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27章 十一

第127章 十一

姜世翀从雾气里直起身来,对李辉说:“走吧。”

李辉就有种想要抱根柱子什么拒绝的冲动,可惜他身边除了姜世翀的大腿啥也没有,就算想赖在地上不走也缺个能扒住的东西,所以最后只能纠结着表情,在嘴里抗议道:“一、一定要过去吗?”

姜世翀说:“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李辉只好悻悻地站起身来,猫着腰跟做贼一样缀在姜世翀身后,两人一起往那块界碑的方向走去。

钟表镇界。

两人很快来到了界碑前,姜世翀头也不回地迈过了界碑的位置,回头再看李辉,显然又有些犹豫了。姜世翀想了想说:“算了,如果你确实不愿意过去也可以在这里等我,如果有事的话,你喊我名字,我会赶回来。”

李辉一听却马上慌张起来,说:“那、那可不行,万一你来不及赶回来怎么办?”

姜世翀说:“依照这座镇子的大小来看,如果没有人绊住我,不管在什么位置,我应该都能赶得过来。”

李辉却忍不住哀叫道:“大哥,你这不是明摆着说一定赶不及吗!”

李辉这么说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而且那原因显而易见,白色的月光或者也可能是日光下,钟表镇静静地躺卧在一座小山的怀抱之中,镇中此时,“人”来“人”往。

廖天骄看着佘七幺,佘七幺看着窗外。自从得出姜世翀等人失踪可能是因为接触三生石碎片引起的传染病后,佘七幺后半程就一直没说过一句话,廖天骄试着逗了他几次,他都没有回应并且表情严肃。廖天骄现在有点后悔告诉佘七幺他的推论了,佘七幺一直对找回他的祖父抱持希望,但是就他的推论来看,佘玄麟恐怕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这对佘七幺显然是个不小的打击。

廖天骄清了清嗓子说:“佘七幺,放心啦,我们一定能把jskng他们都找回来的。”

佘七幺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廖天骄又说:“那个王鹏飞不是有个克制三生石的碎片吗,如果我们问问玄武大概就能知道那东西哪里来的,只要我们有了那个,事情不就都解决了?”

佘七幺没吭声,他还没告诉廖天骄玄武已经不见了。

廖天骄没辙了,抓耳挠腮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高铁却在这时候减速并很快地停了下来。广播中传来动听的女声,提示到站的乘客带好行李下车。廖天骄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说:“我们先下车吧,老话怎么说来着,车到山前必有路,小爷我就不信咱们解决不了这件事。”

他说这话时声音有点大,惹得几个下车的旅客纷纷侧目,有个年轻女孩子“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把廖天骄窘得满脸通红。廖天骄原本年纪就不算大,加上这样羞涩的样子更显得很有亲和力,那个女孩也是个性格外向的人,便顺口问道:“同学,你也是去z市旅游吗,一个人?”

廖天骄还没来得及回答,背后忽地伸过来一双手一把就将他箍到怀里。佘七幺凶巴巴地瞪着那个姑娘,一脸的不高兴说:“他跟我一起的!”

女孩子愣了一下,随即用手掩着嘴笑出声来,说:“哦哦,没事了,那拜拜。”说着快步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喊自己的同伴,廖天骄依稀听得她在说,“哎,你猜对了耶,后面那两个果然是一对,小攻虽然丑了点,不过那个小受好可爱哦!”

廖天骄泪流满面,心想说你回来啊我才不是什么小受呢,仔细再想想,他现在可不就是个受么,虽然还从来没受过……看来要努力习惯新身份了啊!

车厢里的人走出去大半了,佘七幺却好像还没有要动弹的意思,廖天骄看乘务员已经在那头开始打扫了,便扯扯佘七幺说:“佘七幺,走了,佘……”

佘七幺忽然埋下头,把脑袋枕在廖天骄的肩膀上,狠狠吸了口气说:“我绝不会让你失踪的,更不会忘了你!”说完紧紧抓着廖天骄的手,拖着他大步地走了出去。

廖天骄愣了好久才想明白佘七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在肖家村接触过三生石碎片,甚至他的体内还有一块三生石魄,如果三生石碎片真有什么问题,他也一定会受到影响,可是他这阵子、这些年不是都活得好好的吗,难道说,是他推论错了?还是佘七幺又想到了什么呢?廖天骄就这么疑惑地跟着佘七幺下了车。

高铁站人潮汹涌,两个人顺着人潮找到了公车站,一听说他们俩是想去钟表镇,旁边立刻就有黑车司机高声喊:“拼车钟表镇一个十块,上车马上就可以开了。”

廖天骄和佘七幺莫名其妙地被拉上车,里面已经坐了四个年轻人,都是背包客的打扮。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打量了他们一番,冲他们点点头说:“你们好,我们是f大侦探推理社的。”

廖天骄忙道:“你们好,我们是s市来的。”心里却琢磨着这个推理社是怎么个情况?

戴眼镜的男生说:“你们也去钟表镇……玩啊?”

廖天骄说:“不是,我们去找个人。”

眼镜男旁边一个吃着薯片的小姑娘插嘴道:“找老何嘛,大家都知道的!”

廖天骄和佘七幺都是一惊,互相对看了一眼,还是廖天骄开口问道:“老何?你们说的是……老何钟表修理店的老何?”

小姑娘将薯片咬得“嘎嘣”脆说:“当然了,除了他还有谁!”

廖天骄和佘七幺都糊涂了,廖天骄问:“你们也是去找老何?你们为什么要找老何?”

