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20章 四

第120章 四

其实肖家村事件结束以后,廖天骄的心情并不算太好,正是经过这件事,单宁彻底死了,敌人露面了,他自己也换了个身体,未来和佘七幺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但是佘七幺突如其来的“求婚”或者说“告知结婚”和小翠的突然出现都令他转移了注意力,结果跟方晴晚见过面,知道了她的近况后,廖天骄的心情一下子就DOWN到了谷底。

这当然不是方晴晚的错,确切地说,廖天骄与方晴晚的这一次见面只不过是将他又拉回到了现实之中而已。想到这,廖天骄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说穿了,变得大力无穷也好,找了个厉害的未婚夫也好,他还是一个凡人,在显而易见将要发生的艰险事情面前很容易就产生了逃避心理,所以才会在这几天里放空了一切,就好像自己什么都不需要面对一样,但是……

“这样可不行啊!”廖天骄感叹着,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孔,给自己打气,毕竟他和佘七幺未来的战斗还长着呢!

打开自己家的门,廖天骄一眼就看到了乖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小翠。自从那天小翠突然晕倒又醒来以后,她就完全恢复了人类的体征,有心跳、有呼吸、有体温、有实体,虽然她的体温比常人略低,肤色比常人略白,但她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至极的年轻女孩,走在大街上绝不会有人觉得奇怪,但佘七幺却敏锐地发觉了小翠与普通人类或者说是普通生物的一个区别——她的身体里没有血液!

如果用刀划开小翠的手指,所能看到的将只是一道伤痕而不会有任何血液流出,而且那道伤口会以比常人快得多的速度迅速愈合,很快便什么痕迹都找不到。佘七幺为这件事思考了几天,始终说不上来小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而廖天骄也因此明白了姜世翀那里恐怕是查不到关于小翠的有价值的线索了,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个人!

除了身世成谜,小翠身上还有另外一个谜,那就是她有一种特别的能力。小翠曾经说过,廖天骄他们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她吓跑过好几拨人,这件事一开始廖天骄和佘七幺都不相信,因为按照小翠的说法,那些人里除了会用法术的就是妖怪,这两种人都不可能被区区一个女鬼吓到,但是她偏偏就做到了,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小翠还特地给佘七幺演示了一下,当她撤去那种能力的时候,佘七幺面色发白,连嘴唇都在颤抖,把廖天骄吓了大一跳。

一开始廖天骄不知道佘七幺遇到了什么,还跟佘七幺打听,结果反而被他骂了一通,所以后来也没敢再问,但廖天骄自己还是有一些猜测。从当时的情景来看,廖天骄猜测小翠的能力是一种类似幻术的东西,因为她并没有与佘七幺打斗,只是闭上眼睛站着不动而已。只有高明的幻术,才能令一个有修为的人甚至神都深陷其中,伤及自身,只是廖天骄不知道佘七幺在那个幻境之中到底看到了什么会令他如此害怕。

这世界上会有让佘七幺害怕的事吗?答案其实是,有的,廖天骄自己都曾经见过。

猛然又想起在肖家村时佘七幺以为自己死了,紧紧抱住他时的样子,廖天骄忍不住偷偷地在楼道里乐。咳咳,他清了清嗓子,只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没羞没臊了,怎么脑子老是往那个方向转。

“你回来啦。”见到廖天骄,小翠打了声招呼,马上又把目光挪回了电视机屏幕上。廖天骄伸头看了一眼,小翠果然又在看那部叫《无尽回廊》的动画片了,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佘七幺呢?”没见到佘七幺的踪影,廖天骄问小翠。

这次小翠干脆都不回答了,伸手往后一指,示意佘七幺在房间里。廖天骄可郁闷了,以前的小翠多乖巧啊,看到他就会热情地迎上来,自从迷上了动画片……唉,玩物丧志啊,青少年的教育果然一刻也放松不得!

