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14章 三十二中

第114章 三十二中

“不是你是谁?”戚十千冷冷地问。

“是……”陈斌脑子飞快地转动,调出了一段记忆,“是冯衢!你们不是在追那个什么……冯衢?”他努力地说着,“廖天骄还以为我是冯衢那边的人可我不是。”与在肖家村被杀死的时候留有后路不同,陈斌在这一刻真正感到了死亡的迫近,所以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强烈的求生欲`望,就连被王鹏飞的碎片所克制,整个人快要喘不过气来也无法阻止他飞快地说出能拯救自己的每一个字词。

“刚刚……刚刚我和阴黎还在结界里的时候,有人在外面破坏了单宁的本体,你们都看……看到了,那不可能是我们做的,所以这只能是那个冯衢干的!”

“冯衢?”戚十千看向佘七幺,他对这个名字很陌生,毕竟七百年前三生石事件发生的时候,戚十千已经被方琳琅所禁锢,而戚古一族作为远古妖神,本来就与其他妖神族类来往不多。

廖天骄终于在佘七幺和方晴晚共同的治疗下感觉好一些了,便用眼神示意佘七幺先关心那边。佘七幺见他的伤口好不容易被自己的神力所修补,不再流血,方才长长松了口气。他将廖天骄扯下的金玉兰重新给他戴上,然后才脸色苍白地转过头去解释,手却依然紧紧抓着廖天骄的,仿佛不这样就不安心。

“冯衢是玄武手下的一个次妖神。”佘七幺说,“七百年前,玄武因抢夺三生石和滥杀妖神被关入夜牢,三生石一半被毁,一半被他的嫡系下属带走。这件事发生一百年后,玄武曾经的手下冯衢不知何故被抓入叵牢,然后是去年,不,现在应该说是前年,冯衢越狱,他出去后似乎暗中纠集了一群人在搜集当年失踪的三生石碎片,根本目的不明,但三生石拥有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落到他手里恐怕不会有好事。”

陈斌的脸色变了变,说:“难道那个冯衢真的想放出灵骨井里的怪物?”

廖天骄这时候人还虚弱得很,但在金玉兰的作用下,感觉脑子清醒了不少。佘七幺后来跟他说过,木属的妖神虽然攻击性不强,但却是世间生命力最顽强的种族,金如玉肯将自己的命枝之一给他,真的是他的福气。

廖天骄一只手被佘七幺紧紧抓着,另一只手便紧握着金玉兰,从那里汲取力量,脑子则在飞快地转动。陈斌这句话他记得已经说了第二次,当时第一次说完没多久,他就和阴黎合体出现在几人面前,所以廖天骄觉得陈斌那会就是在骗人,可是眼下这个状态再骗人,对陈斌显然没有什么好处。

佘七幺看了廖天骄一眼,心领神会道:“灵骨井里关着的不就是阴黎吗,你还想骗谁?”

陈斌拼命摇头道:“不不,在阴黎被封在灵骨井里之前,井里已经……已经封印了……东西了……”

这下几个人都是大吃一惊,佘七幺说:“什么?你把话说清楚!”

陈斌说:“肖家村和灵骨井都已经存在……很久了,你们去……去过升龙湖吗,去过……就应该知道那里有……地震碑林。”

廖天骄想起来自己和佘七幺的所见,碑林石碑说升龙湖是因为一场地震造成,那场地震发生在南宋宁宗嘉定九年,也就是1216年,距今已经有将近八百年的历史,所以那场地震显然是发生在711年前的三生石事件之前的。

陈斌说:“阴黎说他是……七百……将近七百年前出现在本地的,但是他说……八百年前……那场地震以后,这里就有个……有个怪物……”陈斌急促地喘着气,他用哀求的眼光看向廖天骄,似乎在请求他帮忙缓解他的痛苦,但廖天骄只是别开了脸。

陈斌一愣,随即阴惨惨地笑了笑:“呵呵……你……果然厉害……”

廖天骄被陈斌这么说,心里很有些不痛快,他是有同情心,但是他的同情心只给需要帮助、值得帮助的人,以陈斌来说,他刚刚那么对佘七幺,他干嘛要给他同情心!

佘七幺问:“什么怪物?”

