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29章 十二

第129章十二

佘七幺和廖天骄从小面包上下来,大学生们已经先下车了,先头那个戴眼镜的男生——现在他们已经知道这个人叫做王非凡,再次推了推眼镜问他俩道:“你们真的不跟我们一起走?现在这镇上到处都是人,你们很难订到旅社的。”

廖天骄看了佘七幺一眼,他还在兀自看着周理,这让廖天骄心里多少有些不高兴,不过总算脸上没表现出来,他只是对王非凡客气道:“不了,我们在市里借了酒店,待会就回去的。”

刚刚那个文静的女生周柔不无关心地叮嘱道:“那你们要记得早点走,论坛上说这座小镇晚上八点就关城门了,公车六点停,黑车七点半左右也不会过来拉客了,要是耽搁了,你们可就回不去了。”

廖天骄向她道了谢,回过头对佘七幺说:“走了吧?”

周理刚刚在跟司机结算车款,这时候才收拾好东西大包小包地正往他同伴那里走,经过佘七幺身边的时候,佘七幺忽然开口说了句:“周忠信身体还好吧。”

周理的脚步微微顿了一顿,随后竟回过头来潇洒一笑:“挺好的。”

佘七幺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又松开道:“别让我发现你们搞什么小动作。”

周理却扯了扯嘴角说:“你想多了,来这里是我的私人行为。”

佘七幺冷冷道:“那最好。”

周理点头说:“嗯,我也这么觉得。拜拜啦。”经过廖天骄身边的时候还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加油啊。”然后才大步离开。

廖天骄看看周理又看看佘七幺,问:“他谁?”

佘七幺刚说了个“没谁……”看廖天骄脸色一变,才想起自己答应过以后有什么事都会跟他媳妇明说,这才老实交代道,“唔,其实他是四大世家周家的人。”

廖天骄恍然大悟:“这样啊。”怪不得佘七幺刚刚会一直盯着周理看个不停,也怪不得他总觉得周理身上有什么地方和其他人不太一样,或许因为他现在已经不是个普通人,对于这些修行术数的人也就莫名有了极为敏锐的洞察力。

廖天骄说:“方家、莫家、周家,修行者四大世家已经出现三家了吧。”

佘七幺说:“对,还差袁家。”

廖天骄不由苦笑:“老何这事现在闹腾得这么大,恐怕见到袁家也不会太迟了。”他说着环顾四周,小镇内摩肩接踵,不时有人从他们俩身边蹭过来撞过去的,丝毫没有一点体谅他人空间的意思,“或许他们也在这镇里的什么地方。”

佘七幺也跟着他看向四周,然后点了点头说:“多半。”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照周理所说,钟表镇现在就是个标准的“兵家必争之地”。他说十天前,突然有人在网络上热炒老何钟表店离奇闹鬼事件,声称空屋闹鬼只是伪装,其幕后是有几方势力在争夺一件无价之宝,就连警方都被卷入其中,顿时引起诸多人对这起案子的关注。一周前,网络上又突然出现了一个以钟表镇事件为主题的论坛,一个自称“老何代理人”的神秘人物公开抛出了老何遗留的三大谜题,宣布只要有人能够解开老何谜题,那件稀世珍宝就属于发现者,同时他本人还将附赠一笔酬金。一开始还有人对此将信将疑,但伴随着第一个谜题的解开,一笔不菲的酬金也被打到了当事网友的手中,这一下顿时引爆了所有人的热情。推理爱好者、冒险家、私家侦探、闲着没事干的驴友、大学生、度假的白领,各种各样的人从四面八方涌来,搞得z市警方头大不已,也一下子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炒出了名气,造成了今日这样的盛况。

廖、佘两人根本不用费力寻找,跟着人群很快就来到了老何钟表店的位置,望着那小屋子门前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流和无奈的警察保安,他们俩都颇有点拿捏不定这事该如何处理。

廖天骄踮着脚尖边观察边问佘七幺说:“你觉得这三大谜题真的是老何留下来的吗?”

佘七幺思考了片刻说:“我不知道。谜题既有可能是老何留下来的,如果他想向王鹏飞一样引起某个或某些人的注意,并增加想要夺取三生石的人的障碍;也有可能是其他人留下来的,如果那个人也想要引起某个或某些人的注意,虽然他的目的应该是要让那个或那些人为他带路,找到三生石。”

“你说的某个或某些人是指妖协、人类协会,还是……”廖天骄思索了片刻,然后看向佘七幺,目光灼灼,“你祖父?”

佘七幺的眼神一时间有些复杂,随后才重重点了点头:“嗯,我祖父。”

佘玄麟,七百年前失踪的大妖神,两百多年前他曾经出现在肖家村封印了阴黎并给两百年后遭遇危机的佘七幺和廖天骄留下了神秘的言灵指引。他拥有强大的神力并怀揣诸多秘密,他为追寻三生石当年的真相而去,并想必已经弄清了不少事情,可他现在又在何方呢?他真的会因为老何的死与老何谜题的出现,现身在这个小镇里吗?廖天骄没敢说出来的是,不管真相是佘七幺说的哪一种可能,至少都证明了一件事,就连老何这个佘玄麟留在人间的暗哨如今都不知道佘玄麟去了哪里。

难道他,出事了?

