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15章 三十二下

第115章三十二下

佘七幺等人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冯衢,然而冯衢却笑了笑,他的手摆弄了几下,那堆本来看着已经死了的石油突然又活动起来,把佘七幺等人都吓了一跳,差点就要动手攻击,但那动起来的只是一小块而已。也不知道冯衢做了什么,那些东西便在冯衢的手下从下往上,慢慢升高、成型、塑形、细调,很快形成了一尊泥塑人像。人像从发丝到肌肉,不论颜色,无一不如同活的一般,令佘七幺等人目瞪口呆。

冯衢说:“小菊,把那个拿过来。”

小菊心领神会,再次化作灰色的光芒飞了出去,又迅速飞了回来,递给冯衢的正是刚刚陈斌失落的阴黎的面具,冯衢将那张面具套在了自己作出的偶人脸上,又摆弄了一下,皮肤包裹身躯,很快,出现在佘七幺等人眼前的就是又一个阴黎了。

佘七幺脸色铁青道:“你以为做这么尊塑像就能证明你的话?”

冯衢说:“当然可以活过来,只不过我可没工夫给你们上课。”他把眼神投向了佘七幺身后的廖天骄,“你不会以为我是无聊才来这里的吧,我是来取三生石的。”话音刚落,凤皮皮和小菊便同时化作两道光芒欺身而上。

下一刻,佘七幺和戚十千也同时出击。“啪”的一声,是佘七幺的乌银破开空气发出的爽飒之声,而迎接他的是凤皮皮凤鸟状态喷出的灵火,另一头小菊化作一大团雾气,缠住了戚十千,拔骨的刀光在灰色的浓雾中不时划过。

“凤皮皮,你找死!”佘七幺手中乌银挥舞如同疾风,织成一张密密的保护网,将廖天骄护在自己身后。

凤皮皮咬牙道:“佘七幺,就算你是天蛇之身也挡不了我的焚灵火,念在你我过去的交情,你还不快些让开!”

佘七幺的红色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却还有一丝忧伤:“凤皮皮,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要做这些事,有什么事你不能跟我说吗?我一定会帮你的!”

凤皮皮却猛地一摇头:“你帮不了我,我以为你能帮我,但事实是你不行,十多年前不行,现在也一样不行!”

佘七幺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问:“你说什么,难道你找到那个人了?”

凤皮皮抢上一步:“我说是,你是不是就让开?”

佘七幺把心一横,就地一滚,再度化作一条黑底白花大蛇,干脆也逼了上去,正面顶上了那团大火。

“凤皮皮,”他说,“如果你们真想要对付廖天骄,那就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你……”凤皮皮的焚灵火一时间软了下来,那一头小菊和戚十千似乎也刚好处在一个调整的阶段,于是所有人都听到冯衢在一旁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这一声才令所有人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冯衢已经突破了佘七幺和戚十千的防线,直接站到了廖天骄的身前,而方晴晚正戒备地手执神主铃对着对方。方晴晚固然是没有退缩,但从她的身体反应来看,显然精神被压迫得十分厉害。

方晴晚怕这个人!

冯衢似乎也看出了这点,他对着方晴晚笑了笑说:“方小姐,请你退开吧,我的目标里并没有你。”

方晴晚说:“你休……”话未说完,却觉腰上吃了一股邪力将她远远推了出去,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开廖天骄很远、很远,石油组成的栅栏从地面升起,瞬间又将她拦在了外面。

“甜椒小心!”方晴晚喊。

“廖天骄?”佘七幺一惊,待要回身驰援,凤皮皮却扑扇着翅膀,迅捷地拦到了他身前。

“今天我不能放你过去,否则我就没法找到那个渣滓也了断不了那件事!”凤皮皮双眼通红,本该属祥瑞的凤鸟此时一身戾气。

佘七幺也知道此时已没法跟凤皮皮商量,二话不说直接了当地迎了上前去,一鸟一蛇再度扭打在一起,但这次和刚才显然不同,彼此都不再有所保留,皆是下手狠毒,处处杀招!戚十千那头战况也不容乐观,拔骨能破除至强至坚之物,能斩断世间法术神力,但是小菊的化身却十分奇特,和灵血髓有点像又不一样,始终发挥着以柔克刚的特性。打到现在,小菊虽然没办法对戚十千造成严重的伤害,却始终缠得他无法脱身,本来这样下去胜负不过五五之分,可廖天骄的安危却等不得!

