”

凤皮皮说:“哦,你不用看了,这条湖里的地穴开了,里面的东西出来了,所以就变成了这样。”

姜世翀说:“地穴?是什么,里面的东西又是什么?”

凤皮皮说:“是啊,是什么呢?”

姜世翀有点疑惑,一方面觉得凤皮皮好像知道得有点多,一方面又觉得凤皮皮好像知道得有点少,这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过了会,他找到了自己最该问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凤皮皮笑了笑,走近姜世翀说:“来,你凑过来点,我告诉你。”

姜世翀略弯了腰凑过去,凤皮皮也凑了上来,两只凤目里闪着冷冷的光:“因为冯衢告诉过我。”

“冯衢?”姜世翀一愣,跟着只觉得胸口猛地一烫,尖锐的痛楚乍然掠过,他低头看去,只见凤皮皮变出了凤鸟的爪子,狠狠地插入了他的胸膛,“你……”

火苗一个一个在凤皮皮的手臂上跳跃着,跟着从那个创口挤入姜世翀的胸中,仿佛一群淘气的孩子,但是对于姜世翀来说,这是致命的。

“你……为什么……”姜世翀的理智冷静在这一刻似乎瓦解了,他的脸上出现了强烈的表情变化,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那种表情还不能算“激烈”,但对于姜世翀来说,却是。

“你是……冯衢……那边的……”他的脑子还在运作。

凤皮皮猛地收回手,看着姜世翀捂着胸口晃了一下,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算是吧。”凤皮皮冷冷地说,低头看了自己的爪子一阵,不知道在想什么。

姜世翀说:“你为什么要……帮……帮他?”

凤皮皮说:“因为他手上有我想要的东西。”

姜世翀说:“是什么东……西……”火焰在他的身体内部燃烧起来,仿佛要将他从里往外烧成灰烬,他冰冷的躯体第一次感觉到那种高热,纯粹属于阳的那种高热!

凤皮皮的脸孔有那么一瞬间的扭曲,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吐露实情,但是最后却还是变作了一声:“不干你的事。”

有人从浓雾中走了出来,是一团灰雾支撑着姜世翀下午曾经见过的那个看似温和的青年。他先是来回看了姜世翀和凤皮皮一眼,后者注意到他的目光,似乎略有嫌恶地避开了,然后便微微翘起了唇角:“又见面了,姜警官。”

姜世翀盯着他:“你……认……识我?你是……冯……衢?”

对方笑了笑:“是吧。”

什么叫“是吧”?

那人低声道:“小菊,带我上前一点。”那团灰色的雾气便带着他往前挪了挪,挪到姜世翀身前。

“姜警官,我能救你的命,还能给你其他想要的,你要不要到我这儿来?”男人言语诚恳客气,仿佛一个竞争对手在挖角。

姜世翀忍受着浑身灼烧的痛苦说:“你是犯罪分子,除非我逮捕你的时候。”

冯衢摇摇头,似乎很遗憾:“快有一千多年没见过僵尸王了,挺可惜的。”他说着伸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丢在姜世翀边上说,“喏,奠仪。”然后似乎是对凤皮皮说了句,“走了。”

凤皮皮看了姜世翀一眼,跟上去。

姜世翀说:“凤凌云,不要做傻事!”

凤皮皮脚下一顿,回头道:“死到临头,你管太多了。”

姜世翀说:“别跟他走,佘七幺也不会喜欢你跟他走!”

凤皮皮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跟着却苦笑了一下道:“佘七幺已经不是过去的佘七幺了,所以我也不会是过去的我了。”他抬起头,冷冷地踹了姜世翀一脚说,“拜拜。”火色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雾气之中。

姜世翀倒在地上,绝望地看着那个身影消失。凤皮皮的神火正在摧毁他的身体,他觉得自己这一次可能真的要完蛋了。不行,就算完蛋也必须得给佘七幺他们留下点讯息。

姜世翀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忽然,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冷,刚刚那种疼痛的感觉也好像随之好了一些,他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慢慢的他的身体真的开始降温,疼痛也慢慢远去。姜世翀抬起上半身,看向自己的身体,胸口里面的火苗竟然慢慢地变小了,而且从金红色转变成了幽蓝色,过了一会,熄灭了。

凤皮皮是失手?还是故意留了他一命?

姜世翀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