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16章 三十三

第116章 三十三

三十三、

几人很快赶到了升龙湖边,虽然他们已经尽可能做好了短时间内所能做的最充足的准备,但却仍然为升龙湖边的景象所震惊。

原本波光粼粼的清澈湖泊已经消失不见,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滚动着黑色“石油”的巨大“泥潭”,“泥潭”四周黑雾弥漫,而在其正中央,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地穴正如同暴风眼一般向外喷吐着“石油”。四处皆是静悄悄的,看不到任何实质的威胁,但是人只要身处其中便会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毛骨悚然感,这里已然是一片死区。

是的,除了“死区”这两个字无法找到更贴切的形容。几人一路行来只见得到处都是被撕裂的动物和禽类的血淋淋的肢体,它们并非被什么强大的外敌所杀,而是互相残杀而亡。似乎只要是黑雾所覆盖的地区,里面的所有生物便都仿佛被倾注了满满的恶意,它们互相残杀、至死不休,而这一切显然就是“石油”也就是灵血髓所造成。所有人不由得再次疑惑,灵血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离“泥潭”差不多还有十米远,众人已经很难再往前。这个地方令他们有一种无法抑制地想要逃跑的冲动,几人虽然都是很有实力的妖神和修行者,这时彼此对望了一眼,也就都默认了这种程度的“怂”。

戚十千开口道:“这个距离应该也可以了,行动前再对一下最后的行动计划,佘七幺和廖天骄负责使用封界术配合单宁的本体将地穴封住,莫刘昆、朱海晏和我负责制造一个短暂空间将已经出来的灵血髓与地穴隔离开,并设法封印,姜世翀负责保护我们几个人的安全,防止意外发生,其余人撑起灵场,隔绝此处与外界的交汇!”

一声令下,所有人马上各就各位。

方晴晚喊道:“等等,那我……呢?”看到戚十千的脸,她有些难过地别开头去,如果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看着用着她亡故二叔身体的戚十千,方晴晚心里有种很难形容的抗拒感,虽然方国梁并非因戚十千而死,却也是因戚十千而加速了死亡。

戚十千轻慢地瞧了方晴晚一眼说:“你就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你的魂魄离体太久,到时候要回归肉身都有些麻烦,若是再在这里受损,那便只有死路一条。”

方晴晚觉得这话有些刺耳,忍不住反驳道:“我还有三成灵力,可以和其他人一起撑起灵场,你别瞧不起我!”

戚十千却忽而冷冷一笑说:“瞧不起你?我可没工夫瞧不起你,要不是你二叔和我做了交易,让我安全带你出去我根本不会帮你。你可别忘了,我并非你的朋友或是长辈,相反,你们方家抽了我命骨,困了我几百年,我们不如说是敌人!”

方晴晚显然被这番话惊到了,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就连佘七幺都觉得戚十千对着这么个状态的人类小姑娘说这些话未免太重了,重到他都觉得有些奇怪——戚古一族在传说中似乎并不是这样冒进和小心眼的妖神。

戚十千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略有失态,收回目光,轻咳了一声道:“都准备好了吗?”

几个修行者似乎有些不满意被一个不认识的妖神指示,但是莫刘昆却朝他们摇摇头,做了个安抚的手势,于是那几人也都按捺了下去。

戚十千道:“那么,行动。”

随着这一声令下,戚十千等人即刻发难!莫刘昆使用特殊枪械,一枚枚灵力弹变换着角度击向“泥潭”之中,爆发引起的冲击波使得灵血髓大片大片溅射向空中,如同一片黑压压的乌云;朱海晏的佛珠跟着发出璀璨光芒,巨大的金色卍字横空出世,如同一张铺天盖地的巨大袈裟,将所有溅射而起的灵血髓包裹起来,隔断了其与外界的接触;而戚十千,他以一种难以形容的优美姿势,挥舞起了拔骨,拔骨的刀锋闪耀寒光,如同流星四射,所及之处,树倒山石摧,掉落下来的大树、石块转眼间就垒砌起了一圈高高的隔离带,将升龙湖地区圈了起来。莫刘昆带来的许许多多修行者也在这时出击,他们各自为阵,使用着各种各样的灵媒法器,全力施放出自己的灵力。这些人的能量或许不如戚十千他们任何一个,相形之下甚至让人有种渺小的错觉,但是这许许多多的“渺小”汇合到一起,在一波释放之下,顿时形成了个强大灵场,很快就沿着戚十千筑成的封锁线将此处暂时与外界隔离了开来。