冯衢看着地上躺着的廖天骄,笑吟吟道:“不用怕,小朋友,很快就会结束的,你忍一下就好。”

廖天骄此时已是砧板上的肉,刚刚对付陈斌的时候他还有一点力气和一样宝贝,此时面对冯衢根本是毫无还手之力,他想难道他今天真的只能死在这里了?

死,廖天骄现在并不觉得有多可怕。他见识过妖神鬼怪,已经开始觉得或许死只是让人从一个形态变为另一个形态而已,但是觉得归觉得,这世上还是没有人会喜欢死,不仅因为从生到死的过程很痛苦,还因为死代表着一种终结,包括生命的终结、与亲人朋友的分别和许多关系的结束,廖天骄不想也不愿意!

“廖天骄!”佘七幺好容易脱开身,想要来接应他,但是才稍稍接近一些就又被凤皮皮拦了回去。

“凤凌云!”佘七幺愤怒至极!凤皮皮却一声不吭,只是顽强地阻拦佘七幺的前进,从一开始有章法的攻击,到如今不要命一般地阻拦,他残破的一只羽翼在金红色的火海中看起来扎眼无比。

在这一刻,或许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的目标拼命。

廖天骄收回目光,看向冯衢,语气平稳地问:“请问,你拿到三生石魄以后想干什么?改天换地?控制世界?称霸天下?”

冯衢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了一个和缓的笑容:“就当是吧,虽然本质上来说我并非一个野心家。”

廖天骄说:“不是野心家是什么,无聊的反派?”

冯衢只是笑笑:“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他说完便蹲下`身,与陈斌不同,冯衢并没有露出什么尖锐的爪子,他只是将一只属于人类的右手平放于廖天骄的丹田上方,下一秒,一股滚烫的热度便重重击中了廖天骄,逼得他发出了一串惨叫。

刚刚被陈斌直接刺中内脏的时候,廖天骄只是发出了一声压抑过的惨叫,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表现会直接影响到佘七幺的情绪,但是这一次,他真的忍不住!!!

“啊啊啊啊!”廖天骄痛苦地大喊大叫,冯衢所施与的痛苦实在无法形容,哪怕穷尽世间一切言辞也无法表述,似乎唯有靠这样歇斯底里的宣泄才能令他感觉好那么一点点。

“廖天骄!”佘七幺疯了一样地往这头冲过来,凤皮皮一个拦他不住,便被远远地甩了出去,小菊想要抽身来帮忙,这次却换成戚十千缠住了他。

“想过去,没那么容易!”戚十千虽然看起来沉稳,却也不是没有脾气,从刚刚陈斌到现在冯衢一行人,他也已经受够了处处被压制,拔骨在他手中再次擦亮,如同春水乍起微澜,灵光四射。

眼看着佘七幺杀到跟前,冯衢却并不着急,只见他从容地伸出左手,竖直手杖,做了个奇怪的姿势,下一刻,只听“噗噗噗噗噗”数声,从半凝固的灵骨井里猛然喷出不少灵血髓,它们一涌而至,瞬间化身为许许多多个阴黎,挡在佘七幺面前。

“滚!”佘七幺暴躁地狂吼,蛇尾“噼啪”猛抽,砸裂了地面,甚至蛇嘴张大,喷出毒气,就连天色也似被他的妖神之气所动,一时又是电闪雷鸣不断,恍若天庭震怒,然而那些“阴黎”却战之不尽杀之不竭,杀死一个又来一双,杀死十个,复又从井中不断爬出新的。佘七幺就算再威猛此时也是被团团围住,犹如逆水行舟,很难再前行一步。

佘七幺脱身不得,口中发出咆哮,声音隆隆,好似天崩地裂:“冯衢,你今日敢动廖天骄一根汗毛,我佘七幺以我九君山妖神之命发誓,生生世世,上天入地,绝不放过你!”

