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35章 十八

第135章十八

暮色之中,佘七幺站得笔直,背脊挺起,犹如一杆标枪,胸膛却急剧起伏,显示他正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廖天骄试探着说:“佘七幺,那个,传说里的佘真人未必就是你祖父……”

佘七幺却一伸手打断了他:“是我祖父,不会错。”

廖天骄摸不透佘七幺的意思,只好说:“呃,那、那个传说,搞不好有虚构的成分,你别太当真啊。”

佘七幺却马上自昏暗中投过来一道犀利的眼神,愤怒地说道:“不是有虚构的成分,那根本就是则谎言!”

廖天骄赶紧住了嘴,他能理解佘七幺对他祖父的崇拜之情,如果换成他的长辈被人这么编派,他也不会高兴。

佘七幺却轻轻“嗤”了一声,道:“怎么,你当我是意气用事?”

廖天骄赶紧摇头:“没没没,我没那么想。”心想这下好了,炸毛还能顺着撸,炸鳞怎么办,他能不能顺利安抚下来啊?

佘七幺却突地伸手过来,狠狠地、重重地捏了廖天骄的脸一下。廖天骄“嗷”的一声叫出来,捂着脸说:“你你你干嘛又捏我脸!”他都不是廖萌萌了,这家伙怎么还保留着这个习惯啊!

佘七幺说:“你一定以为我从小崇拜我祖父,又因为血缘关系,所以一听到有人说他坏话就失去了理智,无法保持冷静,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倒向他那一方对不对?”

廖天骄不敢承认,但心里确实是那么想的,最后只好傻笑:“呵呵。”

佘七幺看了他一眼说:“嘴上说呵呵就是心里在说傻`逼。”

廖天骄简直心累,赶紧解释道:“我没、我真没!”

佘七幺双手插在大衣兜里,把眼神投射向远处,但那眼神并不是茫然、痛苦或是充满愤怒的,廖天骄这时候才发现,佘七幺的眼神是一种冷静的、沉稳的眼神,他明亮、清澈又美丽的红色眼眸在光影下闪烁着瑰丽的光彩,这代表着佘七幺或许真的没有气昏了头。

佘七幺说:“这则故事是个谎言,我敢这么断言,不是因为我是佘玄麟的孙子,而是因为这则故事里不合逻辑的地方太多了。”

“不合逻辑?”廖天骄刚刚自己先看了一遍,给佘七幺又说了一遍,还没有觉出哪里有什么不对劲。

佘七幺说:“你把这个故事再复一遍,看它讲了什么。”

廖天骄觉得这时候对佘七幺百依百顺比较好,所以赶紧又仔细往回思考。过了会,他总结道:“这个故事里统共讲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是说更漏镇附近有宝藏,佘真人就是冲着这宝藏才来了更漏镇;第二件事是说佘真人控制了整个更漏镇,只有吴某不知何故未被控制,就是吴某引来了杀佘真人的人,所以尘埃落定后,吴家人不得不背井离乡;第三件事是说天师李岄重修了更漏镇,封印了佘真人和宝藏,带走了开阵的钥匙。”

佘七幺问:“宝藏是什么?吴家人是谁?”

廖天骄说:“如果结合我们现在知道的事情,宝藏应该就是三生石碎片,吴家人……”廖天骄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很可能是老何的祖先。”这样一来就能够解释很多事情,包括在医院里的老何为什么会是个人类而非妖,老何寄出的妖骨来自何处(佘玄麟),钟表镇里为什么会有蛇蜕(佘玄麟的?),而这也是廖天骄带着佘七幺现在来到此处的原因——因为李岄当年为了封印佘玄麟曾经对整个镇子重新做过规划和改变,如果他没猜错,老何修理店现在在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年老何家的祖屋在哪,而这可能与老何(吴)一家未被控制有关。

廖天骄想完这一串后抬起头才发现刚刚佘七幺竟然一直在盯着他看,然后猛然意识到自己刚刚是在脑子里完成了一连串佐证佘玄麟不是个好人的推理,顿时有种光天化日被抓包的感觉,尴尬极了。

佘七幺看着廖天骄的眼神却有点复杂,过了会才叹了口气,难得的并未发火,只是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廖天骄赶紧道:“我我我……我没……”

佘七幺说:“不用解释了,我会读心术。”

廖天骄顿时睁大眼睛:“你怎么可以这样!”随后马上意识到佘七幺似乎是在……诓他。

佘七幺伸手用力撸了把脸,看起来莫名地有点疲惫,随后他才说道:“你对我祖父已经产生一些既定印象了,和那些人一样。”

廖天骄本来想说没有,但是他说不出口,因为他确实已经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妖神产生了一些不好的怀疑。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因为七百年前的事件中,佘玄麟亲手抓获了最好的朋友玄武后莫名失踪?是因为单宁事件中,佘玄麟所展现出的那种跨越时间的智慧和力量?还是因为这几百年来,佘玄麟明明杳无音讯,却对包括佘七幺在内的人、事、物那可怕的影响力?原因似乎非常复杂又其实十分简单,有的时候,人们害怕另一个“人”,并不一定是因为他邪恶,或许正是因为他太强大,妖协那些人或许也是这样。

佘七幺说:“不管怎样,我信任我的祖父,哪怕所有人都不相信他,所有人都不再找他、忘了他,但我绝对不会!”

