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22章 六

第122章六

“小姜怎么样?”廖天骄刚走进屋子,就看到坐在床边的佘七幺放下手里的书,问他。

“看起来还行。”他说。

由于姜世翀的特殊状态,廖天骄和佘七幺都不放心让姜世翀这么一个人回去,所以暂且留他住在家里。本就不大的家,如今一下子塞进了四个大活人……哦不,是一个活人,三个非人类,廖天骄还真是有点担心会被居委会阿姨约谈群租的事啊。现在姜世翀就睡在廖天骄家客厅地上,虽然客厅有沙发,但以姜世翀的身高,沙发显然太小,好在他不是人类,哪怕寒冬腊月打地铺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佘七幺将宫灯又拨亮了点,说:“你过来,我们谈谈。”

廖天骄有点疑惑,不过还是走了过去,坐到佘七幺同侧床边上。

灯光下的佘七幺依然穿着那种华贵的古式睡衣,或许是因为靠坐着的缘故,薄绸衣服被扯开了领口,露出了一片胸`脯,肌肉匀称,皮肤白`皙,加上一头披散着的滑顺长发,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种说不出来的性`感。

廖天骄简直看呆了,心想:“艾玛真想把佘七幺的衣服扒开来啊,不对……”他想什么呢!

佘七幺疑惑地看着廖天骄问:“想什么呢咝?”

廖天骄回过神来,赶紧摇头:“没没没,没想什么,什么也没想!”

佘七幺郁闷了,心想他说话是多没吸引力,怎么廖天骄老是走神!看着自己这个未过门的媳妇,本来想谈谈正事的,结果一时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好。或许是因为灯光的缘故,此刻廖天骄整个人都显得特别柔和,散发出一种令佘七幺十分安心的感觉,明明还是那张二二的脸,佘七幺看着却觉得这家伙简直太顺眼了!

说起来,廖天骄小时候的样子佘七幺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小小的脸蛋大大的眼睛,笑起来一口白牙,总是一副特别开心的样子,一个劲地缠着他要做他的“妻子”,而他以前对廖天骄虽然还不错,但并没有那么上心,他总觉得自己要娶的应该是个特别有能力、特别出色、门当户对的妖神,对于家里莫名其妙安排的这门亲事很有些排斥。

本来就是嘛,雌雄也就不论了,居然还是个没什么能耐的普通人类,虽然看到廖天骄在学校里追求母人类让佘七幺很生气,但他觉得这只是因为廖天骄居然违背婚约,下了他的面子的缘故,就连到这市里来,也是他被家里逼得,还定了一年的约,谁能想到这么他快就栽在了这家伙手里呢?

佘七幺郁闷地想,廖天骄到底干了什么有什么魔力啊,他怎么莫名其妙就栽进去了呢?

这下换廖天骄茫然了,问:“佘七幺你想什么呢?咦?”

廖天骄最后那一声是因为佘七幺突然伸手抱住他的腰,整个人靠了过来,趴到了他的腿上。佘七幺似乎觉得这样很舒服,又换了几个姿势,最后找到个最舒服的,才惬意地躺好。

“嗯,真舒服咝~”佘七幺感叹着,喉咙里发出舒适的喉音,把廖天骄吓得动都不敢动。

“你你……你干嘛……”

“休息休息呗。”佘七幺说,鼻子里呼出的热气简直要把廖天骄撩晕了。

廖天骄很明显能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液随着那炙热的呼吸,正在朝着下半身迅速集中,他简直怀疑自己很快就要那个了。艾玛,这这这要怎么办啊?

佘七幺忽然说:“最近……有点累……”

“啊?”廖天骄愣了一下。

佘七幺又重复了一遍:“最近佘爷觉得有点累。”他说话的声音里也的确带着一份浓浓的疲惫,让廖天骄本来变热了的身体也跟着渐渐地降下温度来。

确实,佘七幺要承担的事情太多了,找三生石、找佘玄麟、对抗冯衢、保护九君山、防范妖协、防范人类修行者联盟,这每一件都不是可以轻松完成的事,甚至都会影响到许多人的性命,佘七幺会觉得累是理所应当的,而佘七幺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完全扛下了保护他的一切职责,这才有了他惬意轻松的生活。虽说他们俩的关系定下来以后有了所谓的夫妻之分,但他们两都是男人,本来就不应该让一个人完全扛下一切的。

廖天骄有些自责,忍不住说:“对不起啊,是因为我能力太有限了。”

佘七幺奇怪地“咝”了一声说:“保护你本来就是佘爷该做的事,你为什么要对不起啊?”

廖天骄说:“因为……如果我更有能力些,你的担子大概就会轻一些。”

佘七幺却像是失笑一般,轻笑了一声。他伸手抓过廖天骄的手,放在自己的脑袋上。

“干干干嘛?”廖天骄都结巴了。

“累,给佘爷揉揉呗!”佘七幺说得理所当然。

廖天骄犹豫了一下,伸手小心翼翼地按了按佘七幺的太阳穴,然后又顺起佘七幺披散开来的长长的发,佘七幺似乎觉得很舒服,嘴里哼哼了两声。

“你啊,现在变成大力骄已经够让我头疼了好不好。”

廖天骄想到自己刚变得力大无穷时候的表现也不由得脸红了一下,好在现在的他已经慢慢开始习惯自己的力气,至少不会喝个水都捏碎杯子了。

佘七幺懒懒地说:“当然,如果你变得厉害点,佘爷也会更放心点咝。”

廖天骄愣了一下,兴奋地问:“你是说,你愿意教我怎么变得厉害点?”

