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19章 三

第119章三

姜世翀驾驶着一辆小普桑奔驰在空旷的公路上。

高铁站建立在这座城市的郊区地带,离城中心的警署颇有一段距离,从车站到警署需要一个多小时。此时正是下午两点,是一天中最热的时段,不过现在好像只有明晃晃的日头还佐证着这一点。宋一杰坐在副驾驶席上,开着窗,任冷风吹拂在脸上,手里始终紧紧抱着那口背包,有一种微微的神经质。

“一路上还顺利吗?”姜世翀随口问道,对那个背包有种说不出的在意。

宋一杰是z市的一名警官,本次来s市是为了一起案子,案件的内容姜世翀并不知情,他只知道宋一杰是特地送物证过来鉴定的,那边的同行似乎在办案时遇到了一些麻烦。

这件事其实是有点奇怪的,z市虽然不是一线城市,但是据姜世翀所知,在物证鉴定方面的实力并不差,尤其去年政府采购特地给几个大省市都配备了一批先进的器材,可以说s市有的,现在z市都有。如果不是鉴定技术出了问题,那恐怕就是这个物证牵扯到了什么人……

宋一杰抬头看了姜世翀一眼,随后马上又低下头颅:“还行。”声音轻微,显然不肯多说。

姜世翀本来也不是什么很擅长说话的人,此时见宋一杰不愿开口,便也识趣地不再多话,车厢里顿时陷入了一片沉默。

高速公路一望无际,今天是周二,这会路上除了他们却一辆车都没有。姜世翀开了一阵子,便觉得有些奇怪,他记得自己来的一路上还曾见过不少车子,难道那些车都不用回去?不一会儿,两人开到了休息站附近,姜世翀瞥了宋一杰一眼,觉得他应该不会想要休息,便继续踩油门,谁想到宋一杰却突然大喝一声:“停车!”

饶是姜世翀这样处变不惊的人也因为耳边这突然的一声炸喝而分了神,手微微一抖,小普桑便一个大转斜斜从出口飘了下去。姜世翀险险把车子给停了下来,身上已经一身冷汗,好在是此时公路上没别的车子,要是出了车祸,他是没事,宋一杰可就不好说了。

“对、对不起……”宋一杰嗫嚅道,神情十分紧张。

姜世翀也不知道他在怕什么,只能无奈地安慰道:“没事,不过这样太危险,你记得下次要下车的话提早告诉我。”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不知道你在紧张什么,不过真的请你放心,我们王所派我来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也一定会不惜代价保护你和物证的安全。”

宋一杰慌慌张张地抬头看了姜世翀一眼,或许是因为姜世翀的样子十分诚恳可靠,过了会,他终于放松了一点。

“不好意思,是我太紧张了。”宋一杰说,“你不知道这个东西它……”话说到这里却戛然而止,宋一杰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说,“算了,我去上个厕所。”

姜世翀说:“我陪你去。”

宋一杰想了想,随后道:“也好。”

两人一前一后地往高速公路休息站里走。

然而一进入休息站,姜世翀便察觉了不对。这条高速路连接着s市和z省,平时车辆不少,今天高速路上鲜见车辆也就算了,为什么连休息站里都见不到人?

姜世翀警觉地打量起周围来,卖土特产的摊位、卖饮料的摊位、卖小吃的摊位,往常这些地方总是挤满了人,今天别说是没有顾客,就连摊主也不在。休息站里的空调倒是开着,暖风“呼啦啦”地送出来,让人心头没来由地生出点上下不着的烦热。

“请问有人在吗?”姜世翀立定在卖关东煮和香肠的摊位前大声喊,关东煮在汤料里“咕噜噜”地滚着,但是并没有人回答他。

有古怪!姜世翀看向宋一杰,刚刚还显得十分紧张的后者,这时候却似乎并没注意到周围的异状,宋一杰的脸上重又流露出那种刚出火车站时的漫不经心来。不对,那好像不应该称之为漫不经心,姜世翀的脑子里卡了一下,一时想不出来该怎么形容宋一杰的那种状态,而宋一杰在姜世翀思考的时候已经径直往男厕所走去。

“你等等,我先进去看看。”姜世翀说道,几个大步赶上宋一杰。

宋一杰抱着背包,抬头看了姜世翀一眼,不置可否地说了句:“哦。”

姜世翀仔细打量了四周一番,确认没有什么人隐藏在暗处,才试探着往男厕所里走了几步,并且保持着眼角余光始终能够瞥到宋一杰的距离。

男厕所里同样空无一人,有个隔间的马桶似乎坏了,一直发出“淅沥沥”的漏水声。

“你先进来。”姜世翀说,等宋一杰走到自己附近,才伸手挨个把隔间的门推开看了看,确认了里面没有人。

“我只是上小号。”宋一杰说,对姜世翀的分外谨慎似乎有些尴尬。

姜世翀点点头:“你上吧。”

宋一杰走到一个小便池边,把手放在前门襟上。

姜世翀说:“需要我给你拿包吗?”

宋一杰猛烈地摇头:“不用不用,那个……你能转过去吗?”

姜世翀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转过身去。

耳中传来了裤子拉链被拉下的声音,然后是尿液洒出来的声音,淅淅沥沥……突然,“嘭”的一声。姜世翀猛然一惊,回过神来,却见身边人来人往,有个男人站在他跟前,不太高兴地看着他。

“兄弟你没事吧?”

