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11章 三十

第111章 三十

“死了……”方晴晚似乎一下子有些迷茫,于是她又重复了一遍,“谁死了?你……你刚刚说谁死了?”

“方国梁”看向方晴晚,眼神中带着一丝怜悯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他开口又说了一遍,声音冰冷而清晰:“方国梁,方家第十代家主,你的二叔,他已经死了。”

方晴晚的眼睛慢慢睁大,本来已经稳定下来的魂体再度开始变得混沌扭曲起来,廖天骄吓得连忙喊她:“小方,冷静点!”

廖天骄也知道自己这句话显得无情和无用,但是这时候他也实在找不出别的话来安慰方晴晚,但是廖天骄这冷不丁的一喊却似乎是真的震醒了方晴晚,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慢慢地,眼睛里恢复了清明,她开口,条理清晰地问:“我二叔是什么时候、因什么而死?”

“方国梁”没有先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横手一刀向前方劈去,只见一道清冽的光芒如同奔溅的水瀑呈扇面射出,顿时将刚刚试图蔓延过来的石油又重新逼了回去。那个顶着阴黎面具的石油怪吃了拔骨两次亏,似乎也感到了威胁,开始慢慢地、狡猾地左右移动起来,试图寻找别的进攻机会,而刚刚从地面漩涡中心汩汩涌出的石油也从一开始发出“咕嘟咕嘟”的泉涌声变为了只发出黏糊糊的轻微冒泡声。忽然,廖天骄在那一串泡沫破碎的声音里听到了什么。

“怎么了?”佘七幺敏锐地问。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廖天骄竖起耳朵,在“噗”、“噗”的泡沫破碎声里,似乎有人在说话,而且不止一个。

“你听到了什么?”佘七幺竖耳听了半天,“我怎么没听到?”

廖天骄说:“嘘。”他确定那是一些人声。

不止一个的人声夹杂在泡沫破碎声里,细碎而微弱,像是夜间隔邻的耳语,又或是禁锢在幽深下水管道里的虫蚁攀爬声,那声音仔细听去虽不明内容,却不知怎么充满了怨恨和恶毒!廖天骄听着听着,突然“啊”地叫了一声,从佘七幺的背上一骨碌摔了下去。

佘七幺吓了一跳,赶紧回身看他:“廖天骄你怎么了?”

廖天骄牙关紧咬,面色透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佘七幺面色大变,急忙将他抱起查看,慌乱中自己都绊了一下,失手将乌银落在地上。他却顾不得这些,只急着伸手去探视廖天骄的魂体情况,然而下一刻,廖天骄却又像是缓过劲来了一般,大大出了口气,睁开了眼睛。

这一闭一睁发生得十分突然,两人谁也没料到,于是很自然地便四目交汇了,佘七幺眼里的焦虑、慌乱、不安也就这么毫无遮掩的、坦荡荡、赤`裸裸地呈现在了廖天骄的眼前。哪怕是魂体状态,廖天骄也觉得自己的脸一下子“轰”地烧了起来。

“咳。”有人咳嗽了一声,廖天骄和佘七幺同时回过头去,就看到“方国梁”微微拧着眉头,看着他们俩。

廖天骄赶紧低下头去,要不是因为魂体状态,估计此刻已经脸红到胸肌了。

佘七幺显然也是个面皮薄的,糟糕就糟糕在他还要努力装出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结果一开口就结巴,他说:“你你你……看、看什么看啊……没没……没见过别人家夫妻啊……”

廖天骄捂住脸孔,简直要羞愧得昏过去了。

“方国梁”似乎有些好气又好笑,最后摇了摇头道:“想不到九君山佘家后人中居然还有你这样的类型。”

佘七幺顿时感到受了冒犯,一蹦三尺高说:“什么类型,佘爷是什么类型咝咝咝咝咝!”