冯衢却只是看小孩子似的看了佘七幺一眼,摇摇头:“无能!”他的右掌持续缓缓上移,就如同有吸力一般,在廖天骄的丹田处又再次出现了一个光的小漩涡。漩涡变得越来越大,而从那中间,开始浮现出了什么东西,透明却七彩缤纷,柔软又头角峥嵘……

冯衢的额头上滴下汗珠,以一个人类的身体来做这件事毕竟还是太勉强了,但是他却实在是等不及了。廖天骄这时候似乎已经因为极度的痛楚陷入了昏死状态,他定定地望着空中,总是灵活的一对眼里如今只剩下空洞,他的视野焦点就像是投注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对周围的一切浑然未觉。

“还差一点!”冯衢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已经初初碰上了一块犀利充满灵气的事物,那就是他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得到的至宝,他将五指弯曲下垂,合拢掌心,做出了一个抓的动作,下一刻,变故陡生。

“死吧!”一只尖锐的爪子猛然掏向了冯衢的后脑勺,冯衢眉头一皱,手腕一翻,数支石油剑从地上“嗖嗖嗖”飞起直接扎入了对手的身体各处,顿时将之扎成了一个马蜂窝。

陈斌不敢置信地低头看向自己,他的身躯、手臂、腿,还有他的脑袋,如今都已经被洞穿,他就像是被一只大刺猬碾过的水囊,此时千疮百孔。

“这……这不可能……”陈斌想不通,灵血髓本是组成他身体的一部分,就算外表裹上了血肉皮肤,灵血髓也应该伤不了他,但是事实却摆在眼前。

“咔嚓”一声,陈斌的脑壳从顶心裂开,一样东西浮了出来,带着紫黑色的气飘到了冯衢身边。冯衢伸出手,那东西便乖乖落在了他的手掌上,这是一片只有拇指盖大小的碎瓷片,看起来和廖天骄曾经从陈斌身体里取出来的很像。

“这片已经没用了。”冯衢叹息了一声,伸手轻轻一捏,那片瓷片便碎为了齑粉,与此同时,陈斌轻飘飘地摔倒在地,没了声息。

忽然,冯衢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他猛地转回头来,却发现原本双眼空洞的廖天骄不知何时将目光定在了他的脸上。那是一种十分奇特的目光,以一双孩童清澈的双眼,从中折射出的却仿似是看透了千万年积淀的睿智,这是廖天骄?冯衢一惊,跟着他便觉得自己手上一紧,是廖天骄的双手搭上了他的。

“返元归初,”廖天骄虚弱地笑了笑,“逆!”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冯衢但觉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吸力从廖天骄的手上传递过来,直向他的躯壳中逼来。

“糟糕!”冯衢直觉就想抽回手,,他的神识魂元在那股吸力之下竟然宛若孱弱的风中野草,仿佛顷刻便要摧折,他甚至感到自己的意识已经开始游离,他明白这是廖天骄不知怎么学会了操控三生石魄,借助其力量在倒逼自己元神出体。

就在刚刚那顷刻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情急之中,冯衢另一只手在空中猛然一抓,一样小小的东西便“嗖”地飞起落入了他的掌中。东西才入手,从廖天骄那传来的力量便被缓解了一些。冯衢一咬牙,猛然用力,只听“嘣”的一声炸响,他整个人向后一路倒飞了出去,重重砸到墙上才停了下来,而原本被他抓在手里的那片属于王鹏飞的碎片早已经被炸了个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小菊变成的光团里发出了含糊的声音,似乎想要过来支援。

廖天骄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此时的他看起来和平时全不一样,一双黑得发亮的眸子里仿若星辰大海,盛装着数之不尽深不可测的内容,三生石魄的光芒将他整个人团团围住,他就仿佛一颗燃烧着的星,充满了静默却真实的压迫力。