“啊?”

“你到底尿不尿啊,大家都等着呢!”男人不太高兴地指责道。

姜世翀茫然地看向四周,许多男人在厕所里进进出出,不时有抽水声传来,外头人声鼎沸,有人在喊:“卖香肠咧,3元钱一根的台湾大香肠。”

姜世翀心中一惊,猛然扭头看去,在他的身后是一个小便池,泛黄的便具跟前此时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地上躺着一口双肩包。姜世翀心里一凉,宋一杰,不见了!

“小甜椒,这里这里!”

廖天骄刚走进茶餐厅就听到了方晴晚的声音,不远处,小方姑娘站起身,冲他连连挥手。

“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廖天骄快步走过去落座。

“没啦,是我早到了。”方晴晚爽快地递过来一本菜单,“想吃什么,今天我请。”

“那怎么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你还救了我的命呢,请你吃一顿饭又怎么了?”方晴晚说着,利落地翻起菜谱对服务员说,“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来一份,小甜椒你没什么忌口的吧?”

“忌口是没有……”廖天骄看方晴晚已经点了不少,便只补了份主食。

方晴晚说:“哎呀你怎么那么客气呀,就这点你能吃得饱?”

廖天骄说:“能,真的能,你已经点了很多了。”

方晴晚却不答应说:“我说你何必替我省,这点钱我还是付得起的。”方晴晚说着,又追加了好几个菜和两道甜品方才罢手。

廖天骄坐在一旁打量着方晴晚,从肖家村回来已经有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来,方晴晚一直都没有和他们联系,昨晚她突然打电话来约廖天骄见面,廖天骄一高兴,还惹得佘七幺有点吃味,结果今天一见,廖天骄却有些担心起来——方晴晚虽然是个爽快人,但今天这种爽快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刻意。

廖天骄看了又看,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问。

方晴晚给两人各倒了杯水,一抬头见廖天骄正打量她,不由微微一笑说:“哦,先说正事吧。”她从包里翻出一张红色的请帖来,郑重地递给廖天骄。

“这是……”

“下个月八号的家主继任典礼,我想邀请你和佘先生一起参加。”

“继任典礼?”

“对。”方晴晚拨了拨额发道,“我不当老师了,从下个月开始,我将正式执掌方家。”

廖天骄猛地一愣:“那你二叔……不,戚前辈……”

方晴晚笑了笑:“他啊,我放他自由了。”

“啊?”

“以前是不知道,既然现在知道我们方家亏欠了他几百年,当然不能再困着人家。”方晴晚说,“更何况,我也见不得我二叔死了还不能入土为安。”

廖天骄一愕,这才发现方晴晚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的衣服,搭在椅子上的外套手臂上还别着一个黑色的袖章。

方晴晚似乎是注意到了廖天骄的眼神,解释道:“追悼会是上周末开完的,加上要准备我接掌方家的事,所以一直拖到昨天才找到机会联系你们,就是今天我也是溜出来的,你不知道,族里那些老头老太可麻烦了。”她笑着道,“总之,这次你和佘先生帮了我们方家这么大忙,这份恩情我们方家记下了,以后只要有需要我的地方,上刀山下火海,你们尽管开口!”

廖天骄听方晴晚“噼里啪啦”地说了一串,一时有些答不上来,过了好一会才轻声问道:“小方,那个,你……你没事吧?”

方晴晚一愣,脸上露出欣然的笑容:“我?我当然没事,我二叔已经走了,现在方家都在我肩上,所有人都看着我呢,我可不能丢他的脸!”

廖天骄担心地看着方晴晚,其实他怕的就是方晴晚这种硬撑的状态,再怎么说,她其实也只是一个三十岁还不到的女孩子,把那么大一个家丢给她撑,实在是太难了。廖天骄到现在还记得以前在方晴晚工作的学校里看到她时的样子,她和学生处得那么好,或许比起除魔当家主,教师才是她真正喜欢的职业,可是廖天骄什么也做不到。

“对不起。”廖天骄嗫嚅道。

“啊?”方晴晚一愣,随即轻快地笑起来,“你对不起什么啊!”

“我……”廖天骄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不是肖家村的人想要拿到拔骨破开单宁的结界,方国梁就不会死,如果不是因为单宁用三生石的碎片封住灵骨井,肖家村的人就不会打拔骨的主意,如果不是因为七百年前佘玄麟动问三生石的事情,就不会有单宁用碎片封印灵血髓……这一环扣一环,连廖天骄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向方晴晚说明这件事。

方晴晚却笑了笑,伸手拍拍廖天骄的手:“你啊,别想太多了,这件事除了跟肖家村的人、跟冯衢有直接关系,还能和谁有关呢?一码事归一码事,如果凡事都往深了想,你得多累啊!”方晴晚说着,低头吸了口气,“真要说起来,我二叔还是被我连累的呢!”

廖天骄猛然一惊:“小方,你千万别这么想!”

方晴晚说:“想不想我二叔都已经去了,魂魄无踪,尸骨成灰……”她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说,“不想这些了。”她冲服务员扬了扬手,“服务员,麻烦催下菜。小甜椒,咱们不说这些了,难得见个面,聊点开心的。”

廖天骄看着方晴晚,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