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13章 三十二上

第113章三十二上

廖天骄这一刻的脑子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来不及!

他来不及躲开那只爪子,佘七幺他们也没人能来得及救他!虽然廖天骄透过阴黎的手臂缝隙已经能看到佘七幺为了脱离石油箭矢的控制化出了蛇形,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廖天骄也相信戚十千和方晴晚肯定都在努力为救自己而奔波,但是这些都不可能比阴黎的速度更快。因为,他和阴黎之间的直线距离只有三十公分!

三十公分,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伸出手臂甚至手臂都未能伸直的距离,不过是一个人挥一下手短短几秒钟就能到达的距离,而佘七幺他们距离他至少有十五米。所以,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刻,廖天骄拼尽全力喊出来的话并不是无用的“救命”或者是求救的“佘七幺”,而是:“爆他们的头!”

戚十千丝毫没有犹豫,在听到廖天骄的话后便迅若流星地撵上,只见他的双腿如同安了弹簧一般,在地上轻轻一蹬便高跃上了半空。戚十千由空中往下飞快地舞动手臂,拔骨在一瞬间便迸出三纵四横七道光芒,七刀落下,将陈斌那一颗脑袋封得死死,而佘七幺仅短短犹豫了一瞬,长长的蛇尾便也挟带着凌厉的杀气狠狠抽向了阴黎的脑袋。

最危险的时候,往往也是最考验人判断力的时候,一方占了优势还在进攻,另一方如果采取守势,得到的只能是另一个被动局面,甚至还会使局势更为糟糕,所以廖天骄的第一判断,是猛攻!

猛攻!这样最好的情况是阴黎和陈斌为了保住自己闪躲攻击,他和佘七幺等人都能有生机,最差的情况是他死,但是佘七幺等人也能趁机攻击到阴黎和陈斌,这里面打的是一个时间差,也是一条命和四条命的差距!

这一刻在廖天骄的眼里看来,周围的一切都仿佛进入了慢镜头的世界。他睁大眼看着阴黎那只锋锐的爪子带着血腥气向自己掏过来,一点点、一寸寸地接近,行动轨迹上的每一步都如同雪地里的脚印一般清晰可辨!

一定能活下去!

廖天骄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个确信,他看着那只爪子贴上了自己的腹部,看着陈斌的脑袋在瞬间被戚十千所砍中,也看到佘七幺的蛇尾如同破开有形的空气一般就从自己鼻子跟前划过,然后狠狠抽上阴黎的脑袋……

大局已定!

然而,想象中血肉横飞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廖天骄只觉得自己眼前的空气仿佛在刹那间间扭曲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拔骨和佘七幺的尾巴已经都停在了空中。戚十千和佘七幺两人的脸上同时露出了震惊的神情,继而是后悔,佘七幺的脸上,还有痛苦!

拔骨是一柄能斩断世间一切术法的神兵,这种传说在知道了拔骨其实是戚十千的命骨后,廖天骄和佘七幺便不再迷信,因为这种说法多半来源于戚古一族出现的契机——盘古斧。虽然戚古一族是盘古斧化身而成的妖神,却已经不是盘古斧本身,失去了盘古斧最初的威力(据说那种开天辟地的威力已经在盘古开天辟地之时几乎耗尽),但是,作为一根远古大妖神的命骨,拔骨的威力却也不可能弱小,只是,这世上再锋利的刀、再锐利的剑、再有威力的斧子却也有斩不断的东西。

**!

最危险的时候,往往也是最考验人判断力的时候,廖天骄他们在思考,陈斌他又何尝不在思考,而差别在于,由于陈斌的屡次示威,特别夸显了他的存在感,使得廖天骄等人似乎全部都忘了,这两人的本体其实是石油怪,是一种流动的、抽刀断水水更流的东西!

就像是《终结者》中的液态金属人,不论是陈斌还是阴黎,他们的脑袋都在被击中的那一瞬间完成了从固态到液态的转变,又化为了那种黑乎乎的石油,从而轻易地化解了这一危机,更抓住了佘七幺和戚十千两个人。

不知何时,单宁庭院的地面已经完全被一层层更深、更厚的石油所覆盖,那些石油发出粘稠的声音组成了无数的手,死死粘住了佘七幺和戚十千,不让他们俩有更多的举动。

但是还有一个,方晴晚!

