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12章 三十一

第112章三十一

廖天骄说:“艾玛……这什么玩意啊!”

佘七幺说:“恐怕他是故意舍弃了自己的皮囊,借此与那个石油怪的元魂融为一体,随后又用那些村人的血肉造了个新的身体出来。肖家村的这些人常年饮用那口什么灵骨井里的水,身体已经与普通人差异很大,所以造出来的身体自然也不同。我看他现在就是个不人不鬼不妖不魔的怪物,至于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好。”

廖天骄说:“那现在掌控这具身体的到底是陈斌还是石油怪?”

戚十千说:“不管是什么,都必须要除掉。”

陈斌哈哈笑着又转过身来:“就凭你们几个,想要对付我们?”他说着,得意洋洋地伸出一只手来点着佘七幺等人,“一个能力还不如老妖怪的才二十多岁的妖神,一个被人抽了命骨封了几百年的老妖神,一个连肉身都丢了的除魔师,还有一个……”陈斌显然是最不喜欢廖天骄,特地把他留到最后说。

“还有一个什么都不会,什么本事也没有,还成天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杀了你都嫌浪费的垃圾蠢材!”

佘七幺马上转头看廖天骄问:“你到底有没有抢过他女朋友啊咝!”

廖天骄赶紧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佘七幺说:“那男朋友呢咝?”

廖天骄抓狂,伸腿就去踹佘七幺,结果佘七幺轻轻一让就闪了开去,他只好悻悻然收回了脚,委屈道:“没有,真的没有啊,我跟他大学里压根就不熟的!”

戚十千也说:“那他为什么这么恨你?”

廖天骄心想,哎哟喂大爷,怎么连你也来落井下石啊,嘴上不得不说:“我真的不知道啊!天晓得他为什么那么讨厌我,总之我又不是毛爷爷,不可能人人都喜欢吧!”

陈斌听了冷笑道:“呵,毕业这么多年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真以为自己有多么讨人喜欢,不可能人人都喜欢这种话都有脸说!”

廖天骄说:“我去,你语文有没有学好啊!”

佘七幺狐疑地看向廖天骄说:“蠢媳妇,你说实话,陈斌是不是追求过你?”

廖天骄:“……”

陈斌也:“……”

戚十千也好,就连刚才还陷入悲伤中的方晴晚都忍不住来回打量起三个人来,整个庭院一下子都陷入了一种极其古怪的沉默中,不过下一刻,一声诡异的鸣声便响彻了整个庭院。

“什么声音?”

“阴黎?”佘七幺脸色大变,和戚十千同时摆出了戒备的姿势,同时十分自然地把廖天骄捞起来,甩到了自己身后。

陈斌的身子转了过来,露出了另一半身体。原本紧紧阖着的阴黎的双目正在缓缓打开,此时已经打开了一条缝,而它的嘴中则发出了刚刚那种听了便令人心惊肉跳的诡异叫声。

“别听!”佘七幺说,双指并拢划诀,两道锋锐的气浪便向着阴黎的方向射去,而戚十千亦跟着抽手一刀,拔骨划出璀璨光芒,配合佘七幺的神力分左、中、右三路一同攻去。

本以为这一下必定着了,出人意料的是,两人的攻击只到阴黎跟前十多公分处便停了下来,接着但见阴黎张开了嘴,两人的神力便像是被磁铁吸住了一般,不但没有穿透他的嘴,反而缓慢地进入到那张嘴里。银、橙三道光芒渐渐黯淡,终至完全不见。阴黎闭上嘴,仿佛在咀嚼什么美味一般,嘴一动一动的,而那双眼睛又张开了更宽的一道缝,如今看来已经是半阖半闭的样子了。

“不错不错,还挺好吃的。”看不见的陈斌在另一头说话,从廖天骄等人的角度还能看到他高高举起的双手,似乎正高兴得手舞足蹈。

廖天骄想了想,从佘七幺身后探出头来说:“你是有多缺存在感啊,这会是阴黎主事吧,跟你有什么关系,别装得一副自己多了不起的样子。”一面说着,用手指了指阴黎的左胸,又轻轻捏了捏佘七幺的手。

佘七幺心领神会地盯着那处,手中的乌银动了动。

廖天骄继续说:“怎么,没话说了吧,别人都是机关算尽反误了区区性命,你倒是好,自己先把命给舍了,就落个这么人不人鬼不鬼妖不妖魔不魔丑得要命的连体婴样……”

陈斌猛然转过身来:“你说什么!”话还没说完,又被阴黎转了回去。

廖天骄眉头一皱,再接再厉说:“你看你看,就算变成个连体婴你都没有主导权,你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就算打赢我们又能怎么样呢,不过是一辈子躲在人家大神背后见不得人罢了!”