灵血髓似乎感受到了被限制,地穴中一瞬间喷涌出了更多“援军”,整个“泥潭”之中顿时掀起狂涛骇浪,如同海啸一般。

佘七幺和廖天骄并肩站在“泥潭”边,望向其中。在那些漩涡之中,隐约还可见几根枯萎的藤萝浮上表面,跟着便被卷得不知所踪,那想必是单宁曾在此留下的最后足迹。

佘七幺看向廖天骄,后者则正凝望着远处的地穴若有所思。正如方晴晚不习惯戚十千占据了方国梁的身体,佘七幺也不是很习惯廖天骄现在这样,那个总是弱弱的、二二的、除了脑子灵活、胆儿肥以外,总是需要他保护的媳妇儿好像一下子就超出了他一大截,不仅拥有了更多的智慧,甚至还有了能将他轻轻一推就一个跟斗的怪力。

佘七幺郁闷地想:“这还了得,这是要造反啊咝!”

廖天骄回过头来,看到佘七幺奇怪的目光,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问:“怎么了?”

佘七幺收回心神道:“没什么,接下去我该怎么做?”

这并不是说句用封界术就能解决的事。封界术,那本是一种封闭异界的秘术,佘七幺算上蛋龄活了七百来年,从来没见或是听说有人使用过这种秘术,说佘玄麟曾用过此术,他也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佘七幺的确曾在家中的藏书上粗略看到过这个法术,但那个记载相当含糊,而他自然也就从未实施过,而且,异界这个东西他至今还没见过。

就现世而言,人们普遍认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三界,即天、地、人。天界包括仙、佛、妖神,地界包括灵、鬼、妖魔,人界自然是人类的地盘。从字面而言,三界互为异界,但是这三界存在已久,自伏羲女娲现世以来,几经波折,已然形成了固定格局,因此并不存在一界要把另一界封存起来的事,而这偌大世界,现在几乎已无谁有那么大能耐能将一整个他界。

佘七幺想到这里,忍不住问道:“廖天骄,你老实说,这地穴和灵血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廖天骄摇摇头:“我知道的也并不多,咱俩走着说。”说着,便主动伸手搂了佘七幺脖子,跳到他背上。

佘七幺脸微微一红,随后竟有些高兴说:“你不是变厉害了吗,怎么还要佘爷背咝?”

廖天骄说:“我没有变厉害啊,我只是听到了一些声音,多知道了一些事罢了。”

佘七幺说:“胡说,你刚刚明明还差点推佘爷一个跟头!”

廖天骄尴尬地咳嗽了声说:“没有没有,那是因为你太关心我了,没留神才这样的。”

佘七幺狐疑地说:“真的?”

廖天骄赶紧说:“真的真的!”

佘七幺说:“你以为佘爷傻的啊,佘爷才不信你咝!”

廖天骄:“……”

佘七幺说:“你这人真是,现在是正事要紧,净知道扯些有的没的,你现在要我干什么来着?”

廖天骄:“…………”

廖天骄无奈地说:“先避开查理朱他们的灵力,飞到那个地穴的上空。”

佘七幺微微一皱眉道:“既然是用封界术,那个地穴所通的地方就不是我们所知道的三界是吗?”

廖天骄愣了一下,随后道:“是。”

佘七幺说:“那你先下来吧。”

廖天骄说:“嗯?”

