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24章 八

第124章八

姜世翀一个人行走在一片浓雾之中,他知道自己现在必然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他已经走了五小时四十二分钟三十八秒,却连一个鬼影子都没瞧见。周围满是一片接一片、泛着浅灰色的浓雾,而他脚下的路也从一开始的都市柏油马路变成了高低不平的土路。

一开始姜世翀只是安静地躺在廖天骄家的地上闭目养神,突然间,他觉得周围有些异样,所以他睁开眼睛,随后他诧异地发现廖天骄家的客厅变样了!

不是东西移动了或是失踪了,而是所有一切都失去了颜色!姜世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也逐渐失去颜色,就像是有人用灰色的橡皮擦一点点地往上擦那样,他大喊,但似乎没人听得到他的声音,他摔东西,却发现自己居然拿不起任何一样,最后,他用自己唯一还没有失去颜色的右手弄翻了那张还有一角颜色的沙发试图发出警示,而那之后,除了他这只右手掌,周围包括他自己身上的所有一切都不再有颜色。等姜世翀搜遍了廖天骄的家的每一个角落,却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影,他知道,自己终究还是出事了。

廖天骄他们有没有收到警示?他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忘记他?他也不知道。

姜世翀在廖天骄家里想了一会,最后决定出门。城市似乎还是那个城市,因为所有标志物都还在,但城市确实已经不是那个城市,因为它成了一座空城!

姜世翀置身于一个路灯点亮的空荡荡的灰色世界,往常熟悉的街道、商店、车站里都见不到一个人,烧烤摊上,灰白色的炭火烧得明亮,架子上用铁钎子穿着的羊肉串似乎洒着孜然和香辣粉,冒着油散发出想必很好闻的香气,但是没有一个人去拿起它来尝一尝。地铁、公交都不再动弹,如同巨大的坟冢,姜世翀一路提速奔到了派出所,所里值班处灯火通明,值班记录本摊开着,电脑开着,茶杯口冒着白烟,但还是没有一个人。

所有人都不见了!

姜世翀试图折回自己的家,他的家在郊区,然而他走了一阵子后却发现周围的景物也逐渐消失了,就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这个灰色的世界里画了一道圈,圈内,是空城,圈外,只有一大片、一大片的雾气。

从那一刻开始,姜世翀感到了紧张,甚至是有一点……害怕!

姜世翀是天生天养的僵尸王,拥有强大的力量,除了上次遇见的冯衢和阴黎,很少有人能够奈何得了他,就连凤皮皮,要不是因为事出突然,他也不见得会输,所以,即便遇到任何意外,按理来说,他都不该紧张害怕,但当他来到这个没有颜色的死气沉沉的世界,他偏偏害怕了!

姜世翀害怕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想到了他出身的地方!

姜世翀记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几岁了,也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出生的。僵尸是不属于六道轮回的死物,僵尸王更是悖逆了世间规则的魔物,魔物的出生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天地造化偶然的产物,另一种则会有层层叠叠浸透血渍的前因,但是即便有前因,当魔物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与前因割裂了一切关系,他是一个新的他,和之前的那个他再无联系。姜世翀便是出生在一片洞穴之中,那个洞穴深埋地底,曲曲广大,却没有除他以外的任何一个“活物”,姜世翀在那样的环境里一个“人”呆了很久、很久、很久,他就如同幽灵一般在这宽广的地下洞穴之中来来去去,找不到活着的目的,直到有一天地动山摇,洞穴的一角坍塌出现了裂缝,姜世翀从那里爬了出去,然后第一次有阳光照到了他的脸上。

姜世翀到现在还记得他第一眼看到外面世界的时候那种难以名状的悸动,有颜色、光明的、温暖的世界,还有跟他一样会动的“活物”在外面走来走去,根本不用花多余的时间思考,姜世翀便再也不愿回到那个死一般寂静的世界中去了,于是,他走了出来。

从什么都不懂被人当贼人追打,到偷偷躲起来观察那种叫做“人”的生物的生活方式,再到效仿他们的生活,大着胆子踏入小镇讨生活,再到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慢慢地融入人类社会……一直到现在,姜世翀一路上经历了太多不容易,他喜欢现在的生活,喜欢现在的自己,喜欢这个世界,哪怕他的工作是和罪犯打交道,他也始终喜欢人类,保持着一颗充满光明和温暖的心,而现在,他却重新被扔回了那类似的孤寂而没有生机的世界……

姜世翀捏紧了拳头,要冷静,必须要冷静,一定有办法走出去的!