“廖天骄你怎么了!”佘七幺看到他这样,忍不住焦虑地喊了一声,这一分神被凤皮皮一爪连鳞片带肉剜走了一大块,露出了血淋淋的底下也顾不上。

冯衢显然很不甘心,却在分秒间做出了决断:“撤!”随着一声令下,凤皮皮和小菊各自找了个机会虚晃一招,重新聚拢到他身边,带着他远遁而逃,临走前,冯衢尚不忘带走了最初被廖天骄取出又失落的另一片三生石碎片。

冯衢几人一走,廖天骄的眼眸便迅速暗了下来,他看向佘七幺,很想跟他说“没事了,这次也我总算是派上用场了吧”,可是他却连一个字都来不及吐出来,整个人虚晃了几下,便往前重重倒了下去。

“廖……”

廖天骄以为自己会摔得很疼,结果却什么感觉也没有,他的身体感到一种轻飘飘、似曾相识的状态,他抬头便对上了佘七幺震惊的眼神。巨大的黑底白花蛇蹬着两个铜铃般的眼睛傻不愣登地看着他。

“怎么了?”廖天骄问,猛然意识到自己所处的高度不太对,赶紧低头一看,果然地上躺着小廖天骄的身体,一动不动,而成年的他却漂浮在空中。

又魂魄出窍了?还是,干脆他已经死了?

佘七幺反应过来马上道:“你先别急,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情况。”赶紧游了过来。然而下一瞬,从廖天骄那具蜕下的小小身躯中猛然迸发出了无数道璀璨光芒,那些霸道的光芒迅速大、变盛,将他的身躯一整个包裹了起来,这使得他看起来就仿若一只琥珀里的小虫子。佘七幺急坏了,张嘴就去叼那颗琥珀,结果根本无法靠近,一股无形的力量拦住了他。

“我试试!”戚十千说。他将灵力逼至拔骨刀刃上,挥刀斩去,可这一刀却像是无法砍实似的,刀刃顺着包裹住廖天骄的琥珀就滑了出去,“怎么回事?”戚十千自语。

佘七幺一连试了诸多方法都不管用,急得用脑袋去撞那东西,却一整条滑了开去。

“妈的!”佘七幺骂道,变出人形,用力拍打着那奇怪的琥珀颗粒喊,“廖天骄!廖天骄!”

廖天骄在里面却什么也听不到,他只看到佘七幺的嘴巴在外头一张一合说着什么,神情焦虑。他是很想往佘七幺那边飘,但是一股柔和而强大的力量紧紧抓着他,不让他远离自己的身体。

“佘七幺,我没事,你别急!”虽然此刻场面很诡异,廖天骄却一点危机感都没有,他的直觉告诉他此刻并没有危险。然后,廖天骄见证了奇迹!

好似宇宙新星的诞生,在一团刺眼的光芒之后,他亲眼看到自己原先的身体一寸寸地变脆、裂开,就像是原矿包裹着的水晶,从那陈旧的小小的躯壳里露出的是新的属于成年男子的身躯。先是四肢、然后是身体、从末端到中央,从脚底到头顶,还是他熟悉的脸、熟悉的身体、熟悉的样子,但是他一眼就能看出那具身体的内里已经完全不同。

“这是……”外头的佘七幺等人也愣住了。金黄色的光芒充斥了整团琥珀,廖天骄的魂元与他的身体漂浮在其中,如同婴儿诞生于子宫,他们面对面,手相触,下一刻,廖天骄只感到自己的身体又是一重,一种难以形容的懒洋洋的轻松感刹时充斥了他的胸臆,并从他的身体中心扩散向四面八方,涤尽了所有的陈旧之物。

“比想象中晚了一点。”廖天骄在恍惚中好像听到有人这么说了一句,这个声音他并不是第一次听到,正是这个声音在刚才最危险的时刻指点了他使用三生石魄的方式,才使得他们能击败冯衢,反败为胜。这个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呢?

