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38章 二十一

第138章二十一

门,发出“吱呀”一声打开了。

在这一刻,无论是佘七幺还是廖天骄都将神经绷到了顶点,佘七幺的身体甚至弯成了一道弧,如同一张蓄势待发的满月弓,然而随着门从活动到静止,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两人又等了片刻,还是没有任何异常,不由得彼此对望了一眼,都有些讶异。

“进去?”廖天骄轻声问。

“进去再说。”佘七幺说,然后当先踏了进去。

进门乃是一间小小的客堂,里头摆着成对的木头桌椅,正对门口的墙壁上贴着幅画,佘七幺定睛看去,那上头并不是一般的福禄寿三仙或者财神赵公明,而是一个面目模糊的神,服饰打扮都有些古怪,非佛非道,说不出来的审美风格。廖天骄目力不如佘七幺好,又担心有人偷袭,所以没有细看,他草草扫了一眼,只觉得那画上的神仙像一团海带便又转头去看其他的了。这屋子的两侧都有门,应该是各自通往一间厢房。

廖天骄见这堂屋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便拉了佘七幺一下说:“去两边看看?”

佘七幺的回应得却来的有些慢,他像是盯着那张奇怪的画看出了神,过了会才说:“哦,好的。”然后随便择了一处屋子一撩帘子便走了进去。

廖天骄被佘七幺这不设防备的样子惊到了,在这样陌生怪异的环境里,佘七幺刚刚的举动显然是很危险的,所幸的是,他走的左边那间厢房倒是并没有什么问题。那里头就是间小小的卧室,木板**还摆着一副被褥,但是外形看起来已经是快烂完的一堆垃圾。廖天骄伸手摸了摸床架子,有些意外地发现木头软而湿,鼻尖也能感到空气中的水分。

——这附近有地下水吗?

佘七幺将蜡烛立在桌子上后便开始急匆匆地在屋子里转悠,一面动手翻看着这个那个,整个人感觉都有些毛糙。廖天骄一开始还当佘七幺是在随意查看线索,但是看了会又觉得不像,他似乎是在有目的地找什么东西。廖天骄忍不住问:“你在找什么?”

佘七幺却没有回答他,只是依旧忙碌地在整间屋子里搜索着,甚至不怕脏地趴到地上往柜子底下、桌底下、床底下看。廖天骄有些着急了,上前拉住佘七幺又问了一遍:“你怎么了?你到底在找什么啊!”

佘七幺猛地抬起脸来,就着蜡烛的光芒,他的脸色显得苍白和古怪,吓了廖天骄一大跳。

“你到底……”

“那个是我祖父!”佘七幺咬着牙齿说。

廖天骄先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什么?你祖父?”

“对,外头那张画,”佘七幺说,“画上的人很可能是我祖父!”

廖天骄大吃一惊,怎么也没法将刚刚那团海带和佘玄麟联系到一起,问:“你确定?”

佘七幺重重点头:“我确定。”

廖天骄顿时有些混乱。佘七幺祖父的画像怎么会出现在传说中害了他的吴某人家中,并被供奉起来?难道那是当年吴某人还认为佘七幺的祖父佘玄麟是佘真人的时候留下的,及至佘玄麟被封印也没来得及撕下?又或者说,这是为了安抚佘玄麟的亡灵所以才故意张贴的?但是这样一来的话……

“应该会有灵堂。”廖天骄的脑子里迸出了一句话,而他嘴里也同时说了出来。

佘七幺就像是被猛然点醒了一样,说:“你说得对,一定有灵堂!”他仿佛已经失去理智,猛地一掀门帘又往另一间厢房蹿去。

这回廖天骄眼疾手快地拉住他说:“等等!”

佘七幺猛地一回头,由于受到限制,脸上冒出的狰狞神色让廖天骄心里一咯噔。这是个很不好的迹象,佘七幺已经乱了方寸了。

廖天骄着急地说:“这屋里有灯、有邪气,你不能冒进!”