陈斌大大喘了几口气,憋红了脸说:“不……不知道,阴黎说……他受了伤找到……灵骨井……在里面修养,因为……里面有,灵血髓……”

灵血髓应该是说刚才那些石油,佘七幺看向那些奇怪的**,肖家村的村长也说喝了灵骨井里的水能活很久,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陈斌道:“阴黎说……那说明,在他之前……有个……有个跟他一样……但是比他更厉害的怪……怪物不知怎么死在这里,所以才养出了那些……东西。两百、两百年前,单宁和那个黑衣人……佘玄麟找到这里发现了阴黎,然后他们又发现了……那个怪物的来源……”

“那个怪物是从升龙湖来的?”佘七幺还记得那个关于升龙湖底升龙的传说,按理说如果真有龙神出现,他身为大妖神一族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升龙湖龙神根本不在他的认知内,他本以为是人间记载有误,现在看来或许是其中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对……那湖底……地震后,那里出现了一个地穴,这口灵骨井和……地穴相通……单宁和……佘玄麟发现了那个地穴,于是用……三生石碎片和单宁的……本体,将那里和阴黎一起……封印了起来。肖家村的人……想夺回灵骨井,所以……一直给……给……单宁找麻烦,给了阴黎复苏的……机会……”

“你错了。”

“谁!”一瞬间,佘七幺和戚十千同时行动,一人神力化出防御结界,另一人手中拔骨已是一刀挥出,而方晴晚亦挡到了廖天骄的身前。

单宁宅子的墙上突然出现了三个人影,其中一个人在看到拔骨的杀气逼来时,蓦然化作一团灰色的光芒迎了上去。只听拔骨发出“噗”的一声,立时切入了那团灰色的光球之中,然而那团灰色光球却没有被轻易切开,它就如同一只飞快旋转的毛球一般,围绕着拔骨的杀气缠了一层又一层,当光芒撤开的时候,拔骨的杀气已然偏移,本来瞄准三人的杀气最后只撞到一旁的墙上破开了一个大口,从缺口处,一股浓浓的腥气夹带着狂风滚滚涌了进来。

难道老肖家村外头也出事了?

意识到这点,佘七幺和廖天骄同时心头一惊,这么一来姜世翀他们出事的可能性就很大了,而当他们看清面前几个人的真面目时,不由得惊呆了。

佘七幺皱起眉头,疑惑地问道:“凤皮皮你站在那干什么,快给我滚回来!”

凤皮皮被这一骂似乎缩了缩脖子,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常态,伸着脖子说:“我本来就是这边的,一开始就是。”

佘七幺愣了一下,随后眯起眼睛恶狠狠地瞪了凤皮皮一眼:“你还真有出息,不当妖协的奸细,当个外人的奸细!”

凤皮皮捏着手指,往旁边那人的地方靠了靠说:“你、你管我!”

佘七幺又狠狠瞪了凤皮皮一眼,随后才看向凤皮皮身旁那个不久前才见过还曾被他鉴定为普通人类的男人。

果然是这个人!初见便觉得对方不同寻常,但无论佘七幺再怎么看,无论再看几次,那还是个普通人类,但这一刻,佘七幺也有了种直觉,站在他眼前的这个普通人类,虽然有着阿旭哥哥阿翳的外貌,但他恐怕是——冯衢!

“冯衢?”佘七幺试探着喊了一声。

男人点点头,态度倒是直白。他说:“你好,佘七幺,咱们又见面了,这儿都是你的老朋友,我就不多介绍了。哦对了,这是小菊,你可能一时半会认不出她。”冯衢态度轻松随意地指了指一旁刚由灰色光团化成的一道灰色模糊的人影,仿佛在参加一个最普通的应酬。

“小菊?那个小菊?”佘七幺愕然。

“对,就灰夜公馆那个。”

佘七幺沉默了,此刻他的脑子里一团混乱,各种未解开的信息在到处乱窜。一个次妖神怎么会变成了人类?怎么还改换成了另一个妖的样貌?阿旭哥哥阿翳的失踪和冯衢有没有关系?凤皮皮为什么背叛他们?小菊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最关键的是,冯衢真的破坏了单宁的本体和封印吗?他是为了复活升龙湖地穴来的怪物而来?为什么,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冯衢的目光这会已经投向地上躺着难以动弹的廖天骄,他笑眯眯道:“廖小朋友,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叔叔给你的糖果吃了吗?”

廖天骄有气无力地吐出三个字:“吃……你……妹!”

冯衢倒不生气,好脾气地笑了笑说:“真可惜啊,你伤得那么重,以后想吃大概也是吃不到了吧。”

陈斌突然道:“你、我见过你!你前年和戚佳妍一样,都曾经在……曾经在大众旅社住宿过是不是咳咳咳……”一激动不由得剧烈咳嗽起来,憋得脸红脖子粗。

冯衢微带怜悯地看了他一眼说:“是啊,你记性还不错。”

陈斌拼命喘着气道:“难道你……你从那时候开始就……盯上我了?”