廖天骄正恍然出神,突然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痛,回过神来就看到佘七幺一巴掌又要挥过来,赶紧伸手去挡。

“啪”的一声,佘七幺的手被挥开,人也被带得往后坐倒在地上。廖天骄傻眼了,他看向自己的手,这……他好像没用什么力气啊。

佘七幺也傻傻地看着他,仿佛从来没见过他似的。

“廖天骄?”过了好一会,他才轻声问道,“你是廖天骄吗?”声音里不知怎么竟然有一丝胆怯。

廖天骄看向佘七幺,才发现他浑身是伤,好几处伤已及骨,而他的眼睛也红通通的,哪里像条蛇,倒像只兔子!

廖天骄赶紧“嗯”了一声:“是的是的,我是廖天骄!”

佘七幺飞快地爬起来,伸手过来摸了摸他的脸,又摸了摸他的胸口,还摸了摸他的手脚,然后猛地一把就将他抱在了怀里。

“咳……疼……”廖天骄被抱得喘不过气来,抗议地想要推开佘七幺,可是又怕自己刚才的怪力再次出现,只好忍了。廖天骄看向自己的手,成年男子的手掌,外表和以前一模一样,但似乎并不一模一样了。

三生石魄,重铸了他的身体吗?

“咳咳。”戚十千用力咳嗽了一声,佘七幺却兀自不觉地更加紧紧抱住廖天骄。

“咳咳!”戚十千再次咳嗽了一声,这次开口说,“既然事情解决了,我先送方晴晚回去。”

方晴晚的魂魄杵在一边怯生生地望着戚十千,当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失去亲人的痛苦再次盈满了她的心头,她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如何面对一个顶着她二叔面貌的拔骨。

廖天骄推了推佘七幺,见佘七幺没动,不得不在佘七幺耳边喊道:“你快点起来啊喂,咱们还在外面呢,人家都看着!”

佘七幺不满地又抱了一阵才松开手,松开手的时候发现廖天骄现在居然是赤身裸`体,当下脸就红了,跟着却是一怒,道:“你怎么不穿衣服啊!你、你们不许看!”前后两句说话对象显然不同。

廖天骄虽然也觉得很尴尬,不过还是忍不住多嘴说:“你自己好像也没穿吧。”

佘七幺马上瞪了他一眼说:“佘爷跟你能一样咝,佘爷回去收拾你咝咝!”说着飞快地跑过去捡了自己的衣服回来,给廖天骄从头罩到了脚,还用腰带给他捆了数圈。

廖天骄无奈地任佘七幺摆布,也伸手给他把衣服拉拉好,然后跟着佘七幺等人离开,经过陈斌身边的时候,廖天骄感到脚上有什么东西抓了他一下,他低下头去,看到了陈斌的手。

陈斌就像是一下子变老了几十岁一样,伸着一双皱皮的手试图拉住廖天骄的脚踝,残缺不全的脑壳和浑身窟窿的身体都应该宣告他的毫无生机,不知道他是怎样在这种情况下还保留着一息尚存,或许这就是灵血髓的力量——陈斌毕竟也是肖家村的人。

佘七幺发现廖天骄被拖住,出手就是杀招,想要击毙陈斌,却被廖天骄拦了下来。

“他已经没有威胁了。”廖天骄说,他感觉得到。三生石魄重塑的身体令廖天骄感到自己从内到外焕然一新,无论是这个世界的颜色、声音、自然力量还有生命,每一样他似乎都比以前看得更清楚,听得更分明,他的整个世界就像是被洗过了一样,清清楚楚,分毫毕现。

陈斌蠕动着嘴唇,似乎在说什么。廖天骄看了佘七幺一眼,示意他没关系,然后弯下腰去。佘七幺看起来很想拦他,最后还是尊重了廖天骄的选择。

陈斌的确没有力气作恶了,甚至廖天骄离这么近听他说话,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而陈斌似乎执着地想要表达清楚他最后的想法,一连几次之后,廖天骄才终于听了个大概,陈斌说的只是一句话:“你知道我为什么恨你吗?”