总算佘七幺还是肯听廖天骄说的,他脸上的表情变了数变,随后才像是醒过来一般说:“对,你说得对,我好像……”他有些疑惑地摇了摇头,整个人才仿佛微微松懈下来一点说,“我好像,好像有点……”

有点中了邪了。

佘七幺心中一惊,飞快地看向四周。他的眼睛霎时变作清澈的红色,这才发现这整间屋子里都飘荡着一股稀薄的雾气,灰白颜色,若有似无。那些雾气本来缠绕在他的四周,但发现被他看到后,就仿佛有意识一般地躲远了。

灰白色的雾气,灰白色……佘七幺猛然想到了第二个老何谜题中曾经提到过的更漏镇周围的禁制。那些灰白色的雾气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可以左右他的情绪,而廖天骄……佘七幺转头看向廖天骄,就发现他的身边干干净净,没有一丝雾气敢接触他。是因为三生石魄吗?

佘七幺慢慢地吸了口气,完全镇定下来后才对廖天骄说:“我们去对面看看,如果……如果我有异常,你记得拉住我,拉不住你就跑。”

廖天骄“嗯”了一声说:“交给我。”跟在佘七幺的身后往对面走去。

另一侧的厢房门却是锁着的,只是当撩起了厚重的帘子以后便发现那底下依稀有一丝光线漏了出来。之前在外面看到的灯光难道是从这间屋子里漏出来的?

佘七幺对廖天骄做了个手势,廖天骄便躲到他身后,侧身贴着墙壁,手里紧紧攥着刚刚顺手抓的利器。佘七幺见他躲好了,还是不放心,又在廖天骄身周加了一层结界,随后才靠近那扇门。

三步、两步、一步,佘七幺猛然一脚踹开门,在门打开的同时矮身伸单手,手腕一翻、一弹,便见一团银色的光芒撕裂了浓重的黑色,在那屋里猛地炸开。耀眼的光芒就连廖天骄隔着墙,闭着眼睛都能感到刺眼,佘七幺却趁着光芒炸开的同时闪身而入,他大喝一声:“去!”长鞭乌银舞出一团劲风,如蛟龙出海,索敌而去。在此等攻势下,屋里的敌人就算再厉害,一时半刻怕也占不到先机。

廖天骄紧张地等了片刻,随后便感到那光芒暗了下来,而佘七幺的长鞭扬起的疾风也停了下来。解决了?廖天骄睁开眼,试探着喊了一声:“佘七幺?”佘七幺没有答应他,但是廖天骄能听到佘七幺的呼吸声,重而急。

“佘七幺?!”廖天骄提高声音又喊了一句,见佘七幺仍然没回复他,急了,直接跑进了屋子,“这是……”

那屋里竟然被一堵墙隔成了两半,墙上原本设置了一道暗门,此时却因为佘七幺先声夺人的攻击,墙毁了,直接露出了后半部分的暗室。那真的是一间灵堂!佘七幺此时就站在供桌前,呆呆地看着桌上头的灵位,一动不动。

廖天骄左右看了看,发现这外头的半间屋子里根本没有人也没有光,唯一的光源乃是来自灵堂供桌上那一对白蜡烛,而白蜡烛的样子和他们刚刚在钟表厂办公楼地下室里看到的一模一样。廖天骄不由得疑惑,点在密室灵堂里的蜡烛光刚刚怎么会透出屋外,让他们看到,又是谁在为这里点着长明烛?

抱着疑问,廖天骄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随着他慢慢接近,供桌上摆放的牌位也渐渐清晰起来,黑底色的木质灵位,上面是金色的字迹,写着八个字,“挚友佘玄麟之神位”。廖天骄的眼睛猛地睁大了,他看向佘七幺,后者正茫然地盯着那块木牌出神,神情让人十分之不忍。

廖天骄走上去,轻轻拉住佘七幺的手,只觉得对方的手掌冰凉无比,虽然佘七幺的体温一向要比常人略低一点,但是这么冷……廖天骄忍不住更紧地握住佘七幺的手,把另一只手也添了上去,他想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佘七幺。或许是这一招真的起到了效果,过了好一会,佘七幺低低叹了口气,终于出声道:“我没事。”

廖天骄说:“你不用勉强。”

佘七幺摇摇头:“我早知道我祖父失踪那么多年,必然是凶多吉少,只是我……我没想到……”没想到那个曾经赫赫有名的大妖神,在旧妖神中也是出类拔萃的男人真的会无声无息地死在这样的穷乡僻壤,就连神主位都深埋地底,无人知晓。

佘七幺慢慢伸出手,犹豫着摸了摸那块牌位,又摸了摸桌上摆放的东西。灵位前面有几个盘子,里面本来摆放着一些水果糕点之类的贡品,眼下水果已经烂了,糕点也发了霉,显然摆了好一阵子了,但是,也只是好一阵子而已,这些东西并非是历史遗留物。佘七幺皱起眉头:“到底是谁在这里为我祖父设了灵位,还带了祭奠的东西来?挚友,这个挚友会是谁?”

