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30章 十三

第130章十三

廖天骄疑惑地转过头去,在他身后不远处是一堵墙,墙的前面是一片杂草,“叩叩”的声音似乎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不太好形容那是什么声音,有一点像有人在用指节叩击墙壁,又有点像高跟鞋踏在路面上形成的声音。“叩叩”、“叩叩”,那声音有规律地、间歇性地响着,仿佛在传递什么密码一样。廖天骄左右环顾了一圈,周围依然还是人来人往,但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了那个声音。

有点古怪啊。

廖天骄想着,并没有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走近,反而是退后了两步端详起那边来。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了廖天骄的关注,那声音更为快速地响了起来,“叩叩”、“叩叩”、“叩叩”,好像一个十七、八的愣头青头一次跟女朋友亲热时候的心跳声。不仅如此,那声音还开始产生了横向的位移,从左到右,停一停,又从右到左,如此反复。

“见鬼了!”廖天骄心想,这光天化日的,难不成是只大耗子在墙里头蹿来蹿去?可是大耗子显然不可能钻到一堵墙的当中去,那么那到底会是个什么玩意?

“嘿!”

正在全神贯注的时候,廖天骄冷不丁被人在肩膀上拍了一下,他再怎么胆儿肥都被吓了一跳,差点没蹿起来。回过头去一看,对上的却是周理那张阳光英俊的脸孔。

“你在这干嘛呢?”

廖天骄长长吐出口气,心里多少有点不乐意,没好气地道:“没干嘛!”

周理挠了挠一头短发,帅气的脸上露出个有点孩子气的歉意表情来,说:“我刚刚吓到你了吗,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这人这么直率坦诚地道歉,倒叫廖天骄觉得自己刚刚有点小题大做了,不管怎么说,这个周家子弟也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孩子,比廖天骄小了好几岁,廖天骄觉得自己跟他一般见识的话,确实是有些掉分子,于是这一次便真心道:“没什么,是我自己出神了而已。”

周理紧了紧背包说:“我们已经安顿好了,正打算去山里看看,晚点再找机会接近老何的屋子,你们呢?”

廖天骄心想这是刺探军情来了呀,便打哈哈道:“我们?我们还没决定呢,那什么谜题也刚拿到手,一点头绪都没有。”

周理说:“哦,那你们要加油啊!”

廖天骄反问他:“怎么,你不怕我们先解开老何谜题啊?”

周理扬起唇角,他笑起来的时候十分地人畜无害,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不怕,解谜这种事就是要有比拼、有竞争,彼此都用上全力才比较有意思不是吗?”他说着,忽然凑近廖天骄耳边道,“对了,偷偷地告诉你,其实我还知道些你不知道的事情。”

廖天骄一愣,下意识地问:“什么事情?”

周理说:“当然不能随便告诉你,想知道可是有条件的。”

“条件?”廖天骄挑起一边眉毛,心想这家伙果然是没安好心。

周理看了看廖天骄,嘿嘿乐道:“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不过,我相信你总会有需要我帮助的一天,因为我知道的事情,和你那位未婚夫有关。”

廖天骄一惊,刚要询问,又自己先停了下来。廖天骄觉得自己是太轻敌了,周理虽然只有二十来岁,确实四大世家的嫡系子弟,这种精英分子从小接受的就是精英教育,周理的城府很可能比他都要深。

廖天骄打定主意不把周理说的话放在心上,周理却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附耳过去说:“念在你我同类的份上,我就先免费提醒你一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轻声吐完这八个字,冲廖天骄挥一挥手,就跟一开始莫名其妙地出现那样又莫名其妙地走了。

“怎么了?”佘七幺的声音传来。

廖天骄抬起头,发现佘七幺是独自一人回来,看来抓捕凤皮皮的事情进行得并不顺利。

注意到廖天骄的眼光,佘七幺不甘心地“啧”了一声说:“给那家伙跑了!”

廖天骄勉强收回思绪说:“嗯,跑了就跑了吧,总有逮回来的机会。”在这一息之间,他已决定将周理的话当成放屁,因此转了个话题道,“不过,既然凤皮皮也出现在这里,那足以证明我们对老何的推测没有错,他的手里的确握有三生石碎片。”

“嗯,而且老何的事情看来也确实与冯衢没有关系了。”佘七幺不甘心地说着,心情显然不太好。

既然不是冯衢,那他们就又多了个敌手,这个至今都未露过面的敌手又会是谁呢?

“对了,我刚刚在那儿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廖天骄说着指了指身后那堵墙,有了佘七幺在身边,他就比较敢接近那个危险的地方了。

佘七幺说:“什么声音?”

廖天骄说:“像是有谁在墙里面叩击,而且那声音是移动的,从这里到那里,来回打转。”他来回比划着,给佘七幺比出一段距离。

“移动?”佘七幺疑惑地看了看那堵墙,然后走过去,试探着将掌心贴在了墙面上。突然之间,有两道黑色柔韧的曲线从佘七幺的手腕之上浮现出来,它们如同藤蔓螺旋缠绕着,顺着佘七幺的手腕、手掌逐渐渗透入墙体之中,过了片刻,佘七幺松开手,那两道曲线也消失不见了。

“没有感到异常。”佘七幺说,退开半步又打量了一番那堵墙,然后蹲下`身,用手细细拨开那些杂草来看。

“是么?”廖天骄也走过来,学佘七幺那样伸手贴在墙面上,但是以他的能力,目前所能感觉到的只有粗糙的墙面而已。廖天骄松开手,歉意地说:“那大概是我听错了,不好意思啊。”

佘七幺却摇摇头:“不会。”

“咦?”廖天骄有点意外。

佘七幺说:“你这个人虽然愚蠢,直觉却一直很敏锐,如果你说听到了,就一定是听到了。”他说着,干脆用掌心贴着地表一寸寸地顺着撸过去。

廖天骄的情绪有点复杂,佘七幺这话说得他又无语、又兴奋,还有点害羞。尽管佘七幺刚刚把话说得很自然,但廖天骄知道说出这种认可对佘七幺来说是极不容易的,这代表着他在佘七幺的眼中已经不仅仅只是个受保护者,佘七幺也开始逐渐接纳他作为并肩战斗的战友的身份,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再高也没有的褒奖。

廖天骄忍不住激动地说:“佘七幺,我、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

佘七幺却头也不回说:“哦,那今儿晚上佘爷要吃涮羊肉火锅在加五斤烤鱼咝咝。”

廖天骄:“……”心想难道这家伙刚才的褒奖难道只是为了骗顿吃的?

