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37章 二十

第137章二十

护士最后看了一眼**的老人,那个人还维持着一贯的姿势——歪着头、缩着脖子、眼睛看着远方,嘴里发出“嗬嗬”的奇怪的声音,在白天看这个姿势就已经够可怕的了,晚上看的话就更是如此,难怪谁也不愿意跟他住一个病房。

护士打了个哆嗦,在查房记录表上填了大大的“正常”两个字后,关上灯,头也不回地逃离了这个房间,独留下那个老人孤寂地坐在黑暗之中。窗外有“呜呜”的救护车警笛声响起,声音逐渐远去,不知又要去哪家接谁,亦不知道那个人的人生是否到此为止。

“嗬……嗬……”老人坐在黑暗中,嘴里含糊不清地吐着音节。

一团小小的光忽然在这病房的角落里亮了起来,那光团呈现淡淡的红色,漂浮在离地三十公分的高度,像是一只大型的萤火虫悬浮在那里。随后,又是一团光亮了起来,这次在另一个角落,还是三十公分的位置,老人依旧坐在原位,浑然不觉的样子。紧跟着一团、一团、一团又一团,越来越多的光团平白无故地浮现在空中,那些光团渐渐汇拢起来,由小变大,而颜色也从最开始淡淡的红色变成了越来越浓重的赤红色,直至最后在空中悬浮着的已经是一团浓艳到近乎黑色的“小太阳”。那东西慢慢升高,飘近老人,就像是一只不怀好意的眼睛自空中窥视着他,整间病房里似乎都浮起了一种叫做“不详”的气氛,而老人依旧只是安静地坐着,他瘦弱的身躯几乎已经看不到多余的肉,就像是一具裹着皮肤的骨头架子。

“嗬……嗬……”老人嘴里继续发着无意义的声音,眼神空洞,表情茫然,对于身旁的一切都无动于衷。

“小太阳”在这时候动了起来,并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或是光芒,只是静静地膨胀,然后“柔和”地炸开,于是这一团聚拢起来的“太阳”又变作了许许多多细小的火苗朝着四面八方辐射开去。桌椅烧起来了、被褥烧起来了、老人……烧起来了……

静静的火舌舔舐着这瘦骨嶙峋的老人,从头发到眉毛到脸颊,从四肢到身体,老人静静的身躯诡异地扭曲了一下,火光中,他的表情却依旧空洞至极,空洞到甚至安详……皮肉烧焦的味道散溢了出来,烟雾逐渐升起,火警监控设备终于发出了刺耳却迟来的吵吵:“着火啦、着火啦,快来人啊!”用人类听不懂的语言,呼喊了起来。

很快,纷乱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有人大呼小叫:“快,是416病房!”二氧化碳灭火器玩了命地喷出泡沫,但似乎一切都已经迟了。警笛声很快又响了起来,但这一次是消防车的。

屋外的黑暗之中,凤皮皮扑扇着翅膀掉头远去,在他的怀里抱着一具刚刚抢出来的奄奄一息的躯体。一个小时后,凤皮皮倒在了血泊之中。

钟表厂的地下室就在办公楼下方,门开在楼梯底下。佘七幺和廖天骄站在那扇小小的门外,门已经被打开了,从里头扑上来一股阴冷的风,吹得门扇一动一动的。

“那猴大爷是下去了吧。”廖天骄探头看了看道。

佘七幺拉开门说:“你跟紧我,小心……”话说到一半就卡住了,因为廖天骄很自觉地紧紧拖住了佘七幺的手。

“这样可以吧?”廖天骄问。

佘七幺在黑暗里小声道:“可、可以的咝。”

廖天骄说:“那就走吧。”

两人沿着洞开的门走了下去。

这个地下室在他们到来之前未必就没有人来过,毕竟老何谜题在网路上流传已有一段时间,但是晚上会来这里的人恐怕就是少数了。跟着佘七幺走在这狭窄的通道之中,廖天骄不由得感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压抑,总觉得那黑洞洞的阶梯会通往什么深不见底的地狱之类,然而,很快他们就到达了底部。

也对,横竖也就是抬高了两米的地基,就算往下再挖,也不会太深。

佘七幺站定身子,左右打量了一下。廖天骄知道佘七幺在黑暗之中也是能看清东西的,不由得十分羡慕。三生石魄重塑了他的身体使得他变得力大无穷,但是其他方面的能力却似乎还没来得及开发出来,最近他是有跟着佘七幺学习,但大部分的精力还是放在了如何适应自己那一身蛮力上头。小儿玩大刀只会害死自己,廖天骄非常清楚这一点,好在他现在也算是有了点收获。

见佘七幺不吭声,廖天骄轻声问道:“怎么样?”

