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17章 一

第117章一

天气晴朗,阳光之下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佘七幺下车跟送他们回来的几个人类修行者联盟的人寒暄了几句送走了人,回过头一看,廖天骄还傻傻地站在那,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佘七幺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家伙该不是在肖家村变身变傻了吧,怎么最近老是这个样子?

试着在脑子里想了想自己马上就要拥有一个傻媳妇的感觉,佘七幺得出了结论,嗯,还行吧,反正廖天骄本来就二二的。

“喂,上楼了!”佘七幺喊道,见廖天骄还是一动不动,干脆走过去捏了他脸蛋一把,“醒醒,蠢媳妇!”

“啊?”廖天骄这才恍如从梦中惊醒一般,转头看向佘七幺,就看了一眼,马上又把眼神移开了,扭着头说,“干、干嘛啊你?”

“什么干嘛啊?到家了,叫你上楼啊咝。”佘七幺莫名其妙地说着,一边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最近他的脸是有什么变化吗,傻媳妇刚刚怎么不敢看他呢?

虽然在升龙湖边,佘七幺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拥有了充沛的神力,但那就好像昙花一现,“嗖”地一下就过去了,后来他再尝试着想回到当时那个状态,就一直没成功过。当然,佘七幺也没敢多试,人类修行者联盟的长老们为了这事飞快地杀过来几拨,而莫刘昆带来的那群人里也有不少人形迹可疑,佘七幺猜测单宁和肖家村搞不好一直都受着人类的暗中监视。只是方家设置暗哨的事,修行者联盟却似乎并不知情,如今随着方国梁的作古也仿佛无法追根究底了。

总之一句话,正如他所预料过的,人类根本没有也当然不愿意置身三生石事件之外。其实也对,七百年前的事闹得三界不安,阴黎来历不明,玄武掀起腥风血雨,虽然杀得都是妖神,但人界也受到波及,人类必然也想要追查到其中真相,更甚至,恐怕也想要拿到三生石。

佘七幺一想到正事就有点头疼,眼下似是有了点眉目,至少冯衢一干人已经浮上台面,但是再想想复杂的局势、失踪的祖父、出走的凤皮皮等等,便觉得前路漫漫……不过佘七幺眼下更头疼的还是自己找不回那个“神”的状态这件事,找不回状态,就拿不回神力,拿不回神力,就做什么都被动,比如跟冯衢打架,比如保护蠢媳妇,比如洞房花烛夜被蠢媳妇推个跟斗什么的……

一想到那画面,一向都没什么心事的佘七幺愁了。

廖天骄倒是回过神来,咳嗽了一声说:“哦哦,好,上楼、上楼。”一手拎着他的小学生书包和水壶,就往楼道里走。

一向超自信的佘七幺愁,向来没心没肺的廖天骄其实也在愁。

出去的时候是廖萌萌,回来的时候变成了大力水手这事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件坏事,但是出去的时候是单身,回来的时候变成了准新……娘这事,廖天骄就发现自己好像……不是很能接受啊!!!

自从三天前佘七幺跟他说了那句疑似“求婚”的话后,他到现在都还没缓过劲来。是,他是喜欢佘七幺;是,是他先告白;是,他是曾经yy过自己和佘七幺有点那什么;他也是真心觉得如果佘七幺也喜欢他,两人两情相悦谈恋爱可美了,可是从恋爱一下子跳到结婚,这就把他砸晕了。

廖天骄现在一想到这事就头疼,看到佘七幺更是有点不知所措。

结婚是什么?是两个人全心全意地结合到一起,共同生活、共度人生啊,他们要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睡在同一张**,呃,虽然眼下也差不多,但是结婚是要□□……啊呸呸,是要做`爱,生孩子、抚养孩子的,然后还要一起度过一辈子。

廖天骄愁死了,他和佘七幺结婚,这真的现实吗?不说他的父母会不会答应这事,就他和佘七幺两雄的……不不,两公……两男的也生不出孩子,加上佘七幺是妖神,他是人(他应该还是人吧……),这份感情真的能够长久吗?廖天骄有些不确定了,有些畏怯了,所以他最近连直视佘七幺的勇气都有点缺缺。还有,跟佘七幺做那种事,他……他真的能够hold住吗?

廖天骄想着,自己也没发现地伸手摸了摸屁股,然后还打了个哆嗦,佘七幺在后头看到了,脸不由得微微一红,眼睛却变得亮晶晶的,两个人就在这种沉默而诡异的气氛里爬到了六楼。

说起来,佘七幺和廖天骄两人离开家一共也就一个星期,这点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尤其是对廖天骄这种宅了二十多年的宅男来说,这种时候看到自己家熟悉的门口,竟然不由得有些激动起来。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廖天骄感叹着,掏出房门钥匙开门,结果才开了个铁门,里面的门忽然就发出“吱”的一声向后打开了,廖天骄一愣,眼睁睁地看着一道白色的身影迅速从里面扑了出来:“你回来啦!”