冯衢失笑道:“你?你说我盯着你?是什么给了你自信,让你觉得这世间一切事情都是围着你转的?我当时盯的人是王鹏飞,但我的目标是三生石、灵血髓、单宁,还有……佘玄麟,你只不过是一颗路边的小石子而已。”

陈斌闻言脸孔顿时失色,而佘七幺的眼神也跟着猛然一变。

“你知道我祖父去了哪里?”他身形一动,想要抢上前去,却被戚十千及时拦住。

“别冲动!”戚十千低声道,“凤皮皮和那个小菊都不好对付,以你我现在的状况很难赢过他们。”的确,他们俩现在都受了伤,又有方晴晚和廖天骄两个几乎失去战斗力的需要照顾,要对付凤皮皮和那个小菊已经很麻烦,加上冯衢现在虽然看着是个“人类”,却谁也不知道他有几斤几两,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佘七幺虽不甘心,却也不得不管住了自己的情绪,不动声色地退回原位摆出戒备的姿势。

冯衢还是那副温和可亲的样子,仿佛没看到佘七幺和戚十千刚刚的举动一般,他笑着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啊,所以才要来找。”

佘七幺努力压抑着怒气问:“你找我祖父想做什么?”

冯衢说:“想向他请教一些事情。当然,具体请教的内容是什么,就与你无关了。”

佘七幺又问:“单宁的本体是不是你破坏的,你们想放出阴黎还是想复活另一个怪物?”

冯衢忽而跳下围墙,他的动作似乎不怎么灵便,落下的时候还微微踉跄了一下,但是由于有凤皮皮和小菊的保护,还是没有留给佘七幺和戚十千机会。

冯衢站稳脚跟说:“我刚刚就说过,你错了,你们都错了。”

佘七幺道:“我们错了?错了什么?”

冯衢说:“无论是那个所谓的怪物还是阴黎,在这世间根本就不存在,从来不存在,所以也谈不上复苏。”

狂风呼啸而过,将每个人的脸都刮得生疼,所有人都愣住了。陈斌第一个喊出声来:“不可能!那个怪物我不知道,但是阴黎过去一直都在,他被封在灵骨井里,是我放出了他,我长到这么大,一直是他陪着我!”

佘七幺也说:“你开玩笑?七百年前,还是你主人的玄武和阴黎的事人尽皆知,你居然说没有阴黎这么个人?”

冯衢点头:“是啊,没有。”他忽而转身,一步步向着灵骨井走去。由于刚才的喷发,那整口井都已经被粘稠的石油或者该说灵血髓所覆盖,那种东西对于人类应该是有腐蚀性的,但是冯衢却无所谓地将手放到了灵骨井沿上轻轻摩挲起来。佘七幺他们惊讶地发现灵血髓对冯衢并没有伤害的作用,那些深具危险性的东西在他的掌下就如同果冻一般柔软。

冯衢若有所思道:“也不怪你们,其实我也是花了很久,费了很多功夫才弄明白,阴黎,只是一个傀儡。”

“傀儡?”佘七幺一下子愣住了,不由得又重复了一遍,“你说什么,阴黎是傀儡?你说一个被妖族承认的妖神是傀儡,是受人操控的死物?”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然而冯衢再次点头:“没错,傀儡。可笑玄武聪明了一世却糊涂一时,为一个从不存在的傀儡落至如今这般田地。”

佘七幺越发觉得两人的对话荒诞起来,问:“如果阴黎真是傀儡,应该早就有人发现,傀儡是没有宿命轮回……的……”他说到这里却是忽而一愣。

“如何,你也发现了吧。”冯衢说,“玄武当初不就是因为发现黄泉边的三生石镜碑上没有阴黎的未来,才起了动用三生石改变他宿命的念头吗?”

“但是……但是那是未来……”

“是啊,过去尚能伪造,未来却不能。”

佘七幺觉得自己的额头一瞬间冒出了冷汗,他有一种十分不祥的预感:“难道……难道玄武是被人利用了?”

冯衢笑了笑,不置可否。

如果真的是这样,实在是无法原谅。玄武是主掌幽冥的妖神,或许只有他才有那个能耐找到真正的三生石所在,所以,如果说从一开始阴黎接近玄武就是为了利用他的感情,靠他的能力来找到三生石,然后夺取三生石……

“妈的!”佘七幺忍不住骂了一声,“操控阴黎的人是谁?”

“不知道。”

“不知道?”佘七幺愣了愣,皱着眉头道,“那么你就是胡说八道,险些叫你骗了!”

冯衢说:“我说的究竟是不是胡说八道,你若是遇到你祖父一问便知。”他顿了顿道,“还有,我所说的不知道仅仅是指我不知道操纵者的确切身份而已,他是什么来自何处我大体还是知道的。”

佘七幺问:“他是什么?”

冯衢伸手抓起一把石油:“灵血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