“方国梁”说:“纯情类型。”

佘七幺听了一下子像个被戳破了的皮球,瘪了下去,那副样子连廖天骄看了都觉得好笑。他没谈过恋爱也就算了,佘七幺明明有过女朋友,还是个大妖神,结果也这么菜……不过他也很快想起来,此时并不是风花雪月的时候。

廖天骄担忧地看了方晴晚一眼,见她似乎略微恢复了镇定,便稍稍放了点心,赶紧又集中精力,趁着石油怪被“方国梁”镇住的的时候感受起封住它的三生石碎片的所在来。虽然拿出三生石碎片就意味着彻底解放石油怪,但是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封印住石油怪的碎片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廖天骄有种直觉,要彻底击败石油怪,必须要依靠他身体里的三生石魄。

“拜托,给点力啊!”廖天骄想着,重又闭上了眼睛。

方晴晚的魂体已经飘到了“方国梁”的跟前,她不惧不让地看着“方国梁”问:“请你回答我,我二叔是什么时候、因什么而死!”

“方国梁”看了一眼石油怪,身子跟着又微微移了一个位置,单手一扬,手上的拔骨顿时散发出了逼人的灵气,逼得石油怪只好又移动起来,一旁的佘七幺却因此微微一震,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了“方国梁”。

“方国梁”做完这件事,方才回过头来说:“你出事之后的第二天,你二叔就得到了消息赶来找你,中途被人暗算,于亥正三刻死在B市郊外。”

“方晴晚”的眼睛里顿时盈满了悲伤与愤怒,她死死咬着牙问:“是谁暗算了我二叔,你吗?”

“不是他。”佘七幺突然插嘴道,“不可能是他。”

“为什么!”方晴晚猛然拔高嗓门,痛失至亲令她处于崩溃的边缘,她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克制住了自己无节制、无益处宣泄情绪的冲动,她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她要找对了人,然后拼尽自己所有为她二叔报仇雪恨!

“因为他是……”

“方国梁”笑了笑:“你该不是到现在都没认出我是谁吧。”

方晴晚愣了一下,说:“你?我认识你?”

“方国梁”的眼神中一瞬间划过了一丝愤怒,随后是忧伤,再然后是无奈。沉默了片刻后,他才用一种戏谑的口气缓缓说道:“我陪了你十一年,不,快十二年了,听过你的心事,睡过你的床,还饮过你的血,需不需要我说更多?”

方晴晚吓了一大跳说:“什么?你……”她后退半步,上下打量了“方国梁”半晌,忽然想到了什么,顿时瞪大了眼睛。方晴晚的眼神很快落在了紧握在“方国梁”手上的拔骨刀身之上。冷月下,那柄神兵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根本不像在她手中时那样平平无奇。饶是换一个圈外人来看,也能轻易明白,这才是“拔骨”真正该有的样子。

“拔……骨?”方晴晚不敢置信地问,“你是拔骨之灵?”

“拔骨?”“方国梁”冷冷地念了那两个字一遍,声音就像是在这大冬天里打碎了寒冰发出来的冰冷清脆的声音,他看着自己手上的刀,面无表情地道,“你知道方琳琅为什么管它叫拔骨吗?”

方晴晚刚刚受了“拔骨”之灵现身的冲击,这会还没来得及消化对方如此轻慢地提及自己祖上最负盛名的一代家主也是她从小到大的偶像的名字这件事,结果佘七幺又给了她新的打击。

佘七幺沉声说:“因为那是从大妖神体内拔出的命骨。”

“大妖神?命骨?”方晴晚已经彻底懵了。

其实佘七幺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但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这个结论,所以他敛敛衣衫,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地向“方国梁”行了个大礼道:“敢问前辈可是传说中在千年前失去踪影的大妖神戚古?”

“戚古?”方晴晚失声道,“传说中盘古大神劈开天地混沌所使用的盘古斧的化身?”