“何方妖孽!”佘七幺飞快地出手,想要一把将廖天骄捞到身后,结果捞了一下……没捞动。佘七幺郁闷地看向廖天骄,他那个蠢媳妇为了不被扑倒,下意识地就用了力在脚掌上好保持住自己的身形,结果现在,水泥楼板上出现了两个浅浅的脚印。

“妈的,这日子没法过了咝!”佘七幺蹲地画圈圈。

佘七幺在郁闷的时候,廖天骄在惊诧:“你……”廖天骄看着眼前那张清秀可爱的脸蛋,犹豫了一下才试探着叫道,“小翠?”

“对对,是我!”小翠拼了命地点头,挂在廖天骄的脖子上不肯下来。

“靠!调戏到佘爷媳妇头上来了咝咝咝!”九君山少主大妖神佘七爷怒了,圈圈不画了,手上跳起一团火花就往抱着廖天骄脖子不放的小翠身上拍了过去,这一下要是拍实了,就算眼前是个妖,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廖天骄吓得赶紧大喊道:“停!”人也飞快地转了半圈,将自己的背挡到了前面,佘七幺没防着他这一手,险些拍到廖天骄身上去,赶紧将手腕一拧,一团火顿时全拍到了房门上,但听“轰”的一声,廖天骄家的门塌了,烧光了。

廖天骄吓出了一头冷汗,小翠揪着他的袖子,探头看了看佘七幺,轻轻嘟哝了声:“大蛇好凶!”

她这一声说得不轻,以至于廖天骄和佘七幺同时一愣,跟着同时看向小翠。廖天骄还不敢确定,试探着问道:“小翠,你刚刚说什么?”

小翠躲在他身后,不太高兴地说:“说大蛇好凶。”

廖天骄咽了口唾沫问:“你认识佘七幺?”

小翠歪着头问:“佘七幺是谁?”

廖天骄松开她,伸手拉过佘七幺说:“就是他。”

佘七幺本来是不乐意离小翠那么近的,不过现在却站在小翠面前上下打量她。

小翠说:“不认识。”

廖天骄说:“那你怎么知道他是大蛇?”

小翠嘟着嘴说:“他就是大蛇嘛,他长得就是大蛇的样子嘛!”

佘七幺问廖天骄:“她是谁?”

廖天骄正愁没机会解释,赶紧道:“是我公司楼梯间里的女鬼,戚佳妍那件事的时候遇见的,你记得吗,那天戚佳妍设计我困在公司里被个怪手追,后来还是你救了我,在那之前,是她救了我一命。”

佘七幺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嘴里哼了一声。

廖天骄见佘七幺表情松动,赶紧趁热打铁道:“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看她可怜,所以暂时把她留在公司楼梯间里,想帮她查出身世,不知道她怎么会跑到家里来。”

小翠有些不开心地道:“你一直……不来看小翠,小翠来找你。”

佘七幺的脸色又不好看了,把廖天骄急得额头的汗水都冒出来了。总算佘七幺没发作,他只是看了眼楼道里的天窗问:“你觉得她哪点像个女鬼了?”

廖天骄说:“啊?哪点像?她晚上出来,穿白衣服,用飘的,脑袋和胳膊都能摘下来。”

佘七幺说:“你看看清楚,现在是大白天,今天天气很好,这儿还能晒到日光,她虽然穿白衣服,但是有实体。”

廖天骄这才反应过来小翠的手感好像有点不对,他伸手摸了下小翠的胳膊,跟戚佳妍事件的时候相比,小翠的体温虽然还是偏低,但是摸起来却不知怎么有了几分生气。廖天骄不确定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于是想多摸几把,结果被佘七幺一把拖住手凶狠地拉了回来。

“怎么了?”廖天骄茫然地问。

“你还问怎么了咝!”佘七幺简直气死了,真没见过这么没自觉的人,“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蠢媳妇,居然敢当着佘爷的面摸这个女人咝咝咝!”

廖天骄恍然大悟说:“不是不是,我就想试试她的手感……”说到一半赶紧闭嘴,这话里的意思好像更加不对了。

佘七幺愤愤地说:“你还敢说,你瞒着佘爷把她养在楼梯间里,真以为自己是金屋藏娇啊咝咝咝咝咝!”

廖天骄噎住了,金屋藏娇什么的……廖天骄决定不说话了。

佘七幺说:“那她现在找你是要干嘛?”

廖天骄说:“我、我不知道,我问问。”回头一看,简直快晕过去了,“小翠,你……你在干嘛?”