佘七幺抬起头,正好看到低下头的廖天骄闪闪发亮的眼神,心里面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撞了一下似的,忍不住弯起了唇角。

“教你是可以,不过这只是为了让你自保的能力更强一点而已,不管你变得厉害或者不厉害,你都是我的媳妇儿,该保护你的地方我都不会少的咝!”

“真的!”廖天骄激动极了,“太好了,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学变厉害的方法,我先学什……”

廖天骄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佘七幺突然就仰起头来,轻轻在他的下巴上舔了一下。这一下十分轻巧,轻轻拂过,有如羽毛一般。

廖天骄疑惑地看向佘七幺,他刚才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结果显然不是,感觉口感不错,佘七幺忍不住又在廖天骄的嘴唇上轻轻舔了一下,跟着又舔了一下,后来索性把那张嘴整个都舔了一遍,而在做这些的过程中,佘七幺也已经自然而然地反客为主,将廖天骄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佘……唔……”

刚刚张开嘴,廖天骄的口腔里就被佘七幺湿濡的舌侵入了。或许是因为本体是蛇的关系,佘七幺的舌比人类的略窄略长,并且温度略低一些。那条灵活的舌在廖天骄的嘴里翻江倒海,纠缠着廖天骄的舌头,把他亲得整个人都呆住了,脑子里却满满的都是各种念头。

“艾玛他们这是在干嘛?”

“什么,他和佘七幺接吻了?还特么是法式深吻?”

“哦哦哦,老天啊,他终于把初吻给出去了!!!”

“咦,原来法式深吻就是这样的啊。”

“呼吸,忘了呼吸了!”

“唔唔,终于缓过气来了。”

“不对,口水、口水要漏出来了。”

“不是吧……佘七幺竟然把他的口水舔掉了?!”

“是不是要把口水吃掉才能显得经验老道啊?”

“绝不能让佘七幺发现他还没接过吻啊,都这把年纪了,输人不能输阵啊唔唔!”

于是佘七幺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他怀里的媳妇儿睁着两个眼睛满脸通红,但是显然已经神游天外去了。佘七幺觉得真憋屈!真的!他亲得那么投入,不知不觉还把眼睛闭上了,他媳妇却在那里瞪着俩大眼看着天花板开小差,他的技术有那么差吗?好吧,虽然他是第一次……

靠,一想到这,佘七幺顿时觉得不爽了,难道廖天骄以前碰到的人比他的技术好?混蛋,他以前居然还有别人?

“艾玛!”廖天骄惨叫一声回过神来,“你、你干嘛咬我啊!”

龇着牙的佘七幺愤愤地看着他说:“佘爷就咬你咝咝咝!”

廖天骄疑惑地说:“可是你不是狗,是蛇啊。”

佘七幺火了说:“蛇不能咬人啊咝!”猛地就变出个蛇头,张开大嘴,凶狠地吐着蛇信子。

廖天骄简直看呆了,心想,还好佘七幺刚刚没拿这个蛇头来跟他接吻,否则他这大嘴能咧到腮帮子,该流多少口水出来啊!

佘七幺眼见得廖天骄又在那发呆了,简直连脾气都没了,好吧,他想起来了,廖天骄以前也没谈过恋爱,这个他其实最清楚了,再怎么说,廖天骄也是他佘家的人,他怎么可能放他在外头浪呢,他刚刚也真是气糊涂了。

这么一想,佘七幺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重新又变回人的样子,结果一回神,就看到廖天骄正星星眼地看着他。

“干、干什么?”佘七幺问,莫名觉得他蠢媳妇儿这样子有点瘆人。

廖天骄的脸一红,扭捏了一下,然后问道:“那什么,你觉得我还行吗?”

佘七幺:“咝?”

廖天骄干脆豁出去了说:“那个,你觉得我技术还行吗?”

佘七幺:“……”

廖天骄说:“不好意思啊,我亲人的次数不是很多,大概就一、二百回吧,技术可能比较一般,不过我以前的女朋友们还挺陶醉的呢!”

佘七幺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廖天骄当他是傻的啊,接吻连呼吸都会忘记的人给他装经验丰富?

廖天骄看佘七幺愣愣地看着他,找到了一种男人征战四方情史丰富的优越感说:“其实你技术也还算可以的,如果舌头可以更灵活点就更好了,你懂**吗?”

还**……佘七幺心想,这家伙是不想活了。

廖天骄说完了,贼兮兮地看看佘七幺说:“那什么,要不我们再来一次吧,我可以教你啊!”还装出一副特别大方的样子。

佘七幺捏了捏拳头,在马上把这个混蛋往死里操和谨遵礼法加大事为重之间摇摆了很久,终于放弃了前者。

佘七幺说:“这事,以后再说!现在,我们谈正事!”额头青筋都爆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