廖天骄就没意识到自己这思维跟个古板老爸差不多,摇摇头,走到他和佘七幺的房间门口。既然小翠跟过来还变成了人,廖天骄便只能将自己的房间让出来给她住,和佘七幺重新又过起了同居同房同床的生活。不过他们俩如今关系变了,这同房也就和以前意义不同了。

刚恢复同床的第一晚简直把廖天骄紧张坏了!他想着佘七幺婚都求了,该不会对他做点什么吧,于是一个人在浴室里纠结了半天,一会是纠结该接受还是暂时拒绝比较好,一会又纠结怎么样表现才会显得自己技术高超,比较拉风,可他一个别说是男男H连男女H都没做过的人,能折腾出来什么来。结果纠结了半天回房一看,佘七幺竟然早就睡着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廖天骄才真正感觉到,在整个肖家村事件中,佘七幺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他身上的压力大到,只有回到这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家的**,才能好好地睡一觉。

看着月光下佘七幺的睡脸,廖天骄的心中涌起一股暖意,同时又有些酸酸的。他想起佘七幺在肖家村那样豁出命地救他,也想起在他们回家的路上,他根本不用去应付那些人类修行者联盟的人,因为,有佘七幺在。想想莫刘昆吧,还有他刚到大众旅社时曾经在二楼看到过树林中的一线亮光,修行者联盟恐怕早在暗中监视他们,而他身上藏有三生石魄的事情想必也已经暴露了,所以他能够身处漩涡中心还有宁静,只可能是因为佘七幺替他扛了所有的担子!!

是的,明面上的战斗虽然暂时结束,但私底下的暗流涌动已经更为激烈!包括那些趁他们两个不在家就来闯空门的人和妖,他们想偷的无外乎也就是三生石碎片及其相关线索。佘家虽然是旧妖神一族,但由于佘玄麟和玄武的关系以及佘玄麟本人的失踪,如今在妖族之中的地位似乎也岌岌可危。那种大家族的压力,廖天骄身为一个平凡人光想都觉得可怕。

“佘七幺的神经或许一直就没有放松过。”廖天骄想着,光有力气还不够,他真心希望自己更强大一些,这样才能够帮到佘七幺更多!

收回思绪,廖天骄打起精神,满面笑容地打开门,1分钟后,他终于能够放松脸部僵硬的肌肉,直视房间内那个穿着睡袍,糊了满蛇脸青糊糊东西的人。

“我回来了,你在……做美白面膜?”廖天骄试探着问。

“愚蠢,是蛇毒面膜咝。”佘七幺慵懒地说,那些个唐侍女又被他喊了出来,正在给他翻电脑网页和捶腿。

“蛇……蛇毒?”

“嗯,自己DIY了一下。”佘七幺说,“你们人类还挺有创意的咝,既然懂得用蛇毒来防皱咝。”

廖天骄瞥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硕大的几个字“小Q老师教你DIY面膜”。好吧,廖天骄心想,管他什么面膜嘛,只要是佘七幺做的,他是可以接受的。

“对了,为什么你做面膜要特意变成蛇脸呢?”廖天骄好奇地问。

“愚蠢二次方,”佘七幺瞥了廖天骄一眼,可嫌弃地说,“当然是因为这样可以不留死角地全方位覆盖到每一寸肌肤,使面膜的功用发挥到最大限度咝!”

“……”

好吧,廖天骄决定换个话题:“吃过饭了没,我给你带了吃的。”廖天骄晃晃手里的塑料袋。

“这还差不多咝。”本来还为了廖天骄撇下他去见方晴晚生闷气的佘七幺伸手一抹,脸上的蛇毒面膜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蛇头在廖天骄眼前晃啊晃地,还吐着信子。两个月前如果看到这一幕,廖天骄早就昏过去了,现在可是镇定得很。

“把脸变回来再吃吧。”廖天骄说,又补了一句,“我买了汤,你这个样子不方便喝。”

佘七幺“哼”了一声,拿袖子一遮,再放下来的时候已经又回复了那张丑丑的人脸,不过在廖天骄眼里看来,这脸可是越来越顺眼。

“方晴晚找你干嘛?”佘七幺掰开筷子,一边优雅地夹起一块脆皮乳鸽啃一边问,神情警惕得很。

廖天骄看他这样吃醋的样子颇有些得意和好笑,但是一想到方晴晚又不由得有些淡淡的忧伤:“她邀请我们参加下个月她的继任典礼。”说着,抽出那张请柬递给佘七幺。

佘七幺啃着鸽子翅膀说:“没看见佘爷忙着吗,蠢媳妇打开来给佘爷看咝!”

廖天骄只好跟保姆一样将那张请柬从信封里抽出、摊开给佘七幺看。

“下个月八号?”佘七幺扫了一眼,想了想说,“嗯,时间上倒是刚好有空。”

今年的农历春节刚好在2月14日,到时候廖天骄要跟着佘七幺一起回他老家,一想到这个,廖天骄腿肚子就有点哆嗦。

佘七幺随口问道:“方晴晚最近怎么样?”

