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23章 七

第一卷 第123章 七

廖天骄说:“啊?”

佘七幺说:“啊什么啊咝?”

廖天骄失望地说:“不亲啦?”

佘七幺:“……”佘七幺现在开始怀疑廖天骄以前到底是不是个直男了,这种浑然天成满含诱惑的话他到底是怎么能够那么镇定自如地说出来的?虽然对妖神一族来说,性别是不是相同其实问题并不大,但是这种习以为常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啊?!

佘七幺忍不住恶狠狠地盯着廖天骄,心里盘算着这家伙是不是在他不知道的岁月里背着他的耳目干了点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廖天骄哪里知道佘七幺在想什么呢,他就是下意识地说了那句话而已。他喜欢佘七幺,跟佘七幺亲吻又觉得挺舒服的,他还想表现一下自己情史丰富,找点男人的优越感,结果佘七幺就这么想歪了。

廖天骄不知道佘七幺想歪了,但是想了想后觉得自己在姜世翀凤皮皮那样的时候光想着这些好像是不太妥,于是说:“哦,那算了。”

佘七幺眉毛一挑说:“什么!”

廖天骄说:“说正事,不亲了。”

结果佘七幺不开心了说:“你说亲就亲,说不亲就不亲啊咝咝咝!”

廖天骄糊涂了,恋爱经验缺乏导致他搞不懂佘七幺话里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遂试探着问:“那……要不还是亲一个?”

佘七幺气愤地说:“不亲了!”连咝都不咝了。

廖天骄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心里想着哎哟喂这佘大爷怎么那么难搞啊,一会儿这样,一会又那样,说不亲谈正事的也是他,现在又一副好像要亲的样子,那他到底是亲还是不亲呢,亲又要怎么亲才合适呢,好苦恼。

佘七幺见廖天骄皱着眉头冥思苦想,显然又不知道神游到什么地方去了,真的是没脾气了,最后只好叹了口气,收敛起心神来说:“谈正事。”

廖天骄赶紧端正坐好说:“哦哦,谈谈谈。那个……谈什么?”

佘七幺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说:“我怀疑小姜的事情和三生石有关。”

廖天骄一愣,随即面色马上严肃起来:“怎么说?”

佘七幺看了眼廖天骄被拉松开的领子里露出的一小截脖子,忍不住又有点走神,赶紧深深吸气集中了心神道:“目前我们掌握了几条线索。”

“嗯。”

“首先那个老何钟表在本月初应该还是有人在的,因为有人曾经从那里寄出了一份快递给你,寄件人应该是老何钟表店的主人。”

廖天骄也慢慢收回了思绪道:“是的,但我完全不认识这个人。”

佘七幺说:“这个疑点先放一放。其次,老何钟表所在的屋子现在在论坛上被称之为空关已久的鬼屋。”

廖天骄神情一动,感觉到自己抓到了什么,但是那道思绪消失得太快,他来不及捕捉。

佘七幺说:“再次,宋一杰这个人本来存在,而现在却消失了,所有关于他的一切痕迹也都被抹去了。”

廖天骄说:“而jsking目前也正处在被抹去的半路上,所以我们才怀疑老何钟表的店主本来是存在的,但是因为和宋一杰同样的原因,被某股力量用某种手段抹去了。”廖天骄说到最后,越发觉得这件事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佘七幺说:“是不是觉得有那么点熟悉?”

廖天骄沉吟着,脑子在飞快地转动,突然他灵光一现:“是玄武!”