佘七幺说:“是个杂物间,没人在。”他说着,忽然道,“等我一下。”然后松开抓住廖天骄的手,大步走到一旁,过了一会,廖天骄看到黑暗中亮起了一点小小的光,佘七幺的手里多了一根白色的、粗壮的蜡烛。

廖天骄顺着那光线看过去,发现佘七幺取物的地方还堆着几根类似的蜡烛,不由得皱了皱眉。怎么会有人把易燃物存放在地下室这种阴湿的地方,而且这蜡烛也未免太粗了点,看起来简直像……灵堂里守夜用的丧烛。

佘七幺问:“怎么了?”

廖天骄摇摇头说:“没事。”收回那种不佳的联想,他开始打量四周。

正如佘七幺所说,这里整个就是一个堆满杂物的空间,乱七八糟什么都有。有堆叠在一起可能装着钟表零件的箱子,有直接扔在地上因为年深日久已经成了一堆垃圾的工作服,有簸箕扫帚等杂物,还有许多零零散散都看不出是什么用途的东西。整间地下室比他们想象中要大上许多,从那些乱七八糟的杂物堆之中勉强还能看到一条曲曲折折、仅能容一人侧身经过的小路,一直通向蜡烛光照不清的角落,那里又有一团方形的黑色区域,似乎是另一扇门。

佘七幺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片刻后说:“似乎是安全的,我们往前走。”

廖天骄点点头,顺手从一旁的箱子上拿了一把看起来是修理工具的锐器,以备不时之需。

佘七幺走了两步却又突然停了下来,廖天骄“嗯?”了一声,佘七幺就像是很不好意思似地从前面伸了个手过来。

廖天骄:“啊?”

佘七幺愤愤道:“手!”

廖天骄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赶紧把手伸过去,佘七幺牢牢抓住了,才带着他往前走。走得近了看,那果然是一扇门,门原本用铁链锁着,现在锁头已经被人撬开,和铁链一起扔在地上,门也微微打开了一条缝。佘七幺叮嘱道:“小心。”随后谨慎地拉开了门扇。当看清门后的场景时,两人却不由得都愣住了。

“这是……”佘七幺惊讶地发出声音。

谁也没有想到此时出现在两人眼前的竟会是一座小小的院落,院落的后头则是一栋屋子,屋子里此时居然还隐隐约约亮着灯火,仿佛有人在其中。

“这……难道就是当初吴某人的屋子?”虽然想过吴某人的祖屋原址可能在钟表厂,但是廖天骄和佘七幺谁也没有想到,这栋屋子不仅原址在此,就连屋子本身都还在,只是沉睡在时间的黑暗河床之中,静默无声。

“里面的会是猴大爷吗?”受到这诡异气氛的影响,廖天骄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

“不像。”过了许久,佘七幺嘴里才蹦出了这两个字。他的背脊绷直,仿佛炸了毛的猫一样,就连握住廖天骄的手都不自然地加大了力气,廖天骄顿时噤声,他想佘七幺是在忌惮什么,因为就连他也感到了似此地乎有什么不对劲。

“有……邪气?”

“嗯。”佘七幺低声答应,但没有仔细说明,因为这邪气连他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来头。那不像是新鲜的邪气,而是一股类似封闭墓道之中长久淤积不散的穿越时空的古怪气息。当年吴某人的家里一定发生过什么!佘七幺有点犹豫了,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带廖天骄进去,但是如果把廖天骄留在外头,那也是不安全的。把他送回去?

廖天骄却在此时拉了佘七幺一下,佘七幺回过头去,便看到他脸上坚定的表情:“带我一起进去。”廖天骄说,“我努力不拖你后腿,我保证。”

佘七幺还在犹豫,廖天骄说:“如果你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出了事,我也不会好过的。”

廖天骄坦然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过了好久却一直没等到佘七幺的回应,他抬起头看过去,然后才发现佘七幺的脸居然已经烧、红、了。

“噗……”廖天骄突然有了种不合时宜的想要捧腹大笑的冲动,不过顾及到佘七幺的面字,总算是忍住了。虽然是条蛇,但佘七幺显然不太典型。

佘七幺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说:“那随便你咝,不过有什么问题的话,佘爷一定会把你送出去的。”说完才拉着廖天骄小心翼翼地靠近那栋屋子。

这沉埋地下的院落里处处是人曾经生活过的痕迹,地上由于人经常出入形成的凹痕,院落里堆放杂物的板车、干农活用的农具,还有空置着的晾衣架,门上依然贴着桃符,但上头的字已经完全看不清了。佘七幺深吸了口气,随后将手放在门上轻轻一按,门发出“吱呀”一声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