佘七幺说:“愚蠢的媳妇,你懂时间空洞吗,知道虫洞、白洞、黑洞吗,那个暴风眼一看吸力就很强,我们现在这样万一被吸进去怎么办?”

廖天骄终于忍不住轻声嘟哝:“如果是黑洞,变成什么都没用啊……”

佘七幺说:“你说什么?”

廖天骄说:“没没,求求你快点变!”

佘七幺愤愤地看了廖天骄一眼,总觉得这个媳妇儿变得越来越不听话了,以前还知道怕他,现在简直都骑到他头上来了……一想到这,佘七幺就有点郁闷,可不是么,廖天骄真的骑到他头上有好几次了,还都是他自愿的,这不又要来一次?

廖天骄说:“佘七幺你想什么呢,你自己说的我们得抓紧时间!”

佘七幺只好就地一滚,又变成了一条超大的黑底白花蛇,低垂下头颅说:“上来!”

莫刘昆等人似乎是第一次看到佘七幺的这种形态,都不由得对这尾传说中佘家弱到赫赫有名的天蛇多看了几眼,柔韧的身躯、璀璨的鳞片还有充满压迫感的气场,佘七幺的本尊确实让人容易联想到“强大”两字,在场修行者中的几名都不由自主交换了一个颇有深意的眼神。

佘七幺可懒得管那些眼光,说:“抓好,佘爷起飞了。”说完便摇头摆尾,腾云驾雾而起。

廖天骄在三生石血池中也曾乘过佘七幺,那次佘七幺有一回从血池中一跃而起,蹿上半空曾把他吓了一大跳,后来他又坐了凤皮皮叫来的蓑羽鹤,不过这都不能和佘七幺现在给他的感觉相比,虽然下方灵血髓澎湃,天空中莫刘昆等人的术力涌动,但是坐在佘七幺身上飞空竟然让他有一种很安稳、可靠还拉风的感觉,廖天骄已经开始想,等事情解决了,下次要坐佘七幺出去度假……

“小心!”回过神来,廖天骄突然看到了一道阴影,发出惊叫。佘七幺以那庞大的身躯在刻不容缓之际微微一滚,便让开了一道灵血髓组成的巨大箭矢。

“这东西真的是活的?”佘七幺吐了吐信子。

更多的灵血髓向上迸射起来,就像是组成了一张打击战斗机的地面高炮火力网,佘七幺一面在那张网中东翻西滚,一面不忘问廖天骄,“灵血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廖天骄千辛万苦地用腰带把自己捆在佘七幺的小肉冠上说:“我也不知道,我在垂死之际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教会我啊啊……怎么击败冯衢,又告诉我要封印这个地穴,我`操……和怎么封印……右转快……其他也……没说。”

佘七幺听懂了惊叫声中的内容问:“是什么样的声音?”

廖天骄说:“一个男声,挺年轻的,还蛮好听。”

佘七幺沉默不语了,廖天骄以为他在想那是谁的声音,结果过了会佘七幺很认真地问:“有佘爷的声音好听吗?”

说这话的时候,佘七幺正倒过来竖着飞,廖天骄差点一口血堵在喉咙口闷死自己,等佘七幺翻过来才拼命咳嗽道:“你、你能不能正经点!”

佘七幺说:“佘爷很正经啊咝。”这话是真的,一方面是戚十千他们及时发现了佘七幺这边的情况,送来支援,另一方面佘七幺说话也没耽搁行程,此时两人已经来到了暴风眼边上。

如果说外围让人的感觉是不详,那么在这里,人所能感觉到的是,无。

廖天骄摸到佘七幺脑袋边上,低头看向下方,放肆嚣张的暴风眼正中的地穴就好像一口井,一口深深的、静静的、散发着凉意的井,你在这里反而感觉不到压抑、恐怖或是别的负面情绪,当你低头看去,你只会产生一种想要跃入其中的冲动。

“廖天骄!”

