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31章 十四

第131章十四

既然九君山佘家只有佘七幺一个嫡系子弟在人界,那钟表镇就不该有佘家嫡系子弟才有的蛇蜕,但是钟表镇又确实出现了这种不一样的蛇蜕,那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佘七幺判断错了,要么就是在佘七幺不知道的佘家秘辛里,真有一个流落在外的嫡系子弟。

廖天骄看向佘七幺,后者的脸上带着沉思的表情,一言不发。

廖天骄试探着建议道:“佘七幺,你再仔细看看,会不会这并不是佘家人才有的蛇蜕?”

佘七幺真的依言又仔细将那小小的薄片看了一番,随后摇摇头:“没有弄错,确实是佘家嫡系子弟才有的蛇蜕。”

廖天骄咽了口口水问:“那,会不会你们家真有什么……呃,子弟流落在外头啊?”廖天骄本来想说私生子之类的,话到嘴边又改了口,查案要是查到佘七幺多一个兄弟姊妹什么的,那也是挺惊悚的。不过如果真有这么个流落在外的佘家人,他跟钟表镇事件又有没有关系呢?

佘七幺犹豫了片刻说道:“其实佘家的确是有一个流落在外的嫡系……”

“哦,是谁?”

佘七幺看向廖天骄:“这个人,你也知道。”

“我也知道?”廖天骄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道:“不是吧,你是指佘……你祖父?”

佘七幺点点头:“就我所知的范围,目前在人界活动的佘家子弟只有我,还有他。”佘七幺说到这,面色变得格外严肃起来,他看着掌心中的蛇蜕说,“但是,这片蛇蜕还是不太对劲。”

“不对劲?”

“对,从这片蛇蜕的颜色和质地来看,这个人应该刚刚才成年。”

廖天骄松了口气说:“哦,那就不可能是你祖父啊!”

佘七幺低低“嗯”了一声,但是表情却显然不是那么回事,廖天骄觉得佘七幺似乎已经无比确信这片小小的、不对劲的蛇蜕属于他的祖父,尽管无论从哪条线索来看,这都是不合逻辑的。廖天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佘七幺他太想找到他的祖父,所以才会这么想,与佘七幺不同的是,他反而是有点怕那位素未谋面的大妖神的。佘玄麟神秘、强大、从未现身却似乎无所不在,廖天骄总觉得自己并不太想与那尊大神打交道。

佘七幺将那片蛇蜕小心收好,随后像是不经意地问廖天骄道:“刚刚你们说什么了?”

“什么?”廖天骄还兀自沉浸在思索里,被佘七幺这冷不丁的问题问得一愣,下意识地反问道,“什么说什么了?”

佘七幺的小细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看起来不甚愉快的样子说:“就刚刚,周家那个小子同你说什么了?”

廖天骄简直无语了,他还以为佘七幺刚才不提这档子事是因为没看到呢,怎么原来是要秋后算账啊?当然周理说的话,他可不能如实跟佘七幺说,什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类的,佘七幺听了还不得生气?

廖天骄想了一下说:“他无聊吧,所以跑来刺激我们。”

“哦?”

“他说让我们加油解开老何谜题,这样才够资格做他的对手。”

佘七幺冷冷笑了笑说:“就凭他也配?”不过他还是正了正面色对廖天骄说,“蠢媳妇,你以后看到他们周家的人要记得躲远点。”

廖天骄想说我不叫蠢媳妇,我有名字,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跟佘七幺这种小孩子争这种小事的好,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比佘七幺成熟多了,对此他还颇有点自豪。廖天骄说:“为什么?”

佘七幺说:“方、莫、周、袁四大世家本来以方家为首,自从方家那位老太太升天以后,方家的势力慢慢颓败,莫家位处西南,有自己一套行事规则,袁家是四大家中实力最弱的一家,存在感比较薄弱,只有周家,这些年来一直想要取代方家的地位,野心很大,动作很多,对于妖、鬼,也是最为手段毒辣的一派。过去妖协没跟他们少起冲突,这一家的人,能不沾边尽量远着点。”

廖天骄心想这就对了,周理给他的感觉就是年纪轻轻已经颇有城府,一个人的家教是他性格、气质养成的最直接的熔炉,从他身上也能看出周家确实是不太寻常。所以廖天骄很认真地回答佘七幺说:“嗯,我知道了,我会注意小心的!”

廖天骄答得这么爽快,佘七幺反而倒是愣了一下,嘀咕着说:“你这次怎么这么听话啊咝?”

廖天骄说:“什么啊,我一向不都是这样,只要有理,我就都听。”

佘七幺还在那嘀咕说:“我怎么没觉得啊,就你那小孩子脾气,难搞得很。”

廖天骄没听清楚说:“什么?”

佘七幺赶紧收了口说:“没什么,我说周家那小子虽然年纪轻,但是估计难搞得很。”

廖天骄半信半疑地看了佘七幺几眼,才说:“其实他难不难搞目前跟我们关系不大啊,我们本来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老何谜题,而是为了救出jsking啊!”