小翠站在原地,手里提着自己的脑袋说:“摘脑袋。”被提在手里的脑袋上是不开心的表情,嘴唇一动一动的,“小翠还是小翠,小翠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怕光了,但是小翠的脑袋和胳膊还是可以摘下来的,你不要不喜欢小翠。”

一片沉默。

这时候,廖天骄的隔壁邻居正好开门倒垃圾,看到廖天骄打招呼说:“小廖你回来啦。”

廖天骄和佘七幺下意识地回过头去,两人中间顿时让出了一条硕大的缝隙,小翠在缝隙那头正喊:“你们看,小翠的胳膊也能摘下来。”说着,就把自己提着脑袋的那只胳膊摘了下来,于是她的脑袋就这么掉到了地上,“咕噜咕噜”地滚过佘七幺和廖天骄的脚跟边,滚到了隔壁邻居的家门前。

廖天骄:“=口=”

佘七幺:“……”

隔壁邻居:“……”

“对对对不起!我们正在变魔术,你什么都没看到!”反应过来的廖天骄飞快地一手捡起小翠的脑袋,一手拎起佘七幺,又张嘴叼住没脑袋的小翠的后领子,在三秒钟内,跑入自己家中,后脚跟一踹门,结果踹了个空,才想起来房门已经没了,赶紧又把小翠一放,单手抬起家里的沙发,竖着堵在了门口。

隔壁邻居看着廖天骄这一气呵成的一串动作,擦了擦眼睛,慢吞吞地说:“我昨天好像没睡好哦,呵呵。”机械地关上了门,决定去补个觉。

廖天骄躲在沙发后头气喘吁吁,心想着这都叫什么事啊,还让不让他在这一带混了啊。

“快放佘爷下来,你这个愚蠢的人类咝咝咝咝咝!”耳朵边传来极其愤怒的吼声,廖天骄才发现自己居然还高高提着佘七幺呢。他的手一松,佘七幺就落到了地上,气冲冲地瞪了廖天骄一眼,跟着跑回自己的房里去了,还重重地甩上了门。

完了!廖天骄心想,谁会喜欢个能把自己提起来的媳妇啊,他俩的婚事该不会因为这一提直接就黄了吧!这么一想,刚刚还在担心结婚这件事的廖天骄马上又陷入到了担心结不了婚的情绪中了。

“我去,我怎么变得这么纠结了啊?”廖天骄苦恼地想。

“你怎么了?”小翠已经装好了自己的脑袋,一边360度转着一边问。

廖天骄一看她这样,简直心塞,只得说:“没事。对了,小翠,你来多久了?”

小翠说:“来了一星期。”

一星期?那岂不是就是他和佘七幺前脚才走,小翠后脚就来了?

廖天骄回过神来说:“小翠啊……”话说到一半又噎住了,“这、这怎么回事?”廖天骄哆哆嗦嗦地指着自己客厅问。除了被他搬走的沙发底下一团灰以外,他家的客厅里现在也是一片狼藉,桌子翻了椅子倒了新买的电视机仰面朝天摔在地上,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整个屋子就像是被人闯了空门似的。

小翠说:“小翠弄的,小翠厉不厉害?”

廖天骄:“……”他疲累地抹了两把脸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翠说:“有坏蛋要进来。”

廖天骄一愣:“坏蛋?什么坏蛋?”

小翠扳着指头说:“有一、二、三、四、五群坏蛋,他们闯进来,大蛇的房间他们进不去,就在外头乱翻,小翠把他们吓走了。”

廖天骄更吃惊了问:“什么?家里进了小偷?”

小翠说:“小……偷是什么?”

廖天骄跟她解释不清,只好说:“你看清楚他们的长相没有?”

小翠说:“看清楚了,有人还有妖怪。”

还有妖怪?这简直超出廖天骄的想象了,为什么妖怪也会上他家来闯空门?

廖天骄问:“你确信?”

小翠说:“嗯嗯,小翠保证。”

廖天骄心里惊疑不定,他家里到底有什么东西,会惹得短短一星期里就有五批人闯空门进来偷东西?

佘七幺却在这时候打开`房门出来了,手里抓着个小盒子问:“这是谁放我房里的?”

小翠马上举手说:“是小翠放的。”

佘七幺一愣:“你能进我的屋子?”

小翠一点头,脑袋差点又掉下来了,赶紧又扶回去说:“大蛇的屋子,小翠能进去,大蛇的结界不是挡小翠的。”

佘七幺又打量了小翠半晌,看向廖天骄,这次郑重地问了一遍:“她到底是个什么?”

廖天骄茫然地摇摇头,他对小翠知道的并不比佘七幺多多少,他看向佘七幺手里的东西,那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快递盒,不大不小,四四方方,毫不起眼。

“这是什么?”

佘七幺说:“寄给你的快递,我们走的那天到的。”说着,伸手递了过去。

廖天骄猛然想起了他和佘七幺出门那天早上和他擦肩而过的快递员,可是他最近并没网购东西,这快递是谁发来的呢?

小翠又在旁边举手说:“小翠收的快递!”好似在邀功。

廖天骄说了声谢谢,她就特别开心的样子。

廖天骄接过快递,看了眼上面的快递单,快递员似乎是忘了揭去上面的单据,所以留下了清晰的发件人地址“z市时隐区钟表镇7号”,发件人的名字是“老何钟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