佘七幺忽然手一顿,在墙根处仔细地摸索起来,或许是因为杂草太茂盛,他干脆拔掉了一些草,然后拨开泥土,在里面翻了一阵,最后捡起了什么。

廖天骄忍不住走上前去问:“你发现了什么?”

佘七幺却并没有马上回答。

廖天骄有点急了,问:“是什么啊?”

佘七幺转过身来,掌心里托着一样东西。那是一小片好像云母碎片一样的东西,小而薄,半透明地打着卷,在阳光下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彩来。

“这是什么啊?”廖天骄刚想伸手去摸,佘七幺就马上收回了手。

“会碎。”佘七幺对廖天骄解释说。

廖天骄悻悻地收回手问:“这是……云母?贝壳?”

佘七幺摇摇头说:“是蛇蜕。”

“蛇蜕?!”廖天骄惊异道,“还有这样的蛇蜕,看起来像宝石似的,这是什么蛇的蛇蜕啊?”

佘七幺脸上的神情并不轻松,他的表情里有几分不解、几分激动还有几分不知所措。廖天骄很快发现了这一点,谨慎地问:“怎么了?这个蛇蜕有什么问题吗?”

佘七幺思索了一会才点点头说:“有。”他说,“问题很大,这个蛇蜕,只有我们九君山佘家的嫡系子弟才会是这个颜色,而目前所有的嫡系子弟,只有我在外头。”

姜世翀和李辉已经将整个镇子里里外外都跑了一遍,他们两人都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时间,总之不会少于半天,但是这里的一切就像是被固体胶固定住了那样,什么变化也没有。

“这该死的鬼地方!”李辉忍不住低声骂道,在这个灰影憧憧的镇子里,一切都仿佛是镜花水月,触不到、听不到也抓不牢。如果说过去他们是厌恶空城,那么现在他们就是憎恶这座“人”来“人”往的镇子,干脆看不到也就算了,现在这样,反而更显得他们被整个世界所排斥。在这里面呆久了,就会让人产生一种迷失感——迷失于自己究竟是否存在。

“我不走了。”李辉说着,一屁股坐到了某座屋子的门槛上。靠着木板,他抬头望向天空,脸上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姜世翀没有催李辉,他也停下脚步,抬头看向天空。洁白的银月悬挂在天穹之上,满满一轮,不知为何显得特别近也特别大,仿佛伸手就可摘到。

姜世翀抬起手来,他的右手目前还保持着色彩,但是那道黑白分界线已经悄无声息地往下移动了一点,他知道如果他在这里继续呆下去,那道标志消亡的线就会不断、不断地往下移动,直到彻底将他与原先生活的世界隔开,直到他完全属于这个静寂的、虚影憧憧的世界。

姜世翀有一些暴躁,他眼睛里如今变作黑白的血色已经生起了几回又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这是十分危险的!理智上,他很清楚这种时候急躁根本于事无补,但是他向来古井不波的情绪在这个时候又确实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这个可怕的世界!

姜世翀已经察觉到了自己身体里的异变,他正在逐渐失去理性,就仿佛回到他刚刚从地底诞生时那样,不会讲话、不会思考、不懂得任何伦理道德更遑论法律规条,他就如同野生的嗜血兽类一般生存着,浑身长满可以杀人的尖刺。姜世翀不希望自己回到当年的样子,那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自己的样子!

“姜大哥。”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李辉已经改口叫姜世翀大哥,这时候小伙子抬起头来,用一种殷切盼望的语气问道,“你说,我们真的还能走出去吗?”他看着姜世翀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显然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所以急需一个支撑和安慰。

其实李辉的韧性并不差,或者该说他其实比姜世翀更坚韧,因为在姜世翀进到这个世界以前,他已经在空城里呆了五、六天这么久了。然而,明知道李辉是怎么想的,姜世翀斟酌再三却还是回答道:“不知道。”现在的他给不了李辉任何的承诺。

“这样啊。”李辉凄惨地笑了笑,“总算我们俩还能做个伴,否则我大概真的要疯了。”他低下头说,“早知道我当初想尽办法也得让我爷爷教我点法术啊,说不定现在还有出去的机会。”

姜世翀看向李辉,似乎是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后者的脸上带出了一抹平静的笑容。

“你爷爷?”

“嗯,我刚刚不是说我们老家那一脉都是做天师这一行的么,不知道为什么我爷爷就是不让我学这个,明明我曾曾曾祖父当时是老家最厉害的天师,当时还办过一件大事呢!”

“哦?”既然暂时想不到办法,姜世翀也决定沉淀一下自己的思绪,于是他在李辉的身边坐了下来,“办了什么事?”

“好像是说在云游四方的时候抓住了个很厉害的妖怪还是别的什么。”

“妖怪?”

“对啊。”李辉说,“是条蛇妖,还有名字呢,呃,好像叫佘……佘……对了,是叫佘玄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