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26章 十

第126章十

佘七幺和廖天骄瞠目结舌,他们原以为怀表外表看不出名堂,内里或许会有些机巧,谁能想到老何寄过来的还真就是块坏表,而且还坏的那么彻底呢。

没有表芯的表,到底有什么用?

两人对视了一眼,无奈只能对那名修表匠说了声谢谢,然后离开。走的路上,两人经过一条狭窄的过道,过道旁的排水沟里不知道被谁家倒了红烧菜的残渣,酱汁和着油水一路漫过去,染了半条沟的棕褐色,廖天骄看了一眼,突然立定不动了。

佘七幺问他:“怎么了?”

廖天骄却不回答,佘七幺又推了推他,问:“怎么了,这里很脏啊。”

廖天骄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然后说:“没、没什么,我们快去下一个地方。”

廖天骄要去的第三个地方,佘七幺其实已经猜到了,正是宋一杰失踪的高速路加油休息站。在去的一路上,廖天骄就端着那块表翻来覆去地看,嘴里还碎碎念个不停,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佘七幺差点以为他走火入魔了,好在两人到了现场后,廖天骄似乎恢复了正常。

“分头行事。”廖天骄说着,一马当先就奔了出去,看那着急的样,佘七幺还真是有点吃味。

两人很快把周围都兜了个遍却一无所获。休息站里没有人记得宋一杰和姜世翀这样的两个人来过,这里最近也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的事,男厕所更是没有留下任何使用术法的痕迹。

佘七幺疑惑道:“到底是用什么法子把他们俩带走的?”

廖天骄却嘟哝道:“难道我的猜测是对的?”

佘七幺猛地一抬头问:“你到底想到了什么?”

廖天骄却推着他的肩膀说:“走走,先去高铁站坐火车。”然后两个人又去了高铁站,到了那廖天骄立马买了两张车票,到上了车佘七幺才搞清楚原来这班车次正是当日宋一杰从z市坐过来的那一班,只不过会有30分钟的立折时间。

到了车上,廖天骄先是变着法儿跟列车上的服务员攀谈了一会,在确认眼下这列车上的乘务员和1月14日下午从z市来的是同一组人马后,廖天骄又干了回坏事,他让佘七幺弄晕了对方,自己果断切入了对方的因果链。不久,廖天骄退出,佘七幺问他:“怎么样?”

“他们都和宋一杰的事情无关,最近也没有受到这件事的的影响。”廖天骄想了想说,“佘七幺,其实你去派出所的时候,我把整件事情又理了一下,然后刚刚有了一个不靠谱的猜测。”

佘七幺对廖天骄的分析还是有信心的,在过去的事件中,廖天骄的武力表现不咋的,但是头脑表现确实还不错,哪怕过去佘七幺有意隐瞒了他一些事情,他也能通过蛛丝马迹推测出个大概来。

佘七幺说:“你说出来我听听。”

廖天骄犹豫着:“我这个猜测真的很不靠谱的。”

佘七幺说:“靠不靠谱也要说出来佘爷分析了才知道。”

廖天骄说:“好吧,你还记得王鹏飞吧。”

佘七幺点头,他当然记得这个神秘的有巫族人,这个人即便死了,也有着很强的存在感。

廖天骄说:“那你应该也记得王鹏飞说过戚佳妍被污染了,所以他要除去她吧。我以前曾经疑惑过王鹏飞身为有巫族的职责,你看他一面拿着可以克制三生石的碎片肩负着监督三生石碎片有无被滥用的职责,另一面又肩负着在暗中解决被污染的“人”的职责,你不觉得他就一个人,管的事有点多吗?”

“还有,”廖天骄说:“你曾经说过,玄武曾告诉你七百年前那些追杀他的妖神也被污染了,如果放任不管,就会导致一切的灭亡,而你觉得宋一杰和jsking失踪的事和七百年前的事有相似之处。”

佘七幺若有所思,片刻后不太敢置信地抬起头来问:“难道……是污染?”

七百年前,追杀玄武的妖神们形体还存在于世间却被抹去了在三生石上的轨迹;七百年后,戚佳妍、宋一杰等人被扭曲或抹去了在人世的轨迹,在三生石上的痕迹有没有被抹去,目前尚无人知道,但是,或许他们都有一个同样的特征,被污染。

因为接触过“病原体”,所以“被污染”。

因为被污染,所以无声无息地传染、散播,从一个人失踪,到几个人失踪,到一群人失踪,最终,灭亡,而没有接触过“病原体”的人,仍旧过着自己的生活。

佘七幺飞快地伸手摸向自己揣在怀中的绒布口袋,那里头装着的是被他曾经判定为老何妖骨的碎片。不用看,他也记得那碎片的样子,白色的、指甲盖大小、半透光,并不因为是妖骨有着太突出的特点,也根本不像他们曾经见过又被夺走的那件东西。

“七百年后污染戚佳妍的是赝品三生石碎片。”佘七幺说。

那么七百年前污染妖神们的又是什么呢?