廖天骄的眼神看向方晴晚的方向,却只看到方晴晚的魂魄被石油池沼所隔开,在外头焦急地飘来飘去,始终无法进入。

好了,廖天骄想,或许故意暴露出另一片三生石碎片的存在,并故意将它停留在头部这样重要的、致命的部位,本来就是陈斌的一个阴谋,一个故意卖的空门!因为在那之前,陈斌只是暂时控制住了佘七幺,戚十千和方晴晚还在外部游离,而现在,所有人都落入了圈套。

果然,陈斌“嘿嘿”笑了一声后得意地说道:“廖天骄,你这可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吧!”他说着这话的时候,动作却并不停住,本来停留在廖天骄肚腹上的爪尖慢慢地嵌入了廖天骄幼童稚嫩的身体。

“放开他!谁准你碰他!”佘七幺狂吼,被钉在墙上的大蛇奋力挣扎,试图撞塌墙体,然而那种黑色的类似石油一样的东西已经爬上了单宁院子的围墙,佘七幺大蛇的身体就这么陷落进去,他越是努力,反而越陷越深。

陈斌轻蔑地回头看了佘七幺一眼,用一种胜利者的眼神,突然将手猛地往前一送,廖天骄顿时发出一声闷哼,血慢慢地从他的身体里流了出来。

“啊啊啊我杀了你!”佘七幺彻底发狂,他不顾一切地扭动身躯,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如同被用竹签剖开柔软腹部的黄鳝,大蛇柔韧的身体因为他这不要命一般的举动被撕裂,佘七幺的身体上围绕着四颗钉子迅速出现了四个叫人触目惊心的创口,鲜血像桶泼一样“稀里哗啦”地掉下来,但是收效甚微!

无论佘七幺怎么挣扎,都会有更多、更源源不绝的石油手冒出来,将他死死抓住,而由于被阴黎抓住了尾部,佘七幺也没法化为人形,否则以此距离,他的身体将从中被一分两段。

“你别动了!”廖天骄大吼。疼痛反而使他的童声显得中气十足,冷汗已经浸透了他的身体,他从未感觉过如此诡异的感受。他还活着,他神志清醒,但是现在他的肚子里有只爪子正在摸索、搅动,他甚至因为那种被触碰内脏的感觉而恶心得想要吐出来。

这血腥的一幕却令陈斌十分的兴奋,他不断发出仿佛惊叹一般的声音,眼睛里闪烁着属于疯子的欢乐神采:“怎么样怎么样?现在你的感觉好不好,舒不舒服,爽不爽?你知道吗,那些肖家村的渣滓杀我的时候也考虑过用这样的方法,不过后来他们还是决定把我的皮活剥下来,我还真担心他们不剥我的皮呢,如果不那样的话,我又怎么能在全村散播绝蛊呢,那我的计划可就不能实现了啊。”

廖天骄艰难地喘着气,却还要嘲笑道:“你这个……变态……”

“变态?”陈斌抬起爪子只轻轻戳了廖天骄的某个内脏一下,廖天骄便疼得发出了一声惨叫,佘七幺咆哮一声,双眼血红,毒牙森森,恨不得将陈斌的脑袋咬下来。

“对啊,我就是变态!”陈斌回过头来说,“我就出生在、成长在这种变态的村子里,变态可是对我的最高褒奖了,要知道我不变态就活不下去,我如果不最变态,就不可能杀死所有其他的变态,替我母亲报仇!当然,现在回过头看,如果不是她的死,我恐怕还真不可能得到认识阴黎,获得力量,离开那个变态村子的机会呢,所以我或许应该谢谢那些人渣?”他阴森森地笑了笑,“也无妨,我已经给了他们解脱,那是最好的谢礼!”

廖天骄说:“你最终的目的……到底……是……是什么?”他努力抬起手来指着陈斌,但似乎因为失去了力量,手只抬起来半截,又软软地落了下去。

陈斌抓住他的手,仿佛嘘寒问暖一般:“我的目的就不劳你多问了。”他说,“你只要知道你们都会死在这里就是了。”说着,将廖天骄的手放到他的胸口,还轻轻拍了拍。

廖天骄看向另一个一声不吭的阴黎的脑袋,他依然维持着眼睛半合半闭的模样,跟陈斌完全是两个样子。

“阴黎,你……你们拿了……三生石……魄以后……要做……做……什么?”廖天骄艰难地问,“玄武他快……死了,你知道吗?你……哈……还记得……他……吗?”

陈斌的手停了下来,说:“你以为我不对你说的事,阴黎会对你说?”

廖天骄不理他,继续吃力地同阴黎对话:“阴黎……玄武他……他是为你死的,他为了你去盗……三……生石……才……你不能……”

“别费心了,已经没有阴黎了。”陈斌冷冷地说,看到廖天骄吃惊的样子,这次却并不显得很得意,“他在我小的时候还比较强大,关于三生石的很多事情也是他告诉我的,我的本事也有很多是他教我的,但是他后来却慢慢不再回应我,在灰夜公馆那件事后,他已经彻底不存在了。”陈斌顿了顿说,“你真以为我只为了杀那一群渣滓就甘愿让他们割我的肉扒我的皮?我只是在想办法进来这里找他罢了,我怀疑他因为封印陷入了沉睡!”