那几个学生一下子都被问愣了,过了会还是那个戴眼镜的男生开口道:“你们难道不是专程赶去钟表镇解决老何留下的谜题的吗,大家的目的都一样。”

廖天骄更茫然了,说:“什么?什么谜题?”

戴眼镜的男生狐疑地看了两人一眼,最后还是将自己手里的平板递过去说:“你们自己看吧。”

廖天骄道了声谢,将那部平板电脑接过来,只见上头是个论坛页面,论坛模板是一片大雾之中一座若隐若现的小城,城门口一块阴森森的界碑,上头写着“钟表镇界”四个字,版头图则是一个木板拼了一半的临街门面,拆去了门板的另一半隐在一片黑暗之中,看起来阴森森的。廖天骄看得直皱眉头,这个论坛的设计十分让人不适,甚至比之前搜灵剧团的那个主页还要怪。

戴眼镜的男生说:“这个论坛叫时序论坛,是这一阵子才冒出来的,它是个专门为钟表镇事件所设的主题论坛,所以上面所有内容都跟钟表镇事件有关,现在老何谜题的资料和跟进rep也都在上面。”

佘七幺突然开口说:“你们说的钟表镇事件是指老何钟表修理店闹鬼的事?”

戴眼镜男生不满道:“你们这不是知道吗,虽说咱们现在勉强算是竞争对手,但是也不必这么防着人吧。”

另一个声音却突然插了进来道:“不,他们不知道。”

戴眼镜的男生回过头闻言立刻回过投去,嘴里抱怨道:“周理,你怎么这么迟才过来,就等你一个了!”

一个穿着轻便的高个男生说着话爬上车来说:“抱歉抱歉,刚刚路上见人丢了东西,顺手帮了一把。”这男生生得阳光俊朗,颇有点偶像明星的潜质,不过却并非那种病怏怏的小白脸,就算穿着冬装,也能看出应该是个运动健将。

黑车司机点了一下人数,确认没有遗漏后,便将小面包的门一关,坐上驾驶座,不多会,车子就驶上了马路。

“你们好,我叫周理,是f大的学生,这些都是我的同学。”那个男生边解下自己身上的包边对廖天骄和佘七幺打招呼道。

佘七幺不知在想什么,盯着周理深深看着,但是一句话也没说,廖天骄见佘七幺没答话,只得代为出面道:“我叫廖天骄,他……他姓佘,我们俩都是上班族。”

一个刚才一直没说话的文静女孩子放下手里的书,柔声说道:“工作了还特地请假出来跟老何谜题,看来你们也是推理迷啊。”

周理说:“不,他们俩应该还不知道老何谜题的事。”

女孩子一愣说:“咦?”

周理说:“他们刚才不是说了老何修理店闹鬼吗,想来他们得到的消息还是第一版的。”

佘七幺谨慎地问:“老何钟表修理店的案子有后续发展?”

周理说:“当然,否则你们就不会在这里看到我们了。”

廖天骄看向自己手中的平板,答案想必就在这里面。

周理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直接给你们说说吧。”

凤皮皮在空中兜了一个圈,好容易才找到一个隐蔽的角落,落下身去。几乎是下一刻,他的身边就多出了一群人。年轻人们手里拿着地图,背着背包,有的面容严肃地走走看看,有的嘻嘻哈哈,还有的正在高谈阔论。

“以我之见,老何肯定还将那东西藏在屋子里,有句话怎么说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凤皮皮猛地转过头去,却见说话人已经和他的同伴走远了,而那人怎么看也不过只是个普通游客而已。凤皮皮正想着要不要追过去,却听又有人在他脚边喊道:“借过借过!”

凤皮皮一低头,就见一个男人拿着个放大镜正在地上爬来爬去,快碰到凤皮皮时说,“劳驾抬一下腿。”

凤皮皮把脚抬起点,那人便趴在地上,透过放大镜看他脚底下的砖,看了一阵子,摇摇头说:“不对啊,怎么跟我的推测不符,难道老何留下的信息不是这个意思?”然后又自顾自地转往别的地方去了。

又有一个三人组一边走一边聊道:“我看老何很有可能是把东西藏到山里去了,你看,这镇子乃是依山而建,村中有溪,这里头必然是有个风水局,只要懂得寻龙点穴之法,一定能够找到准确位置。”

另一个则说:“就是,把树叶藏在一片树林里,没有比这更好的隐匿办法了!”

凤皮皮越听越是心惊,也顾不上让人瞧见了,纵身跃上了一旁的屋顶放眼望去,这一看却是把他吓了一大跳,只见整座钟表镇中人头攒动,仿佛十一长假期间的最热门景点,就连远处的山里都能见到稀稀落落的人流。各种各样的游人就在这古色古香的小镇中来回穿梭,行迹颇为可疑,镇中某栋屋子门口更是人山人海,几名保安面色疲惫地站岗放哨,旁边还停着一辆警车,看来要不是有这些人在,人们早就已经踏平了那栋屋子。

凤皮皮再抬眼看向那栋屋子,果不其然,屋子的门口挂着一块招牌,上书“老何钟表修理店”七个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凤皮皮彻底茫然了,冯衢让他来这里取一块三生石碎片,他告诉他那块碎片在一个名叫老何的妖族手里,这个妖族十分狡猾,多年来在人间隐姓埋名,东躲西藏,他也是费了一番周折到最近才找到他现在的地址,知道他在z省z市的钟表镇开了一间修理店,所以凤皮皮以为自己要做的就是想办法从那个老妖怪手里把东西抢过来就行,可是现在呢?现在这人人都知道老何,人人都在找老何藏的东西的情况到底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