陈斌一下子跳了起来,这一下显然是激得他极痛了,因为就连阴黎都被带得跳了起来。陈斌转过身来,双目通红地死死盯住廖天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廖天骄,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你自己是个什么下场!”陈斌说着,猛然高高跃起,如同一只猛兽一般亮出獠牙,向廖天骄扑来。

“抓好我!”佘七幺说,挥舞着乌银,揉身而上。

“你到一边去呆着。”戚十千却将方晴晚推到一边,他伸指划过拔骨,方国梁的血浸入刀中,原本看起来只是一柄短刀的拔骨接受了方家正统传人鲜血的洗礼,顿时刀形巨变,瞬间变成了一柄刀身弯曲,刀刃寒芒如星的长刀。虽然已经变化了样子,但是戚十千似乎仍对拔骨的样子不太满意,但这时也顾不得了,他跃入战阵,与佘七幺一同包抄陈斌与阴黎。

三人都有共识,真正难对付的是阴黎而非陈斌,而对付阴黎就是要取出它身体里的三生石碎片,然后再靠廖天骄魂魄中三生石魄的能量,想办法重新将之封印或干脆消灭,至于为什么七百年前就该死了的阴黎会以这样一种形态出现在此处,又是为什么被佘玄麟及单宁封印住,这已经不是现在有空去想的问题了。

佘七幺的乌银较戚十千的拔骨要长而灵活,因此他在中程攻击阴黎。看到佘七幺挥舞着长鞭身形灵活,牢牢缠住阴黎的样子,廖天骄不由得有些吃惊。他以为自己和佘七幺同生共死过多次,已经十分了解他的实力,但是从今天看来,过去的佘七幺都没有过这么威猛。这不可能是因为佘七幺隐藏了什么力量,因为至少在山鬼事件中,他们都险些丧命,佘七幺没有那个余地来保存实力,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佘七幺的神力在长进!

廖天骄想到这里不由得心头一动,佘七幺的神力被用来封印他身体里的三生石魄,如今佘七幺的神力有了长进,是不是代表着他身体里的三生石魄封印有了松动?

“东西在左胸的什么地方?”

“那儿……”廖天骄用手指,但是佘七幺不停在跟着阴黎的动向移动位置,害得他根本指不清楚。虽然是两边夹攻,但显然他们俩这边的仇恨度要高得多!

佘七幺一鞭子甩出去有十几道虚影,速度快得廖天骄眼睛都跟不上。他揉了揉酸疼的眼睛说:“就、就那,哎哟不是,那儿,你别动……”

佘七幺手腕一转,乌银如同一根长棍重重击向阴黎左胸某点,阴黎原本要向后跃出,但是这时候恰巧陈斌也要躲闪戚十千的拔骨,因此也似乎往后退了退,结果导致两人僵持在了原地,但听“啪”、“咻”两声,佘七幺的鞭子戳中了阴黎的胸口,而戚十千的拔骨也砍中了陈斌的左臂。

陈斌发出“哇”的一声怪叫,一道黑色的石油猛然飙了出去,戚十千虽然有了防备,仍然被溅了几滴在身上,顿时皮肤上就烫出了一个洞。

戚十千皱了眉头,跳到后方。这具身体原本就只是凡人之躯,何况原先的主人寿数已尽,他是个鸠占鹊巢的,并不与这身体完全匹配,所以这具身体目前只能算是勉强维持着活力,如今受了这一下,不由得就加速了躯体崩溃的速度。

“魂来归兮,急急如律令!”忽然传来方晴晚清脆的声音,她将刚刚戚十千交付她的神主铃执在手中,双腕翻动,甩了一个铃花。神主铃顿时金光一闪,飞到空中,径自“叮铃铃”地响了起来,而方晴晚也跟着双腿一顿,盘膝坐地,对着神主铃,口中念念有词。

“小方在干吗?”廖天骄问。

“束魂。”佘七幺说,“陈斌就算有了新身体,他仍然是个亡魂,方晴晚想要控制他!”

从刚才的对阵中,几人都已经看出,陈斌和阴黎的组合并不是完全协调的,两人似乎都在争夺这具连体婴躯体的主动权,或者该说,正是因为他们目前还双生共存着,所以这具新身体才会是一个连体婴的形式,倘若其中一方被另一方消灭了,那么这具躯体或许就会是另一个样子了。

“干得漂亮!”廖天骄突然喊道。

随着方晴晚的铃声和咒声,陈斌和阴黎连体婴组合显然动作迟缓和不协调起来,阴黎想要往前,陈斌则要往后,阴黎想要蹲下,陈斌却要跳起,两人因此一个不留神,踉跄了几步,空门大开。

廖天骄喊:“就是现在。”他捏了佘七幺的手一把,“左一公分!”