“方国梁”说:“我并不是第一代的戚古,你可以叫我戚十千。”

所谓妖神,与人类一样同属天地造化之物,寿数虽长,却也遵循生发凋落的轨迹。所以为了延续种族,有些妖神采用类似人类结合的方式繁衍子嗣,有些借由宝地宝物生造传人,还有一些特殊的妖神,例如那些远古大妖神种族,则会以一种沉睡、复苏、再沉睡的方式,如蛇蜕一般代代传承下去,戚古一族大概便如是。这种种族一代便只有一人,眼前的戚古管自己叫十千,十千是一万,这说明眼前的戚古已经是远古戚古的第一万个后人了。

佘七幺谨慎地问道:“这么说,戚前辈这些年一直都……一直都……”他说到这里却有点说不下去,想到堂堂一个远古大妖神后裔,居然落到如此这般田地,佘七幺有些不忍心提。

戚十千却毫不避讳这点,清楚回答道:“对,我一直都在方家。九百七十七年前,我被方家时任家主方琳琅击败,她抽了我的命骨制成了这柄刀后毁了我的肉身,又封了我的神魂在此地方家一处隐秘的外宅之中,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呆在这柄刀中。方琳琅死后,无人再有驾驭我的能力,我便陷入了沉睡,直到去年12月21日,方国梁用自己生前最后的灵力解开封印,将我召唤了出来。”

“我二叔他……”方晴晚的眼中已经盈满了泪水,她努力忍耐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吸着鼻子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方国梁说,他要与我做笔交易。”

“交易?”

“他说他可以还我自由,再将自己的身体让给我,但我要负责把你救出来。”戚十千依旧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态度,慢悠悠地道,“原本我还答应了他不告诉你他已死的事,不过现在是来不及了。”

“二叔……”方晴晚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泪珠顺着她的脸颊大颗大颗地划过,使得她看起来前所未有的脆弱,然而方晴晚只默默哭了一会,便擦掉了眼泪。她是一个理智要强的女人,很知道此时并不是尽情忧伤之时。所以再抬起头时,方晴晚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愤怒的火花和斗志,她说道:“戚前辈,谢谢你将实情告诉我,但晚辈还有一个问题。”

戚十千看向她,眼睛里有一丝惊异。

“请问是谁害死了我二叔?”

这次戚十千却摇了摇头:“不知道。我被方国梁召唤出来的时候,凶手跑了,他也已经快不行了。他自己都没看清是谁动的手,只说对方对方家的法术十分熟悉,不仅如此,那个凶手还懂多个术数世家及门派不外传的绝学。方国梁说那个人段数高、手段狠,是个极其危险和强大的对手。”

原本闭着眼的廖天骄,还有佘七幺,在闻言后同时一愣。

“陈斌?”两人异口同声。

佘七幺却马上摇头:“不,陈斌那个时候正附身在单宁身上对付我们,不太可能分身去对付方国梁,就算他能分身,以他的能力,要对付方国梁这种程度的人,也许不会输,但绝不可能毫发无损地回来,接着对付我们。”

廖天骄也赞同佘七幺的话。是的。这次的整个事件当拨云见日后再回头看,其实并不复杂,说穿了也就是肖家村想要得到方家……不,得到戚十千的命骨,攻破单宁的结界,夺回灵骨井和三生石碎片而设下的针对方国梁的圈套,其中无论是大众旅社的桑梅堂一家还是方晴晚,都只是诱饵和人质,至于陈斌,则是隐身暗处,引导和借了肖家村的势头而已。

“陈斌是谁?”方晴晚问。

廖天骄回过神来说:“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被这个石油怪附身的人,他是肖家村出身,九岁就从村里逃了出去。他的目标主要是我和佘七幺,因为他想利用我取出封印石油怪的三生石碎片,彻底解放它,至于针对佘七幺,则是为了让被他祖父封印的石油怪有机会报仇雪恨。佘七幺的祖父已经失踪几百年了,想不到会在两百多年前出现在此地,所以不管怎么说,你二叔的事都不像是跟陈斌他们有关系。”

方晴晚在这之前并不知道佘七幺、三生石碎片等等的事情,此时只能听个大概,她问:“陈斌是不是就是刚才那个引你进宅子的人?”