廖天骄疑惑地看向自己的老同学,他的确不知道自己曾经做过什么得罪了陈斌,使得他如此恨他和针对他,所以他回答:“我不知道。”

这个答案仿佛取悦了陈斌,他用残破的身体漏着风地“嘿嘿”笑了笑,然后轻轻说:“那就……”

“什么?”廖天骄问,又凑近了一些。

“那……就……好……”陈斌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说道,“我……绝……不……告诉……你……”吐完最后一个字,陈斌的手便从廖天骄的脚背上滑落了,他的肉`体发出“噗”的一声,骤然化为了原初的灵血髓和一大滩肖家村人的血肉碎块,而他的魂魄则四分五裂,永不超生。

廖天骄刚开始没反应过来,等到想明白陈斌说的话的时候,又觉得他很可恶,竟然到死还不让他好过,还要留给他一个谜题,随后,又不由得生了些唏嘘之意。陈斌这一生作恶多端、冷酷无情,但他自己又是个可怜之人。如果这世间的因果代代相承,真不知是怎样的前尘因铸成了他的今日果,但,他终归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

廖天骄弯腰抚上陈斌的眼睛:“老同学,瞑目吧。”

“佘七幺!”廖天骄回过神,看到姜世翀和几个人赶了过来,其中有他们曾经见过的李青鱼的弟弟李厉枭,有一些不认识的但一看就是修行者的陌生人,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特别扎眼,最令人感到惊讶的是,里头居然还有查理朱。

佘七幺戒备地看了眼查理朱和那个出挑的中年男人,问:“这位是?”

那个男人拱了拱手,礼节周到:“在下修行者联盟灵吾山莫家十四代家主莫刘昆。”

佘七幺心内小小一惊,却也认真回礼:“九君山佘家少主佘七幺。”

姜世翀显然受伤不轻,才走过来便急着道:“凤凌云……”

佘七幺摆摆手:“我们已经知道了。”语气沉重,“这件事回去再说。”显然不想过多在人类面前摊牌。

忽然有人一路惊叫着跑了过来:“家主!报告家主!”

莫刘昆面色一沉说:“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那个年轻人着急道:“升龙湖地穴刚刚发生了地陷,那种奇怪的黑血全都漫了出来,周围的植物牲畜都受了影响发狂了,一些周边地区来不及撤出的人也已经受到了影响!”

莫刘昆脸色登时一变。

廖天骄说:“被灵血髓沾上的话不是被腐蚀死亡,就是会像肖家村人那样变成恶魔,必须把那个地穴堵上。”

佘七幺略有些吃惊地看着廖天骄,但马上接受了他的变化问:“有什么办法?”

廖天骄说:“像你祖父和单宁之前做过的那样,用封界术。”

“封界术?”佘七幺一愣,“我从来没试过,我……我的能力恐怕不够。”

廖天骄却抓着他的手:“你行的,有我帮你!”

戚十千说:“封界术?那一定需要封界的媒介。”

廖天骄一愣:“对,是需要。”过去帮助佘玄麟封住地穴的是单宁的本体,而现在……忽然一股灵场波动传递到了廖天骄的心中,廖天骄猛地转过头去。

佘七幺问:“怎么?”

廖天骄顺着灵场的方向走过去,在离他几步路的地方,就在灵骨井边的干枯石油堆里,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亮,廖天骄扒开石油堆,很快从里面取出了一支缠绕着青青藤蔓的手杖。

单宁的手杖,单宁最后宁死也要传递过来的东西!

佘七幺曾经说过的木属性妖神最强韧、不可摧毁的生命力,而在这一刻,单宁的手杖再次复苏在了廖天骄的手上。或许正是早就料到了有这一天,单宁才没有使用命枝保留下自己的命,他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了又一次封印地穴的可能性!

一瞬间,廖天骄的眼前又再次浮现了单宁那张伤痕累累的脸孔,他忍不住闭了闭眼睛,然后大步走回佘七幺身边:“用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