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25章 九

第125章九

把小翠留在家中看门,佘七幺和廖天骄迅速收拾起简单的行囊。

没有人知道距离姜世翀彻底回不来还有多久,但是这段时间肯定不会很长。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佘七幺和廖天骄两个人谁都没有心急火燎地直奔z市钟表镇,而是边收拾边仔细商量了很久,因为他们必须确保这不长的一段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能用在刀刃上。

时间紧迫固然可怕,更可怕的却是在这段紧迫的时间中他们所做出每一个决定时必须承受的压力!在这过程中两人所走的任何一步都毫无疑问地直接关系着姜世翀的生死,其中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幸运的是,无论佘七幺还是廖天骄虽然平时看着有些不着调,却都是那种受压越大,头脑越清醒的人。

一个半小时的反复讨论,两人将手中所有知道的线索反复梳理,最后得出了三个结论。

结论一:姜世翀的失踪与冯衢无关。这个结论得出的原因很充分,是时间。

宋一杰是一周前失踪的,姜世翀则是昨晚,恰巧在这段时间里,冯衢根本不可能去操作这件事,因为那正是他败于佘七幺和廖天骄之手,受伤逃遁的时间,佘七幺和廖天骄本人就可以算作冯衢的不在场证明。退一万步讲,就算冯衢没有受伤,要无声无息地“抹去”姜世翀,还是在佘七幺和廖天骄的眼皮底下,那也是不现实的,如果冯衢有这个能力,在肖家村时就不用与佘七幺他们一战,如果他有这个能力,他第一个要抹去的人也不会是姜世翀。那么问题来了,排除掉冯衢,会是谁、用什么方式、为什么要让宋一杰和姜世翀失踪?佘七幺因此提出了第二个结论。

结论二:让宋一杰和姜世翀失踪的力量很可能与三生石碎片有关。

711年前,三生石在玄武与神秘人的争抢中被毁去一半,另一半则被他分为“五加一”形态,其中“加一”部分的石魄先托付给佘家,后落入廖天骄魂魄之中,五份碎片则被未知的玄武部下持有,流落各处。世事变迁,七百年后,五分之一份碎片因为被阴黎用来养伤而受到污染,最终毁于冯衢之手,另一份原本被单宁用来封印灵血髓地穴的则被冯衢从肖家村带走,如此还剩下三份。倘使佘七幺对老何钟表店店主老何的身份推测无误,即老何是佘玄麟留在人间的暗哨,那么他手中掌管着一块碎片的可能性极大。三生石玄妙无比,如果找对方法,动用碎片力量,抹去一个人的存在或许并不是难事。

推论至此,似乎一切通顺合理,但是廖天骄却提出了新的疑问,假使老何手中的三生石碎片已经被冯衢以外的某人夺走,那么对方为何还要追着宋一杰和姜世翀不放呢?第三个结论或者确切点说,第三个疑问就此提出。

结论/疑问三:宋一杰与姜世翀的失踪与宋一杰前来本市求助的目的有关。(?)

这其实是摆在两人眼前最早也是最重要的一条线索,但由于两人牵扯到三生石事件中太深,所以一开始都忽略了这一点。妖神老何的失踪或许是因为有人抢夺他手中碎片后故意毁尸灭迹,那么宋一杰呢?姜世翀呢?

两人都记得姜世翀曾经提过,宋一杰来本市很可能是来求助的,这个讯号很不寻常。按照z市当地网络上的信息来看,老何钟表店店主死亡这件事已经被碎片力量彻底抹去,当地人甚至不记得那里曾经有家店,有那么一个店主,他们的普遍印象是,那是一幢空关已久的废屋,突然有一天有人观察到屋中有响动,报了警,结果警方在屋子里发现了被烧毁的尸骨,从而推断这座屋中曾发生过杀人案。案情虽暂时扑朔迷离,对于z市这样一座二线城市来说,似乎还不到需要特地上s市来求助的地步,那么是什么使得宋一杰特意带上老何的骨殖踏上了来s市的火车?又是为什么,派出所的所长特地下令让姜世翀去接宋一杰呢。

廖天骄看向佘七幺,佘七幺皱着眉头思索良久,最后也会看向他。

“我想到了一个原因。”

“我也想到了一个。”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是的。”

两人同时说出了那两个字:“失踪。”