这一问廖天骄的脸色就暗了下来,他叹了口气:“不太好。”

“哦?”佘七幺已经啃完了乳鸽,转而进攻盐焗猪手。

廖天骄说:“上周末她刚刚开完了她二叔的追悼会,而且她让戚十千戚前辈走了。”

“咦?”佘七幺吃惊地抬起头来,“那个母人类让戚古走了?”

“是啊,我挺担心的,没有了戚前辈的话……”

“等等,”佘七幺说,“难道不是戚十千自己走的?”

“啊?”廖天骄仔细回想了一下,确认道,“没错啊,我听小方说,是她让戚前辈走得,因为她觉得方家亏欠戚前辈太多了,而且她也希望她二叔能够入土为安。”

佘七幺摸了摸下巴说:“奇怪。”

“奇怪什么?”

“奇怪居然是方晴晚让戚十千走的。”

廖天骄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本来不该是小方让戚前辈走?”

“嗯,戚十千答应方国梁的也就是把方晴晚带出来而已,完成这个任务其实他就自由了,但是他居然没走。”佘七幺脸上露出个兴味的表情来,“这个戚古和方家的渊源果然不一般。”

“怎么说?”

“以戚十千的能力,就算他不像第一代戚古那么厉害,也不应该会受制于方家这么一个除魔家族,所以他会被方琳琅抓住,抽了命骨,锁了魂魄这件事本来就很奇怪。”佘七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随后却笑着摇了摇头,“算了,反正这事跟我们也没关系。”说着,把碗一递说,“给佘爷盛汤咝。”

廖天骄说:“你就不能自己盛啊,汤碗在你那边呢!”

佘七幺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就是要你盛,媳妇给丈夫盛汤,天经地义咝!”

廖天骄心想,妈的这混蛋居然还有点大公蛇主义啊,正要再说两句,电话铃声居然响了起来。

“西湖美景,三月天哎,春雨如烟,柳如酒哎~”

“我电话。”廖天骄趁机让开那只递过来的碗,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姜世翀的号码。

“喂,JSking吗?”廖天骄按下听筒键,一开始传过来了一阵微弱的电流杂音,过了一会才有人声传来。

“廖天骄,是我。”

“嗯,你找我有事吗?”

“你现在在不在家?”姜世翀说话时候一般是波澜不惊的,现在听筒里传来的声音虽然还是低沉有力,但是廖天骄却能感觉到姜世翀的状态有点不对。

“在,发生了什么?”廖天骄问,随即又道,“算了,电话说不方便,你过来吧,我和佘七幺都在。”

姜世翀说:“好。”

廖天骄挂断电话,发现佘七幺正盯着他看,而且又露出了那种警惕的小眼神,廖天骄好笑地交代道:“是姜世翀,他说要来找我们。”

“找我们?”

“嗯,他好像……”廖天骄回想着,姜世翀好像是有一点……慌张?廖天骄吃了一惊,姜世翀会慌张?发生了什么事?

“咚咚咚”,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廖天骄愣了一下,谁来了?他说:“我出去开门。”

佘七幺却放下筷子,站起身来。

“等等。”他说。

“怎么了?”

“我跟你一起去。”

两人走到客厅,小翠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小翠现在的外表虽然是个人,但她对于人类社会似乎比较陌生,这从她从来没看过动画片也不认识电视机就可以知道,廖天骄他们生怕小翠的表现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也怕两人目前的处境连累她,所以平时尽量不让她抛头露面,连门都不让她开。

“是谁?”廖天骄看了佘七幺一眼,然后扬声问道。

“我。”门外传来了姜世翀的声音。

廖天骄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姜世翀,他怎么来得这么快呢?难道刚刚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楼下了?这么看来,他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了。

廖天骄又看了眼佘七幺,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便走上去打开了门。这时候也不过是下午三点左右,青天白日,不像是会发生诡异事情的时候,然而廖天骄打开门却是一愣,外头空无一人。

“JSking?”廖天骄伸出头去喊,“J……”

“廖天骄?”

冷不丁响起的声音吓了廖天骄一大跳,他转头一看,姜世翀就站在他旁边的门角,形容疲惫。

“你……”

“怎么了?”佘七幺在屋里问。

“哦,没什么。”廖天骄心想,自己是怎么搞的,这么大个人站在自己跟前,他居然没发现,“进来吧。”他说。

然后就看到姜世翀抱着口背包急匆匆地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