佘七幺忽而眼神一凛,浑身的气场都发生了变化,廖天骄还没来得及问怎么了,自己也马上察觉到了从这小镇某处传来的一股比较熟悉的波动。是的,用波动来形容很确切,因为那就像是海浪打到了你的腿上,或者是微风拂过了你脸庞,是捕捉不到却实质性的,跟着廖天骄就听到佘七幺暴喝一声:“凤凌云!”随之,前方顿时起了一阵**,一条身影“嗖”地穿过人群就往前窜去。

“你在这等我!”佘七幺说完,拔腿就追,廖天骄都没来得及吭声,那个人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周围的人不由得都转过脸来打量他,也有望着佘七幺和凤皮皮消失的方向目瞪口呆的,因为那两个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廖天骄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飞快地把领子翻起来,拎了两人的行礼先钻到一旁的角落去了。因为也不知道佘七幺什么时候会回来,他便决定趁机研究一下老何代理人出的谜题。

被称为“老何谜题”的题目一共有三道,其中第一道已经被山东的一名网友解开,那也是三道谜题中最为简单的一道,是一道文字题,题干为一首诗,内容如下:“《劝惜诗》劝君惜取金缕衣,劝君当惜少年时。爆竹声中一岁除,年年岁岁花不同。”

这是一首简直如同儿戏的“古诗”,从内容看,在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找不到这样的一首诗,但是这首诗里的每一句又似乎都可以从历史上某个朝代中找到相对应的古诗,换言之,这是一首擅自使用前人的作品拼凑、改造的再生物,平仄不顺、对仗离谱、十分滑稽,但是你又确实能从这拼凑中读出一层非常浅显的意思。

先看前两句,来自唐时杜秋娘的《金缕衣》,本是用于劝谏少年人珍惜青春时光的诗歌,所以原诗开首两句即是“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意思是金缕衣虽然重要,但是比起少年时就差得远了啊,而在谜题里却被改成了“劝君惜取金缕衣,劝君当惜少年时”,这就显得很矛盾,如何能够既惜取荣华富贵,又惜取美好时光呢?第三句“爆竹声中一岁除”来自北宋王安石的《元日》,讲的是过年时候的情景,而最后一句“年年岁岁花不同”则改编自唐朝诗人刘希夷《代悲白头翁》中的一句脍炙人口的诗词“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说的是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所以虽然这是一首七拼八凑的怪诗,但从它的标题到它的内容倒确实很明确地指出了一个方向,它在劝说人们珍惜,那么作者劝说大家珍惜的对象是什么呢?

“时间。”廖天骄毫不犹豫地得出了结论。不论是“少年时”还是“一岁除”,说得都是时间及时间的更替。古往今来,时间也确实是人们最急于去挽留却永远也挽留不了的东西,而在这首诗中甚至还指出了一个明确的时间节点——“一岁除”。所谓“一岁除”当然就是指新年,廖天骄想着马上抬腕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日历,今年的农历春节在2月14日,而今天是1月22日,两者之间还隔着二十多天。那么这个时间和老何留下的“宝藏”又有什么关系?

廖天骄又将这短短四行诗读了一遍,最后将目光再次落在了第一、二句上。“劝君惜取金缕衣,劝君当惜少年时”,廖天骄细细一品,读出了其中的递进含义:“我劝说你要珍惜荣华富贵,(所以)我劝说你应当珍惜少年时光。”廖天骄停了停,又由这层含义再去看后面两句,便很快得出了下一层意思:“如果你不珍惜,那么当爆竹声中“一岁除”的时候,便“年年岁岁花不同”了。”

很显然,若将金缕衣指代所谓的老何宝藏,而少年时指代人的青春时光或美好时光,也就是现时,那么这整首怪诗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我劝你珍惜这笔难得的宝藏,因此你需要好好珍惜现在这段时间,等到爆竹声响,新岁旧岁交替的那一刻,“花”就会变得和以前不同了。廖天骄想通了这一层,又去看网上的解答,果然与他推测的毫无二致,网友们也都认为这是老何给大家提出的一条忠告,宝藏一旦过了年就会发生变化,或者是不再停留在原地,或者是有别的什么事端发生。但是相比起单纯寻宝的网友,廖天骄又更多了一份深思,因为他十分清楚地知道,老何留下的所谓宝藏并不是什么金银财宝,而是一枚或者说一大块三生石碎片,而三生石碎片的力量之一便是操控未来。换言之,这是一种跨越时间的可怕力量。或许正是因此,本应年年岁岁花相似的花,在当爆竹声中一岁除后就变得年年岁岁花不同了。如此一来,这个花指的就不该是三生石碎片本身了,那么这到底是一种修辞手法,还是真正另有所指呢?

廖天骄陷入了沉思,就在这时,他的耳朵里听到了轻轻的“扣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