失踪。老何可能是第一个失踪的,宋一杰却未必是第二个。

根据姜世翀的描述,宋一杰前来求助时的精神状态显而易见的不好,如果考虑姜世翀遭遇的情况,或许在宋一杰到达s市之前,也已经有过几次如同姜世翀一般进入异界的遭遇,而姜世翀僵尸王的身份则在经历过肖家村事件以后,因为他们两人而暴露了,虽然那个暴露是在小范围内的,暴露在妖协、人类修行者联盟还有冯衢等人的视野之中。

“佘七幺……”廖天骄想了又想,始终觉得自己的论证虽然缺乏直接证据却不无可能,“你说z市的某些人会不会已经发现了老何的骨殖不是人类的,所以特地送来本地想要找另一些特定的人确认一下?”

佘七幺阴沉着脸色,鼻子里哼了一声。

廖天骄说:“抹去一个普通人比抹去一个僵尸王肯定要容易很多,碎片抹去jsking花了一星期,”停了停,他补充道,“虽然暂时还是准·抹去状态。但碎片抹去宋一杰的时间也并不短,新闻说钟表店命案是在本月初发生的。”

所以,宋一杰恐怕也不是个普通人!

廖天骄进一步分析道:“假设宋一杰也不是个普通人,那么宋一杰会不会是人类修行者联盟的人呢?”

既然有了莫刘昆这个前例,再来个宋一杰似乎也并不出奇。廖天骄已经隐隐察觉,人类修行者联盟在人界的力量比他想象中只大不小,而他们对于三生石碎片也绝不像无动于衷。

佘七幺和廖天骄两人对看了一眼,彼此心中都是一沉,如果宋一杰真的是修行者联盟的人,姜世翀到底是因为什么被拖下水这可就不好说了。

“看来jsking还是被我们连累了。”廖天骄自责道。

“自责毫无用处,目下只有尽快把他找回来将功补过。”佘七幺说着,伸手在廖天骄肩膀上轻轻捏了一下,经历过肖家村事件后,他越来越习惯于那些亲昵的小动作。

佘七幺问:“你有什么计划吗?”

廖天骄说:“有,把去老何钟表店勘察现场放一放,我想先去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地方。”

廖天骄要去的第一个地方是银杉街道派出所所长王云的办公室,他要用三生石魄赋予他的窥探人因果链的能力看一下王云指派姜世翀接宋一杰的真实原因。

自从肖家村归来后,廖天骄还没有使用过这个能力,力大无穷成了他的新标志,以至于就连佘七幺都忘了他还有这么个金手指。听廖天骄一说,佘七幺赶紧把他送到了王云那,可怜的王所长正在办公,冷不丁地就被天降佘七幺一手刀砍闷了。

“我帮你,动手吧。”佘七幺毫无负罪感地说,却被廖天骄阻止了。

“那个,你休息会,我自己来就行。”廖天骄有种清晰的感觉,在肖家村血肉重组后,他的能力比以前提高了许多,力大无穷只是一种表面现象,他相信自己的内里也发生了变化。

“能行?”佘七幺狐疑地问。

“行。”

“好吧。”佘七幺谨慎地答应了,在一旁给廖天骄护法,五分多钟后,廖天骄就退出了那种入定的状态。

“怎么样?”

“断了。”

“什么?”

“关于这件事的因果链断了。”廖天骄也很吃惊,虽然他目前只看过李青鱼、单宁、方晴晚、方国梁(戚十千)几个人的因果链而已,但是因果链的种类算是见得不少了,他们有的是灰色的死因果链,有的是红色的、绿色的、黄色的星云,但是王云关于宋一杰、z市案件、老何钟表店这几个关键词的因果链却是一团不成形的稀疏的雾气。

“那就是追查不到了?”

“是的。”廖天骄说,“不过我找到了王云和人类修行者联盟有关系的因果链。”

“他也是修行者?不像啊。”佘七幺说。

“不是,他不是修行者联盟的人,只是有关。警局有一个特殊部门都是由莫刘昆这种人组成的,他们通过分布在警察机构中的一些联络员来办事,王云就是底下听令的这么一个联络员,普通人,只知道无条件服从、执行任务,并不知道任务具体内容。”

“他们怎么给他下令。”

“e-mail。”

佘七幺打开王云的电脑,“噼噼啪啪”敲打了一阵键盘,将破解了的邮箱id及密码记在了心里。做完这些,王云这条线暂时没有任何用处了,他问:“接着去哪儿?”

