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32章 十五

第132章十五

见廖天骄脱身出来却不说话,佘七幺便上前一步问道:“怎样?”

廖天骄摇了摇头说:“找不到关于宋一杰的任何信息。”

佘七幺说:“那就是跟小姜的顶头上司一样,这部分信息被三生石的力量洗掉了吧。”

廖天骄低头想了会,抬起头来说:“我觉得不是。”

佘七幺疑惑地看着他:“什么?”

廖天骄说:“和王所不同,这里公安局中相关人员的因果链并没有不正常断裂、缺失的现象,只是个别区域有点不对劲。”

佘七幺问:“什么事有点不对劲?”

廖天骄说:“我说不上来。那些区域的内容都是一些非常普通的日常工作内容,我能够进去,也能够看得清楚,我找不到那里存在的实际问题,但是我就是觉得那里好像不太对。”

佘七幺想了想说:“我问你,你觉得不对劲的那几块区域有没有提示时间的东西。”

“有。”廖天骄很果断地回答道,“我特意留意了一下,有一个人的因果链片段里刚好显示出他桌子上的壁纸主题是庆贺元旦,所以估计片段时间就是老何钟表案发生期间,也就是在十二月底一月初那阵子。”

佘七幺点点头说:“那么你有没有对比验证过,这个人的因果链片段里出现的其他人物在相同的时间段中,他们自己的因果链中又发生了什么?”

廖天骄一愣,马上说:“我再进去看看。”说完赶紧又闭上了眼睛,很快进入了那种超脱的状态。

佘七幺看着廖天骄一动不动的身形,还有他额头渗出的因为劳累形成的细密汗珠,忍不住有点心疼他。廖天骄一直在努力让自己成长,因为想要帮助他,但佘七幺觉得让廖天骄这么累,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自己的能力不足。因为他的能力不足,所以他们事事落于人后,还几次三番遇上危险,在肖家村,廖天骄甚至差一点就被冯衢害死了。佘七幺如今每次想到那一段,心里就会翻江倒海地难受。正是因为能力不足,他曾经以为不让廖天骄知道内情,不暴露廖天骄的存在,他就不会被卷入其中,但事实是那也不过是他的自以为是罢了,树欲静而风不止,何况廖天骄的存在和他与三生石的联系似乎是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被泄露出去。

佘七幺忽地一愣,是啊,廖天骄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时候,由谁、经由什么渠道走漏出去的呢?继而他又想到了在钟表镇发现的那块年轻的蛇蜕,出于一种说不上来的直觉,或许是血亲关系吧,佘七幺坚定地相信那是来自他祖父佘玄麟的遗蜕,然而从蛇蜕的年纪上来看,这显然又是不正确的。佘七幺忍不住想,祖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真的能够将这一切事情都圆满处理好吗?

廖天骄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快两个小时,他显然是疲劳过度了,所以起身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已经收拾好心情的佘七幺赶紧伸手扶住他说:“你先休息会吧。”他们两人为了姜世翀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加上廖天骄这阵子身体发生了变化,还在适应的过程中,所以他的负担要比佘七幺更大。

“没关系,我没什么,jsking等不了。”廖天骄急切地说,“我们边走边说,这里已经没有什么调查价值了。”

佘七幺问:“那我们现在?”

“去市人民医院。”

尽管莫名其妙,佘七幺还是迅速找到了市人民医院的地址,和廖天骄一起赶过去。

路上,廖天骄整理了一下思路终于开口说:“按照你所说的,我刚刚再次确认过了,那些片段彼此之间的内容是相容的,但是所有的片段都有一种不协调的、有问题的感觉。”他想了下,调整措辞道,“我觉得是这样的,在那些片段里应该还有一个人,但是这个人在所有人的记忆里都不存在了,这便导致那些有他在的场景产生了一种微妙的违和感。”

佘七幺说:“会不会是宋一杰?那他的信息还是被三生石抹去了吧,可是因果链怎么没有显示?”

廖天骄说:“我一开始也以为宋一杰还是被三生石碎片抹去了存在,只是由于某种原因,因果链出了岔子,没有显示出来,但是又多对比了一阵子以后,我觉得事情可能不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当时jsking怎么说宋一杰来本市的原因吗?”