七百年前,三生石被毁去了一半,黄泉水倒灌,毁坏的那一半残屑碎渣随着黄泉水不知流往何方。

“老何常年接触三生石,单宁也是。”廖天骄说道,在心里又补充了一句,其实,或许失踪的佘玄麟也是。

七百年前的玄武佘玄麟、七百年后的王鹏飞单宁戚佳妍、还有老何宋一杰姜世翀,或许,这并非毫不相干的两件事或是三件事,或许,自始至终,那就是一件事。

廖天骄看着那块怀表,身体有一些发冷,三生石,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凤皮皮猛然从梦中惊醒,发了一身的冷汗。

木柴在壁炉中燃烧,发出“哔啵”的声音,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热乎乎的木燥香,他花了好一阵子才明白过来自己现在是在哪里,然后才慢慢地找回了时间感。

幸好,已经不是六百年前了。

幸好,他已经长大了。

幸好,他现在有足够的能力自保,不仅能自保,还能复仇!

窗玻璃上突然发出轻轻的叩击声,吓了他一跳,他猛然转过头去,有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那个棱角分明的男人站在阳光下一面轻轻叩击窗玻璃一面喊:“凤凌云。”明明是显得有些凉薄的声音,但是配着他的脸孔看起来,却有种说不出的暖意。

凤皮皮忍不住“嗤”了一声,一个僵尸,能有什么温度呢,但是他却记得自己的手深入对方胸腔中时的感觉,他曾错觉自己摸到了一颗滚烫的心。

“凤凌云,主人找你。”屋子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机械模糊的声音,凤皮皮吓了一跳,回过身才发现灰雾状的小菊不知什么时候悄然出现在了屋内。

凤皮皮厌恶地皱了皱眉,但还是按捺下了情绪说:“好的,我马上过去。”

肖家村事件中,冯衢似乎被廖天骄伤得不轻,凤皮皮虽然跟了他,但与小菊这样的嫡系还是不同,对于冯衢来说,他应该仍然是个外人,并不足完全采信。所以这段时间以来,凤皮皮都没能见到冯衢,每天也没有事情可做,不过好在他也不在意这些,他认为自己和冯衢只是合作关系,他帮冯衢办事,冯衢告诉他仇人的下落。不过对于冯衢为什么会变成一个人类,而且还使用了某个妖的样子,凤皮皮多少也有点好奇。

跟着小菊,凤皮皮第一次来到了冯衢的驻地中心。在来之前,凤皮皮也没想过冯衢身边已经聚集了那么多的妖,有几个甚至是凤皮皮过去都认识的,虽然只是点头之交,但凤皮皮知道他们目前还在妖协走动,换言之,他们要么背叛了妖协,要么从一开始就是冯衢安插的眼线。这些人看到凤皮皮倒也不回避,反而还冲着他笑了笑,这让凤皮皮觉得很意外,难道他们不怕自己将来向妖协检举揭发?

凤皮皮来到大厅的深处,看到冯衢正坐在一张靠椅里看什么东西,身上堆着厚厚的被褥,只露出个脑袋,面色还是苍白,看起来并不是很精神,他的身旁不远处居然立着个次妖神,实力之雄厚令凤皮皮也吃了一惊。如今世上的妖神不多,次妖神也不是很多,凤皮皮大多都知道,所以不由仔细打量了几眼,却发现此人自己并不认识。

对方看到凤皮皮投注过来的眼神,一双赤眼一凛,仿佛下一步就要扑上来,冯衢轻轻扣了扣椅边说:“没事,他是自己人。”那个次妖神这才收回目光,不再管凤皮皮。

冯衢开门见山说:“凤凌云,我有件事要请你去做。”

凤皮皮说:“行,不过你什么时候告诉我那个混蛋的下落?”

冯衢说:“等你帮我办完答应的三件事,我自然会告诉你。”

凤皮皮说:“你好歹给个信儿吧,否则我怎么知道你不是诓我的?我已经为了你背叛了佘七幺他们,我的诚意给了,你们的诚意呢?”

那个赤眼次妖神又要发作,被冯衢伸手拦住了:“赤当,别激动。”

凤皮皮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一愣,赤当?那不是一个不怎么厉害的小妖怪的名字吗?他不由得又看向那个次妖神,从那张阴沉的脸孔上依稀似乎可以窥见一点过去的轮廓痕迹,但是他怎么会成了个次妖神?

凤皮皮越想越不明白,曾经的次妖神变成了人类,而曾经的小妖怪却变成了次妖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衢“呵呵”一笑,似乎看穿了凤皮皮在想什么,他说:“等你办完这件事,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

凤皮皮不信任地看向他,果然冯衢接着说:“不过这样一来,你想知道的那个人的下落就需要再为我办三件事我才能告诉你。”

凤皮皮说:“我说了,我凭什么信你?”

冯衢抬手,冲着凤皮皮扔过来什么,凤皮皮伸手一接,触感是凉凉的硬物,摊开手掌一看,不由脸色大变,几乎是顷刻之间,他身上的杀气层层弥漫开来,赤当接触到了这层杀气,立刻反应以同样的战意,并将冯衢护在了身后。

那是一枚有着金色花纹的小小的坚果,和他幼年时期曾经见过的一模一样。

冯衢虽然被他的杀气压得脸色更苍白了几分,却仍岿然不动地看着他。过了片刻,凤皮皮收敛了杀气道:“行,你说吧,要我做什么?”

冯衢点了点桌上:“我要你到z省z市的时隐区钟表镇7号去一趟,那里藏有一块三生石碎片,请你,替我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