佘七幺赞赏地点头:“没错,就是玄武。”

当初,廖天骄的同学会事件结束后,佘七幺曾经被玄武单独喊去,告诉了他一些令世人震惊的消息,其中有个细节,当时廖天骄听的时候就觉得很奇怪,但是因为找不到答案,所以一直没有想下去。那就是玄武曾经说过,他杀了许多来追杀他的妖神和一些并不是追兵的妖神,因此他引起了三界统治者的震怒,而他之所以杀这些妖神,其实并不是因为他嗜杀,一开始或许是因为反抗他们的追捕,而后来则是因为他发现那些妖神都有问题。

一想起玄武当时说过的话,廖天骄脸色顿时变了,他说:“玄武说过,那些他杀了的妖神无一例外都在三生石上被抹去了轨迹,他们就仿佛是凭空冒出来的,不存在于这世间的东西。”

佘七幺点头:“对,就是那样,是不是很相似?”

廖天骄又想了想说:“但是这两者间还有区别,老何钟表的店主、宋一杰还有小姜都是被某种力量抹去存在这世上的痕迹,就连他们本人都失踪或是有失踪的危险,而当时那些妖神却是被抹去了在三生石上的轨迹,但是人还存在着。”

佘七幺再次点头说:“对,这也是我没想明白的地方,但是不管怎么看,这两者之间都不会毫无联系,更何况老何钟表店的店主还特意寄了一份快递给你。”佘七幺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现在怀疑,他一直都知道你的存在。”

廖天骄似是自语道:“那个店主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存在?”

佘七幺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个店主,可能是个妖神。”

廖天骄想到那个与装着怀表一样的绒布口袋里的骨片,佘七幺的这个推测应该有很大的准确率,然而佘七幺还没说完:“那么,老何钟表店的店主是个妖神,他现在死了,他在死之前特意发了一份快递给你,如果把这些线索串起来,你会想到什么?”

廖天骄说:“什么?”

佘七幺的表情变了,变得庄严而沉重,但那其中又仿佛有一丝丝的兴奋:“廖天骄,他知道你的存在,但是从来没有对你不利,他在人间潜伏了这么多年,甘心地开一家钟表店,直到他被某股力量用某种方式抹去,但他传递出了最后的消息,只有一种人会这么做!”

廖天骄脑子里的某个身影突然变得无比清晰,那人戴着一张看似诡异的面具,手里拄着一根青藤木杖,他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帮助他们度过难关,并且封印了肖家村附近的地穴。

“单宁!”廖天骄脱口而出。

“对!”佘七幺的表情随着这两个字无比兴奋和鲜活起来,“廖天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老何钟表店的店主和单宁是一个类型的,也就是说,他是……”佘七幺简直激动得不行,就连廖天骄都没见过他这样情不自禁的模样。

佘七幺说:“廖天骄,他很可能跟单宁一样,是我祖父安排在这人间,守护三生石安全的暗哨!”

廖天骄吃惊地张大嘴巴,他没想到这么远,但是当佘七幺说出来后,他觉得佘七幺所推论的一切却是那么合情合理。只是,假使老何钟表店的店主是佘玄麟安插在人间的暗哨,他是如何提前预知了自己的死期,发出了这么一份快递的呢?而且当时廖天骄和佘七幺他们已经出门,如果不是因为有小翠在,这份快递恐怕就会被退回去,而如果快递被退回去,已经死了的店主也将无法收到这份快递。这样拼死也要送出来的重要的快递,那个妖神会以这样轻慢的态度来处置?

如果放在平时,放在其他人身上,廖天骄都会认为这不是不可能,但是经历了肖家村一战后,廖天骄却越来越有一种感觉,这也许并不是店主态度轻慢,或许是因为他——未卜先知!