姜世翀闭上眼睛慢慢地调整自己,当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瞳仁中的银灰色细线闪闪发亮,他想到了,第一件事,他应该去找一下宋一杰!

“怎么样?”廖天骄问,刚刚进门的佘七幺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把手一伸,廖天骄赶紧将茶水递了过去,佘七幺一口气喝了个精光,随后才摇了摇头。

“他们……”

“忘记了。”佘七幺说。

姜世翀昨晚失踪,根据小翠的话,他们很快意识到他可能是遇到了和宋一杰一样的事情,被不知什么力量拖入了另一个世界之中,但是小翠却无法提供更多的帮助,她所给出的唯一有价值的线索是,姜世翀还有回来的可能!

小翠说:“小僵尸去了那里,那里你们进不去,小僵尸要是不早点回来的话,就永远回不来了!”

那么,问题的核心就是,怎样才能让姜世翀从那个世界回来?

还有,他们到底还剩多少的时间?

从小翠那问不出更多的名堂——倒不是她故意拿乔,而是真的说不出来,廖天骄和佘七幺也拿这个颠三倒四的小翠没辙,只好自己想办法。

很显然,一切事情的起因是z市时隐区的那件案子,无论是宋一杰的失踪还是姜世翀的失踪,或许更早追溯过去应该是老何钟表店店主的失踪,所以佘七幺和廖天骄第一件想到的事是去姜世翀的工作单位多了解一些关于老何钟表店案子的讯息。对于普通人来说,找警察打听事情,那很难,尤其姜世翀那个接人的任务本来就来得有些蹊跷,但是对于佘七幺来说,这事就有很多手段可以用,只是没想到的是,他们全忘了。

“全忘了?”

“全忘了。”佘七幺说,“不仅是那个下命令的王所,还有他身边的同事也都忘了。小姜的办公桌空着,东西已经不见了,他们所的人说,那张桌子空了已经很久,不知道为什么会多摆了一张在那里。”

“人不记得了,那电脑呢?系统呢?”廖天骄着急地问。

佘七幺做了个手势,示意他稍安勿躁:“我让一个户籍警帮我查了全国人口户籍系统。”他说,“小姜的信息暂时还在。”

廖天骄松了口气,但是……

“等等!”廖天骄猛然抬起头来,“暂时?”他想起了刚刚佘七幺的用词。

“对,暂时。”佘七幺的神情严肃,显然也觉得眼前的事情十分棘手,“因为就在我查阅那份资料的时间里,曾有短暂的几秒钟,电脑上显示出来的资料突然消失了,后来又慢慢地恢复了。”

廖天骄吃了一惊:“那、会不会……以后就消失了?”

佘七幺点点头:“应该会。”

廖天骄脸上泛起一个苦涩的笑容:“那……会不会有一天连我们都不记得他了?”

这次佘七幺却摇摇头:“不会。”

廖天骄吃惊地抬起头看着佘七幺:“如果连我们俩都会忘记,老何钟表店的店主何必寄那块怀表寄给我们?”

“对了,那块怀表!”廖天骄猛然跳起来,到一边桌上取来绒布袋说,“你出门以后,我想再研究一下那块表,所以又打开来看了,结果发现了这个。”他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样东西。

“纸?”佘七幺的眼睛眯了起来,伸手接过那张叠起来的纸片,展开来看,蓦地,他的眼神一变,“这是……”

“白纸。”廖天骄说,“我是无意中把手伸进去才摸到这东西的,奇怪之前倒怀表的时候,它居然没有掉出来,更奇怪的是这上头居然是空白的。”

佘七幺想了想说:“未必以前也是空白的。”

廖天骄说:“其实我也怀疑。”

怀疑那些字都消失了,就像它的主人一样。

“但是也有不对的地方。”廖天骄说,“我一直想不明白老何钟表店的店主为什么会把这样重要的东西通过快递寄给我们,如果这个怀表跟三生石有关,他就不怕途中被人截了吗?他要是留下了线索在纸上,他就不怕被人看去了吗?就算是不会有人中途截停和偷看,他既然可以未卜先知知道自己会被抹去,他怎么就没想过纸上的信息也会被某种力量抹去呢?”