佘七幺说:“记得,他说宋一杰带着重要证物来本市寻求帮助,但是他很疑惑,有什么物证鉴定是z市无法处理而要到本市来寻求帮助的,所以后来我们根据王所的邮件推测宋一杰是人类修行者联盟的人,是为了三生石碎片的事情来向这边协会里的重要人物求救的。”

廖天骄说:“对,据此我们还怀疑jsking被卷入其中是因为修行者联盟的人希望借由我们的手找到三生石碎片,并且对付冯衢那群人。”

“是啊。”

“但是这样一来,周理的出现就不对了不是吗?”

佘七幺一愣,的确,如果人类修行者联盟想要借刀杀人,以联盟四大家嫡系子弟的身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两人眼前的周理便有些奇怪了,他们更应该躲在暗处,伺机坐收渔翁之利才对,而不应当贸然跳到台前暴露自己。

佘七幺说:“难道我们想错了,宋一杰并不是修行者联盟的人?”那他会是谁呢?

廖天骄说:“关于他的身份,我有另一种猜测,所以我特地又查了查后续的因果链,结果发现z市公安局根本就没有派出人去向我们那的公安局求救。”

佘七幺皱起眉头:“那么王所收到的那封邮件或许也不是发自修行者联盟的了。”

廖天骄说:“对,或许我们从一开始就推测错了,宋一杰不仅不是人类修行者联盟的人,或许,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正因为宋一杰不是一个人,所以他虽然存在因果链中,却无法被看到,但是无论是妖还是鬼,他们都置身于轮回因果之中,因果链中看不到的宋一杰会是个什么呢?

廖天骄忽而停下脚步,两人眼前出现的正是z市人民医院宏伟的住院部大楼,他指着大楼说:“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们也被骗了。老何钟表店的案子在这儿是结案状态,因为老何根本没死,他现在就住在这家医院里。”

李辉的故事还在继续,他说:“我曾曾曾祖父看到那白茫茫雾气包围的小镇当时心里多少也有些发怵,但到底是年少气盛,又想着要除魔卫道,便怀揣一腔正气迈入了那界碑之后。当是时,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人仿佛从高处重重坠落。他忍不住闭上眼睛,念起清心咒诀,等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镇中。”

李岄大吃一惊,原来那镇中与镇外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场景。外界传言镇内被蛇妖所踞,镇民或有被吸食精气而死的,或有被摄了心神成为行尸走肉的,想必是一派地狱景象,而当时呈现在李岄眼前的却是座再平常不过的山居小镇。镇中有民户三十余,镇内房屋井然有序,百姓来往自如,一派祥和惬意。

这情景若是叫别人看见了怕是会着了道儿,可李岄毕竟是一代天师,他料想自己可能是着了那蛇妖的道,迷了心智,看到了幻境,遂闭上凡眼,试图打开天眼再来观察四周动静。奇怪的是,由他那天眼看来,这镇中似乎也并无古怪,只有镇内某间宅子里好像有不明灵气流动。李岄心知此时他孤身闯阵,切不可冒进,遂打算先找一处地方落脚。他来到镇中一家客栈,要了间房落了脚头。

李岄这一路上行来,有不少镇里人都见到了他却并不惊慌,反而友善地向他打起招呼。客栈的店小二听李岄说了外界传闻,也是哈哈大笑,告诉他那只是对外故意散播出去的假消息。原来这几年时局不太平,盗匪横行,又多有贪官污吏肆虐乡邻,普通百姓生活十分不易,更漏镇民亦是挣扎求生。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不知怎么回事,前年镇中忽然起了怪病,家家户户皆有人染病。这病十分奇怪,染上之人先是身体虚弱,跟着渐渐失了血色,再往后就是化作一滩死灰,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当时镇中人心惶惶,不少人想要背井离乡,更漏镇几乎就要垮了。谁知镇中突然来了个神人,他得知镇里的情况后,果断开坛做法,在镇子周围布下结界,又制药施与那些得病之人,很快,所有人都好了起来,镇子也回复了生机。镇民们感谢神人,纷纷求他留下,神人见大家执意挽留,便也在镇里住了下来。这些年来,他除了偶尔云游四方,平日里就帮助镇民开田垦荒,修桥铺路,治病救人,为更漏镇镇民做了不少好事,大家都十分尊敬他,是以称呼他为佘先生,而那个佘先生如今正住在李岄适才用天眼观望之时觉得有异的屋子中。