“对。”廖天骄说,“陈斌当时分了魂,一部分附在我拿着的单宁的藤杖上,跟着我进了单宁的宅子,另一部分则在外边阻拦和打伤了你。”

方晴晚却蹙起秀气的眉头说:“那应该不是分魂,因为在你进去之后,外面的这个就变成了虫。”

“虫?”

“对,很多、很多的虫。”方晴晚虽然性格大大咧咧,但是对虫子还是会有一般女性都有的先天性的厌恶感,何况她刚刚才被那些虫子攻击过。

“那是不是一些黑色硬壳,但是头部透明,中间还有一点红的虫子?”自从来到此地后,一直在旁边看着没有吭气的肖家村村长忽然张口问道。

方晴晚嫌恶地看向这个害了自己的仇人之一,说:“没错。”

肖家村村长不由得面色一变,而紧跟在他身边幸存下来的肖家村村民中有一小部分人干脆倒吸了一口冷气,剩下的则神情木讷,仿佛傀儡一般。

“是咒蛊。”

“他居然对自己都这么狠,要把自己炼成蛊来诅咒我们?”顿时周围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议论声。

肖家村村长却咽了口口水,郑重地又问了句:“那么那些虫子……”他似乎有些难以开口,那异样的表现令包括戚十千在内的所有人都看向了他,“那些虫子死后流出的血是什么颜色的?”

“黑色,不,应该是是紫色。”方晴晚想了想道。

肖家村的村人一下子全部停止了讨论,傻傻地看着方晴晚,这让方晴晚很是疑惑。

肖家村村长又问:“那么,虫血有没有气味?”

方晴晚脱口而出:“有,很香。”

肖家村村长绝望地闭上眼睛:“不是咒蛊,是绝蛊。”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们杀了那个畜生,扒了他的皮,却顺了他的意,现在我们这里的每个人都沾上了他下的绝蛊!他居然用自己的命和肉身,用自己受尽折磨的死亡,来换我们所有人断子绝孙、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他是个疯子,他真的是个疯子,哈哈哈哈哈!”

佘七幺等人正疑惑也嫌恶地看着肖家村村长癫狂一样的状态,忽然廖天骄眉头一动说:“感觉到了!”

“什么?”

“三生石!”廖天骄说,“就在你东北方向十二米范围,不,八米、五米、三米……它在动!”廖天骄猛然睁开眼睛。

忽然有人惨叫了一声,所有人都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刚刚还站立着一个肖家村村民的位置如今突然出现了一个只剩下筋肉的血淋淋的“人”。失去了皮肤和眼眶,那两个硕大的眼球如今正传递着一层又一层的恐慌,而它的脚踝处则堆着厚厚的一层又一层的皮。

是人皮。

新鲜的、刚刚生剥下来的人皮。

人皮下头是一汪黑色的石油,浅浅的,却如同活物一样撕扯着那层皮,随后漫上那个“人”的身体。所有的人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那个筋肉人一点点、一层层地变矮,就像是沉入了沼泽一样,而其实它只是被生着吃了个干净。

“啊!”又一个惨叫声响起,现场马上又出现了另一具血肉模糊的身体。

下一刻,各种各样的惨叫声、尖叫声此起彼伏,现场整个都乱了,肖家村的人仓皇逃窜,彼此相撞,也有试图用蛊虫攻击脚边的石油的,或是想要爬上高处的,但是他们全部都在几秒钟之间就被生扒了人皮,吃光了筋肉。不知何时,这整座庭院内都已经覆盖上了一层石油薄膜,只有佘七幺等人身边由于有灵力、神力守护,构成了一块小小的不容侵犯的地界。当最后一声惨叫被石油吞没后,在这片死地上只剩下了三座孤岛。

佘七幺和廖天骄的,方晴晚和戚十千的,最后是肖家村村长与长生长寿的。

肖家村村长满头大汗,正“吧嗒吧嗒”拼命吸着旱烟,但他显然不是因为有余裕才这么做,廖天骄看出来,肖家村村长控制蛊的方式就是烟,此刻无数的死虫尸体堆积在他们三人脚边,正以微弱的力量阻挡着石油怪的蚕食鲸吞。

肖家村村长忽然抬起蜡黄的脸,看向佘七幺他们,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佘七幺身上。

“救救我。”如同傀儡一般的长生突然开口说道。

“那两个人只是两具空壳子,说话的是他。”戚十千示意大家看肖家村的村长。

“我们为什么要救你?”佘七幺问。

“三生石碎片。”肖家村村长又用长寿说话,“你们救我,我就把三生石的碎片还有这口灵骨井都让给你们,喝了灵古井里的水能活很久,可以百病不侵,还能拥有强大的法力!”