廖天骄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咽了下去。

佘七幺自己又把话题兜了回来说:“我现在告诉你这则故事的错误,或许该说刻意的误导在哪里。第一,如果更漏镇附近的宝藏是三生石,那么我祖父出现在更漏镇就不可能是为了自己。你还记得单宁事件中那口灵骨井吗,记得那些灵血髓吗,我祖父能够用三生石碎片封印那种地穴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根本不贪三生石那玩意!”

廖天骄被佘七幺语气里的森然冷意吓了一跳,但马上明白过来,佘七幺说得是对的,因为佘七幺说的事他都亲身经历过,只要更漏镇附近的宝藏的确是三生石碎片,那么至少在理论上,以此来推断佘玄麟来到更漏镇的动机是封印它并没有错。

“对不起。”廖天骄发现了自己的错误,认真地低声道歉。

佘七幺却摇摇头:“第二,故事里提到了我祖父住在镇上后曾经在镇上下过一个禁制,故事里说他是杀了更漏镇的人控制了他们,但是故事里又同时提到,在我祖父来了以后,镇上产生的变化,你还记得里面是怎么说的吗?”

佘真人住下来以后,更漏镇发生了什么变化呢?廖天骄迅速回想了一下,荒了的农田长出了植物,干涸的溪流有了水源,就连本来遍地四散的瘟疫也被他所治好,只要不走出镇子,更漏镇里的人其实过着的是桃花源一般的生活。

廖天骄说:“镇民的日子比以前好过。”

佘七幺点点头说:“你再回想一下故事里最初提到的吴某遇劫的事情,一群流民,莫名其妙诈了尸,在更漏镇附近杀人,还要生吃吴某孩子的心,你觉得这正常吗?”

廖天骄说:“他们不是魔物吗?”

佘七幺说:“你不知道,魔物的出生也是要看天时地利机缘的,没那么容易变,更何况在那之前,他们不过是普通人类的死尸。”

廖天骄抓到了佘七幺话里的意思,他想了一下,惊讶道:“难道和三生石,不,和那种地穴有关?”曾经在肖家村的回忆令廖天骄一下子做出了判断,肖家村的人由于灵骨井中灵血髓的影响,虽然能够长命百岁,但是却失去了人性中善的那部分,变得如同恶魔一样。想到这,廖天骄不由愣了一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难道这里也有一口灵骨井,一个地穴?

佘七幺猜到了廖天骄的想法,点点头说:“有一定的可能,而且我猜测,这才是更漏镇中起的所谓瘟疫的真正原因。”也就是说,佘玄麟其实是救了更漏镇的镇民。

廖天骄不由松了口气,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好了,他也不想怀疑佘七幺的祖父,但是随即他又想到不管佘玄麟出于好意还是恶意,最后他在故事里是被李岄封印了的,这个李岄会是何方神圣,有什么能力来封印佘玄麟这样的大妖神呢?

佘七幺说:“这个故事还有一个悖逆逻辑的地方,你应该也想到了,那就是李岄。我们佘家虽然是妖神一门,但是因为身份地位的关系,和你们人类修行者联盟其实一直保持着联系,妖神界的动向你们人类修行者知道,你们人类中如果出了厉害的天师,我们也不会不知道,就是这样,我从来没听说过一个叫做李岄的天师,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能力单枪匹马打赢我祖父?”

廖天骄也觉得这是整个故事里最不可思议的地方,但是故事里就是这么写的。

“还有,”佘七幺说,“有个细节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故事里说吴某遇到了李岄,然后告诉他镇子里来了一个佘真人,当时他留了个心眼,并没有直接说出对我祖父的怀疑,而那个李岄去看了一眼后,回来便显得忧心忡忡,开始向吴某打听我祖父的前尘过往和近日异常,你觉得这合乎逻辑吗?”

的确,这里有违和感。当时光天化日,佘玄麟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害人的举动,相反,他正在义诊,那么是什么导致李岄只是去看了一眼,回来后便动了过问的心思呢?那一眼,他又到底看出了什么,以至于他走上了与佘玄麟斗的道路?然而,这一切现在没有人可以回答他们。

佘七幺说:“另外一个疑点是老何,假设老何真的是个人类,是吴家的后人,在吴家举家改名换姓搬迁那么多年后,他为什么又回到了钟表镇上,又为什么特地寄了一封信给你?”

“这……”也许老何是发现被封印的佘玄麟有脱身的迹象,所以想要引自己过来帮忙?是的,三生石碎片可以封印灵血髓地穴,而他的身体里有三生石魄,在肖家村,就是他在佘玄麟留下的言灵指引下,帮助佘七幺一起封印了那一口灵血髓地穴……等等,这不对!是佘玄麟指导他们使用三生石魄封印不好的东西,而现在被封印的人是他自己,难道老何要他们用佘玄麟教他们的方法,佘玄麟留给他们的三生石魄,封印他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