李岄听了小二的话,心道那佘先生多半就是之前传言的蛇妖,但这蛇妖究竟是善是恶,恐怕还要他亲自出面确认了。于是当晚二更,李岄便整了行装,偷偷潜入了蛇妖的宅子。当夜正是月黑风高,李岄见宅中某间屋内亮着灯火,便偷偷潜去,舔了窗户纸往内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只见屋内堆满金银珠宝珍珠玛瑙,一名长发黑衣男子正在那些珠宝之间游弋来去。说他是游弋来去,是因为那男子并不像人一般是一步一个脚印,而是宛如浑身没有骨头一般,在地上蜿蜒游走。李岄看得分明,那男子下半身的衣摆中赫然伸出一条蛇尾,墨黑的鳞片宛如乌金打造,在夜明珠光下片片光滑发亮。更叫李岄吃惊的是,那男子偶尔转过头来,那眉眼、相貌,不是李岄那失踪一月有余的朋友又是谁?

李岄大惊之下不由得惊呼出声,结果引起了那男子的注意。他只得匆匆逃出宅邸,想要从长计议,然而整个镇子在这一刻似乎都变得不对劲了。李岄只见得一扇扇门在他眼前无声无息打开,然后是一道道灰白的影子飘了出来。所有人,包括李岄见过的和没见过的,都变成了苍白的游魂,他们面无表情地站满了街道,僵直地动作着寻找李岄的所在。

李岄在镇内四处奔逃,虽然还未曾被抓住,却也渐渐觉得力有不逮,他知道自己这次恐怕是要凶多吉少了。一念至此,李岄反而不怕了,他想着自己一世人一腔热血,为的就是降妖除魔,不由得豪情顿起,抓了宝剑,不仅不逃,反而杀回了蛇妖的巢穴。

说来大概也是凑巧,李岄惊动了蛇妖,蛇妖大概是出门追捕他,所以这时候反而不在家中,李岄便大着胆子在蛇妖的宅子里兜转起来,结果误动了一个机关,一脚踩空,栽进了个地窖之中。李岄在浑浑噩噩之中,见到他那朋友坐在一个阴暗角落里看着他。和镇里的其他人一样,他的朋友也变成了苍白的一缕幽魂,只有那双眼睛里还有些过往的神采。

他朋友张开嘴,蠕动着嘴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给李岄听,但是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李岄只能勉强根据他的唇形看出他的意思,朋友说他出门找的朋友被蛇妖控制了,他被朋友骗来了此处被蛇妖所杀,魂魄也被蛇妖控制,说整个更漏镇里都没有活人就连前年的传染病也是蛇妖的所为,目的就是盘踞这座镇子,因为镇子里有神穴,于修行有益,还说不是不能除掉蛇妖,在神穴之中有不世神兵,可以斩妖灭魔,捍卫正气。

之后李辉的故事便走了个常规的民间小说路子,李岄在朋友亡灵的指引下,孤身潜入神穴,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起出了神兵,他用这神兵破了蛇妖的法术,斩下了蛇妖的头颅。蛇妖死得不甘,于是头颅化作了镇后的不平山,永远瞪视着更漏镇,蛇身则盘做了镇底下的地下暗河流道,永远将镇子缠绕其中。李岄知道蛇妖死得忿忿,恐其死后作乱,杀了蛇妖后又做法用神兵将其封印,所以那神兵至今还在更漏镇某处,而他自己则将寻找神兵的钥匙带回了老家,从此以后,无人知道那钥匙存在了何处。

李辉的故事讲完了,姜世翀却一直没回过神来。或许是渐渐也意识到了自己说的内容和两人现在的处境有着丝丝缕缕的交叉,李辉自己说到后来也有些惴惴不安起来,声音都越来越小。

“姜大哥,你说我们会不会……”

姜世翀忽而站起身来说:“走,我们去老何钟表店看看。”

如果这两个故事是一致的,那么老何钟表店也就可能是当年的蛇妖宅邸,既然李岄能够从蛇妖宅邸中找到出路,他们或许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