戚古说:“我从未听闻人间有这么好的神水,就算是神界秘药,也不可能随便给凡人使用,否则会打乱世间秩序。”

肖家村村长用长生长寿两人的声音同时道:“真的真的,我已经活了一百三十多岁了,我们村里人也大多活了八、九十岁,长生长寿别看他们这样,也已经有六十多岁了,要不是被单宁抢走了灵骨井和三生石碎片,使得我们一天比一天虚弱,我们一定能活更久!”

佘七幺不屑道:“三生石碎片佘爷媳妇会给佘爷拿,至于长寿什么的,你以为佘爷一个妖神会在乎这些?何况你说得根本不是神水,是毒。”

“毒?”

“让你们变成恶鬼的毒。”廖天骄想到了自己在陈斌制造的幻境里所见到的一切,那些村民那样的心狠手辣却毫不自知。

肖家村村长在说了这几句话的期间,脚下的虫围已经往里缩了一大圈,站在外头一点点的长生因为来不及把脚缩回来,吭都不吭一声的在肖家村村长眼前被吃光了。

“救救我!救救我!”肖家村村长慌乱地喊道,“我、我……”他突然灵光一现,“我知道那个人的下落,那个和单宁一起封印了这个怪物的人。我没骗你,真的,我知道他穿黑色的衣服,用一支笔一样的武器,我祖父说那个人看起来很和善,那是你的祖父对不对!我知道你祖父的下落!啊!”

佘七幺猛然瞳孔一缩,翻身跃起想要抢下肖家村村长,然而终究是慢了一步,只是毫厘之差,肖家村村长在瞬间变成了一滩碎肉,而他的人皮似乎被特意留了下来,好像是战败方被砍断的旗帜一样,颇为怪异地铺陈在石油薄膜之上,挤眉弄眼。

佘七幺愤怒地一伸手,乌银立刻飞起,回到了他的手上,狠狠一鞭子下去后,村长的人皮就被抽了个粉碎。

佘玄麟失踪六百余年,佘家人追寻佘玄麟踪迹五百年,到如今只剩佘七幺一个还挂念着自己祖父的踪迹,不论他如何不愿意,当年那个妖族一提起便敬佩不已的大妖神佘玄麟如今已在时光的浪涛中被毫不留情地抹去,就如同一座沙做的英雄碑,令佘七幺感到空虚和绝望。

几百年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知道佘玄麟的下落,不管真假,都点燃了佘七幺寻找祖父的希望,但是这个可怜的希望仅仅只维持了3秒钟。

“佘七幺……”廖天骄不忍心看佘七幺伤心的样子,佘七幺回过头来,勉强冲他笑了笑。

“没事,接着找就好。”

“恐怕你们没机会了。”

“陈斌!”廖天骄机警地回过身去。

果然,刚刚逃跑的陈斌又出现在了几人面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仇得报的原因,他现在看起来志得意满,红润的脸色根本不像是个亡魂。

“他吃了那些人的血肉。”戚十千说。

“什么?”廖天骄大惊。

“他和那个怪物已经是一体的了。”

陈斌哈哈大笑道:“到底还是老家伙的眼睛毒!”他说着,对着廖天骄等人,慢慢悠悠地将身子转了过去。一开始廖天骄还纳闷陈斌想干什么,当看到陈斌的背部时,廖天骄不由得一阵恶心。

在陈斌的背后,从腰部以上居然多出了一具身体,那身体上的脸赫然正是阴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