“那刚才的……”

陈斌说:“我想靠你解开他身上的三生石封印,但我没想到这里终究已经没有他了,刚刚那些只是他的残影罢了,你们所看到的,从头至尾都只是我。”陈斌看向廖天骄,不知怎么的,眼神里居然有一丝孤独和伤感,“好了,我找到三生石魄了,也是你该上路的时候了。老同学,下一世投胎前,你最好记住,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成为你的依靠,你能相信的,永远只有自己!”陈斌的手包裹住了廖天骄体内那团散发着驳杂灵气的东西。

“永别了!”

陈斌的话音落下,廖天骄的眼神却忽然一亮,好似流星划过天宇,他将积攒了许久的力气统统用在了放在胸口的手上,快速伸手将手里的东西狠狠塞进了陈斌的嘴里。

“你……”陈斌吃了一惊,刚要动作,身形却忽然一滞,跟着猛然抽出手,用力在空中乱抓起来,似乎想要抓住一个什么隐形的敌人。他感觉什么东西从他的嘴里自动滑进了咽喉,他感觉随着那东西的滑落,便有一双无形的手掐住了他的咽喉,使得他呼吸困难,肺叶像要爆炸,他很快便倒在了地上,浑身失去力气。

而廖天骄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身体在魂魄归体之前就受伤严重,跟着又接二连三被打、被开膛破肚,刚刚他所做的事情已经耗尽了他的所有力气,借助陈斌的力量,他才能将自己无力的手放到了胸口,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用来切断克制三生石碎片与三生石联系的金玉兰扯掉,然后将本属于王鹏飞的那片碎片塞入了陈斌的嘴里。

失去了金玉兰的保护,这一刻,同样拥有三生石魄的廖天骄曾在单宁结界外所感受到的那股压迫感再度汹涌袭来,而对比刚刚被陈斌掏肚子的感受,他觉得这也不是不能忍受。所以在这一刻,廖天骄的精神反而前所未有的好,他捂着肚子,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对仍然没有反应过来的其他几人喊:“快,快……动手!”

戚十千和佘七幺同时一震,醒悟过来后随后便奋力挣扎起来。由于失去了主人的控制,那些石油的触手虽然仍然存在,却不如刚才灵活和有组织性,戚十千和佘七幺同时发力,没过多久,便一前一后在付出了遍体凌伤的代价后,挣脱了出来。

“廖天骄!”佘七幺第一个风一样地蹿了过来,化出人形,似乎想要将廖天骄扶起来,但是在看清楚他此刻的惨样后,又一点都不敢动了。

“我要杀了他!”佘七幺咬牙切齿,拳头捏得咯咯直想,但却并没有如他所言马上回头对陈斌动手。他很知道现在该做什么,所以佘七幺伸出手,掌心现出光芒,按在了廖天骄腹部拳头大小的创口处。廖天骄现在的身体太小,而陈斌那只爪子又比成人的大,使得他腹部的创口看起来可怖至极,几乎如同拦腰折断,佘七幺眼睛红红地拼命忍耐,光芒如同落雨一般倾泻而下,不断注入廖天骄的身体里。

“可恶!为什么不能愈合!”他骂着,咬紧牙关,一遍遍、毫不吝啬地倾泻自己本就所剩不多的所有神力到廖天骄的身体上。

廖天骄这时候的神智却有些迷糊了,他努力睁着眼睛看着佘七幺,看着被包围在光芒中的那张无比熟悉的脸,他很想说没关系的,我还能坚持住,不要急,慢慢来,但是这时候他的力气也只够他努力维持着眼睛睁开,多看佘七幺一阵。

“要活下去,要活下去,要活下去……”廖天骄不断地对自己这么说,就像是在雪山中迷路的旅人,用这种方法防止自己睡过去。

方晴晚终于挣扎过来:“我帮你。”她说着手执神主铃轻轻地在廖天骄耳边摇了一摇,廖天骄顿感心头一震,已经沉沦下去的神智又拉回来几分。

“小甜椒,你要撑住啊,你没事的,我们一定会治好你的!”方晴晚已经失去了一个亲人,这时候看到廖天骄这副性命垂危的惨样,眼眶不由得再度红了起来。

近处的戚十千则一声大喝,拔骨刀一刀狠狠挥下,便将阴黎的脑袋砍了下来。那个脑袋掉到地上后立刻便化作了一滩石油,但这滩石油却没有之前如同活物一般的感觉,而是死气沉沉地停留在地上。地上的石油池沼在退去,上面漂浮着阴黎半睁半合双目的人皮面具,却并没有三生石碎片,想来是在陈斌那边的脑袋里。也许该说,正是三生石的碎片,组成了他的脑袋,皮囊易重塑,独有大脑为人神思寄居之处,无有灵物,难以成活。

戚十千压根没有考虑拔骨能否毁掉三生石碎片,确认碎片在陈斌脑袋中后,他高高举起了长刀。

“等等……”陈斌却喊出声来,“你们现在要对付的人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