佘七幺低头思索,过了片刻摇了摇头,他也想不通。

廖天骄叹了口气,手里把玩着那只怀表说:“这个表,刚刚我又尝试着感觉了几次,仍然没有在上头感到任何和三生石有关的波动,我是实在不明白这只表有什么作用。”

佘七幺忽然起身说:“准备一下,我们出发吧。”

廖天骄惊讶道:“去哪儿?”

“z市。”

廖天骄眼睛一亮,对,既然坐着想不明白,不如就到现场去看一看。

去一切开始的地方。

有个人影一般的东西突然出现在前方不远处,就连姜世翀都吓了一跳。

已经一天一夜了,他走了不知道多远路,却没有碰到过一个会动的东西,这一下子出现得太突然,他都有些不敢相信。

“呜呜,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混蛋,为什么出不去!”

那个佝偻着的影子不仅看起来像个人,现在还说起了人话。

姜世翀心头一跳,飞奔过去,果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蹲着的男人,姜世翀走过去,轻轻拍了他一下:“宋一杰?”

“哇!”那人吓得一声惨叫,跌坐在地上。那是一个年轻的男性,因为惊吓,嘴唇都几乎没了血色,但是他不是宋一杰。

“你、你是谁?”经过最初的惊吓,这个刚刚还在哭的男人眼睛里面很快升起了戒备。

姜世翀愣了一下,方道:“我是殷北区银杉街道的警察,叫姜世翀。”

“银杉街道的警察?”男子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猛然眼睛亮了起来,“你跟我是一个区的!那你知道这是哪里吗?你能带我出去吗?我已经在这里困了五天……不,六、六天了?”男子好像已经对于时间概念有些模糊。

姜世翀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和刚才不一样,男子这次马上回答道:“我叫李辉,是快达快递公司的快递员。”

快递员?为什么一个快递员也会来到这里?

李辉嘟嘟哝哝道:“最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先是送个快递见到鬼,现在又莫名其妙被困在这连个鬼影子都没的破地方!”或许是因为好容易找到了一个能说话的对象,李辉一下子话就多了起来,而他的嘴唇也渐渐恢复了血色。

姜世翀一愣,血色……他看向自己的右手,这只手目前还保留着色彩,他的皮肤虽然比普通人要白一些、冷一些,但和那种失去了色彩的灰白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姜世翀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感觉,是不是说,只要他的身上还有色彩存在,他就还没被这个世界完全吞噬?他就还有回去的可能?

李辉还在那里继续抱怨:“那个晨星小区13号602室的户主一定有问题,等我出去了,我一定要去找我老家的人,让她尝尝厉害!”

姜世翀的眼皮猛地一跳:“你说什么?”

他本来就不是和善的面相,口气一严肃,顿时又把李辉吓到了,他结结巴巴道:“我、我说那个闹鬼的人家……”

“你说你去给晨星小区13号602室送过快递?”

“是……是的……”

“什么时候的事?”

“就1月3号早上。”

1月3号?那就是他们出发前往肖家村的那一天。

“你送的快递是哪里寄来的还记得吗?”

李辉虽然不明白姜世翀现在的问题,但也知道这大概很重要,迅速回答道:“记得,一辈子都忘不了,z市时隐区钟表镇7号!”

随着他的这句话,眼前的迷雾忽然涌动起来,就如同云海一般,一些迷雾向这一个点集中过去,如同漩涡一般旋转起来。

“这、这怎么回事!”李辉吓得一下子蹦起来,躲到姜世翀身后,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握着脖子上的什么东西。

“你手里的是什么?”姜世翀敏锐地发觉到李辉身上带着什么。

“我老家的护身符!”李辉说。

“你老家?”

李辉点点头:“我老家那一脉都是那一行的,我曾曾曾祖父还是个有点名气的天师呢,这是我们家的祖传宝贝……啊,那是!”

姜世翀猛然看向前方,只见原本疯狂聚集到一起的迷雾忽然又纷纷散去,而在两人眼前出现的乃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小镇,小镇口竖着一块界碑,写着“钟表镇界”四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