佘七幺的声音如同惊雷,一下子震醒了廖天骄。

“靠!”廖天骄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刚刚居然差点被那地穴摄去了心魂。

“这东西很有问题。”佘七幺斟酌着道,“快告诉我,我要怎么做。”

廖天骄说:“用封界术。”

佘七幺晕了,说:“你怎么也变复读机了,佘爷当然知道要用封界术,但是佘爷不知道怎么用封界术!”这时候,佘七幺也顾不上什么大丈夫男子汉九君山少主的尊严了,要是无法封住这口地穴,可不是死一、二十个人能结束的事,就两人说了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口地穴居然又往旁边扩大了几分,单宁留下的本体虽然大部分已经死亡,但仍然剩下些许试图阻拦其扩张的脚步,而廖天骄手中的手杖也在这个时候与之产生了共鸣。

廖天骄说:“就是用封界术,没有咒语、没有仪式,你要想封印它,很想封印它,你就能做到!”

佘七幺说:“啊?”

廖天骄说:“那个人就是这么告诉我的,他说你天生就是为了完成这个使命而出生的。”

佘七幺说:“说人话!”

廖天骄也急了,说:“他就是这么说的,他还说古代有一种大蛇,首尾相衔便是一个世界,你知它自己在世界之内还是世界之外?又说世界是螺旋状进化,与蛇盘起来的样子一样一样,还有他从未收走你的神力,你的神力并非在你身体之内才是你的,就如同……”

“蛇的世界一样!”佘七幺的眼睛猛然一亮,他说,“廖天骄,我似乎知道该怎么做了!”

廖天骄说:“怎么做?”

佘七幺却闭上眼睛,不再开口说话。他也不再飞快地游动逃离那些灵血髓箭束,反而放松了身体,慢慢地游动向地穴的上空。灵血髓一下子捕捉到了目标,纷纷射向佘七幺这个庞然大物,佘七幺的身体一下子被打中了好几十下,他抽搐了一下 ,似乎感到了疼痛,但是他并没有闪避,反而更慢更慢地前行。

廖天骄知道佘七幺是想通了什么,但还是有些担心,只不过他现在也没空去管佘七幺那边,他也有他的任务。

“靠你了!”廖天骄看向单宁留给他的手杖,“你要保佑我们啊!”

眼前仿佛浮现出了单宁清俊的脸庞,廖天骄端坐在佘七幺的脑袋上,静静感受着三生石魄的存在,不久他的身周都出现了金色的光芒,在那光芒之中,单宁的手杖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手举起来一般,竖着飞了起来。枯萎的藤萝缠绕着新生,手杖散发出了光芒,而底下的泥潭中亦开始涌现出星星点点的绿色光团,一开始就如同孱弱的萤火虫,渐渐地聚拢变成了绿色的光团,光团逐渐蔓延开去,在泥潭上空织成了密集的光网。

廖天骄睁开眼,轻声道:“以天为规,以地为矩,以日月星辰为准绳,以山河草木为刻度,春夏秋冬、生老病去,万——灵——固!”

随着他的声音,单宁的手杖直直落入了那地穴之中,顿时一阵叫人头皮发麻的尖叫声传了出来,那刺耳的声音使得好些修行者经受不住,当场受伤昏倒在地,姜世翀变幻出了僵尸王的外形,一个人扛了几个人的位置,外形和强力一起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而佘七幺此时亦已到了新的境界,灵血髓射中他的身体奇怪地不再能伤到他分毫,甚至不再留下痕迹,他穿行在这世界之中,却又好似不在这世界之中,他所看到的、听到的已经是另外一种样子的世界。他感到了源源不绝的神力环绕在他的四周,它们并不从他体内而来,却皆为他所用,在这一刻,他感到了所谓“神”的含义。

不是具体化的“神”这种种族,而是“神”这个符号的本源,强大的、无处不在的、无人可以阻挡的,比“神”出现在世界之前更早的、真正的“神”……

佘七幺轻轻吐出神力,那股庞大的力量仿若摧枯拉朽一般,驱逐了一切不详的黑雾,而廖天骄所催动的单宁的手杖也在这时候变作一株巨大的藤萝从地穴之中生长而出,绿色的茎蔓如同铺天盖地般,迅速绵延向四周,缠裹住黑雾,塞入那个口子牢牢封锁,而佘七幺的神力在绕了那株藤萝几圈后,化作了一道金色的细索,最后变成一个精巧的金锁,落下了最后一环。

现场静默了片刻后,人们欢呼起来:“成功了!太棒了!”