廖天骄报了个地址,佘七幺抓着人“嗖”地飞过去一看,竟然是一条小弄堂。

佘七幺说:“这干什么?”

廖天骄也一副不认识的样子,根据门牌号来回走了一圈才找到一间破破烂烂的老屋子,屋子门口挂着块招牌,说是招牌也就是块木板,上头用油漆刷着大大的“修理”两个字,这是一间钟表修理铺。佘七幺明白了廖天骄的意思,他要了解这块怀表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

带着袖套的老师傅接过怀表看了一眼,似乎颇有点兴味,推了推眼镜,仔细摸索起来,过了一会抬起头说:“押金50块,一星期后来拿。”

廖天骄赔着笑脸问:“师傅,您看这表能现在就修吗,我们可以多出点钱的。”这时候也懒得计较他最缺的钱的问题了。

修表师傅不太高兴地从眼镜上头瞪了瞪眼睛说:“没看我这儿还有那么多活没做嘛,凡事都讲究个先来后到,再说了,修表能是那么简单的事?你以为是那些没技术含量没文化底蕴的电子表啊,换个纽扣电池就行?”

廖天骄被他一番话弹得老远,一下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其实他这么急着看结果,也是因为担心这只表留在修表师傅这会连累他的性命。

佘七幺说:“老师傅您别生气,我媳妇这人就是脾气急点,没有不尊重您的意思。”

修表师傅掏了掏耳朵,觉得自己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怪异的词汇,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佘七幺说:“老师傅,我们是赶着坐飞机回老家过春节,时间紧,实在没办法。您看这表吧,原先是家里长辈送的,不知道怎么坏了,要是回去让长辈知道了,可不是惹得老人家大过年的不开心吗?来找您之前我们也找过好几个修理店了,可是他们那点儿能耐也就能修个电子表什么的,要不是有朋友推荐,我们也找不到您这样的大师跟前来啊,您看您能不能帮帮忙,其他都好说!”

这番话把自己的难处说了,又把那老师傅给拍了一通,老头听完果然脸色舒缓了一些,想了想,他叹口气,把正在做的活计推到一边说:“算了算了,难得年轻人有这个孝心,我就破格给你们看看吧。”说着伸出手,掌心向上。

“啥?”廖天骄问,怎么觉得这姿势那么眼熟呢?

老师傅说:“修理费按正常算以外,再收200加急费。”

廖天骄深深吸了口气,刚想说抢钱啊,没想到佘七幺在他之前就放了两张毛爷爷在老师傅手里。廖天骄愣了一下,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佘七幺付钱,他居然有钱?

佘七幺说:“看什么,佘爷有的是钱!”

廖天骄说:“你过去不是都赖在我身上吗?”

佘七幺说:“你现在连工作都没了,穷成那样,佘爷只好勉为其难包养你了咝。”

廖天骄嘟哝着:“我才不要被包养!”

佘七幺说:“那200块还来咝。”

廖天骄紧紧捂住钱包:“谢佘爷包养!”二话不说就把尊严卖了。

修表师傅又是戴眼镜,又是开仪器,拿出各种工具倒腾了有快四十分钟,然后“咦”了一声。

“怎么了?”廖天骄和佘七幺虽然一直在旁边唧唧咕咕,其实两个人一直没放松警惕,恰恰相反,他们唧唧咕咕的时候始终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为了一块妖骨碎片,宋一杰和姜世翀都失踪了,如果某个神秘力量知道老何还寄了块表给他们,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这块表以前能走?”老师傅问。

“能啊。”佘七幺扯谎不带眨眼睛的,“这块表还是我爷爷留下来的,他老人家可喜欢这块表了,所以一直保存得很好。”

“不可能!”老师傅一拍桌子,显然是不开心了,看着两人的眼神也有点不太对,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块表有什么问题吗?”廖天骄问,“老师傅,我们俩都不懂这种高档老表,但这块表以前确实是走的。”

修表师傅眼尖说:“哎,你手上那个口袋是什么?”

廖天骄愣了一下,随后才想起来自己手里攥着老何钟表修理店装表的绒布袋,赶紧递了过去。

“这是你之前修表的店里的袋子?”

“是啊。”

“那你们最好去找他们理论理论,”老师傅说,“表芯都没了,怎么走?”

“啊?廖天骄愣住了。

“而且这表里的结构,恕老头子无能,看不懂。”老头说着装回去几个零件又盖上后盖说,“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