佘七幺的乌银如一道光芒射向阴黎的胸口,乌银发出“嘭”的一声,如同撞上了什么坚硬的金石之物却不减去势,穿破阴黎的肌肉骨骼,直取三生石碎片所在之处。乌银在其中打了个旋,待要抽出,佘七幺的手里却忽的一紧,但见阴黎伸出指爪,紧紧抓住了乌银。

佘七幺另一手凌空一挥,数道光芒如同流星划过空中,随着“嗖嗖嗖”数声,每道都插入了阴黎的另一边胸口之中,跟着他手腕一翻,五指一收,但见一团夹着血肉的东西发出“啵”的一声,便从阴黎的胸口飞了出来。

阴黎想要伸手去抢回那东西,却被佘七幺扯动乌银,不让他动弹,廖天骄趁机忙不迭地飘过去,在空中将那团东西接在手中。阴黎发出一声咆哮,还想伸手抓住廖天骄,吓得他用前所未有的速度虎口逃生,又飘了回去。

“拿到了拿到了!”廖天骄喊。所谓的左一公分根本就是个谎言,廖天骄真正想说的是右面、右一公分,所以两次他都捏了佘七幺的右手。

乌银猛然收回,佘七幺赶紧带着廖天骄往后退开了一大步,在廖天骄的手里是一团直径2公分左右的肉疙瘩。廖天骄刚刚是没觉得,这会只觉得恶心极了,手里拿着那东西,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好在佘七幺很快接了过去。

戚十千几个起落也跳了回来,此时陈斌和阴黎都已经倒在了地上,似乎失去了三生石碎片的支撑后,他们就失去了力量。

廖天骄说:“这就是三生石碎片?”他和佘七幺为了三生石的事头疼了很久,而那些修行者和妖神什么的更是为之烦了几百年,他其实也很好奇所谓的三生石碎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虽然叫三生石,谁知道那到底是不是石头呢?

佘七幺伸手说:“刀借借。”

戚十千手起刀落,自己将肉疙瘩破了开来,露出了里面一块硬质的东西。佘七幺随手就撕了块袖子布将那东西擦了擦,里面露出来的是一片好像什么陶瓷器皿碎片的东西,上面依稀还有花纹。

佘七幺喃喃道:“这就是三生石碎片?看不出什么名堂啊。”

廖天骄却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了种十分不详的预感,他忽而觉得自己等人是不是在哪里犯了错误。

“小心!”方晴晚突然大叫一声,戚十千与佘七幺都是反应极快,特别是刚才看三生石碎片的时候也未放松过警惕,但是尽管两人都最快程度地做出了反应,两人却是同时觉得被一股大力冲撞了上来。

不论是戚十千还是佘七幺都猛然向后摔了出去,戚十千重重砸在地上,佘七幺则砸在了墙上,石油变成了枪、变成了刀,扎穿了他们的身体,将他们掼了出去,而佘七幺本来拿在手里的三生石碎片也就此摔了出去,落到了一边。

廖天骄想要飘过去抢回来,却被紧跟着的一股劲风掀得飞了出去,摔在地上,他原以为自己是魂体,不会感觉到疼痛,结果下一秒便是铺天盖地的疼痛袭来。他忍不住张开嘴巴,“哇”地吐出一口血来。

等到意识到自己发出来的是童声时,廖天骄才发现他似乎因为刚才这一摔,魂魄归位,回到了自己那具躯体之中,但他的身体显然受创严重,这时候他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仿佛火烧火燎般的疼痛。

“哈哈哈哈哈哈哈!”夜色中传来陈斌的笑声,廖天骄看到一双腿走到了自己的跟前,“怎么样,是不是以为自己赢了?”陈斌飞起一脚踢在廖天骄的腹部,那具小小的身体就这么飞了出去,磕在地上,廖天骄的额头破了,流出血来,糊了他的眼睛。

“妈的!”佘七幺拔出将自己扎在墙上的石油的枪,想要来救廖天骄,但是他才一动弹,立刻又是“嗖嗖嗖”许多箭矢破空声响起,佘七幺来不及闪躲过全部,被双肩双腿双掌各穿破了一支,如同标本一样被钉了起来。

“它的灵场变了!”戚十千虽然没有被钉住,此时却也没法靠近。敌人变得太强大了,他微弯了身子,寻找着进攻的机会。

廖天骄已经爬不起来了,只能躺着看陈斌他们。连体婴还是连体婴,但是这会只有脑袋有两颗,而连他都能感受到陈斌和阴黎的灵场完全变了,变得更强大、凶暴、狠毒,阴黎的眼睛已经完全睁开,纯黑色的眼瞳,没有眼白,看上去如同深不见底的渊薮。

廖天骄明白他们错在哪里了,石油怪的确是被三生石碎片封印了起来,它身体里的三生石碎片也的确是出了问题,但是他身体里不止有一块三生石碎片。

他们取出来的那片是封印它的那一片,而它身体里留着的另一片则是被污染的一片,换言之,石油怪或许被封印了两次,第一次可能是在七百年前,未知是谁的手笔,第二次则是两百年前,由于第一片失效,单宁和佘玄麟一起封印了它第二次。

是他们破坏了两片三生石碎片之间的制衡,使得石油怪从未能完全复苏,只能借助于陈斌行走世间,到如今完全脱离了控制。

廖天骄清楚地看到,在连体婴的咽喉处,有一团紫黑色的光晕向上扩展,完全包裹住了两人的头部,是那被污染的三生石碎片构成了他们的头颅、他们的脑子,也或许告诉了他们许多不传之秘。

陈斌弯下腰来,挤眉弄眼地看着廖天骄说:“多谢你们帮忙,我们才能完全自由啊。好了,为了报答你,接下来就让我毁掉你身体里的那个碍眼的玩意吧!”

阴黎垂下眼睛,尖锐的爪子向着廖天骄的腹部猛地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