未卜先知!廖天骄为这四个字而震惊,他以前就曾问过佘七幺,神能不能未卜先知,操控未来,而佘七幺的回答是,不能。他说每个人的命运就如同一条奔流的小溪,有人宽,有人窄,但是在奔流的过程中,会因为这样那样的选择,而产生许许多多的变数,一个人尚且如此,一个人加一个人加一个人加无数人,又该形成多么宏大的漩涡?正是从这种意义上来说,神或者说妖神可以做一个观察者,一个经验主义推测者,这种推测由于他们的寿命很长而存在一定的准确性,但是他们任何人都当不得未卜先知这四个字,这也正是三生石无比重要也无比奇特的原因。

三生石这个东西不仅能够描绘未来,或许还能够操控未来,如果有任何一股力量掌控了它,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事情!那么,老何钟表店的店主又是如何做到的?对了,其实还有单宁,他提早留下了自己的命枝,并曾在三生石因果链中却打破了时空的禁忌,与廖天骄发生了交流,虽然只是眼神的。

廖天骄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感觉没有错,而且无论怎么想,都回避不了一个影子,佘玄麟。

廖天骄在肖家村的时候险些丧命,当时他体内的三生石魄突然被激活,他的肉体重组,而在那个过程中,一直有个声音在指导着他、带领着他。对方并没有告诉他他是谁,但是廖天骄觉得,那就是佘玄麟!然而,佘玄麟却又并不是亲身出现,而是只用一种类似于言灵的东西告诉他一些事情,廖天骄甚至猜测,那股言灵或许已经留下许久了……廖天骄忽然觉得有些害怕,比起冯衢的凶残,佘玄麟的神秘和其力量的强大反而更令他无所适从。

我是怎么搞的?廖天骄摇了摇头。看着佘七幺兴奋的样子,廖天骄有些自责。他是最知道佘七幺是多么想要找回祖父的,看着他那样欢乐的样子,廖天骄可不敢告诉他自己的想法。

廖天骄清了清嗓子说:“你说得我也赞同,但是这事可不乐观,毕竟老何钟表店的店主已经死了。”

佘七幺一愣,随后才慢慢地恢复了情绪道:“对,他死了。”

是谁杀了他呢?冯衢吗?那个时间,他们刚刚出发去肖家村,冯衢还没现身,应该有这个可能性。

佘七幺说:“玄武说当年的三生石被毁掉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被分成了五块,由不同的人分别持有,现在的情况是冯衢拿走了一块、毁掉了一块,剩下的应该还有三块。”

廖天骄说:“嗯,我们本来以为自己手里有一块,没想到拿到的竟然是王鹏飞持有的克制三生石的东西。”而那东西也因为廖天骄算计陈斌而毁坏了。说完这句话后,廖天骄忽然一愣说:“那、那块怀表?”

佘七幺也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可是,我没有感到之前那种被吸引或者是排斥的感觉啊。”廖天骄疑惑道。

佘七幺说:“你现在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

廖天骄一愣,随后想到了自己现在都不知道是个人还是什么,尴尬地笑了笑说:“那我去把怀表拿过来,我们再仔细看看!”之前由于对怀表的来历完全摸不着头脑,他们俩都没有仔细研究过那块表。

就在这时,外头猛然传来了沉重的“咚”的一声,仿佛有什么重物从高处砸了下来。

“客厅?”

“jsking!”

两人同时飞快地冲了出去,打开电灯后,只见客厅的沙发翻倒在地,恐怕刚刚那声重响就是这么来的,然而客厅里却空无一人。

“姜世翀?”佘七幺喊。

“jsking?”廖天骄也狐疑地喊,然而整个屋子里都没有回音。廖天骄猛然跳起来,分别打开了阳台、厨房和洗手间的门,然而那里面都没有姜世翀。

只剩下最后一个房间,小翠的房间,但是怎么想姜世翀都不可能去小翠的房间里。

廖天骄心中不安的预感浓重无比,他伸手正要敲门,小翠房间的门却猛然打开了。小翠站在门口,两个眼睛如同宝石一般闪闪发亮。

“小僵尸去了那里。”她说,指着窗口外面。

“哪里?”廖天骄和佘七幺都疑惑无比。

小翠说:“小僵尸去了那里,那里你们进不去,小僵尸不早点回来的话,就永远都回不来了。”

佘七幺和廖天骄心中一沉,不由得都牢牢盯住了小翠,神秘的小翠,她到底是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