正蹲下身检查地面的廖天骄忽然“啊”了一声,佘七幺猛地跳起来,在转身的同时手里的鞭子迅若急电地出手,一下子卷住廖天骄拉回到自己身边,随后警惕地左右张望。

“怎么?”看了一圈并未发现异常,佘七幺问廖天骄。

“那里好像有人!”廖天骄指着供桌后头一个阴暗的角落道。

佘七幺眼神一凛,喝道:“九君山少主佘七幺在此,还不速速现身!”但是他这一声喝骂过后,却并没有任何动静。

“滚出来!”佘七幺又喊了一声,然而那个角落还是动静全无,甚至,佘七幺都没有发现那个角落有人存在过的痕迹。

廖天骄从佘七幺身后探头看了一眼说:“咦,人怎么不见了,难道跑了?”他想了一下,在佘七幺反应过来之前,忽然自己跑出来,又跑回原来的位置看了看,跟着蹲下身又看了看,“原来只有这个位置看得到。”廖天骄说。

佘七幺跑到他身边,同样蹲下身去,看了一眼后又站起来,跑到供桌后面。

“是面镜子。”佘七幺说。原来在供桌斜后方靠墙立着一面不大不小的铜镜,镜面由于时间原因,长期氧化,已经看不太清楚,只有在廖天骄刚刚蹲着的位置也就是跪拜灵位的位置才能看到光亮的一片,廖天骄刚刚可能看到的正是自己在镜子里的倒影。

“镜子?”廖天骄迟疑了半晌才点了点头说,“这样啊……”但是他刚刚看到的似乎是两个人影,而且佘七幺当时离他有点距离,又是站着的,那个位置应该只能照到佘七幺的下半身而已,为什么他看到的却是两个站着的人。难道是他眼花了?

佘七幺又将附近检查了一遍,但是这次再也没能查到什么线索,就连那个比他们应该先进来的猴大爷也不见踪影。真是奇了怪了,那个人到底跑去了哪里?

佘七幺怎么也想不出个名堂来,又慑于此地古怪的邪气,最后咬了咬牙对廖天骄说:“我们先上去,等理清楚了再来。”

廖天骄说:“你祖父的灵位……”

佘七幺坚定道:“这灵位很有可能是老何立的,足见当年的事情一定有内情,我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好,其他的,我会想办法查出来,这灵位,等水落石出的时候,我会来取。”

廖天骄点点头,在心里下决心道,我会帮你!随后跟着佘七幺离开了这地下的院落。

走出地下室的时候,两人都不由得有了种身上一轻的感觉,呆在里面或许没有感觉那么明显,但是有了对比才发现那个地下院落里的气场着实诡异和压抑。

看着天上星星点点的灯光,佘七幺和廖天骄不由得同时长出了一口气。佘七幺说:“走吧,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

廖天骄刚抬脚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了下来。佘七幺转身问:“怎么……”他诧异地看着廖天骄突变的脸色,“发生了什么事。”

廖天骄突然对他比了个“嘘”的手势,佘七幺马上噤声,一开始他还不明所以,但是很快,佘七幺听到了什么声音,那声音十分微弱,但是却很有节奏。

“滴答”、“滴答”、“滴答”……

廖天骄走过来,伸手一下解开佘七幺的外套,到他内兜里掏了一下,很快摸出了一个绒布包。“滴答滴答”的声音变响了,廖天骄利落地解开绒布袋口,倒出了里面的东西。那是老何临“死”前快递给他们的一只坏掉的怀表,就在今天中午还曾被老修表匠判断为缺失表芯,无法修理,但是现在,这只怀表竟然自个儿,走了起来。