虽然现在知道老何手里很可能有一块三生石碎片,这属于突发事件,但是就紧急度来看,救出姜世翀显然还是佘、廖两人目前最迫在眉睫的任务。毕竟三生石碎片在何处现在他们还毫无头绪,敌手也尚且隐在暗处,但是姜世翀那边却谁也不知道还能等多久。

佘七幺看了一眼依然被人山人海被包围着的老何钟表修理铺后说:“我们先去市公安局跑一趟,晚上再过来。”

而被两人牵挂着的姜世翀呆了老半天,这时候才回过神来。

“你、你说什么?”姜世翀虽然不善言辞,但是犯结巴病却是好几百年都没有过的了,“你说你曾曾曾祖父……抓抓……抓过一只蛇妖叫佘、佘、佘……”

“叫佘玄麟!”李辉被姜世翀结巴得难受死了,赶紧接嘴道,“我们老家祠堂里树着的碑上有写。你别看我们家乡很偏僻又穷,我们李家在我们那儿可算是大户,我老家祠堂里供着列祖列宗的神主位还有祖上的光荣事迹,我曾曾曾祖父那块碑是最大的一块。”

姜世翀好容易定下神来说:“那是多久前的事,具体是怎样的,你知道多少,快说给我听!”

李辉被他的态度搞得莫名其妙,不过这时候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难得可以炫耀一下自己祖上的光辉历史便一五一十地说起来。

这事发生在一百八十年前,那时候李辉的曾曾曾祖父李岄是远近闻名的天师,因为一次抓鬼的因缘际遇,认识了一个同行的朋友。这个人颇有能耐,并且品行高洁,谈吐出众,李岄与之一见如故,很快结为莫逆之交。

那时候正是清朝道光年间,神州大地虽还未至水深火热,时局却也已经有了群魔乱舞之像。一般人不知道,每当天地大变,国运交替之时常会有邪灵妖魅纷纷出巢作祟,李岄感伤时事,凭着一腔热血,遂与那位友人一同行走四海,誓要澄清宇内,降妖除魔。

两人当时一路联手,办了不少好事,不仅降妖除魔,遇见凶徒也从不手软,因此走了一路,得了不少侠名,这一日到了z省地界,听说此地有个叫更漏镇的地方,镇里有妖邪作祟。民间传言说,不知从何处来了一条蛇妖,盘踞在镇中,不肯离去。更漏镇的镇民都被他摄了心智,成了他的走狗,远近但凡有经过更漏镇附近的人,也都会被那蛇妖骗去吃了。官府曾经请了附近的道士和尚来捉拿蛇妖,却都败下阵来,反而平白送了蛇妖几个好用的手下。

李岄一听顿时怒从中来,当下就决定要和朋友一起将那条蛇妖斩于宝剑之下。他的朋友也赞成李岄的想法,但是那位朋友说,这条蛇妖恐怕不是易与之辈,他们需要多做准备,再行擒拿,而他决定亲自出面去请几位以前结交的同行,大家一起出谋划策,合力降服那条蛇妖。在交代了李岄不要轻举妄动之后,那个朋友就上路了。

然而,不知是什么原因,那个朋友一去就是一个月没有只言片语传回。李岄独自在附近镇上等待,每天听闻更漏镇的事情,越听就越是心焦。

修行之人多半不拘尘世礼节习俗,云游四方三年五载不见回也是常事,李岄猜测他的朋友是没能找到那几位同道,所以耽搁在了路上,而他又实在等不下去了,于是在某天终于决定自己只身前往更漏镇捉拿蛇妖。

“你祖父是一个人去的?”姜世翀惊讶地问道。他既已知道佘玄麟是佘七幺的祖父,九君山佘家曾经的当家,妖界当时最负盛名的大妖神之一,便确信普通的人类天师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即便是四大世家的掌门出面,恐怕也占不到什么便宜,更何况李岄看来并不是什么家学深厚的道门中人。

李辉兴冲冲地说:“你听我说下去啊。”刚刚紧张的情绪反倒是跑了。

李岄因为等不及,就修书一封,差了使令给他的朋友送去,信里说他实在不忍附近百姓受苦,是以打算只身入虎穴,当然也写了如果君见信还望速速赶来,以及如若李某遭遇不测,请代为照料一家老小之类的言辞。李岄做完准备后,就独自前往更漏镇。

“碑上说,那更漏镇附近人烟荒芜,十室九空,越是靠近便越是荒凉,我曾曾曾祖父到得那小镇附近,但见一块界碑,上书‘更漏镇界’四字,镇子周围却是一片白茫茫迷雾,根本看不清镇里面貌。”李辉正说在兴头上,所以并未留意到自己说了什么,而姜世翀听到这里却不由得愣住了。

白茫茫一片迷雾包围的小镇,难道不正是他们目前身处的钟表镇?而钟表与更漏,又岂不正是古今计时的两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