突然,方晴晚发出了惊叫,不知什么时候,一只残缺不全的石油怪从暗处现身,一把掐住了她的咽喉。

“阴黎!”

所有人都惊诧,顶着阴黎面孔的人形石油怪紧紧抓着方晴晚,嘴里发出“吭哧吭哧”的古怪声音。

“你们想杀我……”他愤怒地咆哮,“我牺牲了这么多,才为你们铺平了道路,你们居然不承认我的存在还想杀我!”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忽然又看向廖天骄,说:“你刚刚说,玄武快死了?”狰狞的脸孔上,一对死气沉沉的眼睛里居然在这一刻有了几分疯狂和哀伤。

廖天骄试探道:“也……不是不可挽救,你先放开小方,我们一起想办法好不好?”

“没救了。”阴黎说,“他没救了!是我的错……我做错了……”怪物咆哮起来,显然已处于癫狂状态,这个时候姜世翀已经悄悄绕到了两人身后,佘七幺和廖天骄看到了。

佘七幺说:“这女人跟这事没关系,她压根不认识玄武,你放开她,我带你去见玄武。”

“见玄武?”那怪物突然抬起头来,“见玄武?我为什么要见他,我不要见他!我已经死了,他也快死了,正好,正好!”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忽而又一敛道,“所以你们也一起死吧!”

姜世翀就在这时无声无息地扑了过来,然而阴黎的速度却更快,他抓着方晴晚脖子的爪子用力一捏,但听“当啷”一声,方晴晚的魂魄在瞬时四分五裂。

“不要!”廖天骄大喊,而戚十千的脸孔也在一瞬间变了颜色。

姜世翀将致命的灵火一掌狠狠拍入了阴黎的身体,而事实上,在那之前,阴黎或许已经自绝而亡,他那灵血髓组成的身体也是在一瞬间分崩离析,坍塌成泥。

“小方……”廖天骄不敢置信地看着方晴晚消失的地方,突然,戚十千发现了什么不对,他迅速地冲了过去,从地上捡起了什么,那是一枚已经裂为两半的神主铃,铃上还残留着一股陈年亡魂的气息。

“从今往后,你自由了。”有个微弱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是一个令他咬牙切齿却也难以忘怀的声音。直到这一刻,戚十千才终于明白方国梁临死前还特地嘱托他去方氏老宅取回供奉在那的神主铃的原因,曾经属于方家家主方琳琅的神主铃,还有方家曾经最出色的家主,或许早已窥破了一些世事玄机,而如今她已随着这只铃的毁去彻底作古,不在轮回之中,亦不在天涯海角任何一处。

“方琳琅……”戚十千忍不住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郑重却也茫然地唤了一声。

另一边,管世芳拼命推着自己因为守在女儿床边多夜不睡的老公热泪盈眶:“醒了醒了,小晚终于醒了!”

方晴晚虚弱地睁开眼睛,在心里轻轻喊了一声:“妈、爸!”

同一时刻,S市夜牢被破,玄武被人带走,阿旭下落不明。

这是一月的一个普通又不普通的清晨,一些事情有了结局,一些事情有了了断,有人离去,亦有人来到,还有不少人的人生从这一天开始有了重大转折,而对于廖天骄来说,这简直是爆炸性的一天,在他死来死去变小又变大好不容易打完怪兽可以歇一下的时候,他的娃娃亲、未来另一半佘七幺一边塞了满嘴鸭脖子一边郑重地对他说:“廖天骄,今年过年,你跟我回老家!”

廖天骄:“啊?”

佘七幺:“咱们回老家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